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58章 依旧是二选一(1)
  第158章依旧是二选一

  “甚至啊,可以连命都不要!所以啊,你要是给不了人家承诺,就别再耽误了人家的终身幸福!……”

  再吸一口烟,依旧,不说话。

  只是心底,却越发烦躁。

  反正那个女人,根本不可能爱上他不是么?

  她爱的,是权羽晨,是那个如朱砂痣一般的初恋!

  一想到此,心头,猛然揪起。

  连呼吸,都带着浓浓的妒意。

  不知为何,气愤,突然冷凝。

  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

  号称是恋爱导师的莫易云,只消看一眼他的表情,便有了不好的预感。

  犹自迟疑了一番,才试探着问道,“你不会……真爱上人家了吧?”

  因为今天的璃二少,很不对劲。

  虽然平日里,他总会到酒吧去买醉。

  可是只有莫易云知道,璃二少真正心烦的时候,根本不会喝酒,反而,会疯了一样的抽烟。

  一支接着一支,不死不罢休。

  就像现在一样。

  璃爷看了他一眼,不吭声。

  病房里,流蹿着尴尬的沉默。

  还有,浓浓的烟雾……

  许久,他终于缓缓开口,“云二,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咕咚!

  莫易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进了深水湖中。

  那种感觉,就像是某种猜测,终于水落石出了一般。

  “呦呵,没想到咱们的冰山王子璃二少,也能问出这种情窦初开的问题来?啧啧,真是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呵……”

  “别废话!快说!”

  璃爷的一声怒斥,让莫易云乖乖收正了态度,想了想,一脸认真道,“以本少爷的亲身经历来说嘛,爱上一个女人,就是随时随地想跟她在一起,见不到面的时候,眼前会出现幻觉。见到的时候,乐得跟个傻子一样。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会像疯狗一样乱咬人……”

  璃爷撇撇嘴,“你丫背诗呢?”

  莫易云眨巴眨巴眼睛,看来高深的,璃二少听不懂。

  轻咳一声,“咳,其实总结一下就是,你不仅想跟她睡觉,而且,还想睡一辈子!见到的时候也想睡,不想见的时候更想睡。要是得不到的话,宁愿把她毁了,也不能让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懂了么?”

  呵呵,这总结,果然够浅显,够直接!

  璃爷差点被一口烟呛死,剧烈的咳嗽起来。

  莫易云将璃爷的表情尽收眼底,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恩,果然让我猜中了,璃二,你丫真动心了?谁啊?真是我家小墨墨?……”

  “滚!满嘴跑火车,都特么什么歪理!……”

  璃爷怒从心中起,不,应该说是心里特虚。

  莫易云笑得越发灿烂妩媚,“呦呵,又猜中了嘿,我家小墨墨果然非池中之物啊,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你的天使……”

  “再说信不信老子废了你三条腿!”

  璃爷甩手抓起一个苹果,照着他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就扔了过去。

  “你这叫恼羞成怒!……有道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哎你别拿刀子啊!……会死人的!……”

  下一秒,病房里便传来一阵惨烈的叫声。

  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惨不忍睹……

  夜色降临,白天吵闹的病房里,终于安静下来。

  权简璃靠坐在床上,一口接一口的吸烟。

  烟灰缸里,积满了烟蒂。

  舌头已经发了麻,可心底的烦躁,依旧挥之不去。

  不得不承认,云二少那几句话,戳中了他心底。

  可是,他怎么会爱上那个女人?

  可笑!

  他权简璃,此生根本就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

  更别说,是那个愚蠢又自以为是的林墨歌!

  清冷的月光照进来,洒落一室的悲凉。

  指尖,微微泛麻。

  似乎,在回忆着,某人身上细腻的触感……

  砰!

  烟灰缸被他狠狠砸到了地板上!

  都是云二的那些谬论!竟然轻易的乱了他的心!

  黑暗中,指尖的腥红,一明一灭……

  他漆黑的眸子,射出嗜血的光……

  终于是入了梅雨季。

  不知从何日开始,便是整日的阴雨绵绵。

  天空阴沉沉,灰蒙蒙的。

  如同倒扣的锅底一般,压抑的人心头发慌。

  淅淅沥沥的雨声,彻夜敲击着玻璃窗。

  听的多了,便惹人心烦。

  阴雨绵绵中,一把黑色的伞,如同一朵积雨云般,在人行道上,缓缓移动。

  伞下,是林墨歌略显苍白的小脸。

  漆黑的青丝,顺滑披在肩头。

  简单的黑色体恤,天蓝色的背带牛仔裤,帆布鞋。

  依旧,是最简单的装束。

  清纯的,如她透彻的双眸一般。

  再过一个街角,是一间老式的咖啡店。

  从里面,隐隐飘散出香甜的气息。

  她的心,却一片苦涩。

  并且,隐隐的不安。

  接到那通电话时,她就预感到了什么,却想不透,也不敢妄自猜测。

  推门而入,旋即,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人,微沉了心神,走上前去。

  吴玉洁身着一套浅灰色套装,优雅的坐在沙发上。

  这个年过半百的女人,依旧雍容华贵,气质斐然。

  看到林墨歌站在自己面前时,精致的眉眼,微微一凛。

  怪不得老二和羽晨,都会与这个女人纠缠不休,或许,正是被这个女人的清纯外表所迷惑了吧?

