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75章 破碎的身世真相(2)
  第175章破碎的身世真相

  她却依旧麻木的,一动不动。

  林初白这才意识到了不对劲,赶紧将她扶了起来,拖进楼道。“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林墨歌的意识,终于恢复了一些。

  抬头,迎上了林初白关切焦虑的目光。

  忽然,眼泪就那样汹涌的涌了出来,心里,却感觉不到一丝悲痛。

  因为她现在,还没有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

  怀里的人儿,瑟瑟发抖,单薄的身子,像薄薄的纸张一般,似乎一碰,就会碎掉……

  “不行,这么下去你会生病的!先回家去暖一暖……该不会是月儿出事了吧?你说句话,别吓我……”

  林初白说着,便拥着她向楼上走去。

  月儿?

  听到这两个字,林墨歌才清醒了一些,她这个样子回去,会吓到月儿的!

  忽然,紧紧的抓住林初白的手,牙齿,因为寒冷而打着冷颤,咯咯作响,“月儿……帮我……照顾月儿……”

  “恩恩会的,听话,先回家……”林初白耐心的劝着。因为她现在的样子,太不正常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他知道必须带她回家。

  “不,我还不能回去!我要去确认……”

  林墨歌颤抖着,话还没有说完,便发疯了似的,转身冲进雨幕,眨眼,便消失了踪迹。

  “……喂!你等……”

  林初白拿着伞追出去几步,却早已经找不到那道纤瘦的人影……

  权氏集团楼下。

  权简璃从大门匆匆走出,岳勇早已等候在门外,帮他撑开了伞。

  瓢泼般的大雨,溅落在他裤管,惹得他脸色越发阴沉。

  有洁癖的璃爷,最讨厌这种下雨的天气。

  “璃爷,雨下的这么大,还回老宅么?那边的路恐怕不好走……”

  岳勇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今天这场暴雨下得太过突然,回老宅的路段这几日一直在修缮,此时积了水,恐怕很容易出事故。

  权简璃微微拧了眉,正欲开口之时,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是权简璃么?”

  里面传来一道陌生的男人嗓音,可权简璃却觉得,似曾相识。

  “是我,你是谁?”权简璃低沉了嗓音问道。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通电话,没那么简单。

  心里,隐隐泛起一丝不安。

  电话那头的人好像在跟谁窃窃私语,然后,才清了清嗓子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个叫林墨歌的女人不见了。如果你不想她出事的话,最好现在马上派人去找。这么大的雨,我担心……咳咳,她很可能会出事。就这样。”

  说罢,啪嗒,挂了电话。

  看着暗下来的屏幕,刚才那个人说的话,还在耳边回荡。

  听着雨滴打落在车顶上发出的噼啪声,权简璃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璃爷……”岳勇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氛围,忍不住开口想问。

  权简璃回拨过去,电话已经关机。

  眉头紧紧蹙起,又迅速的拨打了林墨歌的手机。却被告知无法接通。

  心口骤然一紧,声音焦急而冰冷,“去查一下林墨歌的手机定位!”

  “林小姐?她出什么事了?”岳勇一听林墨歌的名字,很是诧异。

  因为璃爷的表情很可怕。

  “别废话!快去查!”

  怒吼一声,径直下了车。

  岳勇也不敢再啰嗦,刚从车上下来,璃爷却已经坐到了驾驶座上,然后,砰!狠狠将车门摔上,迅速发动车子离去……

  “璃……”

  看着消失在雨幕中的车子,岳勇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赶紧回到大楼去调查了……

  另一边。

  客厅里亮着温暖的橘色灯光。

  一大一小二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看起来亲亲热热。

  二人身上皆是艳粉色的睡衣,看起来倒像极了亲子装扮。

  林初白把调成飞行模式的手机扔在沙发上,恶狠狠瞪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眨巴着大眼睛的小妮子,气不打一处来。

  “你不是说你妈妈叫大美人儿么?恩?不是说你爸爸叫大帅哥么?要不是今天用到我了,让我打这个电话,恐怕我永远都不知道你妈妈的真名了是不是?……”

  月儿一双大眼睛忽闪着,散发出一道道无辜的光线,“可是我妈妈真的很漂亮啊,便宜老爸也真的很帅嘛……”

  月儿说的没错啊,她才没有说谎呢。

  “……”

  林初白被她噎得一愣一愣的,干脆赌气别过脸去。

  “现在我已经没用了,还是滚回自己窝里去好了……”

  说罢,便微微欠身,装作要走的样子。

  果然,这招有效。

  月儿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角,可怜巴巴道,“初白哥哥,外面在打雷呢,你一个人会害怕的,月儿陪你好了……”

  得,这小妮子嘴还挺硬!明明就是她害怕,还非要说陪他!

