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39章 混乱的聚会(1)
  第139章混乱的聚会

  林家的人,还有,母亲。

  她真的希望,从此与他们再无任何瓜葛。

  她的世界里,只要有一对儿女,就已经足够了……

  权简璃一睡就是整整一天,期间林墨歌还进去看了几次,在确定他只是睡着而不是睡死过去以后,才安心的与一双宝贝儿玩闹。

  日光西斜。

  夜幕初临。

  这个平日里漆黑一片的家里,此时灯火通明,香气四溢。

  林墨歌在厨房里忙碌着。

  饭已经煮好,菜也正要出锅。

  月儿那只小馋猫,隔着门都能闻到喷喷香的香气。

  却无奈没有妈妈的吩咐,只能窝在床上玩游戏。

  羽寒小大人一样,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书。

  不时的抬着望一眼妈妈,心里越发踏实。

  岳勇来时,被房间里的温馨气氛怔了一瞬。

  从未想过,璃爷住的地方,竟然同时集齐孩子,女人,灯光,饭菜香,这四种要素。

  意味深长的望了林墨歌一眼,神情越发复杂。

  璃爷与白小姐一起整整十年。

  也没有像如今这般,有过烟火气息。

  林小姐,确实不一般。

  或许她……真的能让璃爷改变……

  “岳勇大哥你先坐,饭菜马上就好了,等下一起吃点……”

  林墨歌开了门以后,又挥舞着锅铲冲进了厨房。

  “喔不用了林小姐,我是来接璃爷跟小少爷的……不知道璃爷现在状况怎么样了……”

  他担心的,是能不能回老宅的事。

  而且,也不敢,与林小姐和璃爷同一桌吃饭。

  说话间林墨歌已经把菜盛到了盘子里。

  利落的把锅铲一扔,穿着围裙又冲了出来。

  “烧已经退了,也睡了一天,我去叫他!”

  说罢,也不等岳勇开口阻止,已经冲进了卧室。

  岳勇有些尴尬,璃爷睡觉的时候,他是不敢去打扰的。

  不过林小姐,应该没问题吧……

  羽寒从里抬起头来,看了岳勇一眼,稚嫩的声音,却难得的沉静,“岳勇叔叔,今天晚上有什么重要的事么?只是普通家族聚会的话,爷爷不会强求爸爸回去。”

  岳勇望着小少爷,微微笑道,“小少爷猜的没错,其实今天的晚饭,是为了给大少爷一家接风洗尘。所以老爷子才特意嘱咐让属下一定接璃爷回去。”

  “大少爷?你是说,我从未见过的大伯父一家?”

  羽寒有些惊讶,黑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

  大伯父一家在权家,等同于禁忌。

  佣人们从来不敢提起。

  就连他也是从奶奶嘴里听说过几句。

  只知道大伯父一家常年住在国外,从没有回来过。

  而且,据说只有爷爷房间才有大伯父一家的照片,羽寒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如此说来,确实是大事了。

  “是的小少爷,大少爷一家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回来了。所以这次老爷子心情好,吩咐务必要全家相聚,吃个团圆饭。”

  羽寒漂亮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总觉得,爸爸生病的事,可能跟大伯父回来也有关。

  好像爸爸并不愿意见大伯父的样子……

  就在这时,从卧室里传来一声惊呼。

  “权简璃!……”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

  羽寒下意识的就把书一扔,小拖鞋都顾不得穿,向着卧室冲去。

  岳勇几步赶在了他前面,率先推开门。

  “璃爷!您不要紧……”

  当看清楚卧室内的状况时,好半天,那个“吧”字,才挤出来。

  璃爷躺在床上,额头还顶着一块干了的毛巾。

  完全就是发烧患者的标配。

  可是一只大手却隔着衣料,伸进了林小姐的裙子里。

  林小姐面红耳赤,咬着他另一只企图袭胸的手。

  两人的姿势异常……额……暧昧。

  地上倒着几粒药和水杯,看来是刚才扭打间不小心打落到地上的……

  岳勇瞬间红了脸,就算是糙汉子,也有一颗单纯的少女心。

  下意识的低头,别过了脸。

  羽寒虽然不会像岳勇想得那么多,可是这样的场面,他也只觉得妈妈又受到了欺负,小嘴抿得紧紧的,小拳头紧握。

  目光忧郁的扫过爸爸的脸,突然变了另一道复杂的光。

  林墨歌此时脸红到了耳根,恨不能找一处地缝钻进去!

  这么丢人的模样竟然被岳勇跟儿子同时看到了,她以后哪还有脸啊……

  偏偏权简璃那厮还不懂得收手,从他手掌上传来的温热触感,让她心神一凛,怒火直冲顶。

  啪!

  抬手,脆生生的一巴掌,打在了璃爷脸上。

  也响在了羽寒的耳中。

  该,谁让他再欺负妈妈。

  岳勇却是被震住了,林小姐刚刚……竟然打了璃爷一个耳光!?

