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25章 不忠诚的下场(2)
  第125章不忠诚的下场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当然会快乐,我们在一起……真的很快乐……”

  “林墨歌!”

  他怒吼一声,如同一头暴怒的灰熊!

  “好,我就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是如何摧毁他,将他生吞活剥!……”

  “不……你别动他!这件事与他无关!”

  林墨歌是真的吓到了。

  她怎么忘记了,这个魔鬼恣睢必报,又怎么可能会放了羽晨!

  “与他无关?他动了我的女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权简璃是彻底的怒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仅跟那个男人纠缠不清,竟然还帮着他说话!

  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哈哈……你的女人?”

  林墨歌突然像疯了一般冷笑起来,“权简璃,你莫不是疯了吧?我只不过是你发泄欲望的玩具,是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床伴罢了,你又何须如此认真!现在我已经肮脏不堪,没有了利用价值,你可以把我丢弃了……我也不想再与你有任何的瓜葛,不想再被牵扯进你与那些女人们的感情纠葛之间!……”

  他的大手紧紧的桎梏着她的纤细腰肢,似是要将她腰生生掐断!

  满含怨毒的目光,森然扫过她苍白的脸颊,最后,落在她胸前,那枚十字架型的吊坠之上。

  心底,狠狠一沉。

  “是,我真是疯了!我是疯了才会把这种东西送给你这个肮脏不堪的女人!”

  咬牙切齿,再次冲刺。

  林墨歌强忍着剧痛,伸手,将那条项链狠狠的拽下来,“我这么肮脏不堪的女人,又如何能配得上这么贵重的东西!还给你!”

  甩手,重重的砸在他脸上。

  瞬间,在他眉心处,便起了一处血印。

  他的脸黑得能滴出墨来,如露出尖利毒牙的蛇一般,目光阴恻……

  下意识的就要抬手打下去,却生生,僵在了半空。

  “怎么不动手?都能逼我跳楼,难道还差动手打人么?”

  她的挑衅,让他险些失了控。

  下一秒,抬起的手,缓缓落在了她的脸上,却是无比的轻柔。

  可那种感觉,要比打她一巴掌更加恶心!

  然后,顺着她的脸颊,缓缓的,一路向下。

  最终,再次停留在那处弹跳之上。

  眸光骤然一缩,俯身,狠狠的咬了上去……

  嘶……

  疼得林墨歌全身不住的颤抖,连脊背,都被冷汗覆盖……

  “权简璃你个畜生!有种你就杀了我!”

  他尖利的牙齿在她的肌肤上狠狠啃噬,撕咬,她却被禁锢着连蜷缩身体都无法做到!

  撕裂般的疼痛,让她险些昏厥过去……

  “变态,混蛋……放开我……放开我……”

  声音,带着哽咽,眼泪也夺眶而出。

  “权简璃,你不得好死!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她现在,真的有心与他同归于尽了。

  这个魔鬼,或许只有杀了他,她才能解脱吧……

  “放开我……”

  她的指甲,深深的嵌入他的肌肉之中,他却丝毫没有察觉,依旧狠狠的,进行着对她的惩罚。

  现在,她只觉得自己越发可笑。

  竟然,还曾想过要跟这个人和平共处!

  竟然还幻象过,一家四口的场面!

  真真是极大的讽刺……

  这样铁石心肠,没有感情没有人性的魔鬼,怎么可能会给她那样的机会?

  林墨歌啊林墨歌,你该有多愚蠢,才会对这种人抱有幻象……

  眼前,突然浮现出羽晨那温柔的眼神。

  他轻柔的话语如在耳侧。

  “就算再过五年,五十年,我的心也不会变。所以,你不用有任何的顾忌,安心的依靠我就好……以后,我就是你的避风港,有我在,会替你阻挡一切风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

  还有,他那温柔又动心的吻……

  羽晨……

  我现在,已经如此不堪。

  你还愿意拯救我么……

  在她的哭泣与谩骂中,他终于将那股怒火狠狠发泄而出……

  然后,寒着脸,从她体内抽离出来。

  看着她雪白肌肤上,被他啃噬过的一处处淤青和压印,眸底暗沉。

  她抽噎着,并不是因为屈辱,更不是因为疼痛。

  而是,因为憎恨。

  她恨自己,为何这么无能。

  一次次的被这个恶魔羞辱,却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她恨,为什么孩子的父亲会是他这个魔鬼,而不是她的羽晨……

