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61章 痛心的别离(2)
  第161章痛心的别离

  说是为了避开记者的围堵。

  可实际上,她心思如何,一看便知。

  谁都明白,晚上来陪夜,代表了什么关系。

  只不过,权简璃根本无心,去想这些。

  因为他的心思,都放在手机上。

  而手机,却从未响起过。

  得知他生病住院的消息后,几乎所有有关的,和无关的人,都来看望过了。

  可是唯独,那个害得他住院的罪魁祸首,却始终,没有露面。

  好像是把他忘记了一般。

  忘的彻彻底底……

  而之前莫易云在他面前说的那些有关于爱情的长篇大论,也在他心底,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所以这些天来,他赌气一般的,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给那个女人打电话。

  想要以此来证明,他,权简璃,并没有爱上任何人。

  可是,到了现在,他突然发现,这场赌气,毫无意义。

  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战役。

  他越是在意,就越是证明,他输了……

  而让他更加不甘的,是那个女人,竟比他想象的,还要狠心!

  他不找她。

  她便更加放肆的销声匿迹!

  连个音讯,都没有……

  砰!

  将枕头狠狠的砸在窗子上,想要将心头的烦闷尽数发泄!

  噼里啪啦。

  雨滴溅落在玻璃窗上,听的他阵阵心烦。

  “岳勇!”

  “是……璃爷,有什么吩咐?”

  “让这该死的雨给老子停了!”

  双眼通红的怒吼,像极了暴怒中的狮子,正对着憨厚的岳勇,这只有肌肉的大白兔,露出尖利的獠牙。

  惊得岳勇一个哆嗦,颤颤巍巍,“报……报告璃爷……气象预报说这雨要下一周……”

  言下之意,他可没那个本事,让雨停。

  除非老天爷开眼,否则的话,谁也没本事。

  不过这雨也真是的,偏偏要惹着璃爷。

  本来这些天,璃爷的脾气就差的要死。

  这雨也太不长眼了。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在璃爷暴怒的时候,跟他共处一室,实在不是什么明确的举动。

  岳勇正打算偷偷溜出去,却被一句淡漠的嗓音,吓得身子一僵。

  “岳勇,你有没有爱过女人?”

  璃爷在问他,有没有爱过女人。

  岳勇额头冷汗直冒,怎么璃爷越来越不对劲了。

  “报告璃爷……我……我还没谈过恋爱……暗,暗恋算么?”

  “暗恋?”

  璃爷似乎感了兴趣,眉头一挑,看了过来。

  阴森的眼神,看的岳勇脊背凉飕飕的。

  支吾了半天,才道,“恩,上高中的时候,我暗恋过校花……每次看到她,都觉得很幸福。看到她跟别的男生交往,又觉得心痛。可是,我知道她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所以只能远远的看着。只要知道她过的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所以,你连表白都没表白过?”璃爷鄙夷的问了一句。

  “啊……没……我胆小……况且,如果表白了,说不定,连朋友都不能做了……”

  看着那个窝窝囊囊的岳勇,权简璃气不打一处来。

  谁能想到这个壮实的像熊一样的糙汉子,竟然还是个连表白都不敢的胆小鬼。

  岳勇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眨巴着眼睛,一脸单纯,“璃爷,难道您也……有暗恋的人了?”

  “滚!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窝囊!”璃爷大怒。

  砰!

  一记枕头飞来,吓得岳勇一溜烟,缩了。

  拍拍受了惊吓的小心脏,岳勇非常笃定,璃爷一定是有暗恋的人了。

  否则的话,才不会反应这么大呢。

  不过,会是谁呢?

  连璃爷这么没人性的人,都会被吸引,这个女人一定非常漂亮……

  恩,绝对比他以前暗恋过的校花还要漂亮……

  三天以后。

  权简璃出院了。

  出院的第一件事,便是驱车赶回了竹雪园。

  他到是想要看看,那个死女人,在他不在的这些日子里,过的有多滋润。

  要是让璃爷发现家里有其他男人的痕迹的话,哼,那个死女人,就真的死定了!

  打开门的一瞬间,他还满心期待着,会不会闻到香喷喷的饭菜香味?

  会不会,听到那个女人嚣张跋扈的冲着他叫嚣,“呦呵,你个混蛋终于活着从医院出来了?命真够大的啊?”

  可是,预料中的声音,并没有出现。

  回应他的,只有满室的寂寥。

  奢华的装修,却冰冷,没有人情。

  偌大的空间,却空旷得,让人心慌。

  没有人在等他,更没有人,对他冷嘲热讽。

  甚至,连准备好的冷战和无视,都没有。

  只有冷冰冰的地板,冷冰冰的沙发。

  还有,窗外的阴雨连绵。

  似乎,连这雨,都在嘲笑他,看吧,又扑了个空。

  可是,这不就是这个房子本来的面目么?