  毕竟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女人,所看到的点,是不一样的。

  “坐吧!”

  缓缓开口,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婉。

  林墨歌微微点头,迈上台阶,在沙发上坐定。

  “不知夫人今天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她轻声开口,不卑不亢。

  吴玉洁的目光,冷冷扫过她的脸颊,“想让林小姐见一位老朋友!”

  林墨歌心神一凛。

  吴玉洁话音刚落,便从另一侧的椅子上,站起来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一袭黑色西装,气质凌然。

  一步一步,向着这边走来。

  最后,于吴玉洁身旁站定。

  “林小姐,好久不见。”

  一句问候,震得林墨歌心尖一颤!

  这个男人,竟然就是五年前,安排她与雇主接洽等一系列事务,最后,送她出国的那名黑衣人!

  “看来林小姐已经想起来了,那这份合约,想必也没有再看的必要了吧?”

  吴玉洁接过黑衣人手中的档案袋,放在桌子上。

  “这是……”

  “这是当年林小姐与雇主签订的代孕合约,上面清楚的写着,林小姐收取五百万,为雇主生下孩子。从此以后,与孩子再无瓜葛,不会再追究孩子和雇主的身份。难道林小姐已经忘记了不成?”

  黑衣人沉声道。

  “不……我没忘……”

  林墨歌的声音,微微的颤抖着。

  像是被风吹散了一般,轻飘飘的。

  那份合约,改变了她的一生,剥夺了她幸福的权力。让她与羽晨,生生错过。

  她又如何,能忘记?

  “既然没忘,那请问林小姐,现在又是为了什么,要接近简璃和羽寒!?”

  吴玉洁的嗓音,依旧温婉,却多了一份戾气。

  像她这样掌控着一大家子的人,自然,也有着不少的威势。

  林墨歌一时语塞。

  如今吴玉洁找上了她,就说明,吴玉洁已经知道了,她就是羽寒生母的事实了吧?

  那她这个问题,要如何回答?

  她又如何能说出一切?

  如何说出,两个孩子误打误撞,竟然换了身份。而她,也因此知道了羽寒的存在,然后,又顺理成章的,得知了权简璃,便是那名雇主的事实?

  如果,让吴玉洁知道了月儿的存在。

  那么,以她的性子,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将月儿抢走的吧?

  身为权家的当家夫人,又怎么可能,任由着权家的血脉,在外飘零?

  所以,她一定要镇定,不能被看出任何破绽!

  深吸一口气,嫣然笑道,“我想夫人误会了,我从未有意要接近任何人。难道夫人不明白么?打从一开始,我就只是一枚棋子而已。是权老爷子与权简璃二人,生生将我拉入了赌局利用一番。难道夫人认为,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弱女子,还有能力与他二人抗争不成?”

  吴玉洁语滞。

  这话,林墨歌倒说的没错。

  老爷子和老二的赌局,确实过分了一些。

  同样身为女人的她,也有些看不下去。

  不过身在高位这些年,她一直都笃定,自己的想法,绝对不会错。

  “从结果看来,你是受害者没错。可谁又知道,你是不是装可怜,故意接近简璃,闯进老爷子的视线!”

  林墨歌苦笑,“既然夫人已经认为我是一个心怀不轨,心计深沉的女人,那我再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她强硬的态度,惹得吴玉洁大怒。

  不过向来优雅如她,依旧要保持着自己的仪态。

  端起咖啡来轻啜一口,啪!

  重重放回桌子上。

  “林小姐果真好定力,若不是我早已知晓一切,恐怕也会被林小姐糊弄过去了!林小姐可别告诉我,你之所以到了简璃和羽寒的身边,一切都只是巧合。羽寒那孩子从不与任何外人亲近,为何偏偏与你形影不离?你整日与那孩子在一起,若想确认他的身份,岂不是轻而易举?”

  林墨歌指尖微颤,强自装作镇定。

  “抱歉夫人,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吴玉洁眉头一拧,精致的眼底,染上一层愠色。

  “林小姐!你就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若不是简璃突然对羽寒的生母有了兴趣,将李助理急召回国,恐怕,我直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李助理原本就是她的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