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70章 从此无瓜葛
  第170章从此无瓜葛

  与那二人相比,她根本就是一无是处。

  又有什么资格,妄想从他这里,得到任何的回报?

  一直以来,都是她太傻了。

  她深知不能被他吸引,不能沦陷。可最后,却依旧没能逃过这该死的命运。

  吴玉洁说的没错,一直以来,是她太自不量力了。

  她连一点可以争取的资本都没有。

  所以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看着他低垂了眼眸,落寞的样子,林墨歌心在滴血。

  沉着脸从他身上滑下来,远远的贴靠着门坐在一边,与他保持着最远的距离。

  他依旧僵着身子,连阻拦都没有。

  深吸一口气,整理好思绪,学着他的冷漠模样,缓缓开口。

  “看吧,我要的,你根本就给不了,所以,以后不要再纠缠着我不放了。你我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永远都无法契合的。在你的世界里,有无数的女人趋之若鹜,只要你招招手,想要什么样的都能找到,她们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哄着你由着你,又何必抓着我不放呢?”

  太过真实的话语,震得权简璃心口一疼。

  幽暗的眸子向她看过去,突然想起之前羽晨在老爷子面前说过的那句话来,“世上女人再多,却不是我心爱的那一个。”

  这样的话,羽晨敢说出来。

  他敢么?

  不,他不是不敢,而是没有那份心意。

  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爱这个女人。

  他只是觉得,林墨歌跟其他的女人,不一样。

  仅此而已。

  “对你来说婚姻就那么重要么?那只不过是一个虚名而已。我们在一起,开开心心的,不就足够了么?”

  语气,却比刚才,要软了许多。

  林墨歌冷哼一声,心早已经万念俱灰。

  “不好意思,我要的,就是那个虚名。你所谓的开心,是你的独角戏,而我,只是你戏中的道具,要随时随地,随着你的心情演出相应的角色。你需要我时,我就要乖乖的爬到你床上。你厌恶时,我就得悄无声息的滚开。稍有忤逆,便换来刻薄的辱骂……权简璃,这样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恕我,不奉陪了……”

  “不……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的眸眼中,似乎带了淡淡的恳求。

  像个闯了祸的孩子,却不知道,该如何改正……

  他眸子里的躲闪,让林墨歌心如刀绞。

  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被他的演技所蒙蔽。或许现在,良心发现,可是转眼,便又会恢复到以往的冷漠无情。

  而她,再也没有精神,也没有资格,陪着他消耗下去……

  一切,是时候该彻底的结束了……

  纤长的指尖,紧紧握住胸口那枚吊坠。

  略显冰凉的十字架,是在希腊时,他送她的礼物。

  那一天同他在车里争吵时,都没舍得丢弃,今天,却不得不摘下来了。

  不属于她的,再如何占有,也是徒劳。

  用力一扯,啪嗒。

  项链应声而落,滑入她手掌心。

  “谢谢你对我有过一刻的怜悯之心,这条项链,本就不属于我,我也没有资格再拥有……”

  说话间,放在他掌心,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决绝,“现在,我把这条项链还给你,从此以后,你我再无瓜葛……”

  冰凉的吊坠,就那样静静的躺在他手中。

  一如他的心般,就算紧贴着心口,也无法暖热。

  “停车!我要下车!”

  忽然间,她沉声喊道。

  岳勇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踩了刹车。

  嗤……

  车子稳稳停住,岳勇将隔帘打开,小心翼翼看了璃爷一眼。见他眸眼微沉,并无拒绝之意,

  便将车锁打开。

  啪嗒。

  清脆的声音,让林墨歌精神一振,拉开车门头也不回的冲了下去。

  伸手,拦下一下出租车,决然离去……

  出租车擦肩而过之时,权简璃清楚的看到,坐在后座的人儿,泣不成声……

  心,狠狠的揪了起来,如同被千刀万剐一般,痛到无以复加。

  目光留恋的,随着那辆出租车渐行渐远,终究,没入到车流中,再也寻不到任何踪迹……

  岳勇目送着那辆出租车离去,这才从后视镜里看了璃爷一眼,微微叹息,“璃爷,要不要追上去?”

  他沉默着不作声。

  掌心的吊坠,隔的他手生疼,却丝毫无法缓解心底的痛……

  她刚才说,从此以后,再无瓜葛。

  那他,为什么还要再恬不知耻的追过去?

  璃爷不说话,岳勇也不敢再吭声。

  安静的坐着,等待璃爷的命令。

  狭窄的空间里,流淌着死一般的寂静。

  许久,他终于缓缓开口,似是万分艰难一般,吐出几个字来,“回老宅。”

  “是璃爷!”

  岳勇松了口气,发动车子,向着夜色中,缓缓行去……

  出租车门关上的一刻,林墨歌强忍着的眼泪,再也忍受不住,夺眶而出。

  胸口那冰冷的触感突然消失,竟让她猝不及防。

  那枚吊坠,记载着她与他之间,唯一的温存记忆。

  现在,也被她尽数摧毁了。

  希腊的那一场仲夏夜之梦,如今,终究是该醒来的时候了。

  只是,在海上的那一夜,她如何能够忘记啊?

