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59章 依旧是二选一(2)
  第159章依旧是二选一

  因着简璃接手了公司,李助理才会在他手下工作的。

  后来简璃把公司那些元老们,凡是跟随过她和权老爷子的人,全都辞去,李助理,便也是在那时,离开岗位,而后出国的。

  而前几日简璃突然给李助理打电话,让他调查五年前代孕的女人。

  李助理带着资料回国后,觉得不妥。

  这才先找到了吴玉洁。

  而吴玉洁在看到资料上的女人时,吓了一跳。

  才知道,那个女人竟然就是这些日子,闹得权家乌烟瘴气的林墨歌!

  因此,才将林墨歌约了出来,想要说个清楚。

  “直说吧,林小姐,你想要什么?”吴玉洁语气冰冷,细柔的嗓音里,没有一丝情感。反而,带了满满的鄙夷。

  “当初的代孕合约上写得清清楚楚,若是林小姐妄图抢回孩子的抚养权,或者,与雇主之间纠缠不清的话,便要赔偿双倍的违约金。这一点,我想林小姐还没忘吧?”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恩,我知道。不过以夫人所说,难道羽晨就是我当初生下的孩子?那权简璃他……”

  “林小姐!你就不要再演戏了!你的眼神是骗不了我的!当日在权家,你对羽寒的态度,根本就不是对普通小孩子的态度,而是母亲对亲生儿子的爱!我也是做过母亲的人,那种眼神,一看便知。”

  吴玉洁的语调提高了一些,“我不管你接近他们父子二人,是带着何种目的,也不会追问你,是如何得知羽寒的身份。但是,林小姐,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无论如何,你都不会得逞的!”

  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孩子,她别想要。

  嫁进权家,更是在做春秋大梦。

  林墨歌心里一阵苦涩。

  这样的结果,她又何尝不知?

  挺直了腰板,强撑起一抹笑颜,“夫人多虑了,我从未想过要把孩子找回来,更没有想过,与权简璃有任何瓜葛。那么臭脾气的人,我可忍受不了。”

  吴玉洁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她的话,并不像在说谎。

  事情其实很明白,就算她想要要回孩子,也不可能斗得过权家。

  至于老二的脾气,确实有些大。就连安佳倩都不能掌握住的男人,一个小小的林墨歌,又如何能把握得了?

  光洁的额头,微微皱起一丝,伸手,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

  林墨歌低头瞥了一眼,并没有去动。

  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妇人。

  举止优雅,雍容华贵,却徒有其表。

  一如,权家的人。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五百万。对于林小姐来说,应该足够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吧?我想以林小姐的聪慧,自然明白,该适可而止。这件事,就当成一个秘密,永远的保守下去。”

  吴玉洁眼里的精光,刺的林墨歌心尖一疼。

  不过,以吴玉洁的表现来看,权简璃,并不知晓她的真实身份。

  不知为何,她竟松了口气。

  可同时,又觉得有些遗憾。

  如果,权简璃知道了真相,会怎么做?

  那个如果,她不敢去想,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和资格……

  她扬眸,满满的笃定,“夫人不用这样,我本就无意要任何东西。”

  “那你想如何?”吴玉洁眉心一皱,心里越发不安。

  语气,也变得刻薄了些,“林小姐,莫非,你想将此事告诉简璃?若是你抱着如此便可以嫁进权家的心思,那就大错特错了!以你的身份,永远,都不可能有嫁进权家的资格,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清楚。简璃身居高位,就注定了,他的妻子,也不是平凡之人。身处豪门,就算是婚姻,也是与利益挂钩的,简璃,绝非你这种身份的女人,可以高攀得起的!”

  她盛气凌人的模样,让林墨歌指尖一凉。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权老爷子,权简璃,现在,还有这个女人。

  性子,都是那么……让人讨厌。

  冷冷嗤笑一声,“夫人,若不是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我根本,就不会坐在这里,听你说这些。就算身份再低微的人,也有尊严。不是我做所有事,都为了钱。”

  五年前,她确实,是为了钱。

  可那时候,是为了救母亲的命。

  而现在,她虽然缺钱,但也不会随便的,再抛弃自己的自尊!

  “呵呵,那到是我的不对了,没想到林小姐也是个孤傲的女子呢。”

  吴玉洁的话,却满是嘲讽与鄙夷。

  “那不知林小姐,想要如何?难道要一直待在简璃身边,与他纠缠不休么?”

