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26章 不忠诚的下场(3)
  第126章不忠诚的下场

  为何要不顾死活,从四楼跳下去?为何,还要主动输了一周之约,脱光了,爬上他的床?

  “不是林氏的话,那便是为了那个野男人?”他嗤笑一声,修长的手指,猛然扼住她的下颚,“林墨歌,你还真让我刮目相看。竟然为了一个野男人,连命都不要了?既然如此,那个男人……必须死!”

  “不……不是因为他……”

  她哽咽着,慌乱的打断了他的话。

  “我是……为了我的母亲……”

  “你的母亲?”他疑惑问道。

  之前,从未听说过,她还有母亲。

  深吸一口气,低垂了眼眸。“是,林广堂用我母亲的命威胁,我才不得已做出这些事来。所以,你不必把罪责加诸于其他人身上……”

  她平静至极的表情,却再一次激怒了他。

  “林墨歌!你现在还在为了那个野男人求情!”

  刚刚平复的眸子里,再次射出嗜血光芒,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竟然差一点,就信了她的话!

  还以为她真的有什么苦衷,却没想到,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男人的借口!

  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指节咯咯作响。

  许久,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那个野男人,就真的那么重要?重要到你宁愿死也要保护他?!”

  她扬眸,迎上了他那杀人的视线。

  “是!”

  一个字,却不卑不亢。

  五年前,是她的懦弱,让她错过了羽晨。

  这一次再重逢,她被羽晨的告白动摇了内心,所以,也要尽自己所能,守护他一次。

  就算,是还了他的恩情。

  静。

  车子内,死一般的寂静。

  压抑而危险的气氛,让她连呼吸,都觉得不畅。

  似乎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她的神经紧绷到,快要昏死过去。

  他终于,缓缓开口,“我可以不动他,但是,你以后不许再与他相见,不许,再与他有任何瓜葛。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砰。

  她身后的门被打开。

  他目光阴翳,一把,将她推了下去。

  柔弱的肌肤,与地面的砂砾碰撞,疼的她龇牙咧嘴,却不吭一声。

  莹白的肌肤,在路灯昏黄的灯光照耀下,闪着薄薄的荧光……

  黯淡的眸光,猛然一缩。

  “回去把自己清理干净!我可不想下次再脏了手!”

  随着冷漠至极的话扔出去的,是一件黑色的外套。

  浓墨般的黑色,一如她的未来。

  然后,砰。

  车门被重重关上。

  下一秒,车子发动,根本不顾她是否还在轮胎底下,急速的倒车,然后,急驰而去……

  嘈杂的声音过后,巷子里,再次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只有那橘黄色的灯光打在她身上,却始终,温暖不了那颗被冰伤的心。

  咬牙,支撑起身子,将那件还带着辛辣烟草味的外套裹紧,一步一步,跌跌撞撞的向着家里走去……

  幸好,天色已晚。

  幸好,无人经过。

  幸好,她的狼狈不堪,没有被人看见。

  收拾好心情,这才打开家门。

  正在埋头看书的羽寒听到声音,瞬间抬起头来。

  “妈妈……你回来了?”

  惊喜的小跑过去迎接,却被妈妈的样子吓了一跳。

  她的头发散乱,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身上只裹着一件男人的黑色西装外套,腿上,却有不少的淤青。甚至膝盖处,还有一片擦伤。

  “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稚嫩的童音,却是最急切最关心的问话。

  望着儿子那双焦急又担心的眼睛,她心里一软,却如何,都说不出口。

  蹲下身子,将儿子紧紧搂在了怀里。

  嗅着他身上淡淡的奶香味,方才的惊恐,才渐渐远离……

  “妈妈……不怕,有羽寒在,羽寒会保护你的……妈妈,是谁欺负你了?”

  羽寒像个小大人一样,轻轻的拍着妈妈的头。

  儿子的一句话,如同一把钥匙,瞬间,将她心里的委屈和屈辱尽数打开。眼泪,夺眶而出……

  “妈妈没关系,羽寒这么懂事,妈妈真的好开心……”

  “可是妈妈,你受伤了,到底是谁欺负你了?”羽寒追问不舍,“是不是爸爸!这件外套是爸爸的!是他欺负妈妈了对不对!”

  小小的孩子,记忆力却很好。

  虽然,爸爸从来都不理会他。

  可是,他却一直在关注着爸爸。

  他的喜好,他的穿着,在小小的羽寒眼中,都是像天一样的大事。

  “不……是妈妈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

  林墨歌哽咽着,她真的好恨,为什么,那个魔鬼,偏偏要是孩子们的父亲?

