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54章 以暴制暴(1)
  第154章以暴制暴

  林墨歌小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因为气的还是刚才脑充血充的。

  刚一站定,便一把又把羽寒抱进了怀里,扭过头去,一声不吭。

  看着她闹别扭的模样,不知为何,璃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羽寒被妈妈抱在怀里,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许是今天遇到的事太多了,连他的小脑袋都承受不住负荷了吧。

  岳勇靠在角落里,眼观鼻,鼻观心。

  感觉自己那叫个多余。

  生怕璃爷一个不爽,把他当成电灯泡给砸了。

  电梯里的气氛,阴暗又压抑。

  明明只有几秒的时间,对于可怜的岳勇来说,却像是有几个世纪那么长。

  叮。

  电梯门开了。

  林墨歌抱着儿子就迈了出去,两个男人战战兢兢的跟在后面,忙不迭的给开了门。

  林墨歌便像傲娇的女王大人一样,在两人的注视下,径直抱着儿子回了房间。

  “给我站住!”

  回应璃爷的,是震天响的关门声。

  砰!~

  震得地面都抖了三抖。

  璃爷脸色一沉,正欲追上去,却觉小腿处又是一阵剧痛,忍不住,眉心紧皱。

  “璃爷,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岳勇小心翼翼的问道,因为从刚才开始,他就注意到璃爷腿上的伤了。

  璃爷眸底一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去医院的时候这死女人拐走我儿子你负责?”

  额……

  岳勇被噎得死死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璃爷这个担心,还真一点都不多余。

  以林小姐的性子,没准真能做的出来。

  默默的擦一把头上的冷汗,又试探着问道,“那……把医生叫来?”

  他说的是上次的私人医生。

  “不用。”

  璃爷淡淡应了一声,便向卧室走去。

  “可是璃爷,您的腿伤还没好,要是再复发了可就……”

  “废话真多!滚!……”

  满心殷勤的岳勇被璃爷来了个当头棒喝,瞬间蔫儿了。

  “是璃爷,马上就滚!……”

  留下一句话,不待璃爷再次发怒,麻溜的滚出去了……

  林墨歌随手将门反锁,这才松了一口气,将儿子放下来。

  月儿正窝在被子里打游戏,见妈妈回来,顿时两眼放光,把游戏机一扔,扑了上来。

  “妈妈妈妈,怎么样,聚会好不好玩?有没有见到大伯一家?有没有吃很多好吃的?三叔有没有问我?”

  小嘴吧吧的问个不停,满满都是八卦因子。

  林墨歌无力的坐在床上,刚才疯跑了一路,现在回到家,看到一对宝贝儿,才觉得身体垮了下来。

  若不是方才羽寒问的那句,月儿怎么办?

  她今天,真的就带着羽寒一走了之了!

  望着两个小家伙天真无邪的眸子,她心底泛酸。

  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见妈妈不回答,月儿又把注意力转到了羽寒身上。

  抓着他一个劲的晃着。

  “喂喂,权羽寒,快告诉我嘛,好不好玩?大伯一家人好不好啊?凶不凶?三叔有没有想我?”

  羽寒无奈的瞥了她一眼,小大人似的缓缓开口,“不好玩。大伯一家人好不好我不知道,不过羽晨哥哥倒是很好,尤其他还很喜欢妈妈。还有,三叔不可能问起你,他以为我就是你。”

  月儿眨着闪亮的大眼睛,咬着手指,似在消化羽寒的话。

  那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好半天,才又兴奋起来,“你说羽晨哥哥喜欢妈妈?羽晨哥哥是谁啊?比我们大很多么?他为什么喜欢妈妈啊?羽晨哥哥帅不帅?有没有钱?”

  又是一连串的问题。

  问得羽寒一个愣怔。

  咚!

  林墨歌在月儿脑门儿上轻轻敲了一下,哭笑不得,“你以为你是小金鱼吐泡泡呢?吐出来一串一串的。问题要一个一个的问,要不然哥哥怎么能记得住呢?”

  月儿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又揉揉小脑门。

  好嘛,一个一个的问就一个一个的问好了。

  妈妈干嘛又凶她!

  “那羽晨哥哥到底是谁啊?”月儿又不甘的拉着羽寒继续八卦道。

  “羽晨哥哥就是大伯的儿子!”

  羽寒一边把外套脱下来,整齐的放好,一边回答。

  月儿若有所思,亮晶晶的眼睛里,好像闪烁着无数颗小星星一般。

  林墨歌知道这小妮子是来了劲了,赶紧抱着羽寒就往浴室里走去。

  “我们宝贝儿今天累了一天了,妈妈带你去洗澡澡……”

  羽寒小脸蛋儿一红,扭捏道,“妈妈,我可以自己洗的……”

  “可是妈妈想给你洗啊!”

  林墨歌亲昵的刮了下儿子的小鼻子,胸口幸福满溢。

  就这样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是最幸福的。

  刚才发生的一切,皆数被抛之脑后了。

  只要两个孩子平平安安的,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直到把小家伙放进浴缸,他的小脸蛋一直都是通红的,看样子真的是害羞了,惹得林墨歌一阵偷笑。

  “月儿也要一起洗嘛!”

