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69章 她有了新欢(5)
  第169章她有了新欢

  瞬间,五个鲜红的指印,清晰可见。

  嘶……

  璃爷倒吸一口冷气,额头青筋暴涨。

  时间如同静止了一般。

  二人怒目相对,似乎有火苗在滋滋直冒。

  脸上火辣辣的痛感,让璃爷眼里直喷火。

  “该死,这是你第三次跟老子动手了!”

  这死女人打他还打上瘾了是不是?

  第一次为了那个野男人羽晨!

  第二次为了他的儿子!

  这一次,竟然是为了一个长得乌漆麻黑的丑陋男人!

  抬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指节泛白,青筋毕露。

  这一次,璃爷是真的生气了。

  静谧,死一般的静谧。

  车窗外的琉璃灯光闪过,将她的表情照亮。

  一瞬间,璃爷胸口一滞,用尽力气的手指,骤然一松。

  方才,他看的清楚。

  那双清亮透彻,如幽潭一般的眸子里,泪眼婆娑。

  漆黑的瞳仁里,却强自镇定着,倔强着,不肯让眼泪落下。

  鲜红的唇角,因着极度的隐忍而微微颤抖,一如她身子的战栗一般。

  轰……

  就在这一瞬间,璃爷这一个月来心中的怨念,那累积起来的不甘和怒火,瞬间崩塌了。

  传说有孟姜女哭倒长城。

  现在,她的眼泪还未落下,璃爷的心,就已经碎了。

  他的一只大手,还仍在她的裙下,那最敏感的地带。

  却没有了任何想要继续的兴致,反而,越显尴尬。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开着车的岳勇,哪里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只是听着璃爷和林小姐的争吵声骤然消停,微微愣怔了几分。

  想来,两人是真的扛上了。

  跟在璃爷身边这么多年,对璃爷的脾性,也是非常了解。

  真正的愤怒,根本就不是怒吼,而是安静。

  那种能让人看一眼,便心生恐惧的安静。

  微微叹息一声,倒是有些同情林小姐了。

  其实璃爷只要一见到林小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就拿刚才的事情来说,璃爷强行带走林小姐,又伤了那个男人,确实,就像小孩子打架一般,是无理取闹。

  可偏偏,璃爷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或许他根本就不会发现也不会承认,这就是嫉妒。

  赤裸裸的嫉妒。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岳勇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现在的璃爷,不光是有了正常的七情六欲,而且还是极度小心眼的那种。

  林小姐就像是他的私有物品一样,别人连看一眼,都恨不得将那人的眼睛挖出来!

  岳勇就算没有谈过恋爱也知道,这种感情,就是强烈的占有欲!

  而这,不正说明了,璃爷在乎林小姐么?

  没有爱,哪来的恨?

  不动心,又如何想要占有?

  只可惜,璃爷一向自视甚高,根本就不会承认自己的内心,也不会把自己摆在那么一个不利的地位。

  绿灯亮了。

  车子继续向前行驶,却已经在这里绕了第二圈了。

  没有璃爷的吩咐,他实在不知道,该去哪里。

  林墨歌小嘴一瘪,却强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无论如何,她也不会在这个暴君面前露出柔弱的一面,她才不想看他那副幸灾乐祸的嘴脸!

  可偏偏她的这副模样,让璃爷心里一软。

  抽出手来,生疏的,帮她拉好裙摆,然后,在她诧异的目光下,一把将她紧紧搂入怀中。

  “受伤的是我,被打的也是我,莫名被放了鸽子的人也是我,你委屈个什么劲啊?”

  似是抱怨的话,却难得的温柔。

  林墨的心尖,似是被什么东西狠狠一扯。

  再也控制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的那叫一个肆无忌惮,旁若无人。

  眼泪如决了堤的洪水一般,抑制不住的下落,眨眼间便将一张小脸全尽浸湿。

  她把脸深埋在他的胸膛,眼泪鼻涕悉数蹭在那高级定制的衬衫上,哭的肝肠寸断。

  “呜呜……权简璃你个暴君……凭什么凶我……”

  一双粉拳狠狠的捶打着他坚实的胸膛,如雨点一般落下,璃爷却闷不吭声。

  似乎在让她尽情发泄一般。

  “混蛋!……呜呜……既然消失了为什么又要再出现……呜呜……”

  她的嗓音越发沙哑。

  心里有多少话,有多少委屈想要说出来,可是,话到了嘴边,却连诉说的理由都找不到。

  “呜呜……混蛋……”

  哭到情尽处,干脆拉起他雪白的衬衫来擦眼泪。

  惹得璃爷一阵脸黑,“死女人!你当我的衬衫是纸巾啊?”

  “呜呜……”

  她才不要管!他不是有洁癖么,她就要气他,脏死他才好!……

  紧紧搂着那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女人,似要将她彻底的融入自己体内一般,怎么抱,都觉不够……

  不知道哭了多久,林墨歌终是哭得累了。

  哑子干哑难受,一双眼睛也红肿成了桃子,再没有一丝力气。

  埋在他胸口,无声的哽咽着,忽然间,就觉得累了。

  真的好累,为什么她想要爱一个人,就这么艰难?为什么那个人,偏偏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为什么,那个人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与她相隔千万里?

