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78章 全世界都在陪你哭
  第178章全世界都在陪你哭

  这一次,她真的是要死了吧?

  就连那唯一一丝理智,也正在与她渐行渐远……

  “该死!”

  一声低低的咒骂,如同从遥远的国度传来。

  似乎,有些熟悉。

  可是她的眼皮却有如千万斤重,一丝,都睁不开了。

  下一秒,身子陡然一轻,跌入一个坚实的怀抱。从那怀抱传来的温热和安心,让她忍不住,想要汲取更多……

  “林墨歌!能听到我说话么?”

  焦急却带着温柔的嗓音,从头顶传来,一声一声,刺入她耳膜。

  心,陡然一惊,似是从绝望的停止,又再次复苏。

  砰,砰,砰!

  强有力的跳动着。

  缓缓睁开眼睛,一张冷峻绝美的男性面孔撞入视线。他漆黑眸子里的担忧与责备,让她一瞬间,便失了防备。

  泪水,汹涌而出。

  权简璃。

  为什么又是他?

  在这个绝望的雨夜,在她最爱最信任的人背叛了她之后,在她被全世界都抛弃了以后,为什么,偏偏是他,来拯救她?

  一如当初在希腊,她将被汪洋的海水淹没时,他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

  为什么每次在她落难时,在她被推至悬崖峭壁,命悬一线时,都是他出现在面前,拯救她,将她从死神手里夺回?

  可偏偏这个如天神一般的男人,却是五年前,将她生生打入地狱的那个!

  原来,恶魔与天使,竟是同一人。

  只是,出现的时间地点不同罢了。

  看她睁开了眼睛,权简璃那颗吊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一些。天知道,刚才看到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时,他的心,几乎撕裂!

  如果这个女人从此离他而去,或是在他面前出了什么事!……他根本不敢去想!

  雨,如瓢泼一般,愈加猛烈。

  他想将她安置在副驾驶上,她却如八爪鱼一般,紧紧的抱紧他的脖子,一刻,也不愿松手。似乎是害怕被抛弃的孩子!

  漆黑的瞳孔一缩,关上副驾驶的门,绕到驾驶座,抱着她,一起坐了进去。

  两人的衣服皆是湿哒哒,身上的雨水,顺着座椅流下,脚下,瞬间成河。

  权简璃眉心一皱,他最讨厌下雨天,更讨厌,弄脏一切。

  她惨白无血色的小脸,紧紧贴靠在他怀里,想要汲取着那唯一的温度。身子因为雨水的冲刷,还在瑟瑟发抖。如同受了巨大惊吓的兔子一般。

  他顺手将温度开到最大,看一眼怀里瑟缩着的人儿,无奈叹息。

  刚才寻找她时心中的怒火,早在见到她的一瞬间,灰飞烟灭。

  “好了,不哭了,全世界都在陪着你哭,看你多大面子。”

  沙哑的嗓音里,没有一丝怒火,却是满满的温存与心疼。

  他温热的大掌在她脊背缓缓摩挲,想要让她安心下来,放松下来。

  从未见她哭得如此惨烈,因为过度的贴合,她身子的紧张和颤抖,他都完全接收。还有她瞳孔中的震惊和无助,都在表明,今天晚上,她受到了什么剧烈的刺激!

  否则,以这小女人的倔强,根本不至于此!

  “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刚才他开车过来时,明明看到还有一个穿着雨衣的人影。那个人影子好像在跟她发生着争执,然后推开她跑掉了。

  因为担心她的安危,他才没有继续追查。

  现在想想,多半,是跟那个人影有关。

  她不支声,泪流满面。依旧如八爪鱼一般,紧紧搂着他。

  这似乎还是这女人第一次,如此主动的拥抱他。

  本来,是挺不错的体验,却不想是在这种场合。

  “好了,不哭了,这么下去你会感冒的,先把湿衣服换了!”虽是命令的语气,却是极其温柔。

  可她依旧搂着他一动也不动,似乎根本,就听不到他说话一般。

  微微叹息一声,伸手,便要帮她脱下体恤。她却扭捏着身子,刺啦。

  浸了水的体恤在他刚毅的指节下,无辜被扯碎。

  他突然有些慌了神,“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衣服质量太差!”

  蹩脚的借口,像个做错了事却不敢承认的孩子。却忘记了,她的衣服遇到他,每次,都是相同的命运。

  将变成碎片的体恤扔到一边,便只剩了牛仔短裤与白色轻薄的内衣。

  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与那胸前精致而又隐隐约约的浑圆,皆让他喉咙一紧。尤其那晶莹的水珠儿,正顺着她细腻光洁的肌肤缓缓向下流淌,暧昧,至极……

  咕咚。

  璃爷狠狠吞了口口水,只觉下腹一热,险些失了守。

  该死!

