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32章 两难的选择(1)
  第132章两难的选择

  这个该死的女人,真想让他变成秃头么?

  他璃爷最高贵的发型也是随便谁都能动的?

  林墨歌被摔得差点散架。

  本来在挣扎中就已经披头散发了,现在被这么一扔,更是落成了疯子,张牙舞爪的疯子。

  原本在车上时就被他折磨得身上全是淤青。

  再加上这么一摔,她没散架还真是庆幸。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不容易恢复了些精神。

  他高大的身子倾轧下来,吓得林墨歌一咕噜爬到了床的另一侧,急匆匆逃下床去。

  却又被床角撞到了膝盖,疼的直跳脚。

  “真蠢!”

  权简璃眼底闪过一抹鄙夷,只伸手轻轻一勾,她没站稳的身子便再次像不倒翁一般倒回了床上。

  “啊……疼死了……权简璃!你是非要杀了我才甘心么?”

  她揉着撞到的膝盖,眼泪都要出来了。

  似是感觉到了她的痛楚,微微有些紧张。

  伸手,轻轻触摸到她的伤处,声音是难得的温柔,“很疼么?”

  “不用你管啦!反正死不了!”

  她却并不习惯他的变化,下意识的躲闪开来。

  之前在车上时,被他狠狠的折磨过一场,她虽然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可是这次的事,却并不打算原谅。

  也不打算跟他结束冷战。

  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恶魔,她不会再让自己轻易沦陷。

  也不会再被他偶尔的温柔,而冲昏头脑。

  她下意识的躲避,触痛了权简璃的自尊,嗓音兀然冷下来,“你刚才不是还恨我恨得要死,说好不相往来。现在又主动上门,到底有什么目的!?”

  “额……那个……我就是来告诉你,明天我就辞职,林氏的死活以后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也犯不着再拿雪城项目威胁我,老娘不干了!以后别再说我是你的床伴,老娘不伺候!明白了么?”

  她现在,是真的死了心。

  既然母亲已经找到了她的人生目标,实现了一生的愿望。

  那她也不会再傻乎乎的一味奉献被剥夺了。

  她现在,巴不得林氏直接倒闭破产的好。

  权简璃眸子越发暗沉,这个女人又在玩火!

  修长的指节缓缓滑过她的脸颊,在樱唇边轻轻摩挲,“你又在挑战我的底线么?就算不在乎林氏,难道连你的老情人也不管了?还是你认为他有足够的能力,可以与我对抗?”

  沙哑深沉的嗓音,却如冷风过境一般,阴寒。

  “权简璃,你那么在意他,难道是在嫉妒?”

  她看似轻佻的话,却说得胆战心惊。

  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若是替羽晨求情的话,只会更加激怒他。

  所以,才换了另外一种方式,想要轻松带过。

  慌乱的神色,从他眼底闪过。

  似是被看穿了一般。

  可是马上,又娴熟的掩盖起来,恢复了方才的漠然。

  冷冷嗤笑,“呵,嫉妒?林墨歌,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只是不喜欢别人弄脏我的玩具罢了。”

  一句玩具,将她的眸底深深刺伤。

  哪怕她心里明白这段关系,却仍是忍不住会受伤。

  人啊,有时候真是奇怪的动物。

  而心,与感情,又从来不按照大脑控制的方向前行。

  “呵呵,玩具是吧?玩具也不是好欺负的!”

  张嘴,狠狠咬上了她唇边的那支手指。

  嘶……

  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气。

  “林墨歌!你又在发什么疯!”

  她尖利的牙在他的指节狠狠啃噬。

  疼得权简璃冷汗连连,一手砰砰砸床。

  直咬到牙都酸了,这才放开。

  “该死的小野猫!看来今天得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长长记性!……”

  语罢,那只尚且完好的大手,已径自探入她裙底……

  “你别碰我!我已经不是你的床伴了,你……呜……”

  余下的话,被他尽数吞没。

  滚烫的唇,带着重重的惩罚意味,肆意掠夺。

  攻城略地般,将她的神智侵袭……

  唇齿纠缠间,春意满室,暧昧蔓延……

  林墨歌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

  可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竟然下意识的在迎合……

  疯了,一定是疯了!

  耳中突然回响起月儿说过的话。

  顿时计上心头,贝齿一合。

  “啊……”

  权简璃低呼一声,舌尖传来的热辣痛感,让他眉头一皱,面露愠色。“狠毒的小妖精,你这种样子最让人心动!……”

  眼底的迷离更甚,惊得她心尖一颤。

  这厮简直就是变态啊变态!

  而且还是受虐狂的那种!

