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66章 她有了新欢(2)
  第166章她有了新欢

  至少,不是那种千年难遇的奇葩了。

  或许,这种老实人,于她来说,才是最合适的吧?

  毕竟她现在还带着一个孩子,根本就没有挑的资格。

  权氏大楼。

  总裁办公室。

  权简璃冷着脸坐在椅子上,看着桌子上的几份文件。

  这是关于雪城竞标会决赛的准备资料,他审批了以后,下面的人便会执行。

  三份资料,便是三家入围的公司。

  翻到第三页时,是一张熟悉的设计图。

  正是上一次,出自李志明之手的那一份。

  微微沉了眉,目光,不自觉的瞥向带队人员那一栏,权羽晨三个大字,刺的他瞳孔一缩。

  为什么,会是权羽晨?

  而不是林墨歌?

  拨通了内线,声音沉闷,“林氏那边的带队人员为什么换了?不是林氏的副总么?”

  “是这样的权总,林氏内部出了一些问题,据说之前的副总林墨歌由于自己的私人原因辞职了,所以决赛便由新上任的设计师带领……”

  “辞职?”

  “是的权总。新上任的设计师,最近在欧洲很火,而林氏最新交上来的设计图,也是出自他之手,与雪城项目的理念很切合……”

  权简璃默不作声,电话里的人继续道,“权总,要不要以此为借口……”

  “不必,决赛照常!”

  说罢,冷冷的挂了电话。

  眉心,却皱得更紧了几分。

  羽晨最近在欧洲的名声,他是知道一些的。

  当初还以为他回国后,会跟老爷子要一笔创业资金,自立门户的。

  却没想到,他竟然会一头扎进林氏,去给那个女人收拾烂摊子!

  还真是痴情一片啊。

  莫非,这就是那个女人喜欢他的原因?

  不知为何,一想到那日在老宅,林墨歌为羽晨挡拳的模样,他的心,就狠狠一疼。

  初恋是么?

  心头的朱砂痣是么?

  十几年的感情是么?

  哼,那又如何!

  颀长的手指,缓缓的,敲击着桌面。

  目光,不由得瞟向放在一边的手机。

  晦暗的屏幕,依旧没有一丝动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目光,总会下意识的,看向手机。

  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可是,却又深刻的明白,自己的那一份期待,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消失的那么干净的女人,又怎么会,回心转意,跟他联系?

  他自问,是天下最狠心的人了。

  可是在遇到那个叫林墨歌的女人之后才发现,他的狠心,与她相比,不值一提。

  起身,点一支香烟。

  站于落地窗前。

  繁华的商业街上,热闹洋溢。

  而他,似乎被隔绝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些热闹也好,明媚也罢,都与他无关。

  他的世界,只有一片冰冷,寂静,漆黑。

  又是华灯初起时。

  算一算,已经过了二十多天了吧?

  还是,一个月?

  时间久到,已经记不清了。

  说到底,就算是一个月,其实,于忙碌的他来说,也是极其短暂的不是么?可是为何,他却像过了几十年一般,难熬?

  似乎每一刻,心,都备受煎熬。

  可偏偏,他根本就分不清楚,煎熬他的,到底是什么。

  飘渺的烟雾冉冉升起,将他映在玻璃上的影子笼罩。

  模糊了,他的表情。

  他忽然意识到,这些天几乎成了瘾君子。

  整日烟不离手。

  可是心口空空的那一块,却如何,都无法被弥补。

  记得那一日,在老爷子的书房里,羽晨曾经义正言辞,天下女人再多,却不是他爱的那一个。

  现在这句话,是否对用在他自己的身上?

  围在他身边的女人有无数,可是他想要的那一个,却偏偏,离他远去。

  求而不得,原来,竟这般痛苦。

  更痛苦的,是他拉不下脸来,主动打电话过去。

  当日在医院里,云二少说的那一番关于爱情的言论,成了加诸在他身上的诅咒。

  他不相信,自己对那个女人的占有欲是爱情。

  所以,便更加不会主动打电话。

  与生俱来的优越感,绝不容许他,做出任何有辱面子的事来。

  所以这场冷战,只有那个女人先向他认输,否则,便是直到地球灭亡,世界末日,也要冷战下去……

  楼下,岳勇依旧尽职尽责的二十四小时待命。

  确实,与林墨歌的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比起来,他不知道要忠心多少倍。

  看着璃爷走出来,赶紧下车,帮忙开车门。

  “璃爷,直接回老宅?”