  整整一个月没有见她,面对着安佳倩与白若雪时,他都没有丝毫的心思。可是现在,只是看着这小女人的身子,他的欲火就已经控制不住!

  她的柔弱无骨,她的纤瘦,她的肌肤,每一寸,都能轻易摧毁他的强大意志。

  也正因为这么一热,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来。他车上根本就没有可替换的衣服!

  正要解开牛仔短裤的手指,兀然停下。再看看自己身上已经沾了她的光,变得湿哒哒的衬衫,重重叹了口气。

  罢了,还是直接带回家去泡个热水澡好了,在这里折腾也没什么作用。

  拉过安全带,连同怀里的人儿一起,紧紧固定。

  也将两人的身子,贴得更紧……

  “先带你回竹雪园洗澡换衣服,这个样子下去,咱们两个人都得感冒!”

  温柔的嗓音,如哄着不听话的孩子一般,宠溺。

  可是竹雪园三个字,却如同魔咒一般,狠狠撞进了林墨歌的心底,让她想起那个白衣胜雪的女子,那个陪在权简璃身边,整整十年的女子!

  竹雪园,是他为她打造的。是只属于他们二人的安乐窝!

  她林墨歌,只是个外人而已。

  所以,她不愿意去。

  “呜呜……”

  拒绝的话,却说不出口,只是急的直哭。眼泪鼻涕,尽数蹭在了他雪白的衬衫上,哭的撕心裂肺。

  璃爷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女人是在挑战他的底线么?明知道他有严重的洁癖,竟然还敢往他衬衫上抹鼻涕!若不是看在她现在这么可怜的份上,璃爷早就一脚将她踹下车了!

  腾出一只手抽了纸巾,想要让她擦泪,她却偏偏不如了他的意,整张小脸都贴在他的胸口,几乎闷的喘不过气来。

  只有那诱人的身子不住的颤抖哽咽,以示抗议。

  更难得的是,璃爷竟然听懂了她的反抗,无奈叹息,“好了,不去竹雪园了,你别再钻着了,小心再晕过去!”

  果然,这句话很管用。

  她微微放松了一些,大口的喘气。璃爷哭笑不得,明明自己就憋的难受,还故意要折腾。真不知道这女人是傻还是笨。

  只不过,她剧烈起伏的胸口,又惹得璃爷眼底火光一闪。

  暗自别过脸去,想要转移视线。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

  “那就去琉璃醉酒店了?”带着疑问的话语,似是在征求她的同意。连璃爷自己都不知道,明明连他自己都不愿意去的地方,为什么跟她一起时,便都无所谓了。

  谁料,他刚刚发动了车子,她再次抽噎起来。哭的越发厉害。

  眼泪那叫一个汹涌澎湃,简直比窗外下的还要精彩!

  她就是在琉璃醉酒店的顶层套房里,输了她的一切。

  自尊,和清白。

  五年前如此,当初输掉合约的时候,亦如此。

  而且两次,都是为了救母亲,那个曾经她以为是母亲的女人。

  一次,是她甘愿,另一次,是她被陷害。

  而这两次,却统统,都是被利用。

  一想到此,她碎裂的心,再次零落一地。

  坚信了二十五年的亲情,一夕之间,全部荡然无存了……

  璃爷眉头紧紧皱起,看着这个重又嚎啕大哭的女人,黑亮的眸底,闪过一丝愤怒的火花。难道他又说错了话?

  “该死,不去了不去了!别哭了行不行!”

  璃爷是真的烦躁了,可语气,却依旧温柔。就算面对刀山火海他都不会眨一下眼,可一看到这女人的眼泪,真心承受不住啊。

  “哇……”谁料她根本就不领情,连嗓子都哭哑了。

  璃爷顿时慌了神,笨拙的轻抚着她的脊背安慰,“乖,不哭了啊,你再哭下去,连我也要跟着哭了。这个责任你付得起么?”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抹嫉妒,到底是什么事,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她哭得这样不顾一切?

  就算是当初被他欺负折磨了,她也只是强忍着泪水。哪里见她哭得这么真刀真枪?

  可如今,却是哭的连老天都被感动了。

  难道,是那个林初白?

  因为好奇那个报信的号码,所以,他一早便让岳勇去调查了。

  结果岳勇便告诉了他这个名字。

  难道是姓林的欺负她了,才让她伤心成这副模样?

  可是,这女人什么时候又跟那个姓林的勾搭上了?这才短短一个月而已,难道他们的感情就深厚到了这种地步?

  可以为他哭得连命都不要了?

  璃爷很快,便推翻了自己的定论。可依旧想不通,为什么林初白会知道她出了事?既然知道,又为什么不亲自去找,反而要通知他?

  还有,这个女人跟林初白,到底什么关系!?

  真是一点也不让他省心!

  许是璃爷最后的话起了作用,林墨歌这才渐渐止住了哭声。她可不想看到这个男人哭,别到了最后,又要让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