  额……

  他跟了璃爷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有女人敢动手打璃爷!

  偷偷擦了把汗,替林小姐默哀。

  轻巧的耳光也打得权简璃清醒过来,脸色陡然一沉,“死女人,你是不想活了!”

  目光虽然阴冷,却仍是把手拿了出来,顺势,还不忘记在她的翘臀上又捏了一把。

  恨得林墨歌牙痒痒,在儿子面前又不好发作。

  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用嘴形说了两个字,“活该!”

  然后一回头,换上了一副明媚动人的笑脸,冲着岳勇道,“岳勇大哥,你家璃爷已经满血复活了,晚上的行程绝对没问题!赶紧把人拖走吧。”

  说话间还不忘记斜睨了权简璃一眼,那模样,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就好像他留在这里多招人烦一样。

  璃爷的脸色沉得更暗了,什么叫满血复活,他本来就没死好不好。

  还有,那个拖字从她嘴里说出来,为什么璃爷的头这么疼呢?

  噩梦啊噩梦!

  岳勇讪讪一笑,刚要说话,就被璃爷的一声怒吼打断,“不去!跟老头子说我死在床上了!”

  “可是老爷子一再吩咐,让您必须回去……否则的话,转让合约的事……”

  权简璃一听就明白了,眸底一冷,拳头紧攥起来。

  该死,又被那老头子摆了一道!

  他当然知道岳勇话里的意思,只有他今天回去吃晚饭,老大才会在股权转让合同上签字!

  若是不回去,这件事老头子就顺理成章的反悔了。

  而且,他还没办法埋怨。

  哼,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那只老狐狸!”

  咬牙切齿说了一句,终是微微叹了口气。

  瞪了岳勇和站在他身边的小家伙一眼,冷冷道,“去帮小少爷换身肃穆点的衣服!”

  “肃穆?”

  岳勇冷汗涔涔,这肃穆一词,该怎么理解?

  又不是参加葬礼,怎么还要穿得肃穆一点……

  “明白明白!马上就好……”

  林墨歌眼珠一转,拔腿就要溜。

  却被权简璃抓住了手腕,动弹不得。

  又用能杀死人的眼光瞪了岳勇一眼,吓得岳勇一个激灵,赶紧点头哈腰,“璃爷,我这就伺候小少爷换衣服……”

  羽寒意味深长的看了爸爸一眼,黑亮的瞳仁里,依旧忧伤满满。

  可是,当接触到妈妈那温暖而宠溺的目光时,终于,表情轻松了一些。

  微微点头,转身离开。

  岳勇如获大赦一般跟了出去,随手带上门。

  不料,一回头,却已经不见了小少爷的影子。

  只有空气里还回荡着小少爷那句稚嫩而又冰冷的话,“我自己去换!”

  微微叹了口气,小少爷的脾性他是知道的,跟璃爷一样,有严重的洁癖,向来不喜欢佣人近身。

  便只能呆呆立在客厅里,当守门神。

  方才的卧室里,空气再次安静下来,尴尬隐隐发酵。

  权简璃瞥了一眼看着门外傻笑的女人,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女人竟然冲他儿子笑得妩媚动人,到底是要闹哪样!

  “扶我去洗澡!”

  语气森然阴冷。

  林墨歌这才反应过来,她还被他抓着手腕呢。

  用力抽了出来,瞪了他一眼,“自己洗!看你这么有精神,干嘛还吩咐别人!还有,我最后再说一遍,我是你儿子的专属保姆,不伺候外人!”

  外人?这死女人竟然说他是外人!

  脸色骤然又黑了几个色度,“你一心接近我儿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企图!”

  林墨歌愣了一下,心底一虚,他该不会是发现了吧?

  正心慌慌的时候,却听那厮继续自言自语,“别以为哄好我儿子就能借机上位,那样只会让我更加厌恶你……”

  噗通。

  吊着的心终于落了回去。

  她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妩媚妖娆,仪态万千的笑来,“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就算瞎了眼也不会看上你的,所以你就不用在我面前这么厚脸皮的自恋了,好么?”

  该死的女人,竟然说他是自恋!

  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剑眉忽而微挑,笑得让人毛骨悚然,“林墨歌,你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喜欢小孩子吧?……”

  看他笑得轻佻的模样,林墨歌忍不住撇撇嘴,白了他一眼。

  “有特殊癖好的是你!姑奶奶只是来赚钱的!赚钱!”

  权简璃的脸色稍稍恢复了一些,却依旧阴沉无比。

  “哼,我的钱也不是那么好赚的!想当我儿子的保姆,先过我这一关!扶我去洗澡!”

  林墨歌怒了,“当保姆跟扶你洗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

  “废话!我不得先试一试,你伺候主人洗澡的能力怎么样么?”

  凤眸微挑,笑得邪魅张狂,“当然,我也不会强求,反正我绝对不会请经验不足的保姆回来,而且,合约也还没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