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35章 一家团聚(2)
  第135章一家团聚

  而林墨歌对权简璃的恨意和数落,却在不知不觉中,深深伤害着孩子的心。

  她心疼的抚摸着儿子的头,愧疚万分。

  “对不起宝贝儿,是妈妈的错,不能让你像其他孩子一样,有一个完整的家。”

  “不妈妈,羽寒只要有妈妈和月儿,就已经足够了。能找到妈妈,羽寒已经很幸福了……”

  小小的孩子,永远都这么懂事。

  可羽寒越是贴心,她心里就越觉罪孽深重。

  除了好好疼爱他,却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她根本就不敢承诺给孩子什么。

  因为那个人是权简璃,这一切,就更加不可能。

  她和他,永远,都不可能……

  把家里收拾好了,母子二人便手拉着手出了门。

  先去幼稚园给儿子请了假,然后,便去了繁华的商业街。

  羽寒眼巴巴的看着妈妈大采购,衣服,鞋子,日用品……

  “妈妈,这些都是给我跟月儿买的么?”

  看着那一式两份的衣服,羽寒隐隐的,像是猜到了什么。

  “恩,羽寒,妈妈要带你去冒一次险,你怕不怕?”

  羽寒乖巧的摇头,“不怕,只要能跟妈妈在一起,羽寒就不怕!”

  林墨歌欣慰一笑,在儿子脸蛋上映上甜甜的吻,这才拉着他的小手出去结账。

  用的,当然是自己的卡。

  这种会暴露行踪的事,她才不会用权简璃给她的金卡。

  半个小时后。

  竹雪园。

  林墨歌站在那片月儿向往以久的竹林里,抬头,望着某处的窗口,眼底,一片肃杀。

  这一次,她可是堵上了全部。

  冒着会失去两个孩子的风险,才做出如此选择。

  以权简璃的暴行,不可能会让她两头跑。

  她更不忍心再留羽寒一个人在家,在漆黑的夜里,等着她。

  所以,哪怕危险重重,她也要试一试,尽自己所能,与两个宝贝儿生活在一起……

  眸眼微沉,拨通了月儿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才传来小妮子朦胧的声音。

  “妈妈?”

  “月儿乖,是不是还在睡觉啊?”

  “恩,妈妈……妈妈已经走了么?月儿好想妈妈喔……”

  虽然才短短一夜不见,可是小妮子已经感觉到了空虚。

  林墨歌心里泛起一阵苦涩,希望她这个选择是对的吧。

  “月儿,妈妈就在楼下,你先去看看爸爸在不在家!”

  “真的?偶也……妈妈你等一下喔……”

  电话里都能感觉到月儿兴奋的模样。

  紧接着,便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就是啪嗒的开门声。

  引得林墨歌一阵紧张,小妮子这么粗鲁的动作,若是家里真有人,一早就会被发现了吧?

  短短的几十秒,却像是几十分钟一样漫长。

  许久之后,电话里才又传来月儿亢奋的声音,“便宜老爸不在!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真的?洗手间呢?也确认过了?”

  “恩,不在,厨房也不在,卧室也不在……”月儿掰着手指头数着自己去过的地方。

  林墨歌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权简璃还是跟以前一样,一大早就去了公司。

  这也正是她计算好的。

  “那就好,你等一下,妈妈马上就上去了……”

  “恩,我去帮妈妈开门!”

  月儿还紧紧的握着手机,连小拖鞋也顾不得穿,便急匆匆跑到了玄关,将门打开。

  然后又扑腾着小短腿跑去了阳台。

  哪怕是早一秒,也想先看到妈妈。

  却不料被阳台上躺着的“庞然大物”吓了一跳,惊叫出来。

  “怎么了月儿?发生什么事了?”

  林墨歌正要挂电话时,却突然听到里面传来的惊叫声,整颗心都提了起来,紧张的直发抖。

  “呜呜……便宜老爸他……死了……呜呜……”

  咯噔。

  林墨歌被惊得险些扳倒。

  抓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怎么回事月儿,你爸爸他……”

  “呜呜……便宜老爸躺在阳台上一动也不动……呜呜,他肯定是死了……”

  “月儿,你先别哭,妈妈马上就上去啊……”

  急吼吼的进了电梯,原本的紧张和心虚,却早已被担心所取代。

  低头看一眼拉着的行李箱,越发不安。

  叮。

  电梯门一开,就急着冲了出去。

  月儿已经把门打开了,她连鞋也顾不得换,把行李箱放好,便径直走向阳台。

  绕过沙发,便看到权简璃那高大的身子倒在地上,身上套着一件深灰色的睡袍。

  腰带松垮垮的系着,露出蜜色结实的胸肌来,着实诱人。

  这个祸害众生的妖孽!

  都死了还不改本色!

