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52章 璃爷的霸气(4)
  第152章璃爷的霸气

  权简璃眉头微拧,扭头,迎上了儿子水雾般黑亮的眸子,沉声道,“你想跟她一起回去?刚才不是还说,希望她跟羽晨哥哥结婚么?”

  他本就是个记仇的人。

  就连儿子说过的童言,他也很在意。

  羽寒轻咬着嘴唇,嚅噎一句,“其实,羽寒希望,姐姐能跟爸爸在一起……”

  奶声奶气的声音,看似只是一句童言无忌,却如利剑一般,刺疼了他的心!

  就在刚才,这小家伙还眼巴巴的望着人家,祝愿人家幸福的。

  现在一眨眼,就换了人设?

  “为什么?你就那么喜欢她?”

  确实,羽晨与他一样,从不会依赖于任何人,更不会,对哪个女人有好感。

  就算是家里的佣人,羽寒也从不许她们接近。

  可是,却唯独,对林墨歌那个女人,不一样。

  见她第一面,这小家伙就腻在她怀里,让她带他洗澡!

  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之事!

  羽寒长长的睫毛忽闪着,第一次,这么勇敢的望着爸爸的眼睛。

  大大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坚定。

  “恩,我喜欢姐姐,所以,希望她能一直跟我们在一起!爸爸,让姐姐做羽寒的妈妈好不好……?”

  嗤。!

  岳勇一个走神,险些与前面的车追尾!

  幸好紧急刹车,才没有酿成惨剧。

  哆嗦着小心肝儿,偷偷向后看了一眼,璃爷脸色铁青,却并没有向他发火。

  这才拍了拍胸口,小心翼翼的松了口气。

  他是被羽寒小少爷的话吓到了,没想到林小姐竟然连小少爷的心都俘获了!着实厉害!

  他一直都觉得,林小姐与众不同。

  至少,在她面前时的璃爷,总会展现出他从未见过的另一面。

  怎么说呢,跟平时那个冷静自持的璃爷比起来,在林小姐面前的时候,璃爷更加立体化,更加生动。

  就像普通人一样,会笑,会生气。

  那样的璃爷,他倒是有些喜欢,感觉,比平日那个冰山脸,要更人性化一些。

  而最近一段时间,羽寒小少爷,好像也有些不同了。

  变得更加活泼开朗,尤其前一段时间,根本不能说是开朗,简直就是个小恶魔!

  细想起来,似乎,小少爷的改变,也与林小姐有关……

  权简璃的心思,一直沉浸在儿子说的妈妈两个字当中。

  五年来,如他一般坚强懂事的儿子,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过这两个字。

  只有奶奶吴玉洁面前,才闹过几次。

  可现如今,儿子竟然指名道姓,要让林墨歌做妈妈!

  着实,不可思议。

  原本心中压抑的怒火,眼看,就要喷涌而出。

  儿子那一双忧伤黑亮的眸子,却直视进他的瞳孔之中……

  他突然发现,自己竟从未,如此认真,如此近距离的,看过儿子。

  尤其是那一双黑曜石般闪亮的眸子,竟然与那个女人的极其相似!……

  “羽寒想妈妈了?”

  语气,难得的温柔。

  羽寒乖巧的点头,小嘴一瘪,大眼睛里,溢满水雾。

  “恩,羽寒真的好想妈妈,可是,害怕爸爸生气,所以一直都不敢告诉爸爸。爸爸,羽寒可不可以有个妈妈?”

  天真的眼神,稚嫩却又认真的问话,一字一句,击在他心底。

  他似乎,从未与儿子像现在这般,仿真的讨论过一个问题,尤其,是妈妈的问题。

  记忆的洪水,瞬间倾泻而出。

  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坐在地板上痛哭时的场面。

  想起妈妈离开时,他哭的撕心裂肺的模样……

  那个身影,渐渐地,与眼前的小家伙重叠,重叠……

  渐渐,红了眼眶。

  许久,终是微微叹息一声,生疏的伸手,摸了摸羽寒的头,“她始终,不是你的妈妈。”

  毕竟,亲生的母亲,是谁都无法替代的。

  比如他。

  就算亲生的母亲,狠心抛下他,对他凶神恶煞,可是,他心里,却依旧深爱着她。

  而吴玉洁,就算待他再好,也终究,走不进他的心。

  可是这个道理,他现在,却说不明白。

  或许,等羽寒长大了,就会懂了……

  羽寒紧咬着嘴唇,痴痴的望着高大的爸爸,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今天的爸爸,与平时不太一样。

