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49章 璃爷的霸气(1)
  第149章璃爷的霸气

  原本张灯结彩,难得热闹起来的权家老宅,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静得让人压抑。

  二楼书房里,灯光昏暗。

  古色古香的装潢,给书房增添了一份严肃。

  权老爷子沉着脸坐在椅子上,周身散发出来的,皆是掌权者的威严。

  权简璃坐在角落的沙发上,一言不发。

  面色,依旧沉静得可怕。

  似乎他的脸上,从未有过其他的表情。

  而是戴着一张冰晶面具,没有喜,没有哀。

  羽晨坐在离门最近的地方,看一眼紧张到冷汗涔涔的父亲,俊朗的眉头,微微皱起。

  在爷爷和二叔面前,父亲一贯都是这副紧张窝囊的样子,所以,他才立志要强过二叔,好让父亲在这个家里,也能抬得起头。

  而如今,他的愿望,又多了一个。

  就是不计一切后果,也要守住那个女人。

  气氛,沉闷。

  压抑得让人心烦意乱。

  谁也不说一句话,就那样静静的坐着。

  似乎,都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或者,一句合适的话。

  许久,权老爷子轻咳一声,打破了平静。

  “羽晨呐,这次你能跟你爸妈一起回来,爷爷真的很开心。在国内的这段日子,你有什么想做的,都可以跟爷爷说,爷爷会尽力支持你。但是股权转让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爷爷知道,你也是孝顺,想要守住你爸爸手里的东西……不过,愿赌服输,你要怪,就怪爷爷吧。以后啊,爷爷一定会用其他的补偿你们的……”

  一番话,已经是权老爷子最温柔的态度了。

  虽然,这些年来他对这个长孙,从未亲近过。

  可心底,还是疼爱着他的。

  毕竟他可是老大的儿子啊。

  只是,碍于老二,权老爷子根本就不能露出宠溺的心来。

  否则,只会让老二对老大一家的恨意,更深。

  其实,权老爷子心里,也有很多无奈。

  羽晨温润的眸子里,闪烁着幽怨。

  “所以到最后,爷爷还是要让我爸爸签字是么?您还是觉得,您输了那个赌约是么?”

  权老爷重重叹了口气,看一眼窝在角落里,面色阴寒的老二,嘴唇有些发干。

  “羽晨呐,其实那个赌约,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我知道!其实你们赌的,是墨墨主动爬上二叔的床,对不对!?”羽晨打断他的话,脸色,煞白。

  刚才,因为墨墨在,所以,他才没有说的这么难听。

  只是不想伤墨墨的心罢了。

  可是现在,他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

  只是,心钝钝的疼。

  有哪个男人,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爬上其他男人的床?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二叔!

  “你知道?”权老爷子惊诧万分,不过马上,便明白过来,无奈叹气,“既然知道,又何苦还与那个女人纠缠在一起?她那样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为她付出……”

  “不爷爷!我与墨墨相识十几年,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我不管她这几年来变成了什么样子,在我心里,她始终如当年一样!是我心里最爱的女人!”

  五年前离开的时候,或许,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却争取自己想要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

  就算,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一无所有。

  可是,他想试一试,努力一把,争取一次。

  就算是拼到头破血流,他也想要守护在那个女人身边!

  权老爷子重重叹了口气,浑浊的眸子里,尽显沧桑。

  或许,他是真的老了吧。

  现在面对这些儿孙事,总觉得力不从心。

  “孩子,好女人有那么多,只要你喜欢的,爷爷都给以帮你娶回来……你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那个女人……”说话间,又看一眼沉闷的老二,泛白的眉头紧拧成了疙瘩,“就算她千好万好,也只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更何况,还是你二叔玩过的……”

  侄子抢二叔的女人,这种话传出去,他这张老脸住哪搁!

  啪!

  羽晨重重一拳打在沙发上,俊美的脸上,因为愤怒,而变得狰狞。

  “爷爷!我不许您这么说她!就算世界上的好女人再多,我也只爱她一个!你们敢说她变成现在这样,与你们无关么?是你们害她变成这样的!凭什么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在她身上!”

  “放肆!羽晨,怎么能跟爷爷这么说话!?”

  权希凡怒斥了一句,拉着羽晨重新坐下。

  儿子比他有本事,这一点,他很欣慰。

  可是,却也不想,让儿子激怒老爷子,这样,于他是没有好处的。

  更何况,他也不喜欢那个叫林墨歌的女人。

  他不会让那个女人,影响了儿子的光明前途!

