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30章 营救行动(3)
  第130章营救行动

  林墨歌宠溺的刮了下女儿的小鼻子,利落的帮小家伙脱衣服洗澡。

  “妈妈,让我跟权羽寒换回来好不好,这里好无聊喔,整天被关在家里,都不可以出去玩……月儿都快要被憋成傻瓜了呢……月儿想天天都跟妈妈在一起……”

  “对不起月儿,让你受苦了……”

  林墨歌鼻子一酸,眼眶又泛了红。

  她又何尝不想跟一对儿女在一起呢?

  “月儿,再坚持几天好不好?妈妈一定会想办法带你出去的。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乖巧如月儿,当然明白妈妈的难处。

  她平日里是淘气了一些,可心里还是很在意妈妈的。

  “好吧,那月儿就再委屈几天好了。”

  小嘴一咧,又笑起来,“不过妈妈,以后月儿真的要当姐姐喔,让权羽寒当月儿的弟弟!”

  “好,妈妈答应你……”

  她是不知道小家伙为什么这么在意大小,不过能哄着她听话,就已经是万幸了。

  温暖的水流落在身上,引得月儿又是一阵淘气。

  月儿可是个女孩子,她当然也喜欢洗澡了。

  就是因为想要气那个便宜老爸,所以才一直忍耐着的。

  月儿也很辛苦的好不好。

  看着小家伙这一身的污渍,林墨歌也甚觉无语。

  “月儿,为什么不乖乖洗澡呢?小孩子身上脏了可是会长出蘑菇来的!”

  “真的?长出蘑菇来不是更好,还能填饱肚子呢……”小家伙睁着大眼睛,天真的说道。

  “可不是喔,等到蘑菇慢慢长大,月儿就会变成真正的蘑菇,妈妈就认不出你了……”

  月儿眨巴着眼睛,撇撇嘴,“妈妈,月儿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你这样才骗不到我呢!”

  “额……是么?呵呵……”

  林墨歌傻笑起来,略有些尴尬。

  她记得一年前月儿还深信不疑的啊,怎么转眼就变这么聪明了?

  果然孩子的成长是一瞬间啊。

  双手揉出细腻的泡泡,温柔的帮月儿洗着头发。

  “宝贝儿,怎么你的头发又短了?”她忍不住问道。

  上次见面时,是权简璃要到她家去蹭饭,刚巧遇到离家出走的月儿,把她抓回去那天。

  当时月儿的头发已经长长了一些,还编了满头的小辫子呢,怎么今天又成了老样子?

  一说起这件事来,月儿的委屈瞬间爆发,“还不是因为那个没品的坏蛋!竟然把月儿的小辫子剪掉了!”

  “所以,月儿就不洗澡不换衣服,想要报复他?”

  “恩!因为那个坏蛋有洁癖,月儿身上臭臭的,他的脸就好臭,月儿好开心喔……”

  看着女儿的捣蛋样子,林墨歌忍不住苦笑起来。

  这小家伙的调皮性子还是一点没变。

  看来把她留在这里是对的,至少,她不会像羽寒那样孤独。

  若是让羽寒一直留在权家,恐怕以后的性子,会比权简璃还要冷漠。

  那是她这个做妈妈的,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可是月儿,你这样只会更加激怒他,惹他生气,以后要乖乖的好不好?妈妈真的怕你会受到伤害……”

  月儿一脸得意,“妈妈,你放心好啦……月儿才不会那么笨呢!而且喔,只要月儿脏脏的,他就不敢碰月儿呢……”

  “真的?”

  “恩!”

  将女儿的话一一记在心头。

  没想到今天倒是让小妮子给她上了一课。

  多亏了月儿的古灵精怪,竟然能发现权简璃这厮的弱点。

  她也是没想到,他的洁癖竟然严重到如此地步。

  哗啦啦……

  温暖的水流冲刷在身上,一如妈妈温暖的怀抱一般。

  好久没有跟妈妈一起洗澡了,月儿舒服的直哼哼。

  林墨歌心里越发愧疚,两个孩子互换身份以来,已经过了很久的时间了。

  可是她这个做妈妈的,竟然刚刚才发现。

  她真的,是个不称职的母亲啊。

  “月儿,你怪不怪妈妈?你走丢了那么久,妈妈都没有发现?”

  月儿热乎乎的小手抚摸在她脸上,“没关系妈妈,反正月儿也找到便宜爸爸了啊,而且还多了一个弟弟呢!不过……”

  她抬起清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妈妈,“妈妈,那么坏的人,妈妈怎么会喜欢他呢?怎么会让他做月儿的爸爸呢?”

  在她小小的世界里,两个人只有互相喜欢才会在一起的不是么?

  可是爸爸根本就对妈妈不好,也不喜欢妈妈啊。

  为什么他们还会在一起?而且还生出她跟权羽寒来呢?

  大人的世界真的好奇怪喔。

  在女儿干净的目光注视下,她忽然有种无所遁形的仓皇感。

  认真的看着小家伙,许久,才缓缓开口,“妈妈跟爸爸以前并不认识,所以,爸爸才不知道妈妈跟月儿的存在。我们好好保守这个秘密好不好?”

