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40章 混乱的聚会(2)
  第140章混乱的聚会

  一句话,击中了林墨歌的弱点。

  这厮今天睡了一天,她都忘记合约的事了!

  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为了孩子们,她忍了!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还是俯身将他扶了起来。

  璃爷脸上闪过一抹得逞的笑……

  “权简璃!你就不能自己动一动啊……沉得像头死猪一样!……”

  死猪!?

  这女人竟然敢骂他金贵的身子是死猪!

  “你确定让我……自己动?”

  沙哑的声音里,满是轻佻。

  林墨歌被激得打了个冷颤,闭上了嘴。

  这厮说的自己动,可就暗含了其他的意思了……

  艰难万分的才扶着他进了浴室。

  这厮把身体的重量全都靠在她身上,根本不像个发烧感冒的人,倒像是全身瘫痪!

  现在这模样,跟上次车祸住院没什么两样嘛。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就不打扰您沐浴了……”

  林墨歌甩下一句话,便又要溜。

  凡是浴室,洗手间这类的地方,对她来说,都是一场噩梦。

  尤其,不能跟这个恶魔待在一起。

  谁料璃爷轻巧的一勾她的脖子,沉声道,“我要,你帮我洗!”

  一双魅惑的凤眸里,闪着狡猾如狐狸一般的精光。

  刺得林墨歌心尖一颤,这厮又露出这种魅惑众生的笑了!她是真的把持不住啊啊啊……

  “凭什么!你有手有脚的,干嘛要我洗!”

  她是真的搞不懂了,昨天晚上才因为冲了冷水澡而发烧。

  现在又跟没事人一样非要洗澡。

  这厮的洁癖到底有多严重啊。

  “合约不想签了是么?”

  他削薄的唇角一勾,笑得得意放肆。“我说过了,你现在是入职面试……璃爷我纡尊降贵,才让你当试验品的,明白?”

  额……

  林墨歌一头黑线。

  这厮自恋起来,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这份自信,也是达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境界了。

  咬紧牙关,把心一横,好,不就是洗澡么!洗就洗!

  为了跟一对宝贝儿在一起,她什么都可以忍!

  半闭着眼睛,三下五除二,利落的把这厮的衣服扒了个干干净净!

  手速倒是够快,不过还是抑制不住的脸红了。

  谁让这厮的身材这么诱人呢。

  距离又这么近,她是真的把持不住啊。

  蜜色的肌肉,全身上下,精壮得没有一处多余。

  线条优美得,让她想起米开朗琪罗手下的大卫雕像来!

  只不过,这厮腰间的伟岸之物,可要比大卫的霸气昂扬的多。

  璃爷小腹中的火焰早已经熊熊燃烧,却是一直被压抑着,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轻薄一声,“手速够快,晚上可以再重新演练一番……”

  话语里,是说不尽的暧昧。

  “演练你个大头鬼!别想再有下次!……”

  林墨歌小声咕哝着。

  径直打开了淋浴。

  伴随着哗哗的水声,那蜜色的肌肤,越发勾人心神……

  一时间,不知是谁先乱了心。

  浴室里,传来一阵暧昧又诡异的对白。

  “轻点!我的皮肤可是很金贵的!”

  “轻点怎么能搓去你身上的垃圾呢……”

  “你身上才有垃圾!……”

  林墨歌默然。

  继续工作。

  下一秒,“喂,死女人,你想烫死我啊!”

  “咦?不是说死猪不怕开水烫么?难道你成精了……”

  “少拐着弯骂我!小心我堵上你的嘴!……”

  林墨歌又蔫儿了。

  他说的堵,用的可不是普通的方式。

  哗哗……

  水声淅淅沥沥。

  “嘶……就不能温柔点?搓坏了你以后还用不用!?”是璃爷愠怒的声音。

  “鬼才要用!毁了才好……省得祸害别人……”

  林墨歌极小声的嘀咕。

  “该死,你竟然敢说我小弟是祸害!这可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

  “嗯哼,你说的是牛郎……”林墨歌又顶嘴。

  “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一句威胁,浴室里再次静音。

  “也不知道你的自信从哪来的,明明就这么小这么弱……”

  细细弱弱的声音,强行被水声掩盖,却仍是传进了某人的耳中,激得他怒火冲天。

  “爷今天就让你试试小不小!……弱不弱!……”

  “啊……不要……我说错了!……”

  “住手!……”

  “你先松开……”

  “小野猫,看我不收拾的你跪地求饶!……”

  “啊……滚开!”

  “嘶……你疯了!?”

  哗哗……

  哐当……

  浴室里正上演着极其精彩的一幕……

  另一间卧室里。

  羽寒安安静静的换着衣服。

  他特意选了一套深蓝色格子的小西装。

  照着镜子,认真的将领结打好。

  然后,又优雅的梳理着顺滑的短发。动作不急不缓,举手投足间,都像极了贵族的小王子一般。

  “月儿,一直盯着游戏机眼睛会坏掉的。”

  语气,也冷静的出奇。

  月儿这才从游戏里抽离出来,抬头瞥了他一眼,小嘴一撅道,“权羽寒,你整天穿得这么直溜不觉得闷么?”

