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44章 混乱的聚会(6)
  第144章混乱的聚会

  权老爷子微微叹息一声。

  羽晨这番话,倒是提起了他心里掩埋了许久的记忆。

  当初他原本计划让老大留学归来,打理公司。

  却不想老大在留学期间,与苏梅情投意合。二人少不经事,竟意外有孕。

  苏家大怒,找上门来讨要说法。

  权老爷子当时身局要职,万万不能将此事外扬。所以,为了息事宁人,便让二人及早成婚。而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便是成婚时转于老大名下。

  因为苏家并不是权老爷子中意的亲家人选,所以也无法在商场上帮上老大一丝一毫。

  甚至因为当时股份转让之事,权简璃于家中大闹一场。

  生生将老大一家逼至国外。

  所以,羽晨自小,便不愿与人多说自家之事。

  对于这个二叔,更是从无好感。

  只怨自己无力与之抗争,所以才忍辱负重,直至今日。

  权老爷子虽然偏心老大,却也无法违逆老二。

  所以这些年来,自知于老大一家亏欠颇多。

  现在,又因为自己的一场赌注,将老大手中仅有的财产剥夺,心底,实在有些难堪。

  对于这个自小不在身边的长孙,更是心怀歉疚。

  看着此时在自己面前不卑不亢的长孙,终是叹息一声,无奈道,“是爷爷不好,输了与你二叔间的赌约,所以,才会将你爸爸拖下水,你要怪,就怪爷爷吧……”

  羽晨眉眼微沉,抿嘴一笑。

  “那羽晨想问,到底是什么样的赌约?赌注如此之大,竟要牵扯上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一句话,噎的权老爷子说不出话来。

  狠厉的目光冷冷扫过站在一边,一脸无辜的林墨歌,鼻腔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他又如何能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与那不孝子用这个女人做赌注,赌她会不会爬上那不孝子的床!?

  如此恶趣味的赌注,任谁听了,都只会让他的老脸蒙羞。

  偏偏在这种时候,这个女人还杵在这里!

  着实惹人生厌!

  见权老爷子已经脸色铁青,羽晨又转向兀自站在另一边的权简璃。

  他依旧面无表情,似乎别人说什么,都与他无关。

  “二叔,能否告诉我,你与爷爷的赌约是什么?”

  他温润的声音,遇到权简璃冷飕飕的眼神,径直被冻僵在半空。

  权简璃凤眸阴翳,冒着寒气的目光,扫过林墨歌干净的脸颊,不发一言。

  指节寸寸僵直,怒火,已然冲到了顶峰。

  气氛,也由此而僵了下来。

  似乎大家都已经意识到,这场赌约的特殊。

  否则,也不会让权简璃与权老爷二人,皆闭口不言了。

  羽寒回眸,温柔的望向林墨歌,手指用力,将她握得更紧了一些。

  然后才一字一句道,“既然爷爷跟二叔都不愿意开口,那便由我来说好了。据我所知,爷爷与二叔的赌约,便是我身边的女子。”

  一句话,将众人的目光,引到了林墨歌身上。

  她心底一慌,下意识的反手握紧了羽晨的手。

  向他身后缩了缩。

  “你二人约定,若是我身边的女子,自愿……成为二叔的……情人,爷爷,便是输了。那么,我爸手里的股份,就必须转移到二叔名下……我说的对不对?”

  舒缓朗逸的嗓音,却如同平地炸雷一般。

  轰!……

  将林墨歌震得身子一颤,险些昏厥。

  她方才还惊讶,羽晨为何将她牵扯进去。

  此时,方知,原来那个所谓的赌约竟因她而起!

  羽晨说的情人,已是极尽婉转的说法。为了保她颜面。

  实际上,那父子间真正的赌约,恐怕便是她主动脱光了衣服,爬上权简璃的床!

  好一对龌龊卑鄙的父子!

  权老爷子在她心中的那铁血硬汉的形象,瞬间坍塌。

  她原本,还感念过权老爷子肯放她一马。

  却不知,她在那父子二人口中,只是个用于玩乐的万物!

  “墨儿,做我的情人好不好?”

  “墨儿,不要爱上我,不要对我动情……”

  怪不得……

  怪不得!

  原来从一开始,这一切,就是一个天大的骗局!

  他出车祸时,突然提出了一周之约,让她做他的情人。

  她一直,以为那个约定,是因为他承受不住与白若雪的分离,在自暴自弃!

  将她当成了慰藉品。

  时至今日,才恍然明白,什么慰藉品?

  呵呵。

  她不过是一个赌注,一个棋子,根本连慰藉品都不如!

  心,一寸寸冰冷。

  冷眼,看向那张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削薄面庞,心,已经痛到麻木。

  原来啊,那些温存耳语,那些缠绵缱绻,甚至如烟花一般,短暂的温柔。

  都是假的!……

  在这对父子的眼中,在他的眼中,她,就是个笑话!

