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65章 她有了新欢(1)
  第165章她有了新欢

  不知为何,看到小家伙熟睡的模样,总让他有一瞬间恍惚。

  似乎,能在小家伙的身上,看到某个人的影子。

  可是,这影子却又如此不切实际。

  眉心微拧,小心翼翼的,帮小人儿把被角拉好。

  转身间,瞥见枕边那一本漫画书。

  脸色微微一沉,他的儿子怎么会看这种没有任何营养的东西?

  翻开,看了一眼,无非是些讨巧的画工,口水的文字罢了。

  正欲放回去时,忽然看到书的右下角,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林月儿。

  林月儿?

  女孩儿的名字?

  意味深长的看一眼睡熟的儿子,眉头越发紧拧。

  这小子该不会学大人谈恋爱了吧?

  眼底,隐隐划过一抹不悦。

  从最近这小子的作风来看,为了跟他作对,学人家早恋,倒是极有可能的。

  看来,是应该有什么措施了啊……

  将书放回去,起身离开。

  关上门时,下意识的瞟一眼屋内。

  干净得一尘不染。

  所有的物品,整整齐齐。

  甚至,整洁的过分。

  让他想起,竹雪园,那个冰冷空荡的房子。

  或许在洁癖上,还是父子连心的吧。

  就连这房间的冰冷,二人也是如出一辙……

  清晨,阳光正好。

  薄薄的云层,也丝毫抵挡不住阳光的穿透力。

  昨夜的天阴沉沉的。

  还以为今日会下雨。

  却不料天气依旧明朗。

  偌大的权家老宅内,有些空荡。

  佣人们忙碌的准备着一天的工作。

  餐厅里,难得的,坐着一对父子。

  面对面,一大一小,同样的举止优雅,装扮得体。

  同样的一丝不苟,就连一小口一小口吃东西的模样,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权老爷子和夫人吴玉洁,昨天便回吴玉洁的家乡祭祖去了,还未归来。

  至于权幻那个浪荡公子,还不知道躺在哪个女人的床上,风流快活。

  自然,是不会在这个时间赶回家里来的。

  所以,今天的早餐场景,便有些落寞。

  可是对于羽寒来说,却心满意足。

  他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跟爸爸坐在一起吃过早餐了。

  权简璃放下杯子,看一眼坐在对面,吃得斯斯文文的儿子,沉声道,“小学课程学完了?”

  这是之间,他给儿子下达的任务。

  羽寒点头,“恩,已经学完了,正在看初中第一册。”

  稚嫩的声音,本应带着满满的欢乐与愉悦。

  此时听来,却有种沉闷的氛围。

  “恩,多看些课本,不要在那些没用的东西上浪费精力。”

  权简璃表情依旧阴沉,他指的,便是那本放在儿子枕边的漫画书。

  羽寒并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乖巧的点点头。

  端起牛奶杯子来,喝了一口。

  以前,他希望自己表现的好一点,再好一点,然后让爸爸看到,夸奖自己。

  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些幻想了。

  能够像今天这样,跟爸爸坐在一起吃早餐,能说上几句话,就已经很好了。

  月儿不是常说么,做人就要知足。

  知足了,才会快乐。

  许是月儿身上的开朗因子,也传了一些给他吧。

  这次再回到老宅,羽寒的心情,倒是比从前,要好上许多。

  或许,是因为他知道,妈妈跟月儿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他,等着他。

  或许,是他知道了,自己不是一个孤儿,而是有妈妈和妹妹的小孩儿,所以心绪,也变得不同了。

  “你谈恋爱了?”

  冷不丁的,权简璃又冰冷开口。

  语气中,依旧没有一丝温度。

  羽寒吓了一跳,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没有爸爸。”

  “没有?”权简璃眉头一皱,声音冷了几分,“那林月儿是谁?”

  “爸爸怎么知道月儿……”

  羽寒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爸爸方才说过的话,不让他把精力浪费在没用的东西上。

  或许,是爸爸看到了那本漫画书不成?

  “喔,她……是我的朋友……”

  权简璃眸子一沉,“你的朋友不是那条又黑又蠢的狗?”

  他指的,当然是贝尔。

  羽寒默然,并没有回答。

  他多想告诉爸爸,月儿是他的妹妹,是爸爸的女儿。她现在,和妈妈在一起。

  可是,却不敢开口。

  也不能开口。

  沉默的空气流淌在餐厅里。

  本来平静的父子间的早餐,变得莫名尴尬。

  羽寒依旧小口小口的吃着面包,面不改色。

  许久,权简璃再次开口,“过些日子送你出国,那里有最好的儿童学校,对你的成长有利。”

  从未预料过的话,让羽寒小手一抖。

  漆黑的瞳仁里,满是震惊。

  “爸爸……我不想出国……”

  “为什么?”