  月儿小小的身子蹲在他面前,哭成了泪人。

  林墨歌心里一软,哪怕天天跟这个男人对着干,说到底,月儿也还是心疼着这个爸爸的。

  月儿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到林墨歌,张嘴便喊,“妈……”

  下一秒,被林墨歌捂住了嘴。

  向她使了个眼色,这才又放开。

  然后伸手,探了探权简璃的鼻息,再看一眼倒在地板上的酒瓶,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行了,别哭了,他没死,只是喝醉了而已。”

  月儿眨巴着大眼睛,小脸蛋儿上还有两道泪痕。

  “真的?那怎么一动也不动呢……”

  小妮子肉呼呼的小手在权简璃的大脸上摸了一把,恩,还热着。

  死的脸好像是冷的。

  然后还不死心,啪嗒。

  捏住了他的鼻子。

  一秒,两秒,三秒……

  足足过了有十秒多,躺在地上的“死尸”才呼出一口气。

  然后不舒服的别过脸去。

  “哇,真的没死!哼,白担心了……”

  月儿撇撇嘴,拉着妈妈的手,“没死就不用管他了,肚子好饿喔……”

  林墨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小妮子还能再没良心点么?

  不过知道他只是酒醉,便也放下心来。

  拉着行李箱回到月儿的卧室里,将门反锁。

  “妈妈,这是什么?”月儿人小鬼大,说话都压低了声音。

  林墨歌神秘一笑,然后缓缓将行李箱打开,露出蜷缩着的羽寒来。

  “权……权羽寒!你……你竟然藏在里面!”

  月儿惊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可是第一次见有小孩儿从行李箱里蹦出来的啊。

  妈妈简直太神奇了,就跟魔术一样!

  “哼,叫我哥哥!真没礼貌!”

  羽寒依旧绷着小脸,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从行李箱出来。

  “哼,妈妈明明就答应让我做姐姐了!你是弟弟!”

  月儿不甘示弱。

  “不是喔,妈妈说先生下的我,然后你才出来的,所以理所应当我是哥哥。”讲道理什么的,羽寒最在行了。

  一边说着,一边安静的蹲在地上,帮妈妈整理着行李箱里的东西。

  这些都是刚才从商场买来的,一式两套。

  月儿一听急了,紧紧的搂住妈妈的脖子,“我不管我不管,妈妈,月儿要当姐姐,权羽寒欺负人!”

  羽寒依旧绷着小脸,“我不欺负女孩子,这是事实。”

  “哼,不就早生出来一会儿嘛,那是你性子急!反正我比你大,我要当姐姐!”

  月儿不依不饶起来,也是执着的很。

  羽寒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语气依旧平平淡淡,“如果你下次考试考得比我好,我就承认你是姐姐。”

  “你……哼……”

  月儿撇撇嘴,不吱声了。

  权羽寒太坏了!

  明明知道她只会交白卷的嘛。

  “这可不行,月儿考的再好也不算啊,谁让你总是一百分!”

  “所以喽,谁功课好谁就是老大。”

  羽寒摊开手,难得的露出个得意的表情来。

  在权家生活的五年里,他学会的就是这个道理。

  有能力,才有话语权。

  伶牙俐齿的月儿,今天算是吃了瘪,怎么都说不过羽寒。

  气得嘟起小嘴,向妈妈告状,“妈妈……你看权羽寒,又在欺负月儿……呜呜……”

  看着两个小家伙吵嘴的模样,林墨歌哭笑不得。

  原本分隔两地时,两个小家伙一个比一个懂事。

  都知道为对方考虑。

  谁知一见了面就吵个没完,谁也不肯让谁。

  她还被自己想象中的兄妹相见的感人场面给担忧了一把,却不料,场面转换太快,让她差点接受不了。

  宠溺的把两个小家伙搂在怀里,每人的脸蛋上都亲了一口。

  这才开口,“月儿跟羽寒,都是妈妈最疼爱的宝贝儿,所以以后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好不好?羽寒要好好疼妹妹,月儿要听哥哥的话,不能再耍小孩子脾气,记住了么?”

  “恩,妈妈,我会保护好妹妹跟妈妈的。”羽寒像个小大人一样,眸子里满是坚定。

  看的林墨歌眼眶一热,欣慰的点了点头。

  月儿撅着小嘴,很是不甘愿。

  不过看在妈妈的面子上,还是点了点头。

  “这才乖嘛,只有你们两个好好相处,我们一家三口才能在一起,知道么?以后可不许再吵架了喔……”

  “妈妈,我们真的可以住在这里么?如果被爸爸发现了怎么办……”

  羽寒小小的脸蛋上,满是担忧。

  林墨歌心疼的抚摸着儿子的头,微微叹息,“羽寒,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妈妈要怎么做了?”

  小家伙点头,轻咬着嘴唇。

  其实跟妈妈去买衣服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种可能。

  直到妈妈让他钻进行李箱里,他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妈妈也是没办法,只有这样才能同时照顾你们两个。”

  林墨歌苦笑着道,“留月儿在权家,妈妈不放心,怕她会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