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74章 破碎的身世真相(1)
  第174章破碎的身世真相

  电话里,羽晨的声音很轻松,可是不知为何,林墨歌隐隐觉得,他是在强颜欢笑。

  “羽晨,这是你回国后的第一份作品,能胜出,就已经证明了你的能力。所以,不要再为林氏做什么了,自立门户,你才会有更大的成就!”

  她是真的不想让羽晨再跟林广堂牵扯到一起了。

  不想再因此而拖累了羽晨。

  “不墨墨,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我一定会把林氏推上正轨,然后交到你手中的,相信我……”

  羽晨郑重的说道。

  “羽晨……真的不要再为我做什么了,真的……我对……”

  “墨墨!我自有主张,你就不要再操心了。好了,我还要去开会,改天再跟你联系……”

  羽晨打断了她的话,然后径自挂了电话。

  看着黑下来的屏幕,林墨歌暗自叹息。

  她真的是怕害了羽晨啊……

  下了车,打着伞快步向家里走去。

  不过是几站地的路,雨却越下越大了。

  豆大的雨滴溅落在地面上,噼里啪啦。她不由加快了脚步,月儿一个人在家里,会害怕的吧?

  刚走进楼道,啪嗒。灯亮。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嗓音,“林墨歌!”

  她微微一怔,转身,看到了那张熟悉又冰冷的脸。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有着细小皱纹的眼里,射出一道怨毒的光。

  江夜青撑开伞,从车里下来。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来,阴狠的面容,在雷雨的夜里,如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渗人。

  许是她这张脸,给幼年的林墨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每每看到时,还是会忍不住惊惧。握着伞柄的手指,节节泛白。

  “怎么,现在傍上有权势的人了,就不认识我了?”江夜青冷冷瞥了她一眼,声音阴霾。

  “不是,青姨……”

  啪!

  回应她的,是火辣辣的一巴掌。

  嗡……

  耳朵里瞬间如金戈铁马一般,嗡嗡作响。

  林墨歌冷笑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手,啪!!

  重重的一巴掌,甩了回去。

  “你……”江夜青捂着被打痛的脸颊,眼眶通红。她如何都没有料到,这个从来都在她面前唯唯诺诺的小女孩儿,竟然敢动手打她!

  太过震撼,以至于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林墨歌嗤笑一声,“以前是看在我母亲的面子上,才没有对你动手。可是现在,我与林家再无瓜葛,你打我的,我自然会奉还!”

  以前她太过懦弱,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或许她的身份依旧卑微,却知道,有些恶人,不能一味忍让!她也是有自尊有底线的!

  更何况对于林家的人,她早已经深恶痛绝了。

  “好,很好!你倒是真让我刮目相看啊!”江夜青啐了一口,笑得越发阴森,“果然是有了凭仗了,胆子都大了起来!怪不得连你那个妈都敢骑到我头上来了!”

  林墨歌微微一怔,“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少在这里装无辜!林墨歌,你难道不知道么?因为你顺利拿下雪城项目,你那个妈便以此为借口,强迫着林广堂跟我离了婚!那个被我踩在脚底下的贱人,竟然敢爬到我头上作威作福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毁了我的家!”

  江夜青怒吼着,指着她的鼻子痛骂。似乎要将所受的委屈,一并发泄在她的身上。

  林墨歌释然,原来如此。

  怪不得,江夜青会突然找上她。原来,竟然是被赶出了家门!

  没想到那个丧尽天良的林广堂,竟然还会遵守跟她之间的约定,在拿到雪城项目以后,真的与前妻离婚,娶母亲王云过门。

  妈,这下子,您的心愿终于了结了。所以,开心了么?

  或许,这是应该开心的事吧。

  可是现在的她,却连笑,都笑不出来。

  母亲的幸福,是用她的幸福换来的,是她出卖了自尊和清白,甚至人权换来的。这样的幸福,母亲竟然还会坐享其成。

  呵呵,可真是她的好母亲啊。

  咔嚓。

  电闪雷鸣。

  雨,越下越大了。

  溅落在雨伞上,重的,她两手发麻。

  抬眸,看一眼站在对面的女人,这个曾经以欺负她,辱骂她为乐,高高在上的女人,如今,竟在一夕之间,苍老了十岁。

  心底,突然衍生出报复的快感。

  “怎么,被赶出家门了?没想到吧?高高在上的你,也有被打入地狱的一天!看来你还不知道,跟你离婚的提议,是林广堂自己提出来的。是他,为了公司的利益,主动,要背叛你的!被相信了一辈子,爱了一辈子的男人出卖的滋味好受么?”

