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68章 她有了新欢(4)
  第168章她有了新欢

  林墨歌咬牙切齿,“好,我马上报警!”

  可是璃爷一抬手,将她的包包也拿到了身后。

  一脸不屑的看着她焦急的模样,“怎么,怕你的新欢受伤,就这么担心?”

  “简直无理取闹!你放开!……”

  林墨歌实在被气的不轻。

  手被他紧紧桎梏着,包也被他抢走了,真没想到,这厮竟然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来!

  “我无理取闹!?该死!”

  挣扎间,她狠狠的咬了他手臂一口,疼的璃爷倒吸一口冷气。

  一个月不见,这小妮子咬人的本事倒是一点没落下!

  一咬牙,大力将她一扯,林墨歌一个失重,径直跌入他结实的怀抱!

  因为这边闹的动静太大了,惹得整个大厅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更有不少的人早已经拿出了手机录像。

  不过因为有岳勇挡着,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璃爷和林墨歌。

  倒是能看清楚,那个满身都是菜汤的黝黑男人,那模样,确实有够难受的。

  大堂经理跟服务员都站在一边,却因着岳勇吓人的气势,不敢上前。

  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刚才那一句报警,把他们也吓得不轻。

  毕竟警察一来,只会影响生意,这种事,谁都不愿意发生的。

  “墨歌,你没事吧?我们快走吧……我感觉眼睛快要瞎了……脸上也火辣辣的,我不会毁容了吧?……”

  李阳手里抓着纸巾,一动也不敢动。

  又睁不开眼睛,现在唯一可以依赖的人,只有林墨歌了。

  “恩,走!……你不会有事的……”

  林墨歌情急之下,拼了命的想要挣扎出来,却被权简璃抓得更紧。

  “墨歌,你在哪……我好害怕……”

  “我在这儿……”

  “我看不到你啊!……”

  李阳在空中挥舞着两只手,隔着桌子,却怎么也抓不到对面的人。

  又害怕再碰到桌子上的菜,不敢太靠前。

  “李阳你冷静,别怕!……”

  林墨歌被桎梏得脸颊通红,狠狠的在权简璃脚上踩了下去。

  嘶……

  璃爷脸色一变,眸子里火光冲天!

  这死女人竟然为了那么一个乌漆麻黑的货色反抗他!

  尤其是两人间的对话,活生生一部悲情偶像剧啊。简直比当初白娘子跟许仙分别时还要悲惨。

  当然,他就是那个让人唾弃的法海,是生生拆散这一对情侣的坏人。

  抬手,啪!

  又是一盘菜,重重的扣在了李阳的脸上。

  “啊……”

  又是一阵惨叫。

  “有本事就踩的重点!反正这里还有这么多菜!”

  他布满血丝的眸子里,射出嗜血的红光,震得林墨歌身子一颤!

  不好,他是真的动怒了!

  “你越是心疼,我就越是要毁了他!”

  轻薄至极的嗓音,喷吐在她耳际,却让她不寒而栗!

  这种事,他说到做到!

  别说是毁了一个李阳,就算是毁一个公司,于他来说,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林墨歌顿时噤声。

  可她噤声的样子看在璃爷眼里,却是对那个男人赤裸裸的维护!

  “璃爷,人越来越多了!……”

  岳勇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提醒他再闹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

  他脸色一沉,将怀里的女人一提,便向外走去。

  “放开我!……”

  林墨歌挣扎着,她现在可不能走,如果走了,李阳自己一个人,可能真的会瞎的!

  “不想死就闭嘴!”

  璃爷在她耳边低吼一声,吓得林墨歌缩了缩身子。

  “墨歌……墨歌你不要丢下我……”

  身后,再次传来李阳凄惨的嚎叫……

  “李……”

  她才刚开口,便被从头顶直射下来的那道目光,瞪得打了个冷颤,剩下的话,自动消音。

  下一秒,被像塞布娃娃一样,塞进了车里。

  啪嗒,车被从里面上了锁……

  “混蛋!你到底想做什么!放任他不管真的会出人命的!”

  林墨歌怒吼着,拼命的拉着车门,却如何都打不开。

  看着权简璃那张欠揍的脸,气得咬牙切齿,眼里直喷火。

  “林墨歌!你的眼光就差到这种地步!?那么个乌漆麻黑的货色竟然也能看得上眼?还约会,还看电影!说,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结婚生子了?”

  权简璃嗓音沙哑,是丝毫不加掩饰的怒火。

  狭窄的空间里,硝烟弥漫。

  岳勇不动声色的将隔帘降下,然后,发动了车子。

  虽然不知道璃爷要去哪里,可是,总得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跟什么人约会关你什么事!我就是要跟他结婚生子了又怎么样?跟你有关系么?你凭什么来搅局!?”

  林墨歌气的火不打一处来,忽然,又冷笑起来,“权简璃,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么?怎么,难道是看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嫉妒了?”

  “嫉妒?哼,真是可笑!”

  璃爷嗤笑一声,嫉妒,吃醋,这一类的字眼,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他身上!

  “好啊,既然不是嫉妒,那就是发疯了吧!现在疯也发完了,放我下去!”

  林墨歌实在不想跟他一般见识,更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

  “把话说清楚了再走!”

