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47章 混乱的聚会(9)
  第147章混乱的聚会

  他倒是真想,直接冲进去将林小姐拖走。

  可惜,对于璃爷的怒火,他根本没有那个勇气。

  林小姐啊,对不住了,今天不能救你了……

  饭桌上,如狂风暴雨席卷过一般,冷飕飕的。

  明明就是炎热的夏季,却不知是不是空调开得太快,寒冷刺骨。

  权简璃的目光如利剑一般,直刺进林墨歌心底,声音轻薄得,飘飘欲飞,“林小姐,我怎么对我儿子是我的家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林墨歌紧咬着牙关,放在桌下的手不住的颤抖。

  这该死的混蛋!

  羽寒可是她的宝贝儿子!她当然有权力操心!

  羽晨适时的紧紧握住她的手,轻轻的在她掌心摩挲,示意她放松一些。

  扬眸,迎上了权简璃那刺骨阴寒的眼神,凛然道,“二叔,墨墨只是看到你凶羽寒,触景生情罢了,她只是不想让羽寒再经历一次她的痛苦,还望你不要介意。”

  啪!

  又是重重一拳。

  震得桌子上杯盘震荡,红酒摇曳轻溅。

  “你不提醒我倒是忘了,林小姐这一口一个二叔,难不成就这么急着想要嫁进我们权家不成!?”

  低沉的嗓音,因藏着怒火,而喷射着火花!

  林墨歌就那样直视着他嗜血般疯狂的眸子,透彻的瞳仁里,同样焰火炎炎!

  两人之间气氛顿时炙热无比,大战,一触即发。

  安佳倩见情况不对,赶紧劝阻了一句,“简璃,你这话倒说的严重了。林小姐和羽晨情投意合,结婚也是迟早的事,对不对羽晨?”

  轰!!!

  她的这句话,将那导火索,瞬间点燃!

  不过,着的,不仅是林墨歌和权简璃,还有一众长辈。

  羽晨正要开口回应,却听得一直不吭声的权希凡,突然郑重道,“让安小姐见笑了,不过羽晨年纪尚轻,事业还未有所成就,结婚之事,还早了一些……”

  权简璃冷冷嗤笑,“早?哼,大哥你在羽晨这个年纪的时候,羽晨不都已经上小学了?”

  一句话,堵得权希凡面红耳赤。

  砰!

  权老爷子将碗重重放在桌子上,勃然大怒。

  “放肆!他是你大哥!”

  浑浊的眼底,布满血丝,嘴角,也因为愤怒,不住的颤抖,“羽晨的婚事现在还太早!倒是你!抓紧时间把佳倩迎娶过门!好了却了我一桩心事!……”

  权老爷子此话一出,安佳倩顿时娇羞一笑,垂眸不语。

  有了权老爷子做主,相信简璃早晚,都会接受她的。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为何权老爷子和大伯,都执意说羽晨结婚太早?

  难道是他们对林墨歌不满意?

  说来也是,能嫁入权家的,必须有强大的背景才行。

  像林墨歌这种身份卑贱之人,根本没有那个资格。

  若不是有幸能与羽晨在初中相识,恐怕这辈子,她都别想接近权家的人。

  而林墨歌,却暗自发笑。

  果然,在权老爷子心里,早已经将她认定为下作的女人。

  而且,一个被利用来打赌的棋子,又怎么能配得上他们堂堂权家的长孙呢?

  可是,权家父子的强硬态度,却让她心里稍安定了一些。

  羽晨一向都孝顺,听父母的话。

  所以,有他们反对,也能制止一些。

  否则她一个人,根本阻止不了羽晨的执拗。

  她宁愿被羽晨误会,讨厌。

  也不想,再耽误了他的一生。

  “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敲定一下时间吧,安市长那边,我再……”

  “想娶的话,你自己娶好了!”

  权老爷子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权简璃沉声打断。

  脸色瞬时铁青,青一块紫一块,像打翻了颜料盘一般,煞是好看,“放肆!你个孽障,说的什么鬼话!”

  他气得吹胡子瞪眼,权简璃却依旧面色平静,波澜不惊。

  幽黑的目光,轻飘飘的落在羽晨脸上,嘴角,竟然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笑,“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羽晨好了。他可是权家的长孙,这种利益联姻,并且还能替权家创宗接代的重要任务,当然,非他莫属了!……”

  “简璃……”

  安佳倩原本还在窃喜,有权老爷子做主,她的婚事一定没问题了。

  却不料听到了简璃这样冷血无情的话!

  登时小脸煞白!

  从吃饭开始就一直安静着的苏梅,此时也按捺不住了,鼓着勇气插了句嘴。

  “二弟啊,这么大的事,我们羽晨怎么能担待得起呢?安小姐可是市长千金,我们羽晨哪里有这种福分……”

  权简璃哂笑,“我倒是看羽晨仪表堂堂,又能力超凡,与安小姐是天作之合。况且你们一个只要嫁入权家,一个,只为商政联姻,各得其所,岂不是最圆满的结果?”

