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76章 破碎的身世真相(3)
  第176章破碎的身世真相

  佣人还以为,她是走错了门。

  或者,是哪家喝醉的小姐跑来避雨。

  林墨歌一声不吭,径直推开她,冲向了别墅里。

  “小姐,你不能进去……”

  佣人吓了一跳,赶紧在后面追过去。

  她理也不理,一脚将门踹开,径直走进了林广堂的主卧室。

  “小姐,那里是老爷夫人的卧室,你不能乱闯!”

  佣人小跑几步,挡在了前面。

  林墨歌正欲砸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穿着睡衣的王云听到声音,走了出来。当看到站在门外,如落汤鸡一样狼狈的林墨歌时,微微一怔,“墨歌?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怎么会淋成这个样子……”

  林墨歌一言不发,泪流满面。

  就那样直直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个她叫了二十五年妈,这个她视如生命的女人!

  这个无论年老色衰,无论贫穷富贵,她都视作唯一的女人……

  任由着自己身上的水滴,顺着肌肤流淌,一滴一滴,溅落在地板上。

  屋外下着雨,屋里,也下着。

  而她的心,在潺潺淌血。

  “墨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可别吓妈啊……”王云被她的样子吓到了,颤颤巍巍问道。

  上前,想要拉住她的手,却被她狠狠甩开。

  “林墨歌!你个疯子!大晚上的跑到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林广堂从浴室出来,一看到林墨歌,便火冒三丈。

  “夫人……”佣人还站在一边,搞不清楚状况。

  王云向她使个眼色,“快去拿条毛巾过来……”

  “是夫人!”佣人应声退下。

  林墨歌却被这一声声的夫人,震得心肝直颤,全身冰凉。

  “夫人?呵呵,用我的命换来的夫人,你就当的这么心安理得么?实现了二十五年的心愿,感觉自己样?”

  “墨歌,你在说什么……”王云又上前拉她。

  林广堂赤红的眼眶,指着她鼻子骂道,“孽障!看你把这里弄成什么样了!快给我滚出去!……”

  林墨歌看也不看他一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人。

  她的容貌依旧,声音依旧,就连眼里的神色,都和从前一样。虚伪,而躲闪。

  呵呵,只可惜,直到现在,她才终于看清楚,王云眼里的神色。

  原来,从来都不是懦弱,而是心虚。

  佣人送了毛巾过来,王云接过,抬手,便要帮她擦掉身上的水渍,却被林墨歌狠狠的,甩到了地上。

  “别再假惺惺了!你既然都已经得到了想要的,还用得着再在我面前演戏么?”

  眼泪,汹涌而出,她却仰天大笑,眼底的凄然决绝,是她碎裂的心。“当年你身患绝症,我卖了自己的身子换来五百万,一心一意,给你治病。你被人打到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是我出卖了自尊和清白去求来的机会救了你的命!那个时候,他在哪!这个畜生在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是我牺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换来了你的命!换来你的幸福!!”

  林广堂脸色铁青,坐在沙发上不作声。

  王云身子颤抖着,泪如雨下。

  这些年林墨歌对她的好,她又如何不记得?

  当初身边所有的人都弃她而去时,是这个女儿,日夜陪伴,救回她一命。如今,她可以打败江夜青,坐稳林家夫人的位置,也是得益于这个女儿。

  “墨歌,妈都知道,是妈对不起你……”她的声音,也越发哽咽。颤抖着双手,又抓住了林墨歌的手。

  “你别碰我!”林墨歌怒吼一声,愤怒的将她推开。

  王云身子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不孝女!竟然敢对你妈动手!……”

  “你给我闭嘴!”

  林广堂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林墨歌的怒吼打断。

  她冷冷的扫过倒在地上的妇人,笑声越发凄然,“不孝女?我根本不是你林家的人,我身上没有林家的血!你凭什么说我不孝!?”

  “还有你!”她指着脸色惨白的王云,字字泣血,“我根本就不是你亲生的,你还打算瞒我多久,利用我多久!?”

  咔嚓……

  一道闪电,将漆黑的林家照亮。也照亮了林广堂和王云脸上精彩的神色。

  林墨歌全身滴着水渍,漆黑的长发紧紧贴合在苍白的脸上,如同夜半来索命的女鬼……

  “哈哈哈……”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尖刻的嘲笑。

  伴随着啪嗒啪嗒的高跟鞋响,江夜青走了进来。

  佣人早在看到她的一瞬间,便已经灰溜溜退了下去。

  “我没来晚吧?看你们的样子,好戏应该还没有上场才对!”