  阴冷空旷的,一如他的性子。

  干净,整洁,冷清。

  没有一丝,人性。

  更没有丝毫的,烟火气息。

  眸色微沉,进到客厅里,学着某人的样子,慵懒的,窝进沙发。

  烟火气息是么?

  为何,他的脑海里,会想到这个词?这个,从未在他生命中有过任何意义的词?

  烟火气息是什么?

  一个亮着灯,等待他回来的家?

  一个披散着头发,带着围裙,在厨房挥舞着锅铲的女人?

  亦或是,锅里冒着香喷喷味道的饭菜?

  还是,寻常夫妻间,热闹的拌嘴?

  可是这些,跟他有关系么?

  他的人生里,永远,都不可能有这些不是么?

  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窗外,雨水依旧淅淅沥沥,惹人心烦。

  虽然他不想承认,可是,却又清楚的明白,所有的烟火气息所围绕的,只有一个女人。

  一个,叫作林墨歌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现在,不在了。

  带走了这个被叫作家里的,唯一的温暖,和,人情味。

  只留给他,一室的冰冷。

  可是,这里,原本就是这样的啊。

  从一开始,就只是个冰冷的躯壳,一个,用工业材料,构建而成的,供人居住的空间。

  这是不是代表,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啪。

  点燃一支香烟。

  腥红的火苗,是这房间里,唯一的光亮。

  却像是他心头的希望一般,挣扎,再次挣扎。

  若隐若现。

  划开手机,看着上面那个熟悉的名字,却始终,无法按下。

  香烟,一支接着一支。

  心头的烦闷,却丝毫没有被压下。

  手机屏幕,被划亮了一次又一次。

  却始终,无法拨出那个号码……

  烟盒,空了。

  拧眉,起身。从壁橱里,拿出一瓶最烈的酒。

  连杯子都懒得取,仰头,灌下一口。

  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滑入胃里,呛得他眼眶通红。

  一步一步,踱到阳台上,向下看去,霓虹璀璨,迷乱了人眼。

  那星星点点的光,每一处,都是一盏留守的期盼。

  可是,万家灯火中,却唯独,少了等他的那一盏。

  仰头,再灌下一口。

  粗犷的方式,被他表现出来,却依旧那么优雅,如同失了意的王子,流落街头。每一处,都是让人心疼的举动。

  酒瓶,空了一大半。

  胃里,火热的灼烧。

  可心,却依旧空荡荡,像是空出了一块,如何,都填补不满。

  空的,他直发慌。

  漆黑的玻璃窗上,映不出他的脸来。

  只有一抹黑影,若隐若现。

  三十年来,他的生活,一直如此。

  平静,不起波澜。

  他从未察觉过,有任何的不便,哪怕此生就这样结束,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可是为何,自从那个愚蠢的女人,闯入他的世界之后。

  他的心,就乱了?

  现在,她走了,不留只字片语,甚至,没有任何预兆的,从他的世界,消然离开。

  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

  就好像,她从未出现过一样。

  指尖的温存犹在,空旷的房间里,似乎,还飘散着,她身上的淡淡清甜。

  可是那个女人,却不在了。

  连同他心里的那一块,也一起偷走,只给他留下一片空白。

  原本早已习惯的生活,为何现在于他来说,如此陌生?

  这一室的黑暗与空旷,如同一只巨大的野兽,张着血盆大口,正在将他一点一点吞噬下去……

  哐当!……

  手里的酒瓶,无力的滚落在地板上。

  他紧拧着眉,拿起扔在沙发上的钥匙,手机。

  转身离开。

  没有回头再看一眼,也没有一丝留恋……

  半个小时后,老城区。

  狭窄的巷子内,路灯昏暗。

  一辆黑色的高级私家车,缓缓驶入。

  然后,悄无声息的,停在街角。

  淅淅沥沥的雨滴,溅落在车上,荡漾起朵朵水花。

  权简璃坐在车里,幽冷的目光,瞟向眼前的那座破旧小楼。

  楼前,几棵樱花树寂静的立着,在雨中,静默。

  小楼上,亮着几处灯。

  更多的,是漆黑一片,犹如此时他的心。

  嗡嗡……

  手机响起,并不是以前的刺耳铃声,而是温吞吞的震动。

  看一眼上面闪烁的名字,漫不经心的接起。

  “璃二少,在哪呢?赶紧过来啊,大家都等着呢!就差你这个主角了……妞都帮你点好了,赶紧的啊,麻溜的……”

  电话里莫易云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放荡不羁。

  混杂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人不禁眉头紧皱。

  “喂喂,听见没,速度的啊……来晚了可得罚!……”

  “恩。”

  淡淡的一声回应,啪!

  挂了电话。

  今天为了庆祝他出院,莫易云在天空之城酒吧里,帮他准备了庆祝派对。

  说到底,也只是狐朋狗友凑在一起疯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