  权老爷子被气的双手直颤,权简璃这是在讽刺他,只顾利益,根本不顾儿孙的幸福!

  安佳倩眼眶通红,双眼含泪。

  痴痴的望着身边的男子,看着都让人心疼。

  将她的样子看在眼底,林墨歌不由想起,当初在医院里的场景。

  那时,安佳倩为了了权简璃一面,竟然不惜割腕自杀。可是最终换来的,却是这个狠心的男人,带着她,在安佳倩面前上演了一出好戏!

  想要逼得她放弃!

  而当时,权简璃之所以会那么做,正是为了维护他身后的另一个女人,白若雪!

  更可笑的是。

  当初他宁愿利用她,来伤害安佳倩,也要保护的人儿,才过了短短数日,便落得了同样凄惨的下场!

  当日在游艇的生日晚宴上,白若雪那一声声,一句句,都让人肝肠寸断。

  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直到现在想起,她忍觉心痛。

  这就是权简璃啊。

  一个心狠手辣,无情无义,没有人性之人!

  爱上他的女人,都不会有好结果!

  更可恶的,是他不仅无视别人对他的仰慕,甚至还要将仰慕他之人,当作垃圾一样,甩手扔给别人!

  若真的是别人倒也算了,他却偏偏想要陷害到羽晨身上!

  这一点,她是万万不能忍的!

  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

  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自认为能气死人不偿命的迷人微笑来,伸手,亲昵的挽住了羽晨的手臂。

  “羽晨,真没想到你二叔这么照顾你啊,竟然连他的未婚妻都可以送给你。你们叔侄两个的感情还真是好……”

  一句话,几个长辈登时黑了脸。

  她倒是给他们提了个醒。

  若是真的让羽晨娶了安佳倩,传出去,不成了天大的笑柄!

  该说侄子抢了叔叔的女人,还是说叔叔把老婆让给了侄子?

  况且,以那些记者们的想象力,肯定又会写出什么,豪门乱情,叔侄同享一女之类,乌七八糟的东西。

  若真是如此,那权家的名声岂不毁尽了!

  权简璃怒目而视,嗓音薄凉,“怎么,林小姐是怕自己辛苦找到的退路断了?以林小姐的姿色,随便找个老实人,便能洗白……”

  砰!

  眼看着这厮下面的话越来越难听,林墨歌咬紧牙关,就是一脚。

  狠狠的,踢在那厮的左腿上。

  嘶……

  小腿骨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倒抽一口冷气,眉峰瞬间拧成了疙瘩。

  这该死的女人!

  竟然正好踢到了他的伤口!

  “真是多谢权先生的夸赞了!……”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混蛋撕成一片一片吞下去!

  强忍着腿上的剧痛,权简璃冷笑连连,“林小姐若是真想感谢我的话,倒不如找个时间,亲自伺……哼……”

  话还没有说完,脸色一变,发出一声闷哼。

  额头,青筋毕现,甚至,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脸色也瞬间泛白,牙关紧咬,周身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瞬间将对面的女人席卷!

  这死女人,竟然又踹他一脚!

  他都能感觉到钢钉被踢进骨头里的碎声!……

  林墨歌看着对面男人咬牙切齿的模样,心底一凛。

  这混蛋竟然敢当着权家上下的面,说出那种下流龌龊的话来!

  没一脚踹死他,算他命大!

  死盯着对面的混蛋,阴阳怪气道,“我看二叔你的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私生活太不节制了?您这岁数也不小了,可要悠着点……”

  一句话,又将脏水泼回他身上!

  小腿骨上传来的尖锐疼痛,让他冷汗涔涔。

  连嘴唇,都失了血色,哪里还有力气与这个伶牙俐齿的死女人斗嘴!

  羽晨轻轻拍了拍林墨歌的肩膀,温柔低语,“墨墨,谢谢你为我解围……”

  林墨歌苦涩一笑,并不再多言语。

  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以后的日子,她不能陪在羽晨身边。

  但是,却希望他能找一个心爱的女孩儿,过着幸福的生活。像他这样善良单纯的孩子,一定会得到属于他的幸福的。

  她绝对不会,让权简璃那厮,为了一己之利,就毁了羽晨一生的幸福!

  “哼!”

  权老爷子冷哼一声,冷着脸站了起来,“好好一顿饭,吃得乌烟瘴气!你们是巴不得气死我是不是!”

  “老爷!你这生的什么气……小心再气坏了身子……年轻人斗斗嘴,开开玩笑而已,你何必生这么大的气……”

  吴玉洁小心翼翼拉了拉权老爷子的手,却被他狠狠甩开。

  “斗嘴?玩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不吃了!”

  说罢,拂袖离去。

  一桌子的人顿时陷入尴尬。

  吴玉洁讪讪的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