  璃爷一声怒吼,震得林墨歌抖了三抖。

  “我不知道跟你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

  既然从未开始,又何谈结束。

  本就没有什么交集,又哪来的不清不楚?

  “没什么可说的?为什么在我住院的时候突然离开!为什么这么多天连个电话也不打!当初是谁虎视眈眈说要给我儿子当专属保姆的,怎么,现在拍拍屁股就想走人?林墨歌!世上没这么容易的事!”

  璃爷一口气吼出来这么多话,嗓子都快失声了。

  一双凤眸里,怒火狂喷,尽情宣泄着这些天来,他心里的憋闷。

  那火焰,似乎要将眼前的女人燃烧殆尽,烧的连灰都不剩!

  “当保姆的事我就是随口说说不行么?又没有签合约,你管我走不走!我自由人一个,凭什么要在你家死乞白赖的住着!”

  “怎么就叫死乞白赖了,你在我家住着,谁敢说个不字!?合约等我出院了再签不也是一样?或者你到医院去找我的时候签也完全可以!……”

  林墨歌冷冷嗤笑,满脸不屑,“我为什么要去医院找你,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老娘突然发现不喜欢小孩子了,不稀罕赚你那几个臭钱了行不行?!”

  “你!……”

  璃爷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我的腿是被你伤的,你是个罪魁祸首,凭什么不打电话不去探望?!”

  “权简璃,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进水泥了?就算碰瓷也找个合理的借口行不行?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的腿是为了救白若雪才受的伤,关老娘一毛钱的事么?!想找人负责去找你的白若雪啊,来找我算怎么回事?……”

  一句话,让璃爷啉了声。

  他腿上的伤,确实是当初车祸时的伤。

  而那天,只不过是因为被林墨歌踢了几脚,旧伤复发而已。

  而白若雪,确实是横在他心头的一道鸿沟,始终,无法跨越。

  他的沉默,却让林墨歌心尖一疼。

  果然,他的心里,白若雪三个字,依旧是挥之不去。

  沉默,渗人的沉默。

  原本就狭窄的空间里,因为被隔帘与前方隔开,显得越发拘束。

  小小的空间里,被他的气势压制着,似乎连空气,都被抽尽了一般。

  压抑的林墨歌,喘不过气来。

  因为方才的暴怒,胸口不停起伏。

  一张小脸也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

  脖颈间,锁骨处,皆是一层细密的汗珠。

  在车窗外灯光的照映下,如鬼魅般迷人。

  看得权简璃小腹一紧,又想起方才在川菜馆中,她与那个乌漆麻黑的男人谈笑风声,对着他关切备至的模样,妒火,似要将他反噬一般。

  “所以,你偷偷搬离竹雪园,又突然反悔做我儿子的保姆,想急着与我撇清关系,就是为了跟那个丑陋的男人在一起!?”

  他的怒火,连声音,都透露着滚烫。

  林墨歌扭头,勇敢的注视着他的眼睛,用怒火回击怒火,“我跟多丑陋的男人在一起跟你有何相干!我本来就不是你的什么人,又何须费尽心思跟你撇清关系!?”

  撇清两个字,特意咬得很重。

  砰!

  重重的一拳,打在座椅上,吓得林墨歌身子一缩。

  “我说过了,你是我的床伴!在我玩腻你以前,你没有资格喊停!”

  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恨不能将这个小女人生吞活剥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听话的女人!

  林墨歌冷冷讥笑,“我也说过,老娘已经辞职了,不陪你玩了!想找床伴找别人去!”

  咯噔。

  璃爷的心狠狠一沉。

  确实,她现在已经不是林氏的副总了。

  雪城项目,再也不是可以威胁她的条件了。

  所以,床伴这一约定,也自动失效。

  也就是说,如果之前他跟她签订了保姆合约的话,那么,她唯一的身份,就是羽寒的保姆。

  可是现在,她跟他,真的没有一点点关系。

  他连约束她的资格,都没有……

  向来只手遮天的璃爷,从未,如此被动。

  从未,有过这样失算的时候。

  一咬牙,大力一扯,将她扯进怀里,眉眼间,笑得阴狠毒辣,“可是林氏最终还是进入了决赛,所以,这场游戏,绝不会停止!”

  “你卑鄙!想玩自己玩去!老娘不奉陪!”

  现在的权简璃,已经开始走无耻路线了。

  让林氏进入决赛,是他擅自作主。

  为什么要让她来偿还?

  “不奉陪么?呵呵……”他沙哑低沉的嗓音里,泛起一阵波涛汹涌之声,“那你想陪谁?难道是要陪刚才那个丑陋肮脏的男人?怎么,你们认识多久了?进行到哪一步了?他碰过你哪个部位?这里?还是这里?……”

  说话间,一双大手,已经在她身上游移。

  轻佻的嗓音里,却是嫉妒的火焰在疯狂滋长。

  腾空将她抱起,分坐于他腿上。

  暧昧的姿势,惹得她心慌意乱。

  “权简璃!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下流猥琐么!?”

  她气得小脸通红,面前这个男人的嘴脸,让她恨不得伸手抓烂。

  “可你不是就喜欢我这样的下流猥琐么……那几次,你不是也享受得很?”

  说话间,一双大手已经娴熟的滑进她裙底……

  “你够了!”

  啪!……

  重重的一巴掌,甩在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