  可是,看着她无辜的模样,林初白心里的火气一下就消了。

  一屁股又坐回沙发里,撇着嘴道,“我不走也行,不过你得告诉我实话,权简璃真是你爸爸?”

  月儿嘟起小嘴来,“差不多吧。”

  林初白又火了,“什么叫差不多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一句差不多吧,差的太多了好吧……”

  月儿黑亮的眼珠子咕噜噜一转,扁着嘴问道,“初白哥哥,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是新的绕口令嘛?”

  林初白彻底没辙了,打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跟这个小妮子说这么多废话!

  不过,他心里的八卦因子在膨胀发酵,今天要是搞不清楚的话,恐怕会睡不着的。深吸一口气,又追问道,“你既然是大名鼎鼎的权简璃的女儿,为什么还要跟着妈妈躲到这里来呢?还有,为什么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你不直接给他打,而是要让我代劳?”

  “这个……”月儿撇撇嘴,她该肿么回答呢?

  “因为让便宜老爸听出月儿的声音会出大事的啦……他会把月儿抓走,月儿就见不到妈妈了……”

  一说到这里,月儿就想起权羽寒了。

  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月儿真的好想他喔。

  “怎么可能,他可是你爸爸!抓你干什么?难道你是偷跑出来的?”林初白眨巴着眼睛,突然又想起个很严重,非常严重的问题来,“对了,你为什么叫林月儿?”

  之前他给月儿讲故事的时候,看到过月儿书上写的名字。

  确实是林月儿没错,而不是权月儿。

  “不叫林月儿要叫什么?”小妮子天真的望着他。

  林初白额头直冒冷汗,但还是语重心长的解释道,“你爸爸既然姓权,那你当然也应该姓权啦……所以,你应该叫权月儿才对!”

  月儿轻轻咬着下唇,汤圆似的小脸蛋鼓了起来,着实可爱。

  林初白脑中灵光一闪,恍然大悟,“该不会他根本不知道你的娘儿俩的存在吧?或者是不知道有你这个小不点的存在!?”

  怪不得之前,他看网上传的那段视频的时候,觉得那个男人的后脑勺很眼熟呢。

  现在一想,那明明就是权简璃啊!

  也就是说,权简璃是因为林墨歌出去相亲,所以才发怒,收拾了那个相亲男的。

  这么看来,权简璃和林墨歌绝对是有关系的。

  但是她又带着月儿躲在这里,而且,月儿也姓林,而不姓权……

  如此一来,事情便很明朗了。

  “所以说,是你妈妈背着你爸爸,偷偷把你生下来的?”

  月儿黑亮亮的瞳孔骤然一亮,“呦呵!答对了!”

  “对你个头!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说……”林初白轻轻敲了她一记爆栗。

  月儿偷偷撇撇嘴,这么重要的事,她怎么能随便说出来呢?

  妈妈可是告诉过月儿,不要对别人说这些的。不过,初白哥哥是自己猜出来的,应该没关系吧?

  “看来你们娘儿俩这些年受了很多苦啊,快跟哥哥说说,哥哥以后找机会帮你们报仇……”

  “真的?怎么报仇啊?要揍便宜老爸一顿么?”

  林初白冷汗直冒,“额……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呢,好孩子是不能打架的,要是打到脸可就不好了,知不知道……”

  月儿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哼,初白哥哥,你是打不过便宜老爸吧……”

  “怎么可能!哥哥我可是很厉害的……”

  “月儿不信!初白哥哥吹牛……妈妈说初白哥哥这么帅的都是小白脸,还有花拳绣腿……不过初白哥哥,花拳绣腿是什么意思啊?……”

  “……”

  一大一小的认真对话,还在继续……

  夜色,渐深。

  雨,依旧滂沱。

  一道道白色的闪电,将漆黑的夜空划破。

  轰隆隆。

  雷声震耳。

  林墨歌早已被淋成了落汤鸡,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更加衬托的她薄如纸片一般,在风雨中摇摇欲坠。

  乌黑的头发紧贴在苍白无血色的小脸上,犹如求生的水鬼。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跑到林家的,这纤瘦的身体里,却释放出了连她自己都不敢置信的能量。或许,这就是愤怒的能力吧。

  站在林家别墅外,看着这个曾经生活过,在她心里,却如同地狱一般的地方,她哭着笑了。

  砰砰砰!!!

  重重的敲着大门。

  许久,佣人才听到声音出来开门,当看到这个如女鬼一般的疯女人时,根本就没认出她是谁。

  “小姐,请问您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