  岳勇小心翼翼的问道。

  因为这些日子,璃爷每天从公司出来,都会直接回去。

  自从那天璃爷一人回了一趟竹雪园后,便再没有去过。

  就算憨厚如他,也隐隐的,察觉到了什么。

  只是,不便于直说罢了。

  因为这些日子,璃爷从未提过那个名字,而他,自然更不敢主动提及。

  坐在后座的人,微微点头。

  然后,缓缓闭上双眼。

  岳勇松了一口气,发动车子,向着老宅驶去。

  权家老宅外,停着几辆车子。

  岳勇将车停好,低声道,“到了璃爷!”

  权简璃这才睁开眼睛,目光,陡然落在那几辆车子上。

  便听得岳勇自言自语道,“没想到今天大少爷一家也回来了,老爷子肯定心情又不错……”

  话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闭上嘴巴。

  胆战心惊的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果然,璃爷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走!”

  淡淡的一个字,惊得岳勇哆嗦了一下。

  “喔,是璃爷!”

  不敢再啰嗦,赶紧调转车头,划入夜色之中……

  璃爷不想见大少爷一家,所以,今天是断然不会再回去了。

  他跟了璃爷这几年,虽然听家里的佣人们提过几句,可是璃爷与大少爷一家的纠葛,他还是理不出个思路来。

  黑色的车子,在夜色中穿行而过。

  车里,寂静无声。

  “璃爷,要去哪?”

  岳勇斗胆打破了宁静问道。

  后面的人不吱声。

  竹雪园,璃爷肯定是不会去的,所以岳勇不敢提。想了想,有了主意,“璃爷,要不然到琉璃醉酒店?”

  那里的顶层,是璃爷的私人领地。

  权简璃眉头一皱,兀然想起那张带着泪花的苍白小脸。

  还有她,在月光下,玲珑剔透的身子,以及,在他身下的喘息……

  与那个女人第一次相识,便是在琉璃醉酒店的大床上。

  她被人陷害在他床上,却被他狠心踢下床。

  可以说,那里,是他与林墨歌那个女人纠缠的开始……

  也是让他迷失了自己心智的地方。

  因为在那里,那个女人将没有一丝包裹的自己,献给了他……

  也是从那一夜开始,高高在上,有严重洁癖的璃爷,对那女人的身子,上了瘾……

  “不去!”

  冷冷的一句话,为了掩饰他慌乱的心。

  那里,原本是他一人的领地。

  是他私藏的密室。

  可是,却被那个女人生生闯入,从此,再也无法抹去她的气息……

  该死!是他大意了!

  低估了那女人的能力!

  看着璃爷变了脸色,岳勇大气不敢喘。

  将车速放慢了一些,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许久,再次小心翼翼提议,“要不然,去云二少那儿?听说这几日新进了不少的珍藏……”

  眼前再次出现莫易云那张笑得幸灾乐祸的脸。

  权简璃脸色又黑了一成,仍是默默点了头。

  他虽然不想再听云二少那一套荒谬的论断。

  可是,似乎今天,无处可去。

  心底,泛起一阵浓雾,从何时开始,他的生活,糟乱至此?

  竟然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见璃爷应允,岳勇赶紧加快了速度,向着天空之城酒吧行去。

  路过商业街时,窗外溢彩的灯光,险些晃花了璃爷的眼。

  看着路边那行色匆匆的人,那相挽着手臂,卿卿我我的情侣,心里的烦躁更甚。

  似乎有什么招牌,一闪而过……

  “停车!”

  嗤……

  岳勇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从后视镜里,看了璃爷一眼。

  璃爷的目光,却瞥向外面。

  “璃爷……”

  “掉头!……”

  “是璃爷!……”

  利落的调转车头,然后,稳稳停在一家川菜馆前。

  岳勇眼里露出一抹疑惑,璃爷什么时候,口味变了?璃爷不是一直以清淡为主么?

  而且,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可是璃爷最讨厌的了。

  不过从刚才开始,璃爷的行为就不怎么正常。

  这样子,倒像是个分了手在闹别扭的少年。

  只不过璃爷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要订包间么璃爷?”

  权简璃眉头微皱,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只不过刚才看到牌子的时候,忍不住,想起了上一次,跟那个女人来时的场景。

  一时间,有些迟疑罢了。

  不吭声,沉着脸,开门下车。

  岳勇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殷勤的开门,然后,带路。

  里面闷热异常,本就是炎热的天气,却连空调都没有开。

  据说,这就是这家店的传统。

  而且,也是吸引客人的一个炒作点。

  据说,这叫绿色环保,自然。

  大厅里依旧人声鼎沸,如之前来时一样。

  时隔多日,这里,倒是依旧生意红火……

  窗前的一桌,林墨歌感觉自己的脸都要僵了。

  这种笑不出来还要赔着笑的感觉,真的不怎么好。

  倒是坐在她对面的李阳,一副自来熟的样子,一个劲的给她夹菜。

  笑得谄媚,“墨歌啊,其实我真没想到,咱俩这么合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