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33章 两难的选择(2)
  第133章两难的选择

  不禁哑然,看来权简璃和权老爷子这张口即来的“二十四小时待命,随叫随到”的习惯,可不是只针对她一人啊。

  不过显然,岳勇要比她敬业尽责的多。

  “林小姐,您怎么会……”

  对于她的突然到来,岳勇很是惊讶。

  因为方才并没有看到她是何时来的。

  她微微一笑,“看来跟着权简璃还挺辛苦的,这么晚了都不能好好休息。”

  “还好,这是我该做的。”

  岳勇憨厚一笑,“林小姐是要回家么?我送您吧……”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对于岳勇的好意,她心领了。

  而且,因为这几天岳勇对月儿很照顾,所以之前对他的一些不愉快,也都忘了。

  她本来就不是个爱记仇的人,谁对她好,她就会加倍还回去。

  “可是,这么晚了,路上不安全……”

  岳勇的话说到一半,便看到了从门里走出来的女人,愣了一下。

  璃爷一早就让他送白小姐回去了。

  可白小姐偏偏要在天台多坐一会儿,说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把他赶了下来。

  所以他才一直等到现在。

  没想到这白小姐也真会选时间,偏偏正好跟林小姐遇在了一起。

  看着岳勇的表情不太对,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刚好,与白若雪的眼神相对。

  哭过一场的白若雪,妆容有些花了。

  眼睛稍有些肿,看起来却越发显得楚楚可人。

  单薄的身子,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一般。

  林墨歌心尖一颤,这个女人怎么也在这里?

  白若雪也同样惊诧,但是身为演员,轻易地便将眼底的神色转换,一瞬间,恢复了以往的落落大方。

  “这不是林小姐么?怎么这么晚了还要回去么?简璃也真是的,空着的客房那么多,总该留你过夜的,毕竟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也不安全……”

  她刻意强调了空着的客房。

  一来,提醒林墨歌她在权简璃眼中,只不过是客人。

  二来,也显示了自己“女主人”的地位。告诉林墨歌,她对那个家,可是了若指掌。

  林墨歌嫣然一笑,“我这种女汉子,向来如此的,一个人习惯了。哪里像白小姐这么高贵的身份,走到哪里都需要人护着。”

  白若雪脸上表情不变,笑得越发妩媚。

  一如她的名字一般。

  白衣若雪,美得不可方物。

  哪怕是在嫉妒与盛怒之中,她也犹自保持着最优雅最温婉的模样。

  捂嘴轻笑,“呵呵,林小姐真是说笑了。”

  然后转头看着岳勇道,“送林小姐回去吧,简璃那里有我照顾……”

  用的是吩咐的语气。

  岳勇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白小姐又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只听璃爷的吩咐,璃爷说过的话,他不敢违抗。

  “白小姐,璃爷让我先送您回去,天色晚了,您还是别让您父亲担心的好。”

  这可是之前璃爷的原话,他只不过是照样子转述而已。

  白若雪漂亮的脸蛋瞬间僵硬,眼底射出一道怨毒的光来。

  不过皮糙肉厚的岳勇完全感受不到。

  将二人的表情看在眼里,林墨歌早已猜中了大概。

  轻笑一声,“白小姐,我还要去打车就先走了,改日再见……”

  说罢,冲着岳勇微微点头,转身向着小区外走去。

  岳勇正欲叫住她,看一眼站在一边的白若雪,终究还是噤了声。

  还是先完成自己的任务好了,白小姐这里若是出了差错,璃爷肯定饶不了他。

  看着林墨歌洒脱的背影,白若雪的眸子越发幽暗。

  垂在身侧的拳头越握越紧,最终,咬牙切齿,“林墨歌!别想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看着,简璃始终会回到我身边的!……”

  林墨歌回到家时,已经将近凌晨。

  本就疲乏酸痛的身子,在卸下紧张的那一刻,突然便没了力气。

  蹑手蹑脚的进了卧室,生怕吵醒了儿子。

  刚摸到床边,羽寒忽然开了口,“妈妈,你回来了?”

  “是啊,妈妈回来了。怎么还没睡?是不是怕黑啊……”

  她小心翼翼的钻进被子里,把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家伙搂在怀里。

  疲惫的心,瞬间充盈鲜活起来。

  羽寒沙哑的嗓音,似是梦中的呓语,小脑袋使劲往妈妈怀里蹭,“不是,羽寒不怕黑……羽寒想等妈妈和……月儿回来……”

  一句稚嫩的童言,让她热泪盈眶。

  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处,被狠狠刺痛。

  明明就是她的一对儿女,却为何偏要两地分离?

  又不是牛郎与织女,却偏偏比牛郎织女还要凄凉。

  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同时拥有两个宝贝儿呢?

