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27章 新旧感情的纠葛
  第127章新旧感情的纠葛

  羽寒睁着大眼睛,眼巴巴的望着她。

  那晶亮的眸子,可爱的模样,快把她的心都融化了。

  “当然了,羽寒跟月儿可是妈妈最大的动力,只有你们平平安安的,妈妈才有精力去跟权简璃那个混蛋做斗争啊!”

  羽寒失落的脸上,这才扬起笑来。

  乖巧的点了点头,“那好,我在家里等着妈妈跟月儿回来!不过妈妈,如果这次不能带月儿回来的话,也不要太心急了……机会可以再等,如果被爸爸发现了就不好了……”

  “恩,妈妈记住了……”

  林墨歌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明明才五岁的孩子,有时候,却比大人都要想得多,想得周全。

  越是这样,就让她越觉得亏欠。

  羽寒的懂事,真的让她心疼。

  所以,她才更不能再让羽寒回到权家,那样,对他太不公平……

  夜风习习,却并无一点凉爽。

  反而闷热的让人心发慌。

  权简璃开着车子,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游荡。

  车窗开得很大,有风灌进来。

  温温的,闷闷的。

  闷的他心烦气躁。

  那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要他面前哭?

  眼前,不时浮现着林墨歌泪流满面的模样,那双如幽潭般的眸子里,是不是真的噙了一潭水,所以,才能哭得那么伤心?

  她哭的时候,他心里刺刺的疼。

  真想把那个女人狠狠的揉进怀里,揉进骨子里。

  可是,那也只不过是另一场更激烈的抗拒和争吵罢了。

  谁让那个女人比石头还要倔强?

  新区与老城区的交界处,是一座中心公园。

  他缓缓的将车子停在公园外,却并不想进去走走。

  一个人逛公园,这种事,他做不来。

  而且,也没有那个心情。

  听说里面种满了樱花,开花的时候,应该很漂亮吧?

  他突然想起,与林墨歌的第一次见面。

  是她上错了车。

  还张牙舞爪的讽刺他为牛郎。

  那是第一次,有女人敢对他不敬,甚至,还占了他的便宜。

  临下车的时候,她在车上留下了一片樱花花瓣,似乎从那一刻开始,他的人生,就被那个女人,硬生生的闯入了。

  她在酒会上出丑,被他解救。

  她被陷害在他床上,又被他踢下床。

  然后,鬼使神差的,又成了他的秘书。

  从此,阴魂不散。

  似乎每一次见面,都是一场山崩地裂,每次,都会吵到人仰马翻。

  那么平凡的一个女人,却总是,能轻易激起他的怒火,将他保持了三十年的冷静自持,轻易的触动。

  点一支烟,狠狠吸上一口。

  辛辣的香烟味道,让他的思绪稍稍清晰了一些。

  却恍然间,又坠入了另外一种幻境之中。

  她张牙舞爪的直呼他姓名,骂他混蛋的模样。

  她因为害怕而蜷缩在沙发角落里哭泣的模样。

  从四楼的窗口跳下时,那凄然的一笑,还有看爱琴海落日时,美得,惊心动魄的模样……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

  原来有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像是用一把精巧的刻刀,一点一滴,每一个细节,全都雕刻在了心底一般……

  甚至,想到这些的时候,他的心,会钝钝的疼。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他从未有过。

  夹在指间的烟,缓缓升腾起缕缕烟雾。

  在他眼前逐渐飘散。

  车停了,风,便也停了。

  变得越发闷热。

  没想到,眨眼,便已入了盛夏。

  公园里,似乎传来几声虫鸣,如鬼魅一般,时有时无。

  对于整日听惯了机械车流声的他来说,着实有些新鲜。

  一支灯燃尽,啪……

  又点燃一支。

  他平日里,极少吸烟的。

  心烦的时候,却烟瘾极大。

  四周,渐渐安静下来。

  似乎连那鸣叫的虫子,都陷入了沉睡……

  一安静,思绪便又活泛起来。

  下午开会时收到的那张照片,不知道是何人传给他的。

  因为在看到那张照片以后,他的心便已经乱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非要开车到她家小区外。只是,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

  她坐着别的男人的车回来,下车时,那恋恋不舍的样子。

  甚至,在被那个男人亲吻后,没有一丝反抗,反而,一脸娇羞的模样,深深的刺痛了他。

  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她除了挣扎便是抗拒。

  对于他的亲近,她满脸的厌烦。

  可是,竟然跟别的男人如此卿卿我我,暧昧不明!而且还是在他的眼前!

