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45章 混乱的聚会(7)
  第145章混乱的聚会

  那阴冷的气势,仿佛要将方圆百里都冻成冰原一般。那双鹰隼的眸子里,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完全猜不透他在算计着什么。

  而另一颗碎裂的心,是羽寒的。

  他当然知道女朋友三个字的含义。

  虽然他不像月儿那么懵懂,以为男女朋友间,拉拉小手就能生下宝宝。

  可他仍自觉得,女朋友,是一个很严肃很郑重的称呼。

  三叔曾经说过,男女朋友的关系,就跟夫妻差不多了。可以行夫妻之事,却没有夫妻之名。他不知道夫妻之事到底是什么,但是隐约觉得,应该是少儿不宜的,很羞羞的事吧。

  那妈妈要跟这个叫羽晨的男人做什么羞羞的事么?

  那爸爸呢……?

  妈妈跟爸爸的关系本来就不好,以后是不是更加不可能在一起了?

  小小的心脏里思绪万千,脸上,却依旧保持的很好。

  绷着小脸,不发一言。

  乖巧安静的,让人心疼。

  他暗自庆幸,幸好,今天回来的是他。

  若是让月儿回来,恐怕早就搅和得一乱团了吧?

  羽晨的目光,此时落在羽寒的小脸上,语气一软,“三叔,这可爱的小家伙是谁啊?”

  权幻伸手在羽寒汤圆似的小脸蛋上捏了一把,宠溺的笑道,“忘记了介绍了,这是你的表弟,咱们权家二少的宝贝儿子,权羽寒!”

  “喔?你就是羽寒啊!好可爱,怪不得爷爷奶奶疼爱至极呢……”

  羽晨明媚的笑着,却不知怎的,让权幻脊背一阵阵发寒。

  他怎么忘了,羽晨从小就跟着父母到了国外,几乎没怎么在爷爷奶奶膝下被宠溺过。

  此时,恐怕是有些吃醋了吧?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讪笑着解围。

  “羽寒呐,你不是一直想见大伯和大伯母么?就是这两位!而这位,就是你大伯父的儿子,你的表哥!”

  砰!

  “大伯!大伯母!”

  羽寒乖巧的唤道。

  “哎,羽寒乖,这么可爱的孩子,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呢!”苏梅温柔的笑着,走过去把羽寒抱了过来。

  羽寒也不吵不闹,就那样乖乖的被她抱着。

  目光,却落在羽晨脸上,怎么也移不开。

  “哟喝,权羽寒,你不是害羞了吧?快叫人啊!表哥的女朋友该叫什么啊?”

  权幻只嫌事不够大,哪里知道羽寒和林墨歌的关系?

  羽寒迟疑了一瞬,小小的脑袋瓜子里,都快要炸开了。

  他突然感觉念了那么多书都白念了。

  怎么妈妈会成了表哥的女朋友?

  那以后该叫哥哥作爸爸呢还是叫妈妈为嫂嫂呢?

  那妈妈跟爸爸见了面要怎么称呼?……

  原来书里的知识都是不全面的啊?要不然怎么连这种情况都没写下来呢?

  小心肝噗通噗通的乱跳,终究还是忽闪着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甜甜的叫了一声,“羽晨哥哥!还有……姐姐!……”

  轰!!

  林墨歌身子一颤,哆嗦起来。

  羽晨意识到了她的不安,却不知是为何。

  “羽寒乖……”

  林墨歌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力气,吐出这三个字来。

  她怎么能让儿子看到如此荒唐的一幕!?

  原本,羽寒就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爸爸妈妈间疏远的关系,已经足够让他不安了。现在,又要再给他幼小的小里种下另一颗惊慌的种子……

  指尖,惊恐的颤抖着。

  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只能半倚在羽晨怀里,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她以为,今日,便是自己的死期了。

  而下一人的入场,让她连死,都没了机会……

  一个娇俏的人影,紧随着权幻前后脚踏进客厅。

  一袭淡粉色小香风套装,贤淑而不失体面。

  披肩的大波浪卷发,浪漫中不失优雅。

  烈焰红唇,又突出她火辣的性格,除了安佳倩还会有谁!

  刚一进门,便娇俏的望了权简璃一眼。

  饶是他面冷如冰,也依旧,让她热血狂涌,脸颊绯红。

  “抱歉,权伯父,玉洁姨,我来晚了……”

  浅笑着开口,妩媚的笑意,让权老爷子僵硬的表情,稍稍收敛了一些。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就算他再怎么中意安佳倩,她现在也还没有过门。

  所以家里这些乌七八糟的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

  吴玉洁反应最快,乐呵呵一笑,拉过她的手轻拍着,“晚什么晚,来了就好!来来……快坐……”

  安佳倩略有不安的陪着笑,目光扫过客厅里的众人。

  未谋面的,有几个,想必,便是今日回国的老大一家了吧?

  当落在林墨歌脸上时,愣了一愣。

  她怎么会在这里?

  惊讶之余,仍不忘记礼数。

  向着权希凡微微颔首,“想必这位便是大伯了吧?”

