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24章 不忠诚的下场(1)
  第124章不忠诚的下场

  然后,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如来自地狱的杀神一般,以一种睥睨万物的姿态,向着她走过来。

  一步一步,带着凛冽的杀气。

  她微微皱了眉头,却紧咬着嘴唇不说一句话。

  因为意想不到的人出现,让她着实惊慌了一番。

  可是,之前他对她所做的一切,还历历在目,所以,她与他,无话可说。

  看清楚来人之后,转身便走。

  “该死,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是么?”

  她无视的态度,显然激怒了他,几个大步,便追了上去,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腕。

  “我与你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放手!”

  她狠狠的想要将手抽出来,却被他抓的更紧。

  “哼,你与我当然没什么好说的,甜言蜜语,早就与你的老相好说够了是吧!”

  权简璃的眸子里散发出嗜血的红光,在刺眼的车前灯照耀下,似是要将她凌迟处死。

  一句老相好,让她心头一滞。

  “你跟踪我?”

  若不是他派人跟踪,又如何能得知羽晨送她回家?

  若没有调查,又怎么会知道,她与羽晨的关系?

  他嗤笑一声,“跟踪?难道你做了什么苟且之事害怕我跟踪?还是你以为你在我心里有那么高的地位,值得我派人跟踪?”

  她心骤然一寒,既然不承认,多说无益。

  哑然失笑,“权总说的是,我只不过是权总的床伴而已,又怎会不自知呢。不知道今晚权总来找我,是否想要让我履行义务?”

  一句话,她的心冷。

  他的,更冷。

  指节寸寸泛白,捏得她手腕生疼,似乎,要将她的腕骨捏碎了一般。

  “该死!”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又说出如此下贱的话来!

  “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在我征用你这身体的时候,与其他男人有染!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是吧!”

  他的声音越发低沉,却声声,让人毛骨悚然。

  “你以为其他男人用过的东西,我还会碰么!?”

  当然,他有洁癖。

  从来不会碰不干净的东西。

  对女人,尤其如此。

  林墨歌强忍着手腕处传来的疼痛,嗓音清冷决绝。

  “既然如此,我就不在这里碍您的眼了。”

  说罢,将他的手指一节一节掰开,转身便走。

  “该死!你要去哪!”

  他上前一步,再次将她桎梏。

  “权总!既然您今天晚上不需要我,我自然是要回家了。难道还要继续与您在这里纠缠不清么?”

  好一句纠缠不清。

  将他体内压抑的怒火瞬间点燃!

  两天前,只因他阻止了她与几个外国男人的玩乐,她便对他口出怨言。

  甚至,在沙滩上坐了整整一夜。

  如今,才刚刚回来,她竟然又与初恋情人卿卿我我,暧昧不明!

  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要勾引多少男人才肯罢休!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看着那张倔强又不屑的小脸,瞬间红了眼眶!

  用力一扯,拉着她就往车上走去!

  “权简璃你放开!你要干什么!”

  她怒吼着,想要挣脱开来。

  可他的手却如钢铁一般,紧紧的钳制着她的手腕,瞬间起了一片淤青。

  “你这样明目张胆的行为,就不怕毁了你高高在上的名声!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市长千金的未婚夫!……”

  权简璃哪里听到进她的话,怒火攻心之时,如一只饿红了眼的野兽,只会生生将面前的猎物撕咬,猎杀……

  砰!!!

  将她塞进车子里,狠狠的摔上了门。

  “权简璃你个疯子!你这是绑架!”

  她疯了一样的尖叫着,想要冲下车去。

  他却已经先将车门上锁,任她如何嘶吼,都无法逃离。

  如同将猎物关进了牢笼,等待着一场激烈的厮杀。

  他愤恨的上了车,急踩油门,车子发出一声尖锐的摩擦声,急速冲了出去,如离弦的利剑一般危险。

  以极快的速度,在狭窄的小巷子里穿行,丝毫不顾及自己和行人的安危……

  “权简璃!你给我停车!我不要跟你走……停车!……”

  林墨歌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发疯过。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原来跟野兽在一起,也会沾染上一些疯狂的气息!

  她从后座探过身子,猛然抓住了方向盘!

  “我让你停车!”

  车子在两人的争夺中瞬间失去了方向,再加上那极快的速度,失如控一般,直直的向着巷边的围墙冲了过去……

  “嗤……砰……”

  刹车声与撞击声几乎是同时响起。

  林墨歌只觉身子向前一个猛冲,狠狠的被向前甩去。

  若不是权简璃将她挡住,她此时很有可能已经撞碎了前玻璃被甩出去了!……

  “你才是疯子!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想找死是不是!?”

  如狮吼般的怒嚎,再加上突如其来的变故,震得林墨歌一滞。

  她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做什么!