  他猩红的舌微舔过唇边,像一只发了情的野兽。目光越发放肆猖狂,一双大手,轻车熟路的挑拨着她最敏感的地带……

  “咳……那个……不好意思啊,我今天还没洗澡……”

  她强忍着从他指尖传来的酥麻电流,声音微微颤抖。

  果然,他的身子僵了一僵,然后,继续。

  滚烫的舌尖娴熟的撩拨着她的耳垂,瞬间,便让她集中起来的精神再次涣散,身子也瞬间瘫软……

  “被你扔下车时身上还沾了不少的泥土……刚才还抱了你那一星期没洗过澡的儿子……恩,身上应该还沾了不少的汗渍……”

  因着他的撩拨,她的声音越发细弱,倒像是诱人的低吟。

  不过,却因着“充实”的内容,而让璃爷动作一滞,眉头紧皱。

  果然,有严重洁癖的他,是绝对没办法忍受的。

  她唇角一扬,再次投下一枚重磅炸弹,“那条路啊,好久都没有人扫过了,一天不知道要被多少人踩过,那鞋底的污渍啊……”

  “去洗澡!”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呵斥噤了声。

  璃爷不情不愿的直起身子,眉心已然拧成了疙瘩。

  这该死的女人,他不是说过让她把自己洗干净的么?

  身上一轻松,她才感觉活了过来。

  心中暗喜,月儿的办法果然奏效!

  “快去,洗干净再出来!”

  他再次沉声吩咐,眼底欲望的火苗仍在激烈燃烧。

  显然,现在正在努力克制。

  在欲望与洁癖中,还是洁癖占了上风。

  林墨歌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将被他拉上去的短裙扯下来,撇撇嘴,“不去,我要回家!”

  “该死,随意点了火就要逃走?”

  他再次将她扑倒在床上,如山一般的压迫感,让她全神紧绷。

  完了完了完了。

  月儿的绝招该不会是失效了吧?

  “反正我身上有伤,不能碰水的,也没办法洗澡。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继续……当然,我也会尽力配合……”

  她把心一横,准备跟他死磕到底。

  反正最后恶心的是他!最好再趁着这个机会,给他那脆……弱的小心灵留下点什么阴影就更好了。

  最好啊,让他以后见着她都躲着走!

  璃爷的脸黑到了极致,眸子里的火苗还在扑棱着,“什么伤?”

  “权简璃,这可多亏了你扔我下车,才擦伤的。很严重呢,说不定还会留下疤痕啊什么的,要是碰了水再感染了,啧啧……说不定我这条小命就没了……”

  那股欲望的火苗,被她泼下来的冷水,一点一点浇灭。

  最后,噗……

  彻底灭了。

  阴沉着脸坐了起来,眉眼间满是嫌弃。

  似乎刚才还是个可口猎物的她,转眼间就成了被垃圾附体的垃圾箱了。

  而且还是避之不及的那种。

  这倒正合林墨歌心意。

  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服,学着他的样子,优雅温柔的下了床。

  然后踩着小碎步向外走去。

  临出卧室的时候还不忘来个回眸一笑,“既然权总您今天没兴趣,那我就先闪人了。对了,重要的事情要再说一遍,以后我再不是任由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床伴了,请你对我保持最基本的礼貌和尊重。如果再对我宝贵的身体进行任何骚扰,我肯定会告你!”

  轻咳一声,“当然,看在你儿子的面子上,保姆的工作我还是会做的。明天我来的时候会准备好合同……那,权总,喔不,权先生,晚安了!……”

  说罢,洋洋得意的开门出去。

  权简璃的脸始终阴森森的吓人。

  一出了卧室,她就没了胆子,几乎是一路小跑到了玄关。

  慌乱的换鞋。

  现在权简璃是被她糊弄住了,谁知道他下一秒会不会突然翻脸爆发。

  所以还是三十六计,先溜为妙。

  以最快的速度换好鞋,转动门把手,啪嗒。

  身后适时传来一声沉静的嗓音,“游戏既然开始了,就不会轻易喊停。你不想让林氏入选,我偏要扶持林氏!林墨歌,你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平静冷漠的话,听的她不寒而栗。

  果然,她就知道这个恶魔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他高大的身影站在卧室门前,如夜游的梦魇一般,阴森而可怕。

  “是么?那就走着瞧好了……”

  她冷冷的甩下一句,迅速开门离开。

  啪。

  门在身后关上,她身子一软,险些跌坐在地。

  还好,他没有再阻止她离开。

  饶是如此,刚才那一幕,也吓的她腿都软了。

  暗骂自己没出息,这才只是跟他过了一招,就怕成这副熊样。

  以后该怎么从他眼皮子底下把月儿救出来啊?

  看来她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漫漫长征路,她的心智还需要狠狠的磨砺才行啊……

  深呼吸几口,这才恢复了些精神,进了电梯……

  下了楼,却意外的看到了原地踱步的岳勇。

  不时的看向门内,似乎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