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56章 以暴制暴(3)
  第156章以暴制暴

  动弹不得。

  他的吻,铺天盖地。

  将她的神智,一点一点蚕食……瓦解……

  她强忍着袭来的窒息感,贝齿一合,想要咬上去。

  却被他轻易躲过。

  一连几次,都遗憾失败!

  “放开……呜……”

  唇边的话,被他尽数吞噬……

  肆意的汲取着只属于她的甘甜,却越发得不到满足。

  小腹处的火焰,燃烧得愈加放肆猖狂,撩拨着焦急的心弦……

  “呀!……”

  林墨歌只觉身子一轻,吓得惊呼一声。

  下一秒,竟然被他腾空架起,从沙发后面拉了出来!

  咚!~

  璃爷小腿疼得一个抽搐,站立不稳。

  两人瞬间倒了下去。

  林墨歌在下,璃爷在上,双双摔倒进了柔软的真皮沙发。

  “啊……”

  他高大的身躯,险些要了她的命!“给我滚开……压死老娘了!……”

  奋力的想要将他推开,他却纹丝不动。

  反而,那双妖孽的凤眸里,闪烁着得逞的精光!

  性感的薄唇,高高扬起,笑得那叫一个魅惑众生,鬼魅异常!

  震慑的林墨歌小心肝儿一颤,恍然间,失了神。

  “老子压的就是你!……”

  轻佻至极的嗓音,带着无尽的暧昧,羞的她满脸通红。

  不,是气愤的小脸通红。

  “滚开……你……呜……”

  樱桃般红肿的唇,再次被覆盖……

  一双大手,也越发不老实,娴熟的解着她睡衣的纽扣。

  啪嗒,啪嗒。

  林墨歌情急之下,奋力挣扎,一双小拳头,在他胸前胡乱捶打。

  却被他轻易地桎梏,然后,按至头顶。

  “呜呜……”

  她拼了命的扭动着身子,不小心又踢到他的伤口处。

  嘶~……

  痛的璃爷倒吸一口冷气,龇牙咧嘴。

  “不听话的小野猫!看爷怎么收拾你!……”

  话罢,毫不留情的,咬上了她胸前那一处孱弱!……

  “啊!……”

  隔着布料,他火热滚烫的唇舌,熟练的挑逗拨弄,轻易地,便挑起她身体的迎合……

  一阵酥麻的电流蹿遍全身,惊得林墨歌不住颤抖。

  暗骂自己不争气。

  明明就恨这厮恨得要死,偏偏身体却如此诚实……

  挣扎中,他身上的睡袍早已经被剥落下去,露出精壮的肌肉。

  在银色的月光下,蜜色的肌肤,竟散发出莹润的光泽!

  “滚开……”

  以手化爪,恶狠狠的在他背上狠狠一挠。

  “嘶……”

  疼得璃爷身子一颤,小腹处,却骤然一紧。

  “小野猫……”

  他动作越发粗鲁,刺啦一声,径直将她睡衣扯成了布条!

  “呜……”

  怒骂还没有出口,再次被他的火热覆盖……

  寂静的客厅里,流淌着诡异的暧昧气氛……

  还有某人,粗重的呼吸……

  猛然间,林墨歌身子一震,感觉到了那庞然大物正要跻身进入,惊得拼了命挣扎……

  咚!

  又是一脚,又稳又准的,踢在了伤口处。

  璃爷身子一蜷缩,粗鲁的分开这女人的腿,正欲借痛狠狠发泄!……

  啪嗒。!

  柔和的橘色灯光,照亮了一室的光景。

  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两人同时闭上了眼睛。

  “咦?便宜老爸,你在和姐姐摔跤么?!”

  稚嫩略带着沙哑的童音,在身边响起。

  林墨歌睁眼一看,身穿着睡衣的月儿,正呆呆的站在沙发边上,眨巴着如黑曜石般闪亮的眼睛看着她,一脸天真。

  你在和姐姐摔跤么?

  一句话,问的林墨歌脸颊绯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以为孩子们都睡得很熟,谁知连月儿都被吵醒了!

  惊慌的看一眼四周,还好,并不见羽寒的身影。

  想来,那孩子聪慧,自然是不会跟着月儿出来胡闹的。

  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月儿这小妮子竟然开了灯!

  偏偏权简璃这厮此时不着寸缕的趴在她身上!

  而且,某处昂扬之物,还雄赳赳地挺立,丝毫不见萎靡!……

  “滚回房间去!谁让你出来的!”

  璃爷的凤眸里,溢满愤怒的焰火。

  他正欲昂扬冲刺,一往无前之时,却被这小家伙打扰了兴致!

  若不是看在他是自己亲生儿子的份上,璃爷真想一巴掌把他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月儿哪管他生不生气,只是好奇的打量着二人。

  她小小的脑袋瓜子里,实在是想不明白。

  便宜老爸和妈妈为什么要这种姿势在沙发上呢?

  难道很有意思么?

  灵光一闪,顿时恍然大悟。

  “啊偶,我明白了!便宜老爸在和姐姐做游戏!我也要玩!……三叔每次和漂亮大姐姐做游戏都不带我,这次我也要!……”

  咯噔。

  林墨歌心底一沉。

  权幻那个家伙到底都在月儿面前做了些什么!!!