  就如同现在一般,明明,就在他怀里。

  却又摸不着,感受不到……

  “哭够了?”他低头,一脸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女人,“哭够了,就老实交代,你跟那个男人到底什么关系!进行到哪一步了?”

  林墨歌暮然抬头,迎上了那双质问的眸子,红肿的眼睛里,不觉又冒出火星。

  “他跟他什么关系,关你什么事?你没听他说么,我们是在约会!约会懂不懂?”

  “约会?”璃爷咬牙切齿。

  若不是他素来培养的冷静自持,现在就能把这个死女人扔下车去!

  “老子在医院里痛苦的躺着,跟个残疾人没什么区别,你竟然在这边跟别的男人约会?!林墨歌,你简直就是头白眼狼!”

  一想到刚才在餐厅里,这个女人冲着那个丑陋的男人巧笑嫣然的模样,他心里刚刚熄灭下去的火焰,便再次燃烧。

  林墨歌狠狠瞪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人无药可救。

  “哼,少说的这么可怜兮兮,谁不知道你璃大少爷住在医院有多惬意?整天还不知道有多少美人儿争着抢着去探望呢,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有关系么?况且,我跟别人约会怎么了,我又没卖给你,凭什么不能找男人了?”

  璃爷漆黑的眸底一沉。

  确实,这些日子以来,安佳倩和白若雪,哪个都没少。

  可是,璃爷却很不满意,被她识破!

  况且,再多的女人去了又怎么样,她还是不照样没去?

  伸手,钳制住她的下颚,那张被泪痕沾湿的小脸,突兀的呈现在他面前,苍白的脸颊,红肿的双眼,惹得璃爷胸口一滞。

  “才不过一个月没有找你,你就这么寂寞难耐?非要如此大张旗鼓的找男人?”

  话语间的薄凉,让她心底一沉。

  挣扎着,便要从他腿上下来。

  璃爷小腹处的火焰,却被她的扭动轻易点燃,那一处昂扬,蓄势待发。

  林墨歌嗤笑,是啊,在他眼里,她只不过是个离不开男人的肮脏女人罢了。

  “我找不找男人关你什么事!我就是离不开男人,就是肮脏无比,那又怎么样!?这是我自己的生活,与你何干?既然已经这么久没有联系,大家就此遗忘岂不更好?就算在街上见到,也当作陌生人擦肩而过就好,为什么还要来捣乱我的相亲?……”

  她的声声控诉,让他指尖一僵。

  确实,这一个月来,她没有去找他,他也控制着自己,没有给她打电话。

  似乎是在刻意的跟自己抗争,不想承认,云二少的那一番言论在他身上落了实。所以,一直忍着,连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

  原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过下去。

  一如既往。

  回到了以前一般,照常的工作,照常的飘零。

  那颗曾经悸动过的心,也恍然间又落入湖底,归于沉寂。

  可是,就在刚才,在餐厅里见到她的那一刻,看到她跟另一个男人亲密的坐在一起的时候,他这些天来,不,这些年来所有的冷静自持,在一瞬间,崩塌了。

  连他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如此。

  原来愤怒到了极致,便是连自己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心。

  深吸一口气,语气越发冰冷,“如果你真的寂寞难耐,需要男人,为何不找我?为何,偏偏要找那么丑陋的男人!?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之间,有多合拍?”

  手臂一个用力,将她的身子搂得越发紧了些。

  顺势,将她的下腹,与自己的,紧紧贴合。

  林墨歌心尖一乱,她明显的感觉到了,抵在自己身下的那一处坚硬!

  “你看,我知道你每一处敏感的地带,你也知道我离不开你……”

  轻佻至极的话语,喷吐在她耳际。

  激的她心神荡漾,险些失了守!

  可是下一秒,当他满是欲望的眸光,兀然闯进她眼底时,她的心,片片凌乱。

  破碎一地。

  “呵呵,真是可笑!你以为我找男人就是像你一样,想要满足野兽的本能?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低级?!”

  她冷冷讥笑着,心底,却是一片刺痛,“权简璃,我来相亲,我找男人,只是因为我累了,想要找个人好好依靠,想要和他相守到老,想要有一份稳固的婚姻!这一切,你能给我么?”

  稳固的婚姻……

  她淡薄的话,却深深的扯痛了他心底,最薄弱的地带。

  婚姻这个词于他来说,如同诅咒一般。

  躲闪不及。

  桎梏着她身子的手,缓缓放开。

  林墨歌心底,荒芜一片,指尖,寸寸冰凉。

  连同血液一起,冰冷刺骨。

  原来,他的弱点,既不是严重的洁癖,也不是嚎啕大哭。

  而是婚姻。

  曾经他一句不会娶没有感情的女人做妻子,误让她以为,他对爱情专一。

  曾经,还被他感动。

  可如今才明白,那些话,只不过是他给自己找的借口罢了。

  或许,他心里爱着的,永远都只有他自己。

  那个能被他爱着,又甘心情愿娶回家的女人,根本就不存在。

  安佳倩为了嫁给他,不惜割腕自杀,却只换来他冰冷的拒绝。

  白若雪在他身边守了整整十年,付出了她所有的青春年华。最终,依旧没能从他这里,讨到一个卑微的名分。

  而她林墨歌,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只不过是一个被他利用过,玩弄过的床伴,一个玩具罢了。

  没有安佳倩的高贵身份。

  没有白若雪的温婉和耐心,更没有她的才华和美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