  因为她的冲动,刚才两人,差点就没命了!

  权简璃及时踩住了刹车,却因为极大的惯性,车子仍是狠狠的撞到了围墙……

  他愤恨的瞪了她一眼,开门下车。

  车前已经深深的凹陷进去,坚固的围墙也被撞得坍塌了一块……

  趁着他下车之际,林墨歌一个机灵清醒过来,拉开车门就要逃走。

  跟这样一个暴怒的恶魔在一起,不逃,只有死路一条!

  “该死!”

  他低低咒骂一声,一个箭步冲到了车门前,狠狠的将她一把推回。

  “你滚开!我要回家!放我走!……”

  她抬腿狠狠的冲着他的脸踢了上去,却轻易地被他桎梏住,脸色瞬间又阴沉了几分。

  “走?你不是想找死么?我让你死个痛快!”

  “你要做什么……”

  他眼中嗜血的杀意,惊得她不寒而栗!

  这样的眼神,瞬间勾起了她内心的恐惧!

  就在她偷了图纸激怒他的那一次,他在几个老男人面前羞辱她,逼她跳楼时,就是如此嗜杀的眼神!

  那种恐惧与屈辱,她是不会忘记的!

  “哼,当然是做……爱做的事!……”

  冰冷阴寒的声音,如同从地狱中传来,让人的血液,一寸寸被冷冻,冰凉……

  “你不是想死么?我就满足你的心愿,让你欲仙欲死……”

  低沉到沙哑的声音,却让她毛骨悚然!

  “不……你别过来……你个疯子,别碰我……”

  她的声音不受控制的颤抖。

  即使经过了几日的温存相处,他留给她的伤害与恐惧,仍旧深深的刻印在心底深处,挥之不去……

  砰!

  他挤上了后座,将车门狠狠关上。

  震得车子晃了几晃,也震碎了她那颗惊恐万状的心。

  狭窄的空间里,他高大颀长的身子一寸一寸倾轧而下,她如一只被逼至绝境的小兔子一般,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修长的手指,抚摸过她苍白的脸颊。

  削薄的唇角,勾起一抹嗜杀的冷笑,“知不知道,你这种惊恐的目光,让我很享受……”

  她的心似是停掉了一拍。

  此时她面前的男人,根本就是个活生生的恶魔!

  是个没有血没有肉,没有感情没有人性的恶魔!

  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全身血液冰凉,森然的寒气,直入骨髓……

  “你不是有洁癖么?我这么肮脏的女人,你根本就不会碰的对不对……”

  颤抖的嗓音,他他动作微微一僵。

  却将她的心紧紧吊了起来。

  下一秒,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猛然钳制住了她的下颚,力气之大,疼得她出了一身冷汗!

  “很好……你成功的激怒了我……”

  俯身,靠于她的耳边,沙哑至极的声音,激的她汗毛直立。

  “你马上就会知道,激怒我的下场……”

  “啊……”

  话音刚落,他兀然将手撤离,粗暴的将她身子拉到自己身前。

  刺啦……

  是短裙被他撕破的声音。

  “你住手……别碰我!啊……”

  骨节分明的大手,毫不迟疑的将她身上的衣服,撕成了碎片!

  因着力气过大,在她雪白娇嫩的肌肤上留下了几处隐约的淤青……

  下一秒,还不待她挣扎,那一处庞然大物,狠狠的冲刺进去,带着暴怒的惩罚……

  “啊……”

  剧烈的疼痛,让她惨叫出声。

  下身,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脸色瞬间惨白,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疼么?”

  他扯着嘴角,笑得如鬼魅般阴狠,“疼了,才长记性!”

  她紧咬着嘴唇,嘴角沁出的鲜血,将贝齿染红,都没有察觉……

  她知道,越是尖叫出声,越会刺激他的兽性!

  所以,她宁愿咬碎了牙齿,也不愿意再发出一声屈辱的低吟!……

  刺啦……

  又是用力一扯。

  将那白色的内衣,无情的扯断。

  在那团柔软弹跳出来之际,一双大手,已经狠狠的覆盖上去。

  狠狠地……按压出各种形态旖旎的花……

  疼的她倒吸一口冷气,却仍强自咬牙不吭一声。

  她的倔强与坚持,无异于更加惹恼了暴怒中的某人,毫不留情的再次冲刺……

  似要将她的骨架都撞碎了一般!……

  “怎么样,你的老相好是不是也这么勇猛?你在他身下的时候,用的什么姿势……”

  轻缓的语气,从他沙哑的嗓音中发出,却让人毛骨悚然,忍不住打了寒颤。

  “跟他在一起,是不是很享受?……他能让你满足几次……”

  粗鄙的言语,却比逼她跳楼更加屈辱!

  她咬牙切齿,透彻的眸子里,第一次,有了憎恨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