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31章 营救行动(4)
  第131章营救行动

  扯扯嘴角,“叫阿姨!”

  “不要!”

  又是异口同声。

  母女二人在这件事上倒是难得的心有灵犀。

  “我就喜欢叫姐姐!”月儿撅着小嘴。

  “是啊,叫姐姐怎么了,我喜欢听!”林墨歌也毫不示弱。

  权简璃的脸黑到见了底,“他叫我爸爸叫你姐姐,那岂不成了乱……”

  “乱什么?”林墨歌反问了一句,“在孩子面前能不能注意一下用词?”

  “哼!……”

  他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没想到进来一趟,倒是惹了一肚子气!

  “拜拜,慢走不送!”

  林墨歌笑嘻嘻的道了一句,赶紧过去把门反锁。

  这才松了一口气。

  与月儿目光相对,同时咧嘴一笑。

  “小坏蛋,就知道你是假哭!”

  “嘿嘿,这一招很管用喔,便宜老爸最怕这个了……”月儿一脸得意。

  “真的?”林墨歌有些意外,不过看刚才的样子,好像作用还真不小。

  看来,她以后也可以借鉴一下……

  砰!

  重重的甩上书房的门。

  拿起电话来,拨通了一个号。

  许久,那边才接了起来,“权总?”

  “恩,关于五年前那个女人的资料,还在不在你手里?”

  权简璃直接开口。

  对方迟疑了一下,然后才道,“权总,这几年我一直在国外,那些资料有可能已经遗失了……不过我会尽快再查找一下的……”

  眉心微微一拧,“好,要尽快。”

  “恩,我明白了权总……”

  挂了电话,依旧愁眉不展。

  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么?

  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是林墨歌,那她接近他,会不会另有目的?……

  此时在卧室里。

  林墨歌搂着怀里的宝贝儿,轻轻拍着她的背。

  享受着难得的亲子时光。

  “月儿睡着了妈妈是不是就要走了?”

  小妮子眨巴着眼睛,不舍的望着她。

  林墨歌心头泛酸,“对不起月儿,妈妈现在不能留在这里,何况羽寒自己在家,妈妈不放心他。”

  月儿撅着小嘴,不过一想到羽寒一个人在家里的可怜样子,马上便豁然了。

  “好吧,月儿是姐姐,应该照顾弟弟的。妈妈回去陪权羽寒吧,他胆子那么小会怕黑的……”

  调皮捣蛋的小魔头,竟然也有关心别人的时候。

  她心里,真的很欣慰。

  月儿向着妈妈怀里一钻,尽情的呼吸着妈妈身上好闻的味道。

  喃喃道,“如果妈妈跟权羽寒都在这里,该多好啊……月儿好想一直在妈妈怀里睡觉觉呢……”

  林墨歌鼻子一酸,感觉胸口堵堵的。

  这样的日子,她又何尝不希望呢?

  可是,她真的没有勇气说出口啊。

  一旦被权简璃知道了月儿的存在,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那个结果,是她无力承受的……

  怀里的小人儿渐渐变得安稳。

  许是见到妈妈安了心,没一会儿,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她轻轻的帮月儿盖好小被子,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卧室出来。

  时隔许久的再见,才匆匆一面,便又要分离。

  她真的很舍不得。

  可是现在,她不能软弱,不能露出任何破绽。

  为了将来的幸福,她必须坚强!

  客厅里静谧非常,依旧没有开灯。

  刚才权简璃愤怒离去,想必已经去睡了吧。

  那个人……

  一想到他,她心里,就一阵刺痛。

  为何偏偏是他?

  微微叹息一声,借着从窗子洒进来的月光,踮着脚尖走向玄关。

  “去哪?”

  冷不丁的两个字,吓得她心肝儿一颤,险些尖叫出声。

  这才看到在沙发上坐着的那个漆黑身影。

  气不打一处来,“回家!还能去哪?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么?摸着黑坐在这里有意思么?”

  他应该是生气了吧?

  她敢这么顶嘴,他的脸色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不过因为坐在暗处,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林墨歌也懒得管他,径直走到玄关,摸着黑找鞋。

  “你不是说要做我儿子的保姆么?”

  他的声音依旧冷漠得没有一丝情绪。

  “我可没说过,我只是看孩子可怜,所以才哄着他睡觉而已。”她随口丢出一句,继续找鞋。

  明明就有那么多灯,这厮偏偏吝啬的一盏也舍不得开。

  她真是搞不懂这个男人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再说了,这个家里有那么多佣人,何必请我做保姆?”

  “都辞了。”

  “啊?”