  曾经,她曾为了权简璃那一句,绝不娶没有感情的女人做妻,而感动得泪水涟涟。

  误以为,他与表面看来不同,是个重情义之人。

  原来,那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他只是个商人,彻头彻尾的商人。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为了赢得赌约,得到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竟然一直在利用她!

  呵呵。

  她还真是佩服这个男人,在利益面前,甚至连洁癖都不算什么了。

  为了股份,与她这个不干不净的女人上床,还真是难为他了!……

  若不是她还有所牵挂,真恨不得现在就与那肮脏的男人同归于尽!

  看着她脸色愈加苍白,羽晨俊眉微皱。

  伸手,将她揽入怀里。

  “墨墨,不要害怕,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

  低缓的嗓音,似是一支强心剂般注入她心里。将她那濒临破碎的心,稍稍修补。

  羽晨扬眸,看着权老爷子,铿锵有力道,“爷爷,墨墨是我的女朋友。所以,那个赌约,您并没有输。我爸手里的股份,自然,也不必转让。”

  哐当。

  权老爷子手中的拐杖,掉在了地板上。

  苍劲的脸上,肌肉不断抽搐。

  “羽晨,这个女人……她……”

  枯木般的手指,颤抖着指向林墨歌,浑浊的眼眸里,射出怨毒的怒火,“她怎么能配得上你!”

  “爷爷,她是我心爱的女人,所以,还请您不要再出口伤人。”

  羽晨紧紧的拥着怀里的人儿,面有愠怒。

  吴玉洁赶紧上前扶住了权老爷子,却不敢多言。

  目光有意无意的,瞟向林墨歌。

  她虽然早就听说过赌约之事,却并不知晓,这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竟然会是那个赌约的起因!

  权希凡夫妻二人,四目相对。皆是担忧无数。

  儿子帮他们争取机会倒是不错,可是,为人父母,却也不愿意儿子与这样身世复杂的女子有任何牵扯!

  林墨歌缩在羽晨怀里,心,却一片一片的被撕裂。

  羽晨说过,以后会一直护着她,不让她再受到一点的伤害。

  而今日,便是向她证明之时。

  眼眶,瞬间泛起酸涩。

  心,却痛到了极致。

  她又如何,能让他,再为了她与家人再次反目!?

  落在她身上那一道道的目光,怨恨,冰冷,审视,鄙夷……

  每一道,都恨不能将她凌迟,将她生生撕碎!

  似乎,被一群饿狼围捕,而她能抓住的,能依靠的,只有身边,这一处关怀的臂膀……

  “胡闹!难道你也想气死我不成!……”

  权老爷怒吼一声,那气势,是要将林墨歌拖出去喂狗一般可怕……

  “呦呵!这是谁又惹怒老爷子了?”

  一声轻薄的嗓音从门外传来。

  旋即,权幻那张笑得邪魅生风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如他的声音一般,肆意张狂。

  果然是个妖魅的祸水,只是一颦一笑,便自身带光。

  他怀里,还抱着一个瓷器般可爱的娃娃。

  乌黑闪亮的大眼睛,小巧白皙的脸蛋。

  再配上一身深蓝色格子小西装,俨然就是童话里走出来的小王子啊。

  俩人如偶像剧中的男主角一般,闪亮登场。

  羽寒!

  林墨歌心里一惊,险些站立不稳。

  她怎么忘记了,羽寒与随着权简璃一起回来了!

  这么乱的场面,再加上儿子……

  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权幻一进门,就感觉到了气氛不同寻常,虽然他早有准备,却没想到,竟然会冷到这种程度。正想趁机添个乱什么的,目光游移在众人身上,寻找着合适的人选时,突然僵住了。

  “小……小……”

  两个墨字,无论如何,也没有说出口。

  看一眼将林墨歌紧紧拥在怀里的男子,再瞥一眼立在一边,像条冰柱般冷漠的权简璃,咕咚。吞了口口水。

  饶是在风月场上见多识广的亨利大明星,也无法理解现在的场面了……

  权简璃与林墨歌间的猫腻,他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可现在……

  她竟然被大侄子羽晨搂在怀里!

  而且权简璃还没有反对!

  天哪,他只不过晚回来一会儿,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羽晨扬眸,灿然一笑,“三叔好!”

  “喔……好……羽晨大侄子乖!什么时候回国的……”

  一向自诩为口齿伶俐,口若悬河的权幻,也打起了结巴。

  “刚回来不久,对了三叔,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林墨歌!”

  咔嚓。咔嚓。

  两声轻响。

  瞬间,裂碎了两颗心。

  一颗,是权幻的。林墨歌竟然变成了羽晨的女朋友!那权简璃呢?

  那厮竟然默认了大侄子抢他女人!?

  偷偷看一眼权简璃阴翳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