  江夜青说着,看了犹如女鬼般的林墨歌一眼,冷笑道,“哟,早知道咱俩是一路的,刚才我就直接把你带过来了。看看这,淋的多让人心疼啊……”

  王云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狠毒的瞪了她一眼,“江夜青你个贱人!又是你在挑拨离间是不是?!你现在被赶出林家了,就想离间我们母女的关系!……”

  “母女?哈哈……真是可笑!王云,你以为你还能演下去么?”江夜青说着,便再次打开手机,播放了那段录音。

  听到里面熟悉的话时,王云身子一颤,险些又跌坐在地。

  “不,墨歌,你别相信她!这是她伪造的!”

  林墨歌嗤笑一声,“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装下去么?”

  “伪造?王云,这录音是不是伪造的,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江夜青鄙夷的看着她,就算被赶出了林家,再不是林夫人。可她身上的盛气凌人,却是从未减过。

  “若不是你今天把龙哥赶出去,我哪里有机会得到这个?花十万块钱买一段真相,哈哈……真是太值了!……”

  王云面色凄惨,心,如坠冰窖。

  她如何能想到,被他赶出去的那个混混,竟然会遇再找上江夜青!

  龙哥,便是上次林广堂找来演戏给林墨歌看的那个混混。王云没想到,那个混混竟然留了一手,将她们谈话的内容录一音!

  今天,他拿着录音找来,说只要给他二十万,便把录音销毁。从此一世安稳。可是最后,却被王云给赶出去了。

  一来,林广堂已经与江夜青离婚,跟她领了证。她根本就不用再费什么心思。

  二来,她身上,一下子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所以,才让这大好机会白白流失。

  没想到,那份录音,竟辗转到了江夜青的手里!而且,还被她找上了墨歌!

  江夜青冷冷的斜睨一眼王云,目光,再次落到了林墨歌的身上。她单薄的身子,即使在温暖的室内,也瑟瑟发抖。

  “林墨歌,被最亲近的人出卖是什么感觉?我都替你感到可悲!你叫了二十五年的妈,替她做了那么多事,到最后呢,她根本就是在压榨你,在拿你做替死鬼!招财树!”

  林墨歌身子一僵,紧紧的咬着下唇。

  直咬到沁出血丝来,却丝毫没有察觉。因为她的心,更痛,痛到无以复加。

  她却别过脸,看着江夜青,那目光里,阴森的没有一丝温度。“那你又如何?被同床共枕了二十几年的男人背叛,又是什么感觉?你不觉得可笑么?几十年的陪伴照顾,还不如那些散发着铜臭的钱来的重要!”

  说着,忽而又放声大笑起来,“哈哈……两个利欲熏心的人,两个同样铁石心肠的人!怪不得能变成一家!还真是配啊!……”

  江夜青铁色一暗,怨毒的目光,看向了缩在床上的林广堂。

  她恨,当然恨!

  她付出了一生,伺候了他一辈子,给他生儿育女,奉献一切。到最后,却被他无情的赶出了家门,一无所有!

  她真是眼瞎!才会爱上这样的畜生!

  林若瑜早就听到了楼下的嘈杂声,不满的走了下来。

  当看到江夜青的时候,微微一愣。再看一眼全身湿透如水鬼一般的林墨歌,顿时凶神恶煞,“林墨歌你个贱人!穿成这个样子跑到我家来做什么!?你以为你是厉鬼索命么?”

  林墨歌闻言,猛然回头看了过去。

  阴森充满恨意的眼神,吓得林若瑜一个哆嗦,声音戛然而止。

  江夜青今天晚上回来,一来是想要亲眼看着王云跟林墨歌反目成仇,二来,就是为了林若瑜。一看到自己的女儿,眼底顿时温柔,紧紧的拉着她的手,“若瑜,快去收拾东西,跟妈妈走!”

  “走?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走?”

  林若瑜厌弃的抽出手来,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是鄙夷,“你都被扫地出门了,难道我还要跟着你去流浪街头?”

  江夜青面色一滞,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若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不跟妈妈走,难道还要留在这个肮脏的家里?你以为这个贱人,能容得下你?”

  林若瑜狠狠瞪了她一眼,“不许你骂我妈妈!”

  说着,已经走到了王云的身边,乖巧的靠在她肩头,笑意盈盈道,“我也是昨天才跟我的亲妈相认的。原来,这才是我的亲妈,而你,根本就不是!”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雷声,炸响在当场。

  林墨歌愣住了。

  江夜青,傻了。

  如同一具木偶般,傻傻的愣在原地,目光像是失了明般,直直的望着前方。

  咔嚓……

  一道白色闪电刺穿夜空,也刺破了江夜青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