  月儿穿着小拖鞋,啪嗒啪嗒追了进来。

  三下五除二的就扒光了自己的衣服。

  吓得羽寒把眼睛一捂,背过身去。

  “月儿!你可是个女孩子!就不能矜持一点么?女孩子怎么能跟男孩子一起洗澡呢!?”

  月儿撇撇嘴,大剌剌的戳了他后脑勺一下,一副女汉子形象,“喂喂,权羽寒,你害羞个什么劲啊。到底我是女孩儿还是你是女孩儿啊?妈妈说了,咱们还是小孩子呢,可以一起洗的,对不对妈妈?”

  小脸一扬,认真的望着妈妈。

  林墨歌被这小妮子问得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你们还是小孩子呢,而且啊,又是双胞胎,当然应该一起洗啦……不过月儿,你确实应该矜持一点。哪有女孩子脱自己衣服这么快的……”

  月儿嘟了嘟嘴,不过马上又得意起来,噗通一声跳进浴缸,溅起一地的水花。

  “看吧!妈妈都说可以了嘛!……权羽寒,不要害羞了哟!~”

  羽寒依旧背着身子坐着,一动不动。

  “权羽寒!你理理月儿嘛!~”

  小家伙依旧僵硬着不动。

  哗啦。

  一股水流浇在羽寒头上,吓得他一个激灵。

  “林月儿!”

  愤怒的转过身来,红彤彤的小脸蛋儿,好像熟透了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咬上一口。

  看着小家伙认真的模样,林墨歌一抬手,哗啦……

  又是一股水流。

  “哈哈……权羽寒变成了落汤鸡!……哈哈……”

  哗啦~

  这次,中招的是大笑着的月儿。

  “哈哈……让你得意……”

  林墨歌也欢脱起来,将两个小家伙淋了个遍。

  “妈妈乘人之危!月儿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一大一小二人笑闹在一起。

  浴室里顿时水花四溅,好不热闹。

  就连羞红了脸的羽寒,也被这欢脱的气氛感染,跟着笑了起来。

  本来只是想帮两个小家伙洗澡的。

  可是被溅了一身的水花。

  林墨歌最终也跟两个小家伙一起,挤在小小的浴缸里,一起泡着。

  小小的浴缸,被一大两小挤得满满的。

  如同此时他们心头的幸福一般……

  温热的水温,将一整天的厄运都驱除了一般,让她的身心渐渐放松下来。

  是啊,只要能跟两个宝贝儿在一起,她什么,都可以忍受。

  细腻的泡沫散发着香香的味道。

  月儿淘气的把泡沫抹在头上,瞬间变成了老头子。

  然后又在浴寒脸上画上了泡沫胡子,笑得天花乱坠。“哈哈,权羽寒变成山羊怪人了,哈哈哈……”

  小小的,略有些紧凑的浴室里,虽然不够豪华,不够宽敞。

  可是,母子三人在一起,就快乐满满。

  仿佛一时间,变成了幸福的海洋……

  将两个小家伙洗了个干干净净,又一一的抱回到床上。

  软软糯糯的身子,紧紧的窝在她怀里,连她的心都快要被融化了。

  泡过澡,现在身子,才彻底的放松下来。

  整个人昏昏欲睡。

  关了灯,房间里一地的静谧。

  “妈妈,妈妈,那个羽晨哥哥真的喜欢你么?那妈妈喜不喜欢他啊?”

  月儿晶晶亮的大眼睛,在夜色中,闪着八卦的光彩。

  “羽晨哥哥和妈妈是彼此的初恋!”

  一直闷不吭声的羽寒,冷不丁冒出来一句。

  震得林墨歌睡意顿时无踪。

  “哇偶!真的?好劲爆的消息!你竟然现在才告诉我!……权羽寒,你不乖喔……”月儿像缠人的小猫儿一样,缠着羽寒的胳膊,仰着头又问,“那羽晨哥哥帅不帅啊?对小孩儿好不好?有没有钱?”

  又是一连串的问题。

  偏偏羽寒还一本正经的回答了。

  “恩……很帅,也很高。对小孩子也很好。应该有钱吧?不过可能,没有爸爸有钱!”

  小小的他,虽然还不太清楚钱的概念。

  可是,他却察觉到了,在那个家里,只有爸爸跟爷爷,是最有话语权的。

  而爷爷则是因为身为长辈,自然有威望。

  那爸爸应该就是有钱或者有权,所以大家才怕他的吧?

  大伯一家都很怕爸爸,所以,可能是没有爸爸有钱吧?

  月儿吐吐舌头,“对小孩儿好就可以了喔,反正只要不像便宜老爸那么凶就好……”

  听着两个小家伙的问答,连林墨歌也忍不住问了一句,“月儿,你对羽晨哥哥很感兴趣么?”

  月儿晶亮的眸子,像夜空的星子一般,忽闪着,“当然喽,羽晨哥哥可是妈妈的初恋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