  在她濒临死亡的绝境时,那个如天神一般降临的男子,早已在她心底,刻上了深深的印记,怎是说忘,就能忘记?

  明明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明明早就从安侍倩和白若雪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为何她还傻乎乎的沉沦在了他短暂的温存之中?

  看她哭的伤心,司机师傅也于心不忍。

  “小姑娘,人生总有失意的事,这一辈子啊,大大小小的坎多不胜数,跨过去就好了……”

  陌生人的贴心话语,有时候更能唤起人的共感。

  林墨歌像是遇到了亲人一般,哭得更加肆无忌惮……

  “哇……可是我快要死了……”

  她现在,心痛到无法呼吸,痛入骨髓。离开那个人,从此以后,找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结婚生活,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以后的她,便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有任何活力。

  司机师傅微微一愣,以为她得了什么绝症。怜悯的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哎,还这么年轻的姑娘,真是可惜了……可是啊,人还有下辈子,还有下下辈子。这生生世世啊,都是轮回的。只要尽力的活过,就值了!”

  “呜呜……”

  她哭的撕心裂肺。

  她活的值么?用自己的清白和尊严,两次换回母亲的命。

  还有一对可爱聪慧的儿女,甚至,还跟孩子们的亲生父亲,做过一场盛世繁华的美梦。

  她这一生,也是值了吧?

  “哎,哭吧,放肆的哭一场吧……”

  司机师傅悠悠叹息一声,贴心的,将音乐调高,然后,目不斜视。

  “谢谢……呜呜……谢谢……”

  就连一个陌生人都对她有如此关心,为何,偏偏那个男人,就只活在他自己的世界?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挣扎,到最后,伤痕累累才发现,就算是拼尽一生,她也无法靠近他一步,无法走进他的世界,他的心……

  哭吧,就当今夜是最后一次,为了那个男人哭泣。

  从此以后,权简璃三个字,就彻底的从她的生命里消失,如她所说的一般,再无瓜葛……

  s市在经历了两天的艳阳高照之后,再次回归了正轨。

  阴雨绵绵,淅淅沥沥。

  从大半夜开始,便毫不停歇的敲打着玻璃。

  或许,连老天,也在替林墨歌哭泣吧。

  哭泣着,纪念她这一段悲伤的过往。

  砰砰砰!

  吵闹的声音,震得林墨歌缩了缩脖子。

  怎么这雨越下越大了?竟然连门都敲打开了,该不会是漏雨了吧?

  可就算是漏雨,她现在也没有精力起来管了。

  昨天晚上偷偷哭了一夜,直到天微微亮时,才沉沉睡去。

  身子像是散架了一般,僵硬酸痛。

  砰砰砰!!

  又是重重的几声,震的她心烦意乱。

  到底是谁这么不长眼!一大早来敲人门?

  翻了个身,干脆用被子蒙上了头。

  现在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得等她睡醒了再说。

  可是门外那人,却有着足够的耐心,以及打破砂锅问到底,不死不休的决心,准备跟她死扛到底了!

  砰砰砰!!!“宝贝儿……”

  她扯着沙哑的嗓音,推搡着怀里的小人儿,想让她去开门。

  却不料月儿翻了个身,又往她怀里钻了钻,竟舒服的打起了鼾!

  砰!砰!砰!

  门外那不长眼的还在继续。

  林墨歌心里的火冲天而起,一头鸟窝状头发上,直冒白烟!眼睛都还没睁开,便怀揣着怒气冲了出去。

  “哪个不长眼的!敢打扰老娘睡觉!”

  随着一声霸气的怒吼,一把拉开了门,却被门外那一抹妖娆的身姿深深震撼住了。

  “你……你是谁?”

  揉揉朦胧的睡眼,林墨歌总算看清楚了,竟然是穿着一般艳俗粉红睡衣的林初白!要不是他那张灿若桃花的脸,她还真误以为哪家的二缺把桃花种在她家门口了。

  “哎?大美人儿,这才一天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我的小心肝啊,碎了一地啊……”

  林初白冲她抛了个媚眼,笑的那叫一个花枝招展,魅惑众生。

  “啊咧?原来是个大活人啊?我还以为谁家种的桃树成精了呢。”她撇撇嘴,不耐烦的道。

  “呦呵!大美人儿这意思是在夸我美喽?不过啊,就算桃树成了精,也不可能变得像本少爷一样风姿绰约,惊艳夺目,倾国倾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他风骚的一甩头发,摆出个极其欠揍的姿势。

  林墨歌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请问车见车爆胎的林初白少爷,你这一大早抽风一样的敲我家门是想干什么?要是今天你说不出一个切实的理由来,老娘要了你的命!”

  说话间还挥了挥拳头,吓得林初白向后一缩。

  忍不住撇撇嘴,什么叫车见车爆胎?这种没水准的话怎么能往他身上强加呢?

  不过看着她凶狠的模样,还是老老实实说出了来意,“喏,这个!这上面的人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