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28章 营救行动(1)
  第128章营救行动

  瞬间,泪如雨下。

  “简璃,你还是来了……”

  她就知道,只有他才能找到她!

  她也知道,他是绝对,不会放弃她的。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因为你是不会抛弃我的……”

  声音哽咽着,便要伸手,去抓他的手。

  却被他不动声色的躲开。

  然后,后退一步。

  似乎,是要刻意拉开与她的距离。

  “简璃……”

  “回去吧,师傅很担心你。”

  紧抿的唇,缓缓吐出一句话,却冰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那你呢?你有没有担心我?有没有害怕会找不到我?如果你到了这里,却没有看到我,会不会像疯了一样的四处寻找?”

  她抽噎着,噙满泪水的眸子,就那样深情的望着他。

  这样柔弱的人儿,任是谁看了,都会心动的吧?

  可偏偏,他的心,是铁石做的。

  用水,化不开。

  垂眸看着她,眼神平静得,如同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看的她心底一沉。

  “我让岳勇送你回去。”

  “不……简璃,你回答我的问题好不好……如果真的找不到我,你会不会担心?会不会想我?”

  她哀求地望着他,哪怕只是一个句谎话,她也甘之如饴。

  许久,在她的抽噎声中,他终是缓缓吐出一口气,“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连朋友都没的做了。”

  朋友?

  她身子一颤,原来在他的心里,早已将她定义为朋友!?

  “不,简璃,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为你付出了十年的青春,十年的感情。你是我唯一爱过的人啊……难道你从来就不曾爱过我?从来就不曾对我心动?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她漂亮的脸蛋,因为情绪激动而变得狰狞。

  精致的妆容,被泪水冲刷,花了一片。

  “简璃……难道你我之间,从来都没有过爱?难道这些年来你对我的好,对我的照顾,都是为了还我父亲的恩?”

  颤抖着问出这句话,却不想听到回答。

  因为知道了回答,她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他眸色暗沉,俊美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情绪。

  “是,师傅对我有恩,你是他最重要的人,仅此而已。”

  一句话,断了她所有的念想。

  也将她从高高的云端,重重打入地狱。

  仅此而已?

  原来这些年,他对她的所有温柔,全都是因为师徒恩情!

  那她在这一场回报间,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傻瓜角色!?

  有风,拂过。

  吹乱了他额前的碎发。

  黯黑色的瞳孔,在月光下,散发着阴翳的光。

  他冷静得,如同古老欧洲神话中的吸血鬼一般,无情,冷漠,不食人间烟火。

  岳勇不知何时已经到了顶层,安静的站在一侧,不敢上前打扰。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真是最优秀的手下了。

  不论时间地点,随叫随到。

  不多嘴不多心,安静的做好自己的本分。

  并且,还能让人感觉踏实安心。

  在看到岳勇的那一刻,白若雪便慌了。

  再次苦苦哀求,“简璃,之前是我错了,我不该随便就说出分手的话来,我收,收回好不好?哪怕你是想要报答我父亲的恩情也没有关系,就算你不爱我也没关系。只要你让我待在你的身边,不赶我走就好……我们再回到以前好不好?我可以做到的……我不要名分了,也不会再吵闹了,你不喜欢的话,我可以一句话都不说的……羽寒那里,我也会努力好好跟他相处的,我不会再讨厌他了……只要你让我留下来……”

  他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

  嗓音,也越发低沉。

  “若雪,没用的,放弃吧。”

  “放弃?整整十年的感情,你能轻易放弃,可我做不到啊!……我爱了你十年,没有你,要如何活下去……”

  她的嗓音因为愤怒而变得尖刻,跌跌撞撞的拉住了他的手,“不,我不相信,你一定是爱我的,你是担心我的对不对?如果你不爱我,车祸的时候又怎么会拼了命来保护我!……”

  车祸,是她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了。

  那天,是她决定向他摊牌的日子。

  在他身边十年,一直默默无声。

  并不是因为她的安静,而是因为,他从无绯闻。

  直到,他与市长千金安佳倩订婚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

  她第一次,有了危机感。

  所以,才会执意回国,就是想要将他抢回来。

  她以为,十年的陪伴,她与他的感情,早已经坚如磐石,固若金汤了。

  却不想,她向他讨一个名分,要一个说法时,他却不发一言。

  他的沉默,于她来说,便是默认。

  于是,她耍了性子提出分手,要断了与他的关系。

  她以为,他也如她一般,对这十年的相守无比珍惜。

  却不曾想,他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她不悦,便与他起了争执,分心时,他闯了红灯。