  依旧是最简短的话,就算是跟自己的儿子说话,他也不愿意多说一个字,多浪费一分精力。

  “因为……我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爷爷奶奶,还有……爸爸……”

  羽寒的小心脏里,痛痛的。

  他更不想离开的,是妈妈和月儿。

  如果他出国了,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吧?

  “这不是理由。”

  淡漠的语气,不容人质疑。

  从来,他做出的决定,就没有人可以更改。

  就算是对自己的儿子,一个刚刚五岁的小孩子,也没有任何的差别对待。

  “国外我谁都不认识……会害怕……”

  羽寒轻咬着嘴唇道。

  对于从小生活在权家老宅,从未离开过的他来说,老宅外面的世界,就已经足够可怕,足够陌生了。

  为什么,还要把他扔到那么遥远的国外呢?

  “身为权家的继承人,哪里有害怕的权力!因为害怕,所以才更要从小培养坚韧的品性。”

  这是羽寒最敬重的爸爸,给出的答案。

  “可是羽寒从来就不想当什么继承人!”

  小家伙第一次,在爸爸面前反抗。

  如果可以选择,他真的宁愿不出生在权家,不要这些物质上的享受。

  只想要陪在妈妈的身边,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

  一生下来,继承人三个字,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活生生将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催促的成熟,再成熟。

  而这一切,都是这个他最仰慕,最尊敬的爸爸赐给他的。

  权简璃冷眼看了一眼儿子,那双黑亮的大眼睛里,是满满的倔强。心神一恍,脸色越发阴沉,“胡闹!既然身在权家,就必须承担起这份重责!这个决定不会改变,你尽早准备一下……”

  说罢,起身,面无表情的离去。

  “爸爸……”

  羽寒从椅子上跳下去,追了几步,却无用的停了下来。

  是啊,爸爸做的决定,从来都不会改变的。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爸爸突然要送他出国呢?

  如果是之前就决定好的,奶奶一定会阻拦的吧?

  想必,应该是爸爸突然做的决定了。

  一想到以后见不到妈妈跟月儿,他的心里,就好难过……

  五岁的羽寒,第一次,深深感觉到了小孩子的无力……

  在有权势的大人面前,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任何能力,表达自己的意愿。更别说,是想要保护妈妈了……

  梅雨季里难得的晴天。

  天气却闷热的,让人心烦意乱。

  林墨歌将头发高高绑起,扎成利落的马尾。

  简单的吊带短裙,优雅而不暴露。

  脸上粉黛未施,却因着闷热的天气,小脸红扑扑的,着实可人。

  倒不是她不愿意化妆,只是天气太热,不想变成花脸罢了。

  能这个样子来,已经是对相亲对象最大的礼貌了。

  要知道在这种天气,能约出来的,都是生死之交啊。

  看着坐在对面的黝黑男子,她黛眉微挑。

  真不明白,明明这么热的天气,为何还要把地点选在这种人多又闷热的川菜馆中。

  今天来这里之前,李助理还特意给她打过电话,让她不要那么挑剔,小心激怒了夫人,对谁都不好。

  所以,她今日可以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她也希望,这第十次相亲,能有一个完美的结果。

  坐在对面的男人,据说是某知名娱乐公司旗下的员工。而且,还是某位国际知名巨星的助理。

  无父无母,孑然一身。

  独自拼搏到现在,也算是靠自己的实力了。

  菜已经上齐了,光是看着那火红的颜色,便让人胃口大开。

  只可惜,林墨歌的胃口并不怎么样。

  这么热的天,她实在想不明白,这家川菜馆怎么还会门庭若市,难道人们都不嫌热么?

  “林小姐,我能不能叫你墨歌?总叫林小姐的话,显得太生疏了。当然了,你也可以叫我的小名阳阳,或者直接叫李阳。”

  黝黑男子身形纤瘦,一眼看上去就好像长期营养不良一样。

  头发微卷,让她不由想起月儿常看的漫画里,那个打酱油的角色。

  若是再配上一副眼镜的话,就更像了。

  微微点头,“恩,当然可以。”

  “哈哈,那太好了,墨歌,我听说你也喜欢吃辣的,所以才会专门选了这里。这里可是s市最火的一家了,平时很难订到位置的。幸好我常带公司艺人来吃饭,跟这里的大堂经理很熟,才能订到……”

  说话间,殷勤的帮她夹了菜,“这里的菜味道不错,你尝尝,要多吃点……”

  “好,谢谢……”

  林墨歌讪讪笑着,总觉得全身不舒服。

  对于这种太过殷勤的男人,她怎么也接受不了。

  不过至少跟昨天那个妈宝男,洁癖男相比,今天这个,还要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