  吴玉洁温婉笑着介绍道,“是啊,希凡,苏梅,这就是我跟你们提起过的,安市长家的千金,佳倩!也是简璃的未婚妻!”

  三人彼此见过了面,佳倩莞尔一笑,“好俊俏的小娃娃,你是不是叫羽寒啊?”

  她一早就听父亲说过,在高尔夫球场上,见过权简璃的儿子。据父亲所说,那小家伙对她这个未来的妈妈,还是很期待的。

  所以从那一刻,她便已经下定了决心。

  一定要从这个小家伙下手,然后再一步一步得到权简璃的心!

  此时羽寒已经回到了权幻的怀里,仰头望着他,无辜的大眼睛里,闪闪发光。

  权幻看一眼依旧黑着脸的权简璃,一丝罪恶浮上心头。

  宠溺的摸着羽寒的头,咧嘴笑道,“羽寒呐,这位漂亮的小姐可是你爸爸的未婚妻,也就是你未来的妈妈!”

  飕……

  羽寒的小心脏彻底凌乱了。

  未来妈妈?

  他好像确实听月儿提起过这么回事……

  可是……

  额。

  他现在感觉脑袋有点卡壳了。

  妈妈是表哥的女朋友。

  爸爸又有了未婚妻。

  那他应该叫这个女人什么?未来妈妈……?

  权幻记得上次在高尔夫球场的时候,这小家伙跟个狗腿子似的,巴结得很呢。

  怎么今天像个闷葫芦一样?

  原本他还指望着这小家伙砸场子呢,好像希望要落空啊……

  这气氛怎么这么尴尬呢?

  “幻儿!看你,跟个孩子说这些做什么……”吴玉洁生怕自己儿子说错话,引起老爷子的怒火,赶紧上前圆场,“来,羽寒乖,让奶奶抱抱。在爸爸那儿过得开不开心啊?有没有想奶奶啊……”

  羽寒乖巧的点头,“开心,羽寒想奶奶了,也想爷爷了!”

  许是跟月儿那妮子在一起时间久了,连他也能说出这种讨巧的话来。

  这话果然见效,吴玉洁乐得合不拢嘴,脸庞上光泽红润。

  就连绷着脸的权老爷子,目光也微微一柔,面色缓和了些许。

  方才冷凝的气氛,也因着羽寒的乖巧可爱,而再度升温……

  吴玉洁机警聪慧,柔声问着怀里的小家伙,“我们羽寒是不是饿了啊?小肚子都咕噜噜的叫了呢……”

  羽寒小脸一红,低下头去,轻嚅一声,“恩。”

  权老爷子一听这话,趁势爽朗一笑,“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先吃饭吧!”

  说罢便带头向着餐厅走去。

  破天荒的,摸了摸羽寒娇嫩的小脸蛋。

  不得不说,羽寒的话,等于给他砌了个台阶。好让他稳稳的下来,不至于颜面扫地。

  众人也不敢再言语,都相随着进了餐厅。

  今日为了给老大一家接风洗尘。

  吴玉洁一早,就命佣人们将那些华丽丽的餐具都摆了出来。

  古朴的长桌,配着华丽而又不失底蕴的餐具,倒是别具一格。

  众人悉数落座。

  羽晨一直拉着林墨歌,坐在了最尾端。

  除了羽寒,他就是这个家里辈分最小的了。

  理应坐在末尾。

  至于羽寒,当然紧挨着疼他的奶奶,身边,还又凑了个一脸灿笑的权幻。

  其实权幻是想要到林墨歌身边的,不过一想,今天这事,他还是别掺和的好,否则的话,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才无奈,苦巴巴的坐到了羽寒的身边。

  权简璃最后进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屁股坐到了林墨歌的对面!那双飞着道道冰刃的眸子,就那样直愣愣的盯着她。

  看的她脊背发寒。

  转念一想,现在她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明明就是这个混蛋跟他那个同样下流龌龊的老子,一起耍了她一番!她凭什么怕他!

  一想到这里,心中怨念极深,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纤细的手指,紧紧握着手边的刀叉,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恨不得将这锋利的刀子直插进这混蛋的心脏!

  安佳倩一早便进来了,却并没有落座。

  而是看着权简璃坐下以后,才机巧的紧挨着,坐在了他身边。

  今日这样的场合,权老爷子能叫她来,便等于是默认了她权家儿媳妇的身份。

  一想到她只要哄好羽寒,便能得到权简璃的心,然后成功嫁进权家。

  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就掩饰不住的浮起笑容。

  尤其又看到坐在对面,被另一个男人精心呵护着的林墨歌,那笑得,简直就是春风得意啊。

  紧接着,便是一阵杯盏轻撞之声。

  佣人们将一道道精美的菜肴端上桌,依次摆好。

  只消瞬间,餐厅里便散发着食物的香味。

  酒香,浓郁甘冽。

  饭菜香,香气四溢。

  望着那满满一桌的山珍海味,直叫人食指大动。

  只可惜,林墨歌此时却没有一点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