  千钧一发之际,他扭转了车子的角度,才让她避免了撞击。而他,则断了一条腿。

  这些日子以来,她无时无刻,不在后悔。

  如果那天她没有回国,没有见他,没有与他要名分,更没有提出分手。

  那么,便不会有车祸,也不会有接下来的所有事情……

  一切,都是因她的贪心而起。

  真的,悔不当初。

  他扬眸,望入她的眼底。

  他眼中的冰冷,激的她打了个寒颤。

  “我答应过师傅会保护你,所以,不会食言。没想到让你造成误解,是我的过失。今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误解?你的一句误解,就轻易的否决了我对你十年的感情?”

  她忽然,仰天大笑起来。

  哪里还有平日的优雅持重!

  “哈哈哈……原来我的真心,在你眼里竟如此可笑!……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十年啊,十年!你真是好狠的心……”

  声声控诉,字字泣血。

  听得人肝肠寸断。

  连岳勇都有些同情白小姐了。

  权简璃收回了目光,“送白小姐回去!”

  淡淡的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从始至终,只看了她一眼!

  那珍贵的一眼,却是冷漠的没有半分情绪!

  岳勇无奈,走上前去,“白小姐,天色也晚了,我先送您回去吧……”

  “不,我不回去……我要留在这里陪着他……我要等他回心转意!……”

  白若雪泣不成声,柔弱得,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

  岳勇叹了口气,璃爷这是又给他扔下个烂摊子啊。

  “白小姐,璃爷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他决定了的事,谁也改变不了。这里风大,您别再伤了身子……”

  其实他是想说,别让他为难的。

  可是一想,现在人家都是哭成这个模样了,他说这话,好像有点不近人情。

  白若雪抽噎着,跌坐在地。

  断断续续的哭声,隐隐飘散开来……

  他的心,是否也如这清冷的月光一般,不论接受多少阳光的温热,也不会有一点改变?……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抬起的手,第十八次无力的垂了下来。

  她在这里已经站了半个小时了,却一直没有勇气敲门。

  原本打算明天再来的。

  可是,实在是担心月儿,刚才权简璃的火气那么大,她着实担心,他会把气都撒在孩子身上。

  所以哄着羽寒睡着了以后,便匆匆赶来了。

  黛眉紧皱,将手里的外套抓得更紧了一些,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这件外套,是方才权简璃扔她下车时,丢在她身上的。

  将不着寸缕的她赶下车子,却还扔给她一件遮羞的外套,她是不是该称赞一下他的体贴呢?

  想起刚才经历的一切,眼里不由得喷出怒火。

  今天所受的屈辱,她会牢牢记得。

  有朝一日,必定会双倍奉还!

  不过,她现在倒是真的有些感谢他的“体贴”呢。

  如果没有这件外套,她还真找不到什么闯上门的理由。

  咬紧牙关,把眼一闭,手指重重的按在了门铃之上。

  叮咚……叮咚……

  许久,才传来踢踢踏踏的声音。

  然后,一个女人跑来开了门,她微胖的脸颊通红,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林墨歌愣了一下,不过是在房间里而已,难道她是在运动?

  “谁啊?”

  女人的语气并不是很友好,显然愤怒的情绪没有调节好。

  “喔,权简璃在不在?”

  林墨歌又是直呼其名。

  “二少爷不在,请问您是?”

  佣人一听说是找二少爷的,马上便态度恭敬起来。

  林墨歌倒是有了底气,既然他不在,正好方便她行动!

  谄媚的笑着,“我跟权总约好要谈事情的,看来他比我晚了一些。那我先进去等他好了……”

  说罢,也不等佣人同意,便一侧身挤了进去。

  佣人有些愣怔,但是人家既然跟二少爷有约,她也不好再多做干涉。

  林墨歌一进客厅便四下张望,并没有看到月儿的影子。

  心下一沉,难道月儿不在这儿?

  正疑惑间,就听见卧室的门啪嗒响了一声,然后,一个小脑袋伸了出来,警惕的望着外面。

  “哎,小少爷,您总算是出来了,我带您去洗漱吧。您的睡衣已经几天没换了,二少爷知道了会生气的……”

  二少爷可是出了名的洁癖,没想到最近小少爷却性情大变,澡也不爱洗了,衣服也不爱换了。

  实在是让她有些为难。

  “我才不要!我说过了不用你管,你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