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60章 痛心的别离(1)
  第160章痛心的别离

  说罢,这才悠然离开。

  黑衣人递了名片过去,“林小姐,决定好了随时联系我。”

  然后,也跟着离开。

  林墨歌看着桌子上的文件和名片,心,荒芜一片。

  连去医院看望权简璃的资格,都被剥夺了是么?

  那么羽寒呢?将会再次回到那个如牢笼一般的权家老宅。

  再去过不见天日,没有喜怒哀乐的生活么?

  手指,狠狠的嵌进掌心。

  掐的手心泛白。

  却根本就感觉不到一丝疼。

  因为心,更痛。

  她该如何,向羽寒解释?

  那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她又要,再狠心的伤害他一次么?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没有停的迹象。

  天空晦暗一片,如同,她不见天日的未来……

  街道对面。

  吴玉洁坐在车内,看一眼依旧愣在窗边的女人,淡淡道,“走吧。”

  “是夫人!”

  李助理应道,缓缓发动车子,划破雨幕,离去。

  “对不起夫人,都是我的错,若是我及早将资料传回来,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李助理从后视镜里看着夫人,低声道。

  “这件事不怪你。我只是担心,简璃那边……他为何会突然对羽寒的生母感兴趣了?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夫人,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二少爷并不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如果我们在资料上做些手脚的话,相信可以骗过二少爷。”

  吴玉洁心神一凛,“怎么做?”

  李助理沉眉,“我可以把资料换成其他不相关的女人。应该可以蒙混过关。”

  “不行!以简璃的性子,说不定会去调查清楚。那样的话,岂不是弄巧成拙?被他发现了破绽?”吴玉洁反驳道。

  想了想,突然灵光一闪,“倒不如把身份换成佳倩!如果知道佳倩就是羽寒的生母,相信简璃一定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还不待李助理答话,她又自言自语,“不行,佳倩可是市长千金,又怎么会做出为了钱而代孕之事?况且五年前佳倩身在何方,只要一调查,就都露馅了。”

  “那个明星呢?据我所知,那个姓白的明星,曾经有一段急需用钱的低谷时期……”李助理又提醒道。

  “不可,那个女人与简璃关系非同一般,老爷好不容易,才将他们分开,不能再给他们机会……”

  吴玉洁反复思忖,竟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解决的办法!

  或许,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吧?

  如若简璃真的要深究,迟早,都是会被发现的。

  沉默了许久,缓缓开口,“罢了,这段时间,你还是先出国避避吧。若是简璃再给你打电话,你随便找个借口推脱。此事,能瞒一天算一天了。只希望那个女人,可以在事情被揭露之前,与简璃撇清关系……”

  “好,我明白了夫人……”

  “辛苦你了……”

  “跟夫人的知遇之恩相比,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

  随后,便是久久的沉默。

  只有雨滴落在车窗上,发出的沉闷声响……

  竹雪园。

  顶层。

  装修得豪华别致,如皇宫一般。

  却又冷冷清清,不染一丝人间烟火。

  偌大的房间里,却笼罩着一层悲伤的氛围。

  一如,窗处阴霾的天空一般。

  林墨歌搂着两个小家伙,怔怔的坐在沙发上,已经许久了。

  终究,不知该如何开口。

  岳勇的车子,就在楼下。

  一如他往常等待权简璃一般。

  只不过今日,等着的,却是羽寒。

  因为吴玉洁的吩咐,岳勇今天,是要来接小少爷回老宅去的。

  但是没有小少爷的吩咐,他不敢轻易上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墨歌的心,也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她还在等什么呢?

  这本就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博弈不是么?

  胜负,从一开始,就已经明朗了。

  而她,只不过是在苦苦挣扎罢了,在对手给的希望里,做了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一场不切实际,又万分真实的梦。

  真实到,她曾以为,幸福,真的触手可及。

  直到现在才明白,一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奶奶已经知道妈妈的身份了,但是还好,她并没有调查出月儿的存在……”

  许久,她终于开口,打破了这一室的沉静。

  声音却颤抖到哽咽。

  决绝的话,终究,还是要她说出口。

  羽寒依旧紧绷着小脸,眼底,是满溢的忧郁。

  一个才五岁的孩子,却过早的,体会到了求而不得的艰辛,过早的成熟。

  抬起一汪幽泉般的眸子,痴痴的望着妈妈,“所以,奶奶逼着妈妈离开了是么?还让岳勇叔叔接我回去。”

  “恩,因为爸爸在医院,没办法照顾你,所以,回老宅,是目前唯一的途径了。”

  “是么?难道不是因为,奶奶害怕,妈妈会带着我走?”