  “今天大伯父一家会回来,所以我必须穿得正式一些。”羽寒依旧斯文的回答。

  “喔……”月儿无心的应了一句,突然眼珠一转,“咦?我听三叔说大伯父他们好多年都没有回来了,便宜老爸好像很不喜欢他的样子……你怎么还要穿得这么正式……”

  羽寒整理着凌乱开的发丝,没有吭声。

  月儿眨巴着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恍然顿悟,“咦……权羽寒,你不乖喔!这样便宜老爸可是会生气的喔!”

  羽寒抿嘴一笑,并没有否认。

  此时镜子里的小人儿,西装笔挺,头发被梳得一丝不苟。

  面容冷峻。

  倒是与权简璃如出一辙。

  “我先走了,你在家里也要小心一些,不要给妈妈捣蛋,不要四处乱跑,被人发现了,知道么?”

  嘱咐的话,倒像是个大哥哥。

  月儿瞥了他一眼,嘟着小嘴巴,“好啦,月儿也是很乖的好不好……记得替我向三叔和大伯父问好喔……”

  羽寒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一声不吭向外走去。

  啪。

  关上门,就见岳勇还像个守门神一样站在外面。

  微微点头,“岳勇叔叔,我好了。”

  然后安静的走到了一边沙发上坐下。

  “好,我这就去叫璃爷……”

  岳勇说罢,便再次向着璃爷的卧室走去。话是说出来了,可还是没胆量直接进去啊。

  毕竟刚才的一幕,他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脸红心跳呢。

  深吸一口气,抬手敲门,“璃爷,小少爷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出发!?”

  安静。

  卧室里寂静无声。

  他刚把耳朵贴到门上,就听得里面传来一阵东西与门碰撞的声音。

  叮叮当当。

  稀里哗啦。

  下一秒,全身湿透的林墨歌猛然拉开门冲了出来。

  脸颊通红,头发散乱。

  身上滴滴答答的滴着水珠。

  “咳……你家璃爷喊你进去……”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里面传来璃爷的咆哮,“岳勇!拿药箱过来!”

  岳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璃爷的怒气他是切实的感受到了。

  风一般冲进客厅,拿了药箱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卧室。

  这才看到,全身不着寸缕的璃爷,正大喇喇的坐在床上。

  身上的浴袍湿了一大半,连带子都没有系。

  一手捂着额头,表情因为痛苦而变得狰狞。

  从指缝里渗出一丝殷红,触目惊心。

  “璃爷,您……怎么受伤了?”

  岳勇吓了一跳,璃爷只不过是洗个澡而已,怎么伤得这么重。

  “哼,死不了!”

  璃爷冷哼一声,拿开手,让岳勇帮他做着处理。

  清洗,消毒,涂药。

  要裹纱布时,璃爷又大发雷霆,嫌太难看。

  最后岳勇只得妥协,贴了两个创口贴,才算处理完毕。

  擦一把头上的冷汗,岳勇这才松了口气,“还好只是磕破了皮,没有伤到骨头,应该不用去缝针……”

  璃爷的脸色越发阴暗,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敢用淋浴头打他!

  而且还是铁头!

  他的额头没破个大洞就算是造化了!

  林墨歌缩在门外不敢出声。

  听到岳勇说的话后,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刚才她也只是一时冲动,幸好这厮没事,要不然她有几条命也不够赔啊。

  可是这也不能赖她,谁让他精虫上脑,想要对她不轨的。

  她只是正当防卫罢了。

  恩。

  正当防卫!

  处理好伤口,权简璃又再次恢复了冷漠。

  起身去换了一套黑色的西装,站在镜子前,将额前的碎发扯下来一些。想要遮挡住受伤的部位。

  一想起方才那女人的暴行,眉心又紧紧皱成了疙瘩。

  阴沉着脸走了出去,留下卧室的一片狼藉。

  羽寒见爸爸出来,乖巧的站了起来。

  一大一小,同样的冷漠肃然。

  连周身散发出来的气质,都那么相似。

  权简璃一穿上西装,就像是换了个似的。

  与先前在浴室里那个轻佻放肆的登徒子判若两人。

  看来这身西装就是一身羊皮啊,而这厮,就是披着羊皮的白眼狼!

  林墨歌看着羽寒紧绷的小脸,想要嘱咐一些。

  终究,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早去早回!”

  羽寒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有妈妈的这一句话,就安心不少。

  看着她对儿子嘘寒问暖的模样,权简璃脸色又暗了不少。

  冷冷丢下一句,“回来再找你算账!”

  便带头离去。

  惊得林墨歌不寒而栗。

  这厮又记仇了!

  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