  轻轻的拍着儿子的背,柔声轻哄,“羽寒乖,妈妈回来了,睡吧……”

  “恩……妈妈晚安……”

  小家伙的话音刚落,便沉沉睡去。

  只有在妈妈怀里,才能如此心安吧?

  心疼着儿子的懂事,又放心不下月儿。

  两个选择,却是两头艰难。

  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哪一个,都不愿意舍弃。

  可是,已经在权简璃那里放了狠话,明天会去珠雪园照看月儿的……

  心绪纷乱,紧紧的拥着熟睡的儿子,她几乎一夜未眠……

  羽寒依旧像平日一样准时的起床,整理好床铺。

  然后顾不得洗漱,急匆匆进了厨房。

  因为他闻到了香喷喷的味道。

  “妈妈,月儿呢?”

  昨天晚上,羽寒隐隐记得,妈妈是半夜回来的。

  像是真实的,又像是一场梦。

  不过梦里没有月儿,所以他才会直接开口去问。

  林墨歌把煎蛋盛放在盘子里,灿烂一笑,“羽寒想见月儿么?妈妈一会儿就带你去见好不好?”

  “真的?我们真的可以见到月儿?羽寒和妈妈一起?”

  小家伙一听说可以见月儿,眼睛都开始放光了。

  虽然这对双胞胎是时隔五年后才见的面,可是感情却好的多。

  或许这就是双生子之间的神秘感应吧。

  “恩,我们一起!”

  林墨歌笑意盎然,冲着儿子眨眨眼。

  “可是妈妈,要怎么做呢?月儿不是在爸爸那里么?我们不会被发现了吧……”

  许是遗传了权简璃的缜密,所以羽寒想事情时,自然会想得多一些,考虑的也更周全。

  尤其是他思考的方式,完全就是按照大人的思路。

  看着儿子又露出超乎年龄的成熟,她心里一酸,“这个啊,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所以,快去洗漱吧!早餐都做好了……”

  “恩!”

  羽寒点了点头,狐疑的看了妈妈一眼,这才转身进了洗手间。

  既然妈妈已经说了有办法,肯定是没问题的了。

  不过,他还是很担心的。

  这件事如果让爸爸知道了,后果一定非常严重。

  他再回到权家到是无所谓,可是如果爸爸知道了月儿的存在,把月儿也从妈妈身边抢走的话,那妈妈一定会很伤心的。

  这是他最害怕的结果。

  不管怎么说,他也要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妈妈和月儿才行!……

  正吃早饭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上面羽晨两个字,让她心头一暖。

  拿起手机,走到客厅才接了起来。

  “墨墨,起床了么?我买了早餐在楼下等你……”

  电话里,羽晨的声音一如昨日般温柔,轻易地,便触动了她心头最柔软的地方。

  这样体贴又温柔的男子,世上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个人了吧?

  尤其,这个男子还是照亮她人生的明媚阳光,就算时隔五年,对她的执着一如既往。

  痴情的男子,向来最容易让人感动。

  更别说羽晨家世好,学历高,还有足够的能力。

  在建筑界独树一帜,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而且,长相俊美,气质非凡。

  这样的人,放在哪里,都是万众的焦点,被人仰望追随的明珠。

  她林墨歌何德何能,竟能得到他的垂青……

  “羽晨,你等一下……”

  看了一眼正在吃早餐的儿子,径直挂了电话。

  “宝贝儿,你先吃,妈妈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羽寒点点头,依旧吃得慢条斯理。

  这一点,他深得权简璃的优良传统。

  若是父子间坐在一起吃饭,绝对是一副优雅至极的画面。

  林墨歌匆匆跑进卧室,拿了什么东西出来,然后又风风火火的冲下了楼。

  小区外,一辆银色的跑车停在那里。

  优美的车身线条,标志着其不菲的价格。

  引得一群晨练的大妈大爷评头论足,眼冒精光。

  羽晨依旧一身浅白色套装,斜倚在车门边,俊朗的面容,才是那些大爷大妈们目光的聚焦点。

  如果能有这么个帅小伙作女婿,真是做梦都会笑醒吧?

  看到气喘吁吁跑出来的林墨歌,他粲然一笑,迎了上去。

  “怎么这么着急,摔倒了怎么办?都这么大了,还是毛毛躁躁的……”

  关切的话语,极尽宠溺。

  或许在喜欢的人眼里,被宠爱的那个,永远都是个孩子。

  她脸颊瞬间通红,或许是跑的,或许,是害羞……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会摔倒。你尽操闲心……”

  羽晨傻傻笑着,却比这清晨的阳光还要明媚。

  雪白的牙齿,险些晃瞎了那些大爷大妈的眼。

  “上车吧,我买了你最爱吃的泡芙,没想到这么久了,那家店竟然还开着……”

  “泡芙?”

  林墨歌怔了一瞬,眼眶瞬间泛红。

  羽晨该不会一大早专程跑到高中校区外,去找了那家老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