  若不是安些年积累的强大自制力,他早就冲上去将那个男人狠狠打倒在地,将那辆碍眼的车子砸个粉碎了……

  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直到最后,还要替那个男人求情!

  还要包庇着他,守护着他!

  真是愚蠢至极!

  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辛辣直冲胸腔,呛得他猛咳起来。

  在希腊的那一晚,他从海里将她救出来的时候,她望着他的目光,如同在看着天神一般。

  仰慕,感激……

  可是为何,才刚刚一个转身,她就能用同样的目光,望着其他的男人?

  那个该死的女人,她的感激就这么廉价!?

  难道她不明白,从他把那条项链送给她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刻上了他的烙印,此生只属于他一人么?

  真是该死!

  他最讨厌不干净的东西,最讨厌自己的私有物被别人染指!

  而那个女人,却偏偏一再挑战他的底线。

  他倒是真恨不得,将她禁锢在房间里,像金丝雀一般供养起来……

  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震得他一个哆嗦。

  夹在指尖的香烟,险些燃尽。

  岳勇那个蠢货!竟然又给他调了这么高的音量!

  铃音很吵,他却固执的不想接。

  可是对方却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的打。

  终于,在第三次响起的时候,他咬牙接了起来。

  电话里,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简璃啊,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

  他眉头下意识的皱起,嗓音沙哑,“没有,什么事师傅。”

  “哎,还不是雪儿,她到现在还没回家……”

  苍老的声音微微叹息一声,满是焦虑,“这些日子,她总是心神不宁,魂不守舍的,总说没有胃口,夜里也睡不安稳……我是担心她会出什么事啊……”

  权简璃紧抿着薄唇,不发一言。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冷漠,又唯唯诺诺,“我就是想问问,她在不在你那儿……”

  “不在。”

  依旧是冰冷的语气,平静得没有一丝温度。

  这,才是他本来的模样。

  而与林墨歌在一起时,他像是换了另外一个人。

  “那你能不能帮我出去找找她?师傅也知道,年轻人啊,小吵小闹的很正常的,可男人终究还是得先开口不是?毕竟你们这么多年也走过来了,总不能真因为点小事就生分下去……”

  他依旧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将烟头掐灭。

  “师傅的心意你也了解,就是希望你们两个能好好的,师傅就再无所求了……你说这大晚上的,她出去连手机也不带,要是真有个什么万一……”

  “师傅!……我去找她,你放心吧。”

  突兀的开口,打断了对方的话。

  然后径自挂了电话。

  眉宇间皱起的险峻山峰,却如何,也无法舒展。

  看来,白若雪并没有把他们分手的事告诉师傅。

  所以,他刚才也没有开口。

  师傅的病情不稳定,受不得刺激。

  眼前,又突然间浮现出昨天晚上,白苦雪苦苦哀求的模样,她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却连一丝的起伏都没有。

  就好像,在看着一场电影,一幕情节。

  把手机扔到一边,却并没有发动车子。

  反而,再次点燃一支烟……

  夜色深了。

  风,终于有了些凉意。

  他将指尖的烟头轻轻的弹到车窗外。

  带着腥红火光的烟头,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然后落地,弹跳,再落地。

  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发动了车子。

  车轮,精准的从烟头上碾压而过,将那丝腥红压灭……

  竹雪园。

  顶层的天台。

  竹雪园之所以被称为s市最昂贵的小区,除了占据着黄金地段外,还因为其别具一格的建筑风格。

  整个小区内环境优美,极具自然环保意味。

  很多在s市难得一见的绿植,在这里,都能见到。

  而最具特色的,便是位于顶层的“空中花园”。

  在几十层高的大楼顶层,铺盖下一片盎然的碧绿,还有淡淡的花香。

  品一杯美酒,置身于清新的自然中,远离世俗的尘嚣。

  仰头,璀璨的星河与明月,几乎触手可及。

  俯视,可以将整个s市的华丽夜景尽收眼底。

  坐看云卷云舒,静听花开花落。

  实乃惬意自在。

  而此时的白若雪,却并无自在可言。

  微微蜷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痴痴的望着那深蓝色的夜空,脸颊,湿润一片。

  她在这里坐着,已经将近三个小时了。

  眼泪,想必都快要流干了吧。

  人人都羡慕她有绝美的容貌,有良好的家世,有风光的职业。

  高高在上,享尽一切富贵荣华。

  人人都将她,作为奋斗与嫉妒的榜样。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悲凉和愁苦。

  拥有一切又如何?她连心爱的男人都得不到!

  若是让她选择,她宁愿一无所有,只要,得到他的垂青。

  高大的身影,兀然出现在眼前。

  遮挡了她眼前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