  她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抱着月儿从浴室出来以后,就没见到那个佣人了。

  权简璃的执行力还是一如既往的迅速啊。

  “辞了可以再找,以权家的优厚待遇,有的是人愿意来。”她淡淡说道。

  玄关并不大,可她就是摸不着自己的鞋子。

  一怒之下,就想打开灯。

  “可是羽寒只喜欢你。”仍旧是极度冰冷的声音。

  明明是夸人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像是判了死刑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废话,她可是月儿的妈妈,月儿当然只喜欢她了。

  要是权简璃意识到这一点的话,想必又会抓狂吧?

  “那说明你儿子眼光好!”

  话音刚落,刚好摸到到了墙壁上的开关,啪。

  明亮又温暖的黄色灯光,瞬间洒满房间。

  突然而来的强烈光线,刺得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一双大手突然覆盖在她的手上。

  啪。

  灯光骤然熄灭。

  他不知何时竟已经站在她背后,强大的气场,压抑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散发着寒光的眸子,似是正在扫过她的背影,让她脊背一阵阵发寒。

  “来这里做保姆,佣金你随便定。”

  依旧是淡漠轻薄的语气,却让她一个激灵,“真的?”

  猛然回头,差点撞进他怀里。

  下一秒,吓得径直后退了几步,紧紧贴靠在门上。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气势太凌厉了,就算认识他这么长时间,她依然无法适应。

  如果用气势可以杀人的话,那这厮周身五十米,必然无人敢近身。

  “你就不怕我狮子大开口?一下跟你要个几百几千万?”黑暗中,她清亮的眸子里散发出精光。

  她自认不是个现实的女人,可是一听到钱这个字眼,还是没法抑制内心的兴奋。

  如果当年她有足够的钱给母亲治病,就不会舍弃清白与自尊去代孕。

  她的人生,也会轻松的多。

  所以,在她的潜意识里,钱真的很重要。

  她态度的突然转变让他心生不悦,“你就那么喜欢钱?”

  “当然!像你这种穷得只剩钱的人,当然不会体会到我们这些真正的穷人的痛苦的,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没听过么?”

  他的眸子兀然黯淡下来,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只要你答应当保姆,我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不过……”

  “不过什么?”

  他的话音一拉长,她就猜到了,这厮肯定又要给她下套。而且还是她无法拒绝的那种。

  黑暗中,他唇角微扬,语气越发轻佻,“一周之约的条件还记得吧?你要二十四小时待命,不得随意离开,更不能违抗命令…”

  “你是要我住在这里了?”

  他不吭声,但是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黛眉紧紧的皱在一起,她迟钝的小脑袋此时正转得飞快。

  如果给月儿当保姆的话,借着这个机会,倒是可以跟月儿在一起。

  可是,羽寒呢?

  她总不能放羽寒一个人在家啊。

  “怎么样?如果答应的话,佣金随你开口。”

  权简璃果然不愧是天生的商业奇才,知道如何在谈判中取胜。

  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适时丢出一个足够诱人的诱饵,必定能引她上钩。

  果然,林墨歌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好,看在你儿子的份上,我答应做他的保姆。也可以住在这里。但是,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

  他剑眉一挑,“好,成交。”

  “那好,具体的佣金和合约,我要回去再想一想,明天给你答复……”

  她总结得干脆利落。

  然后伸手,再次打开了灯。

  这次看清楚了,鞋子被放在另一侧,怪不得之前一直没有摸到。

  刚松了一口气,啪。

  开关却再一次被他按灭。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只觉身子一轻,已然跌入了他的怀里!

  “呀!权简璃!你要干什么!”

  “保姆的事谈妥了,当然是要尽你做床伴的义务了……”

  黑暗中,她似乎能感觉到这个男人阴恻恻的笑!

  该死,她竟然又上了当!

  “放开我!我已经说过以后不会再做你的床伴了……放开!……”

  挣扎中,她径自伸手拽住了他的头发。

  嘶……

  头皮被她拽得生疼,惹得他倒吸一口冷气。

  却并不松手,径自抱着她向卧室走去。

  “我也说过,你做不做床伴由我说了算!除非我玩腻了,否则,你根本没这个资格!……”

  “你……你混蛋!”

  愤怒的火焰喷吐而出,恨不能将这个混蛋烧成焦炭!

  却又担心会吵醒月儿,只能压抑着声音。

  一双手小狠狠的拽着他的头发,嘴也不闲着。

  又准又狠的咬上了他的脖子……

  权简璃一声闷哼,眸光一沉,沙哑着嗓音低吼,“林墨歌!你这只小野猫!”

  “哼,不放手就咬死你……”

  她丝毫不松口,含糊不清的道。

  他咬紧牙关,大步流星冲进卧室。

  砰。

  反手锁上门。

  然后,将她狠狠扔到了大床上。

  揉着差点被拔掉的头发,疼得龇牙咧嘴。第一次,不再顾及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