  稚嫩的童音,却一语中的!

  林墨歌心尖一颤,泣不成声。

  将儿子紧紧的搂在怀里,“对不起宝贝儿,是妈妈没用,守护不了你……是妈妈不好,给了你希望,却又生生将这希望破碎掉……”

  羽寒紧紧的搂着妈妈的脖子,尽情而贪婪的,呼吸着只属于妈妈的味道。

  大大的眼睛里,布满水雾。

  却硬是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

  一如他骄傲的倔强一般。

  “妈妈,我能找到妈妈和月儿,已经很开心很幸福了。原来,我并不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我有一个很疼爱我的妈妈,跟妈妈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羽寒最幸福的时光了……”

  “羽寒……”

  “妈妈,没关系的,羽寒一定会快快长大,然后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妈妈和月儿!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看着儿子眼中满满的坚定,林墨歌的心,痛到要死了一般。

  为什么,明明是她的孩子,她却不能陪在他身边?

  是不是她太自私了,既然给不了孩子完整的爱,又为什么,要相认?

  “呜呜……奶奶太坏了,月儿讨厌奶奶!呜呜……月儿要去告诉便宜老爸!”

  连平日里只会淘气捣蛋的月儿,此时也哭成了小泪人。

  或许,她并不像羽寒一样,能深刻的体会这种分离的情感。

  可是,却固执的,不想跟哥哥分开。

  “乖,月儿,如果让爸爸知道了你的身份,他会连你也抢走的,难道你要留下妈妈一个人么?”

  羽寒像个小大人一样,轻轻的帮月儿擦着眼泪。

  懂事的模样,看的人心疼。

  “可是……可是月儿不想跟你分开……呜呜……虽然你又臭屁又啰嗦,可是月儿还是好喜欢你的……”

  “月儿听话,你要乖乖的守在妈妈身边,陪着妈妈。这样我才能放心啊。我们拉勾好不好,如果月儿一直乖乖听妈妈的话,我就让月儿当姐姐!……”

  羽寒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来,郑重其事。

  月儿含糊的抹一把眼泪,粗鲁的一把抱住了羽寒,“呜呜……月儿不要当姐姐,月儿要跟权羽寒在一起……呜呜……”

  就算羽寒再怎么坚强,此时,也终究是忍不住了。

  放声痛苦起来。

  说到底,他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而已。

  又如何能忍受得了,与母亲分离?

  “月儿听话,以后要好好学习,不可以惹妈妈生气,知道么?”

  “呜呜……不知道!月儿不要你走……”

  “月儿以后要学着淑女一点,要不然以后可就嫁不出去了……”

  “月儿才不要嫁人,月儿要跟权羽寒在一起……”

  “呜呜……”

  “听话……”

  “呜呜,不听……”

  看着抱在一起哭得昏天暗地的两个小人,林墨歌的心都要碎了。

  到底是作了什么孽啊,让这么小的孩子,来承担如此大的伤痛。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如果不是她当初私自留下月儿,或许现在,痛苦的,只会是她一人。

  而月儿和羽寒,却可以快乐的,健康的生活在一起……

  恋恋不舍的,再看一眼小家伙们。

  心,涔涔渗血。

  她真的没有勇气,也舍不得,将月儿,也拱手让人。

  尤其,是在知道权简璃那个混蛋,根本不爱孩子以后。

  她更加无法,亲手将孩子送入虎口!

  “对不起……宝贝儿……对不起!……”

  “呜呜……妈妈……”

  一大两人,紧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却终究,被窗外的雨声,渐渐掩盖……

  淅淅沥沥……

  市中心医院,高级贵宾间里。

  权简璃斜倚在病床上,面色冷俊,眸眼微沉。

  一身白色的病号服,被他穿出了定制时装的效果。

  那如刀削斧刻般的面容,高贵的,如同王子一般。

  只是,病房里静谧无声,流淌着淡淡的冰冷的气息。

  已经十几天了,他的脸上,从未有过第二种表情。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流逝,眼底的阴翳,越加深沉……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黑着的手机屏幕,然后又赌气一般,狠狠摔到了一边。

  这十几天来,看手机,似乎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一种连自己都不明白有何意义的习惯。

  由于上一次车祸的伤没有完全愈合。

  此次,又添了新伤。

  所以,这次在医院一住,就是大半个月。

  莫易云那个闲人,每日里都会来骚扰上他一阵,顺便,把病房里搞得乌烟瘴气。

  安佳倩,也勤快的往这边跑,一来是想要在他面前好好表现。

  二来,是想要让他改变主意,不要让她与羽晨联姻。

  而每日夜里,白若雪,也会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