  林墨歌沉眉,并不想理会她话里的讥讽。

  紧咬了牙关,“夫人想让我怎样?”

  “离开这里!远远的离开,不要再出现在简璃和羽寒的面前,也不要跟这里的人,有任何的联系。”

  婉转的嗓音,说出的,却是刻薄冰冷的话语。

  林墨歌呼吸一紧。

  “这不可能!我的亲人朋友全都在这里,这里是我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地方,为何要离开?”

  其实,她是不想离开羽寒。

  留在这里,至少,还能再见上儿子一面。

  她不愿意,刚一相认,便从此再无联系。

  那样,对羽寒不公平。

  这个诚实,有着她所有的记忆。

  开心的,痛苦的,悲凉的,难忘的。

  不管是哪一段,于她来说,都是活过的见证。

  她不愿意,再带着月儿,颠沛流离。

  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凭什么,被赶走被流放的,要是她?

  “那你是要跟我对抗到底了?林小姐,如果你想偷偷带走羽寒的话,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吴玉洁显然有些余怒了。

  她最讨厌的,便是这种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执拗之人。

  苦涩一笑,“我只是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幸福而已,别无所求……”

  吴玉洁这才松了口气,淡淡道,“这你可以放心,羽寒在权家备受宠溺,享受着如王子一般的待遇,吃的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林墨歌沉眸,并不言语。

  心底,却暗自发笑。

  她以为,给孩子最好的物质,就足够了么?

  孩子的心呢?那些缺乏的爱和安全感呢?

  又如何来补偿?

  虽然现在,与吴玉洁保证了,她不会带走羽寒。

  可心底,却是暗自希望。

  如果真的有机会,她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带走羽寒,因为只有她,才能给羽寒完整的母爱。

  她不愿意,让儿子再在那个冰冷的家里,再生活下去……

  扯扯嘴角,僵硬的笑了笑,“这些我自然是知道的。生在权家,便是含着金汤匙的王子,自然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可是,夫人的要求,也太苛刻了些,恕我无法做到。”

  她说的,自然是离开这里的事。

  吴玉洁眸眼微闭,许久,叹息一声。

  看了站在身边的黑衣人一眼,李助理立刻心领神会,拿出一本文件夹来,放于桌上。

  吴玉洁伸手,将文件夹打开,“这些,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人士。各行各业均有,无论是身份地位,皆与林小姐匹配。里面随便一人,都可以让林小姐过上充裕富足的生活……”

  看着文件夹里的一份份档案,林墨歌小脸煞白。

  这摆明了就是相亲档案啊!

  黛眉紧皱,声音,微微颤抖,“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玉洁优雅的轻啜一口咖啡,不急不缓,“既然林小姐执意不肯离开,那便只有尽快,找个人嫁了。这样一来,林小姐也有了倚靠,而我,也才能放心。也许你会觉得我卑鄙不尽人情,但是林小姐,我身为简璃的母亲,自然,是要帮他处理好一切事务的。我绝不会,让林小姐,毁了他,毁了权家的名声!这……你能明白么?”

  她不屑的看了林墨歌一眼,又继续道,“这件事,毕竟不光彩。若是闹大了,对谁都不好。就算林小姐不在乎名声,可我在乎!我堂堂权家,不可能,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蒙了羞!所以,我希望林小姐尽快给我一个答案,是离开,还是选择……与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成婚!”

  林墨歌感觉自己的手都在哆嗦。

  却无力反驳。

  或许,她说的没错。

  这件事若是闹得大了,权家,自然会将她牺牲,来保全自己的名声。

  到那个时候,她便连这二选一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是,这二选一,似乎太残酷了些……

  离开,便是灭绝了她所有的希望。

  嫁人么?呵呵,便是让她亲手,葬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可是,她有的选么?

  名义上的二选一,实际上,不就只有一个选择么……?

  “呵呵,没想到,夫人竟为我想的这样周到……”

  她连自己的声音,都要听不到了。

  轻飘飘的,没有一丝温度。

  就算强装着笑脸,也僵硬的难看。

  “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不该自不量力!”

  吴玉洁优雅的整理了下衣服,起身。

  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里,依旧满满的鄙夷,如同看一只卑微的蝼蚁一般,“希望林小姐不要耽搁太长时间,一切在简璃出院之前做好决定。还有,尽快搬出竹雪园,至于简璃那边,我自会跟他解释。”

  正要走时,忽而又顿了一下,声音越发冰凉,“医院那边,我也不希望看到林小姐的身影出现。被人看见了,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