  月儿听得似懂非懂,可仍是点了点头。

  只要妈妈说的话,她都相信。

  仔细的把小家伙洗了个干净,又一点一点细心的将水珠擦干。

  这才抱着她出了浴室。

  软软暖暖的小身子钻在她怀里,散发着香喷喷的沐浴露味道,让她好生留恋。

  原本今晚被他折磨了许久,早已身心俱疲了。

  可是能见到两个宝贝儿,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知不觉又再次充满了力量。

  只要有孩子在,她就永远不会倒下。

  “对了妈妈,便宜老爸好逊喔,竟然不敢吃辣……他昨天还抢月儿的泡面吃,还说月儿吃的都是垃圾……”

  小妮子窝在妈妈怀里告状。

  “他才是垃圾,他吃的那些都是动物吃的!”

  林墨歌低声安慰着女儿,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出来,却被客厅的强冷空气惊得愣了一下。

  权简璃那如山一般伟岸的身影,斜倚在窗前,将清冷的月光遮挡。

  指尖的香烟腥红闪烁,如他狰狞的眼神一般。

  他的侧脸隐在淡淡的烟雾中,看不清表情。

  可是,周身散发出来的冰冷气势,足以说明一切。

  “你说谁是垃圾?”

  冷兀的嗓音骤然响起,吓得她一个激灵。

  赶紧把怀里的小妮子抱紧了一些。

  月儿洗过澡还没有穿睡衣,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被他看破了身份。

  “谁回应就是说谁喽……”

  她轻咳一声,抱着月儿进了卧室。

  现在可不是跟他置气的时候。

  “宝贝儿,要穿哪一套睡衣?”她翻看着衣柜里的无数限量版高级服装,不由得咂舌。

  权家给孩子的物质享受确实是最奢侈的了,可是,却弥补不了精神和爱的缺失。

  “妈妈,月儿都不喜欢呢,月儿想穿裙子……”

  小妮子钻在妈妈怀里撒娇。

  林墨歌瞪了她一眼,“记着,以后见到妈妈要叫姐姐,知道么?千万不要喊错了。还有喔,在权家的时候,月儿就是男孩子,是权羽寒,一定不要说漏了嘴……”

  月儿撅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不过还是听话的点头。

  “好吧,妈……姐姐!”

  亲昵的在女儿脸上亲了好几口,这才找出一套淡黄色的睡衣帮她穿上。

  谁料刚穿好衣服,卧室的门就被粗鲁的撞开,权简璃一脸阴翳的站在门前,眸子里射出危险的光芒。

  “呀!权简璃你是不是疯了!想吓死人啊!”

  她拍拍胸口,惊魂未定。

  “不过是开个门而已,有必要这么害怕?还是说,你心里有鬼?”

  他眉心紧拧,冰冷的声音像是审讯一般。

  “有你个大头鬼!快出去!我要哄你儿子睡觉……”

  “不行!”权简璃兀然开口,阴冷的目光扫过小家伙红扑扑的脸蛋儿,“权羽寒,你自己睡!”

  月儿一听直接怒了,“不要!我要姐姐陪我睡!……”

  权简璃也来了脾气,尤其看到这小家伙黏在她身上,像个癞皮狗一般,就一阵阵烦躁,“你都多大了还要女人陪着睡,害不害臊!”

  月儿小嘴一撅,绝不让步,“你比我大得多了,不是一样搂着女人睡觉!而且还是搂着那个浑身发臭的黄鼠狼精!哼……我鄙视你!”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搂着她睡觉了!”

  “猜的!”

  一大一小谁也不肯让步。

  一时间房间里火药味十足。

  某人是真的怒了,这小家伙竟然敢当面诋毁他!简直不能忍!

  “权羽寒!我看你是皮痒痒了!……知不知道你这是大逆不道!”

  “哼,我的皮才不痒呢,大逆不道是什么东西,能吃么?”

  权简璃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沉着脸便冲进了房间。

  吓得林墨歌赶紧将孩子搂在怀里。

  “权简璃你干什么!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用得着这么凶么?你自己跟那些女人暧昧不清,竟然还要拿孩子来发泄,太过分了!”

  “呜呜……坏蛋,魔鬼!走开!我要跟姐姐睡觉觉……呜呜……”

  月儿唯恐天下不乱,小嘴一咧,假哭!

  这可是她的另一个武器。

  想要对付便宜老爸,除了不洗澡以外,就哭最管用了。

  最好是哭的一塌糊涂,天塌地陷的那种。

  一试一个灵!

  果然,听着小家伙嚎啕的哭声,权简璃眉宇间隐隐不耐烦起来。

  尤其看到小家伙把脑袋埋在林墨歌的胸口,哭的那叫自在惬意,怒火中烧。

  “权羽寒!”

  语气依旧冰冷,却比刚才要稍稍温柔了些许,“以后不许叫她姐姐!”

  “那叫什么!”

  母女二人同时问道。

  他愣了一下,方才这俩人的动作形态简直如出一辙!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