  她恨命运为何如此捉弄人,当年的雇主,为何偏偏是他……为什么,又要让她再次落入他的魔爪……

  看着那蜷缩着身子,破败不堪的女人,他心中的怒火,渐渐平息……

  伸手,将她额前的发丝撩拨,却惊得她身子一颤,又低下头去。

  她的目光里,有憎恨,有委屈,有惊恐,还有,陌生……

  那一瞬间,狠狠的刺穿了他的胸口,如锐利的尖刀一般,刺得他心口生疼。

  压抑的车厢里,只能听到她渐渐沉寂下去的哽咽声,还有,二人之间,那微妙而又薄弱的感情之墙,坍塌的声音……

  捡起那条冰凉的项链,紧皱的眉头,却重新戴在了她的脖颈间。

  她没有挣扎,也没有躲避。

  是因为,根本就不在意了。

  心死了,身体,便也迟钝了。

  “墨儿……”

  沙哑薄凉的嗓音,轻唤着那个曾让她怦然心动的名字。

  却再也无法撼动她的心跳。

  他轻轻的摩挲着那枚十字架形状吊坠,冰冷的触感,却如何也无法温热。

  如同,她此时的心。

  “过去的事,我可以不追究。只要你以后断了与那人的联系,乖乖待在我身边,我自然不会再如此对你。只要你对我忠心,为我守身如玉,我自然,不会亏待于你。这世间所有的一切,只要你想要,我都可以为你找来,可好?”

  这样的承诺,想必说与任何一个女人听,都会感动到痛苦流涕了吧?

  可偏偏,听在林墨歌耳中,却是不屑。

  与魔鬼在一起,就算是得到全世界又如何?

  她始终不会快乐!

  随时,都可能濒临着死亡与屈辱。

  所以,她不愿意。

  “墨儿……”

  他再次唤她,“你知道,你在我心里,是不同的……所以,我才会由着你一次次挑战我的底线……但是,如果你依旧执意如此,仗着我对你的恩宠肆意妄为,我断然不会轻饶了你……若是把我逼急,我便找一间笼子,将你囚禁起来……”

  轻薄的嗓音,却诉说着最阴险毒辣的威胁!

  让林墨歌不寒而栗!

  她当然知道,这些话,他绝不是说说而已。

  找一间笼子,将她囚禁。

  他绝对说到做到!

  “恩宠……呵呵……这个词,真让我恶心!……”

  她冷冷笑着,似是陷入了癫狂一般。

  他不作声,看着她疯笑的模样,心里,刺刺的疼。

  疼到他烦躁不安。

  她兀然扬眸,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漆黑的瞳仁里,是毅然与决绝。

  “是不是我要什么,你都会答应?”

  “当然!你要的,我都会给……只要你乖乖的待在我身边……”

  似乎是对她突然的转变非常欣喜,他愉悦的回答。

  林墨歌挑眉,声音越发阴翳,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那我要你去死!”

  砰!

  重重一拳,击在座椅上,他额头青筋条条显露。

  看着那张决然的小脸,被压抑下的怒火,再次腾空而出。

  “好,我可以答应你。”

  阴恻恻的目光,如毒蛇一般扫过她苍白的面容,“不过……在我死之前,会先将那个野男人折磨至死!”

  冷漠阴狠的话,激的林墨歌身子一僵。

  “你以为,他是富家公子,就可以带你从我身边逃离?呵呵,你还真是天真……别忘了,你身后,还有个林氏!我会连他,同林氏一起,狠狠的碾压,撕碎……让他们先我一步,坠入地狱……而你,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冰冷的指尖,划过她渗了血的嘴角,将那抹殷红缓缓擦去。

  “想想你为了林氏,做了多少牺牲……难道你就甘愿看着亲手救起来的林氏,现次被抛弃,被人踩在脚下?我……能给你天堂,就能让你下地狱!所以,不要再妄图激怒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明白么?”

  他的声音始终低沉,平缓的,如同在念一段台词的对白。

  没有任何情绪。

  可偏偏,她却知道。

  此时的他,才是最危险,最愤怒之时。

  稍有不慎,便会点燃他身体里的怒火,将她烧得连灰都不剩……

  “你以为,我做那些,是为了林氏?”

  她苦涩一笑,谁都不会明白,林氏其实于她来说,根本无足轻重。

  林氏的死活,与她根本没有一点关系。

  若不是因为母亲,她才不会做出那些事来!

  可是,她的一切付出和屈辱,竟只换来母亲一句淡漠的感谢。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便明白了。

  她把母亲当作依靠,当作最亲的人。

  可是在母亲心里,她,只是一个工具。是可以利用来,嫁入林家的工具而已!

  所以,她便决定了,以后,再不会为了母亲,做出任何傻事。

  就算是骨肉至亲,却打着亲情的旗号,如跗骨之蛆一般,汲取着她的生命,啃噬着她的血肉。

  她,又如何能够承受?

  她拼上性命,在母亲眼里,只不过是理所应当。

  她又为何,还要继续傻下去?

  他微微一愣,眼里闪过一丝疑虑。

  若不是为了林氏,她为何要冒险偷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