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55章 以暴制暴(2)
  第155章以暴制暴

  “很有可能会变成我们的新爸爸……月儿当然要问清楚一点喽!……”

  “月儿,你知道初恋是什么意思?”

  羽寒一脸认真的问道。

  明明连他都不知道,初恋是什么,所以才会问三叔的。

  月儿这小妮子怎么会知道连他都不知道的问题呢?

  月儿小脸儿一扬,洋洋得意,“哼,当然喽!初恋就是第一个喜欢上的男孩子嘛!幼稚园的班长就是月儿的初恋喔!”

  额。

  好吧,她还真的知道。

  羽寒瞬间像被霜打的茄子一般,萎靡不振。

  他自问看过那么多书,懂得那么多道理。

  竟然被月儿打败了,真是不甘心呐不甘心!

  林墨歌似乎看穿了儿子的心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在他汤圆似的小脸蛋上亲了几口,这才安慰道,“因为月儿整天不好好学习,尽想这些有的没的,所以才会知道的!羽寒乖,可不要学她!”

  羽寒乖巧的点点头,果然,妈妈是最了解他的人。

  月儿还沉浸在有新爸爸的喜悦里,又叽叽喳喳起来,“羽晨哥哥会不会娶妈妈啊?”

  “月儿!这种话让爸爸听到了,小心又揍你一顿!”

  羽寒瞥了她一眼道。

  “哼,才不怕呢!谁让他那么凶的!?反正月儿是站在妈妈这边的,谁对妈妈好,月儿就喜欢谁……那个凶巴巴又臭屁的便宜老爸,谁爱要谁要!……”

  林墨歌心里一暖。

  两个小家伙的表达方式虽然不同,可是,都是一心在为她考虑。

  两个小家伙,都希望她能过的幸福。

  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可是妈妈要是跟羽晨哥哥结婚的话,我们就要叫羽晨哥哥爸爸了喔……”羽寒认真道。

  “啊咧?那要叫便宜老爸什么?”

  “二爷?……”

  “啊偶,为什么呢?”

  “因为羽晨哥哥叫爸爸二叔……我们做了羽晨哥哥的小孩儿,当然又低了辈分……”

  “可是为什么爸爸会变成爷爷呢?权羽寒,你是不是又在忽悠小孩儿?……”

  “不信你去问妈妈……”

  “妈妈!……”

  “睡觉!”

  林墨歌一声吼,吓得小家伙们抖了三抖。

  不敢吱声了。

  许久,又传来月儿细细弱弱的一句,“妈妈,便宜老爸真的要当月儿的二爷爷么?”

  噗嗤。

  林墨歌终于破功。

  咚~

  在小妮子头上狠狠敲了一记。

  “再想这些没用的就把你扔出去!”

  月儿瘪瘪嘴,不敢吱声。

  可是心里好纠结喔,为什么爸爸会变爷爷呢?大人的世界好奇怪喔……

  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

  只能听到两个小家伙浅浅的呼吸声。

  窗外,深蓝色的夜空,澄净如海。

  璀璨的星子一闪一闪,如月儿一般淘气……

  客厅里,漆黑一片。

  如某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一般,冰冷,压抑。

  就连月光,也被这层阴翳掩盖,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

  权简璃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支接一接的吸烟。

  辛辣的烟草味,弥漫一片。

  然后,随着温吞的夜风,缓缓飘散……

  小腿处,隐隐传来一阵刺痛。

  却比不过,心口的烦躁。

  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要跟他冷战到底!

  想起她靠在羽晨怀里,小鸟依人的模样。

  和她不顾一切,将羽晨护在身后的勇敢,他的心,就狠狠的揪了起来!

  这该死的女人,她的初恋是谁不好,为何偏偏要是他的侄子!?

  所以,羽晨就是她心头的那一抹朱砂痣了是么?

  深深的刻在她心底,如何都抹不去?!

  轰!……

  愤怒的火苗儿,骤然腾起,将他全身上下,燃烧成炙烈的火球。

  狠狠的,将香烟拈灭在烟灰缸里,然后,起身。

  一瘸一拐的,走到儿子卧室外。

  抬手,砰砰砰!

  毫不客气的砸门。

  睡梦中的林墨歌被震得一惊,清醒了过来。

  “林墨歌!给我出来!”

  门外传来沉闷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暴戾。

  她黛眉微皱,不愿意动弹。

  砰砰砰!!

  又是重重的三声。

  似乎比刚才,还要更重一些。

  “该死,我知道你听到了,出来!”

  她把怀里的小人儿搂得更紧了一些,丝毫不想理会那个疯子。

  羽寒一向睡得浅,此时也被砸门声吵醒了。

  揉揉朦胧的睡眼,嘟囔道,“妈妈,爸爸怎么了?”

  “别理他,许是又发酒疯呢!快睡吧宝贝儿!”

  羽寒迷迷糊糊的,又往妈妈怀里钻了钻,再次沉沉睡去。

  反观月儿,从头到尾都是雷打不动。

  估计被人抓走都不会察觉。

  林墨歌无奈一笑,正欲继续睡觉。

  门外的某人,却毫不气馁。

  砰!砰!砰!