  至于哪里不一样,他却说不出来……

  岳勇从后视镜里看着这一对父子,心里暗自庆幸。

  还好,今天父子俩,没再打起来。

  不过,对于林小姐,他却是越来越好奇了……

  红灯变了。

  他这才收回心思,缓缓发动车子,向着竹雪园驶去……

  路灯下。

  一个纤瘦的人影,走走停停。

  跑得累了,便弯下腰来喘息。

  休息够了,继续向前跑着。

  鞋带开了,被踩在脚下,她也不曾发觉。

  只是拼了命的跑着,似乎,想要突破生理的极限。

  胸口传来剧烈的撕裂痛楚,让她连呼吸,都不顺畅。

  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早已经荒芜一片。

  泪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连眼睛都哭肿了,却依旧,如泉水一般涌出。

  积藏在心底的委屈,悉数爆发。

  在闷热的夏夜街头,她哭的撕心裂肺,旁若无人!……

  她委屈,为何,付出了一切,抛弃了一切,都为了母亲。

  可到头来,那个被她视为生命的母亲,却背叛了她!

  她恨,恨自己愚蠢!

  羽晨为了保住父亲手里的股份,为了打击权简璃,而利用了她。

  可是,她竟然一点都不生气,也不在意!

  她知道,若非被逼到绝路,羽晨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伤害她的事来!

  而且,羽晨这么做,也是为了与她在一起,为了与她的将来……

  可偏偏,如此真心待她之人,她却注定,生生错过……

  而同样利用了她的另一个人,她却恨入骨髓!

  难道就为了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就要玩弄她的感情,将她置于刀山火海,万劫不复!?

  更愚蠢的是,她竟然为了那个人渣心动!

  她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

  她恨权简璃,恨他利用了她,恨他这些天来,对她的虚情假意!

  可这恨,却恰恰说明了,她在意他!

  所以,才更加接受不了他的欺骗!

  那个混蛋,禽兽!怎么可能这么对她……

  温吞的风,将她脸上的泪水烘干,却暖不热,那一颗冰冷刺骨的心。

  她不知道自己要跑到什么时候,更不知道,要跑到哪里。

  只是从未有过的无助与凄凉,溢满心脏。

  为什么,她想要好好活着,就这么痛苦?

  为什么她的人生,就注定要比别人的残忍几十倍!……

  耳中,似乎听到了潺潺的水声。

  她才恍然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已经跑到了跨江大桥上!

  许是因着水的关系,这里的风,终于凉爽了些许,却仍旧,无法吹散她心底的阴寒。

  她站在桥边向下望着,漆黑的水面,倒映着两侧的华彩灯光,风一吹,灯光破碎飘零,如她此时的心一般……

  又如同,那近在眼前,却永远,都抓不住的幸福……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如果,她不顾一切的跳下去,与这漆黑的水融在一起,会不会,就不必再遭受如此痛苦的折磨?……

  嗤……

  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险些刺破她的耳膜。

  下一秒,便听到一个冰冷至极,却又带着惊恐的声音响起,“该死!你不想活了!?”

  那声音,震得她心尖一颤。

  下意识的低头,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然紧握在了桥梁之上!……

  如果不是这声吼,她可能已经……

  闭眼,泪水再次溢出。

  权简璃愤怒的沉着脸,向着那女人走去。

  却因为小腿上传来的锐利疼痛,脚步异常艰难。

  羽寒紧跟在他身后钻下了车,扑棱着两条小短腿,如风一般,扑到了妈妈身上。

  “羽寒!……”

  看到儿子那一刻,林墨歌泪如雨下。

  恍然间一阵后怕。

  如果刚才她真的跳下去了,那这一双儿女该怎么办!

  她竟如些自私,丝毫没有为孩子们考虑!

  “对不起……宝贝儿,对不起……”

  蹲下身子,将儿子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软软糯糯的身子,瞬间填满了她破碎的心,将那布满荆棘的心田里,洒下一层柔软。

  羽寒乖巧的抬手,帮妈妈擦掉脸上的泪水,奶声奶气道,“乖,不哭……”

  可是,儿子的声音,却让她伪装起来的坚强,瞬间崩塌,嚎啕大哭……

  羽寒紧紧的,搂着妈妈的脖子。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妈妈,只能这样安静的陪着她。

  漆黑的大眼睛,幽怨的望着随后赶来的爸爸,小小的心脏里,燃起一股愤怒的火焰。

  妈妈每一次哭,都是因为爸爸。

  每一次,都哭得好伤心,好难过。

  可是,他却偏偏没有能力保护妈妈……

  权简璃走到她身边时,额头已经渗出一层冷汗。

  小腿上传来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咬紧牙关。

  儿子幽怨的眼神,这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如利剑一般,刺得他心底生疼!

  “回去吧!”

  许久,终是轻轻吐出三个字来,声音,是小心翼翼的温柔。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伸手抹一把眼泪,将怀里的小人儿紧紧一抱,起身就走!

  至于她身边站了个谁,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她只要跟儿子在一起就足够了,其他的,全都是空气!

  看着她冷漠的态度,璃爷脸色陡然一沉,低吼一声,“站住!你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