  妈妈的闪烁其词,却让羽寒更加确信自己的想法。

  “一定是爸爸!没有人会这么狠心!妈妈,你不要怕,羽寒去帮你报仇!……”

  羽寒紧握着小拳头,满脸的愤怒,便要向外冲去。

  吓得林墨歌紧紧将他拉住。

  泣不成声。

  “不,羽寒,你不能去!”

  直至将儿子软软的身体抱紧在怀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妈妈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才能跟你在一起,不能再让你面临任何危险!”

  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柔声道,“宝贝儿,答应妈妈,不要再冲动好么?如果让他知道了妈妈跟月儿的存在,妈妈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羽寒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他刚才真的是太冲动了,所以才会一时忘了最重要的问题。

  “可是妈妈,总不能任由他欺负你!我一定会替妈妈报仇的!妈妈,你再忍一忍,等羽寒再长大一些,有了足够的能力,一定会打倒那个混蛋!以后就由羽寒来保护妈妈……”

  看着儿子凝重的模样,她的心,深深的刺痛。

  能从如绅士般的羽寒嘴里,说出混蛋这个词,说明羽寒真的被气到了。

  她是又心疼,又欣慰。

  耳边,似乎又响起了羽晨的那一句,以后,我会好好的保护你,做你的避风港,再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心,钝钝的疼。

  这一切,是不是她的咎由自取?

  上天,是不是在惩罚她?

  惩罚她错过了一个如阳光般美好的少年。

  惩罚她,因自己的自私,毁了另一个人的一生?

  紧紧抱着怀里的儿子,心,终于渐渐踏实下来……

  只要还有孩子在,她就什么也不怕!

  就算是天塌下来,她也要从夹缝里坚强的生活!

  因为害怕被儿子看到,所以自己进了浴室。

  当看到镜子里那个全身淤青,胸口还印着红肿起来的压印的自己,眼泪,再次潸然落下。

  权简璃那个禽兽!

  温热的水流冲刷在身上,将那污泥洗走。

  却如何,都冲刷不走心头的屈辱。

  可是,屈辱又如何?只要能平安救出月儿,与两个孩子在一起,就算是受再大的委屈,她也不在乎!

  洗过热水澡,许是放松了下来。

  身上的疼痛,也减轻了一些。

  担心着儿子还没有吃饭,支撑着身子,煮了面条出来。

  脸上强颜欢笑,大口大口的吃着,实际上,却食之无味。

  “妈妈,要不然,我还是去跟月儿换回来吧……”

  羽寒放下筷子,小心翼翼的开口。

  她眉头一皱,“妈妈不是说过了么?妈妈会想办法把月儿接回来,也不会再让你回到那个家里了。”

  羽寒犹豫了一下,又开口道,“可是,月儿的性子暴躁,我担心他会故意跟爸爸对着来,而且……我也不想让月儿一个人待在那个家里,被关起来哪里也不能去的生活,我知道,真的很难受……我不想让月儿再承受一次……”

  林墨歌鼻子一酸,红了眼眶。

  羽寒在那个家里的五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到底吃了多少苦!

  而这一切,都是权简璃那个混蛋造成的!

  深吸一口气,安慰道,“羽寒,妈妈知道你担心月儿,所以,妈妈会尽会查出来月儿在哪,然后想办法去救她……”

  “妈妈,我好像……知道月儿在哪!”

  “真的?”

  “恩!”

  羽寒点了点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才道,“月儿前几天打电话的时候还说过,那里有好多的竹子,她想出去玩的,可是岳勇叔叔却说太危险了,不让她出去……”

  “竹子!……”

  林墨歌倒吸一口冷气,难道是竹雪园!

  竹雪园里,就种了很多的竹子!而且,从顶层看下去的话,风景很不错!

  看着妈妈惊讶的模样,羽寒心领神会,“妈妈,你是不是知道月儿在哪?”

  “恩,那个地方妈妈去过!羽寒,妈妈会尽快过去看一看,如果月儿真的在那里,妈妈一定会想办法带她回来的。”

  “那……羽寒能陪妈妈一起去么?有我在,爸爸就不敢欺负妈妈了……”

  以前,羽寒说起爸爸的时候,眼里,是落寞的。

  因为敬仰着那个人,却得不到关心,所以,会失落。

  可是现在,说起爸爸的时候,羽寒的目光,却带着他这个年龄里不该有的愤怒与仇恨,让她心里狠狠一疼。

  权简璃啊权简璃,你到底混蛋到了什么地步,竟然让你的亲生儿子,都恨上了你!

  轻轻的摸着儿子的头,轻轻叹息,“那样的话,不就被他发现你跟月儿的身份了?”

  羽寒微微一愣,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

  他总是想得太冲动,给妈妈添麻烦。

  “羽寒乖,在家里等妈妈,知道家里有宝贝儿在等着,妈妈心里才会安心啊……”

  “真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