  羽晨冷冷别过脸去。

  他只是在替林墨歌抱不平罢了。

  凭什么,这些有权有势的男人,就能把她玩弄于股掌之间?到最后,还要将所有的错,都推到她身上?

  就好像男人有了外遇,最后回家被老婆发现,却跟老婆说,是外面的女人不要脸,主动勾引的他!

  他一向敬重的爷爷跟二叔,与这种人渣有什么区别!

  “爸,您别生气,羽晨还小,不懂事。他只是一时被那个女人迷惑了,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我会好好教训他的!不过股权的事……”

  权希凡实在是没有胆量,说自己不愿意签字。

  毕竟,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可是他身份的象征。

  而且,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如果签了字,那他这辈子,就再也与公司无缘了。

  就等于,彻彻底底的输给了老二,只空挂着一个权家长子的名号而已。

  看着这个始终唯唯诺诺的老大,权老爷子也是无力至极。

  悠悠叹气,目光,辗转又落在了老二的身上,“老二啊,你真要赶尽杀绝么?”

  权简璃扬眸,冷冷的看着他。

  目光里,没有一丝感情,却又让人不敢违抗。

  “我只是来拿自己的奖品罢了。又何来赶尽杀绝一说?”

  淡漠低沉的嗓音,轻飘飘的,却如冷风肆虐,席卷了一地的冰封。

  权希凡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一颤。

  虽然早就料到这个结果,可终究,还是如此虚无的结束。

  权老爷子将一切收于眼底,鹰隼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好,那我也愿赌服输!我可以让老大在股权转让合约上签字,但前提是,你必须尽早与佳倩完婚!安市长那边,早已怨气颇深……”

  刺啦。

  权简璃森然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眸光,无情的,扫过权老爷子苍老的面庞。

  突然冷冷嗤笑一声。

  “老爷子莫不是忘了,刚才在饭桌上,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么重要的任务,还是交给你最疼爱的长孙的好。若是老爷子你心疼,替他娶了不是更好?反正您还这么老当益壮,没准再生个儿子出来也不一定!……”

  “孽障!你又开始口出狂言!……”

  权老爷子气得脸色青一块紫一块,这些话若是让安市长听了去,还不知道会引出多大的乱子来!

  权简璃依旧冰冷无情,嘴角,露出不屑的讥讽。

  目光冷冷的扫过房间里的三人,冷哼一声,“老大手里的股份……我可以不要!”

  此话一出,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权希凡眼中露出狂热的惊喜和期盼。

  权老爷子闪着精光的眸子里,却满是疑惑与算计。

  而羽晨,面色身怔,眼底划过一抹不安。

  “老二,你说……真的?”

  权老爷子颤颤巍巍问道。

  权简璃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袖扣,缓缓起身。

  颀长的身材站在房间里,如同天神一般。

  “当然,那点股份,我还不看在眼里。不过……条件是他!必须娶安佳倩为妻!”

  他的目光,直剌剌的盯着羽晨,削薄的唇轻轻勾起,“有得必有失,到底是股份重要,还是婚姻幸福重要,你们自己想清楚!当然,要尽快,我可没有多大的耐心……”

  权老爷子脸上的表情一僵,虽然早已经料到,老二一定会提出什么条件的。

  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让羽晨与佳倩结婚!

  羽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怨恨的瞪着站在面前的男人,恨不得,狠狠一拳挥上去!

  他绝对是故意的!

  “休想!你不要的女人,凭什么塞给我!我这辈子,只会娶墨墨一人!”

  “羽晨!”

  权希凡低吼一声,呵斥住了儿子的话。

  紧紧抓着他的肩膀道,“羽晨,安小姐可是市长千金!况且,这样我们就能守住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心愿么……”

  “爸!这是你的心愿!股份什么的,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只想要守住我心爱的女人!”

  羽晨是个孝子,从来,都不曾如此大声与父亲说过话。

  可是今天,他真的反抗了。

  权老爷子也急了,“孩子啊,守住股份才是重要的,有钱有权了,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不!我已经错过她一次了,不可能再错过第二次!除了她,我谁都不要!……”他眼眶通红,看着那个已显苍老的老人,“爷爷,从小到大,我从未求过您,哪怕只有这一次,我希望您能支持我!……”

  权老爷子也红眼眶。

  确实,对于这个长孙,他的刻意疏远,让孩子与他生分了许多。

  所以,从小到大,羽晨从来没有向他要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