  这次,力道更大。

  林墨歌真担心门被他砸破。

  “我腿疼!你给我出来!……”

  “活该!”

  林墨歌咕哝一句,心里竟有些窃喜。

  疼死才好!

  砰砰!

  咚咚!

  外面的人砸上了瘾。

  林墨歌气不打一处来,一咬牙,翻身下床。

  还不忘记帮宝贝儿拉好被子,这才急匆匆跑过去。

  若不是怕吵到一对宝贝儿睡觉,她到死都不会给他开门!

  啪嗒。

  将门打开一条缝隙,顿时感受到了外面某人的如火怒气。

  背着月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漆黑如炬的瞳仁,却在夜色里,闪着妖异的光!

  身着深色的睡袍,腰带松垮垮的系着,半开半合。

  隐隐露出壮硕的蜜色胸肌,诱惑不言而喻!

  这厮整日在家都穿得这么放荡,是想勾引她么?!

  “大半夜的发什么疯!让不让人睡觉了!”

  她怒斥一声。

  他嗜血般的眸子瞪的她身子一僵,“我腿疼,你们凭什么睡!?”

  “丫的,你有病吧?你腿疼就得所有人跟着你一起疼?”她是真的怒了,这厮的脑回路绝对跟正常人不一样!

  “废话!老子疼成这样,你们竟然还能睡得着?有没有良心!……”

  闷声闷气,却隐隐的,带了孩子般的赌气。

  林墨歌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蛮不讲理!懒得理你!……”

  说罢,便要关门继续回去睡觉。

  却不料,被他紧紧的抵住了门。

  “你干嘛!?”

  “要么你出来,要么我进去!”

  依旧是霸道至极的语气,不容质疑。

  气得林墨歌牙痒痒,她有病才会听他的!凭什么要她出去!

  黛眉一挑,嫣然笑道,“呵呵呵……你做梦!”

  砰!

  咬牙想要将门关上。

  却无奈,被他的膝盖紧紧抵着,一动也动不了。

  而且,那厮还凭着蛮力,向门内挤进来……

  两个人,隔着一扇门,展开了殊死较量。

  林墨歌咬牙切齿,用上了吃奶的劲。

  权简璃咬紧牙关,暗自发力。若不是因为璃爷腿疼吃力,早就把这该死的女人按倒在身下了,何时轮到她如此放肆!

  “你滚出去!这样会吵到孩子的!……”

  林墨歌咬牙切齿道。

  “偏不!除非你跟我出来!”

  某人也拗上了。

  “做你的白日梦去吧!老娘凭什么出去……谁不知道你那花花肠子里打的什么主意!”

  出去,她就难逃魔爪。

  所以,宁死不屈!

  “嗯哼,爷的火是你挑起来的,你就得负责灭!”

  璃爷丝毫不让步。

  没想到这女人力气竟然这么大,登时气血上涌,一咬牙,砰!

  门被彻底撞开了。

  吓得林墨歌小脸儿煞白。

  不行!

  不能让他进来!

  若是被他发现床上躺着两个小家伙,一切就完了!

  他高大的身影瞬间压迫而来,她也不知哪来的胆子,一猫腰,一招神龙摆尾,飕的从他身侧钻了出去。

  璃爷身子一滞,冷哼一声,转身跟了出去。

  顺便啪嗒,带上了门。

  反正,他也不想被那个小家伙扰了兴致。

  听到门被关上,林墨歌这才松了口气。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进到卧室里去。

  为了把他引开,一溜烟,向着客厅匆匆而去。

  “该死,你又去哪儿!”

  “离你这个瘟神远远的!我警告你,别过来!小心我对你不客气!”林墨歌远远的逃进客厅,却因为漆黑一片,有些不大适应。

  权简璃高大挺拔的黑影,在空荡的夜色中,着实骇人。

  如同来自地狱的死神一般,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不客气!难道小野猫还要反了不成!?”

  冰冷轻薄的嗓音,震得她指尖一颤。

  果然,这厮又精虫上脑了!

  漆黑的凤眸里,是压制不住的情欲火焰,像一头饿疯了的豹子,而她,便是被逼至悬崖的小鹿,茫然不知所措。

  他就那一步一步,带着极度危险的气息,向着她靠近过来。

  不得不承认,在这厮的气势压迫下,她的胆量正在快速萎缩……

  “你……你别过来!我看你那条腿是不想要了!”

  林墨歌站在沙发后面,耀武扬威。

  可心里却直发虚。

  一说到腿,璃爷的脸瞬间阴沉,这死女人今天踢了他两脚,都是为了替权羽晨解围!

  该死!

  一想到她的那个初恋,嫉妒的火焰,便熊熊燃烧,火光冲天!

  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以了沙发前!

  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腕。

  吓得林墨歌浑身战栗,连话都说不利索,“你……放手……混蛋!……呜……”

  下一秒,清甜的唇,便被霸道覆盖。

  他的唇,滚烫而火热,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还有专属于他的霸道和危险,瞬间,将她掩盖……

  两人隔着沙发,纠缠在了一起,她的脖颈,被他大手紧紧桎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