  “乖,这可不是……”

  “滚开!别碍老子的事!你想玩这种游戏,还早了二十年!……”

  璃爷再次怒吼一声,眼眶欲裂。

  身体某处肿胀得快要爆炸了,偏偏这小家伙不识相的站着不起,真真快要把璃爷逼疯!

  林墨歌气愤至极,骂她可以,凭什么骂她的宝贝儿!

  啪!……

  清脆的一声,在客厅里响起。

  与此同时,“你给我闭嘴!”

  是林墨歌的一声呵斥。

  璃爷只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酸爽至极!

  还是原来的位置,还是原来的劲道!

  “死女人!你竟然又打我一巴掌!?”

  在老宅的时候,这女人就为了那个初恋,打过他一巴掌!

  现在,竟然是为了权羽寒,又给了他一巴掌!

  她还打上瘾了不成!?

  低沉沙哑的咆哮,从他喉咙里发出,带着震慑人心的威势。

  月儿愣住了。

  却不是因为便宜老爸的怒吼,而是因为妈妈的那一巴掌!

  “偶也!姐姐霸气!……”

  小妮子兴奋的直拍手,没想到那个整天凶巴巴的便宜老爸,竟然也有被妈妈打的时候!

  璃爷眼里,火势冲天,似乎要将她燃烧成灰烬!

  迎上了那双同样暴怒的清彻双瞳,心头一颤。

  此时身下的小女人,双颊绯红,气喘吁吁。清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愤怒的火化,竟然如溢彩的流光一般,美得让人窒息!

  林墨歌趁着他恍惚之际,身子一咕噜,狠狠的踹了他一脚。

  “嘶……该死……啊……”

  疼的璃爷蜷缩成了一团,哀嚎阵阵。

  她则趁机抽身而逃,顺带将眼巴巴站在一边的月儿搂进了怀里,离得他远远的。

  看着那个如杀神般的男人,此时却可怜兮兮的蜷缩在沙发上,她一阵解气。

  冷哼一声,“这就是你凶自己儿子的报应!”

  说罢,转身便走。

  “等下……我……腿疼……”

  难得的,从他口说,发出虚弱的声音。

  “活该!疼死算了!”

  林墨歌咕哝一句,头也不回的抱着月儿向卧室走去。

  月儿冲着他做了个鬼脸,气得璃爷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你……给我站住!数到三,给我滚过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璃爷还不死心,咬牙切齿道。

  林墨歌脚步一顿,这厮又在威胁她!

  “一!”

  璃爷的身体依旧蜷缩着,脸色苍白,直冒虚寒。

  林墨歌一动不动,既不前进,也没有回头。

  璃爷心中大喜,看来,这个女人还是怕了。

  “二!”

  璃爷心中暗自发笑,这个女人,绝对会转身回来的。

  嘴角,微微扬起,却因着腿上的痛感,而变得扭曲。

  “三……”

  “砰!”

  三字还没有说出口,回应他的,却是重重的摔门声。

  寂静。

  死一般的静。

  整个客厅里,只有璃爷破碎的小心脏,斑驳的声音。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耍他!……

  砰!

  重重一拳打在沙发上,却又震得小腿一阵剧痛,龇牙咧嘴。

  终究,没有力气再追讨过去……

  将房门反锁,又搬了把椅子顶住门。

  林墨歌这才松了口气。

  月儿一咕噜从她身上滑下去,冲着羽寒炫耀,“妈妈刚才超极霸气的打了便宜老爸一巴掌!好帅的哟~”

  羽寒一脸震惊的望着妈妈,突然想起之前在权家老宅时,妈妈好像也曾打过爸爸。

  那个时候他跟岳勇叔叔一起坐在车上,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可还是听到了爸爸的怒吼。

  果然,妈妈是最最勇敢的人了。

  突然发现妈妈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大大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忧伤。

  “妈妈,爸爸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因为上一次,妈妈被爸爸欺负了,就是这样哭着回家的。

  林抹歌心里一惊,意识到孩子又误会了什么。

  赶紧将两个小家伙抱进怀里。

  “没有,你们爸爸一向都是如此,妈妈不会有事的。月儿不是说了么?刚才可是妈妈先动手打人的呢,妈妈啊,厉害着呢!”

  “恩恩,妈妈威武!”

  月儿一脸崇拜的看着她。

  羽寒这才放心了一些,可小拳头依旧紧紧的攥着。

  他真的好想快些长大,那样的话,就能保护妈妈了。

  “乖,妈妈好困啊,咱们羽寒和月儿陪妈妈睡觉觉好不好?……”

  “恩,月儿哄妈妈睡……”

  “妈妈晚安!”

  两个小家伙同样乖巧的钻进她怀里。

  夜,再度沉寂……

  客厅里,也鸦雀无声。

  似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波澜壮阔的一夜,总算是渐渐过去……

  许是昨天晚上太过劳累,林墨歌睡得很沉。

  当清晨的阳光跳跃在脸上时,依旧徘徊在梦里。

  “妈妈……妈妈,醒醒……”

  稚嫩的声音,将她从梦中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