  刻薄的话语,就那么自然的说了出来。

  似乎,这二十年来受到的委屈,瞬间都蒸发了一般,烟消云散。

  她不是圣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没有那么大的胸襟。

  这些年来所受的苦,所挨的打,一点一滴,尽数累积在心底。而现在,便是将那些委屈尽数发泄的时机……

  江夜青的脸色越发苍白,脸上的几道皱纹抽搐着,面目,越发狰狞。

  忽然,仰天大笑起来,声音凄然苍凉。

  “林墨歌!我是被赶出来了,我是被背叛了!可是,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你听听这是什么!……”

  说罢,她划开手机,似乎是点开了什么东西。

  然后,一道熟悉至极的声音,穿透雷声隆隆的雨夜,传进她耳膜。

  “广堂啊,这么做不好吧……这是在骗墨歌啊……”

  王云的声音,林墨歌又怎么听不出来呢?只是这内容,却让她愣怔在了原地。

  下一句,便是林广堂刻薄的嗓音,“别啰嗦了!她马上就来了!要是演不好这出戏,我的计划就全完了!……难道你愿意眼睁睁看着我公司破产?”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过了些?毕竟那孩子这些年是真心待我……当年我得了绝症,是墨歌费尽心血救了我的……”

  “她救你那是理所应当!要不你白养她这么多年?”

  “可是……”

  “好了!别犹豫了!反正她也不是你亲生的,在她知道真相以前,能利用就多利用一回!怎么,难道你还对她有了感情?”

  “可这……墨歌她会不会有危险?”

  “能有什么危险?赶紧的,把这些血涂在身上!一会儿装的痛苦一点,知道么?成败就在此一举了……只要能让她帮忙拿到雪城项目,我会记着你的好的……”

  “真的么?那你真的会跟江夜青离婚?”

  “……恩,会的……快点……”

  轰!!!一道惊雷在天空炸响,也将林墨歌所有的信仰与思绪,炸的粉碎。

  咔嚓!!白色的电光刺破夜空,也照亮了,林墨歌那张惨白无血色的脸,以及,眸底的震惊。

  看着她愣在原地的模样,江夜青笑的畅快淋漓!

  “哈哈……傻子!林墨歌,你才是那个最傻的人!竟然被人利用了二十年都没有发现……哈哈……你一心一意照顾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生母亲……现在,该我问你了,被最相信最爱的人背叛的滋味怎么样?好不好受?啊?……”

  此时,林墨歌脑袋里一片空白。

  江夜青的声声嘲讽,如锋利的刀刃一般,一刀又一刀,将她那颗脆弱的心,一片一片剜下……

  胃,突然狠狠的抽搐起来,痛到她蜷缩了身子,蹲在地上。

  溅起的雨水,冰冷刺骨。她却根本就感觉不到。

  因为现在的她,早已经冷入骨髓……

  “你拼尽全力帮林广堂拿下了雪城项目,却只是为他人做了嫁衣!林墨歌,你可真是愚蠢!竟然会被蒙蔽这么多年……若是我早就看穿那个贱人的谎言,也不至于被她的虚伪懦弱残害至此!我辛辛苦苦掌管林家二十五年,却没想到,竟会落得如此下场!我惨,可是你比我更惨!……哈哈哈……”

  她的声音,林墨歌已经听不到了。

  现在的她,失魂落魄,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中无法自拔。

  怪不得,母亲从来不让她对林若瑜还手,受了再大的委屈,再多的欺负,也只让她忍着。原来,她根本就不是林家的人!

  怪不得,母亲宁愿牺牲她的清白,宁愿把她逼入绝境,也要让她帮林广堂。

  因为她生来就是被他们利用的棋子啊!

  而她还傻子一样,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尽数出卖,甚至最后那一次,为了救母亲,连自己,都出卖了……

  到头来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一场计划好的骗局!是要榨干她最后一滴鲜血的阴谋!

  呵呵……

  真是可笑,真是天大的笑话!

  从一开始,她的命,她的努力,她的真心,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若不是今天,从江夜青这里得知真相,恐怕,她会被欺瞒一辈子!被利用一辈子!……

  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如死灰。

  江夜青是何是离开的,她并不清楚,也不会在意。

  伞,不知何时,被她扔在了地上。

  她单薄的身子,就那样无助的蹲在积水中,被暴戾的雨水打湿,冲刷……

  可心底的绝望,却如何,都冲刷不掉……

  “大美人儿?真的是你!你是不是疯了,竟然在这里淋雨……”

  落在水坑中的伞被捡了起来,然后,撑在她头顶。帮她挡住了那垂直落下的雨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