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80章 情侣酒店(2)
  第180章情侣酒店

  低头,这才看到那个大到夸张的浴缸,里面飘着一层厚厚的玫瑰花瓣,芳香四溢!

  权简璃抱着她蹲下身子,按动了注水的按钮。瞬间,花瓣便随着温热的水漂浮起来,荡啊荡,如同她火红又脆弱的心儿一样……

  那片心,在知道那个残忍真相的时候,早已经破碎了一地。就如同这些凋零的花瓣儿一般……

  “权简璃……”她开口,想要让他走。

  她不愿意自己最狼狈的样子展现在他面前。

  她的脆弱,只想深深的隐藏起来,独自一人,将那伤口缝补。

  他似乎,看透了她的心一般,莞尔一笑,将她放入温热的水中。修长的指节,轻柔抚过她泪痕未干的小脸,“现在就想赶我走了么?”

  她胸口一滞,看着他那魅惑众生的笑颜,瞬间恍惚。

  这个男人的笑,为何这样好看?

  似是带着治愈效果那般,他一句话,一个笑,便将她那颗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心,渐渐缝补。

  “热水都放好了,总该留我洗个澡吧?”他扬唇,笑的妖孽迷人。

  不待她抗议,便已褪下身上最后的束缚,径自迈进了宽大的浴缸。

  蜜色的肌肤,如出自最有名雕刻家之手般的健硕身材,就那样,大剌剌的展现在她眼前。羞得林墨歌垂眸,别过脸去。

  “无赖!”

  嘴上这么说着,却并没有再开口赶他走。

  今日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将她从那一场瓢泼大雨中解救,或许她现在,早已被积水淹没在路边,成了孤魂野鬼吧?

  这个冷静得没有一丝温度,天塌地陷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男人,却在她每次濒临死亡绝境的时候,都会如天神般降临。

  将她拯救,给她重生。

  说到底,她心底还是感谢的。她并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

  就算他平日里再恶劣,可功,始终大于过。

  鲜艳的玫瑰花瓣经热水一泡,自然散发出浓郁的香气,萦绕在二人鼻尖,也渐渐地,舒缓着林墨歌紧绷的神经。

  二人就这样,面对面而坐。

  他精壮的胸肌,却惹得她小脸绯红,不忍去看。

  许久,她终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氛围和压抑,樱唇轻吐,“谢谢你……救了我……”

  她说的,是真心。

  若不是他,她今日,不死也重伤了吧?追她出来的林若瑜,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

  看着她慌乱闪躲的模样,他眼底,闪过一墨焰火。

  下一秒,长臂一捞,将离他最远的人儿,瞬间勾入怀中。

  哗啦。

  溅落一地水花。

  俯身在她耳边,轻轻吞吐,“若我并不想领你的情呢?”

  暧昧的嗓音,如同优雅的琴弦般缓缓拨动,漾出一曲悦耳的音调。

  “那你想要什么?”

  她下意识的追问,若是其他的,她可以做到。至于,想要报答恩情。

  啪嗒。

  身后的内衣搭扣,被他轻巧解开,一对晶莹的果实,瞬间弹跳而出。

  吓得她向下一沉,想要用温热的水流和玫瑰花瓣,遮羞。

  他却不在意她的躲闪,大掌轻轻一扯,将她身上最后一缕轻薄布片,也扔出水面。

  她细腻光洁的肌肤上,还贴着几片娇艳的玫瑰花瓣,显得越发楚楚动人。那隐隐藏在水下的娇躯,惹得他下腹一热,暗沉的眸底,焰火丛生。

  “我想要你!”

  性感的薄唇轻吐,却震的她心尖儿一颤。

  清亮慌乱的眸子,刚刚撞入他闪着火焰的黑瞳,便被他的唇,猛然覆盖……

  滚烫的唇,带着迫不及待,带着疼惜,带着这一个月来的思念与折磨。

  就那样猝不及防的,将她的清甜汲取,将她的神智,渐渐吞噬……

  林墨歌冰冷的身体,就在这一瞬间,骤然温热了起来,似乎被他蛊惑了一般,体内,竟也衍生出一蹙小小的火苗。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都忘记了吧。

  她这二十五年来借付的真心,所做的牺牲,全都忘了吧。

  吴玉洁对她的警告和威胁,也暂且放到一边吧。

  就让她抛开一切,只偷偷的靠在他怀里,沉溺在他的宠爱中,这一刻……

  柔弱无骨的身子,在他热切的拥吻下,早已经化成了一滩水。

  她的神智也越来越模糊,脑海里,只能感觉到他热烈的吻,只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气息……

  他说他想要她。

  就算是他一时的精虫上脑,兽欲大发。

  她也不在乎了。

  哪怕就这一次也好,她能不能也听从着身体的欲望,随性放纵一回?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有一个世界那么长。

  他的吻,依旧铺天盖地。

  她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的贪恋,若是就这样一个吻,地老天荒,该多好。

  她便再也不用看任何人的眼色,再也不用顾忌谁,更不用,违背自己的意愿去生活。

  终于,在她要窒息之际,他恋恋不舍的松开她红肿的唇,温柔的,在她额头轻吻。

  “怎么又哭了?”

  心疼的吻去她眼角的泪痕,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宠溺。

  或许他和她,都一样吧?

  一样看不清楚自己的内心。一样的,傻。

  连身体,都早已经明白了的事,思维,却转不过弯。

  林墨歌扬眸,望向了那漆黑瞳孔的深处,那里,有一条暗河,汹涌澎湃。只是今晚,难得的静谧。

  “雪城项目,不要交给林氏好不好?”她缓缓开口,嗓音沙哑细弱。

  权简璃微微蹙了眉心,回望着那双清亮透彻,却溢满水雾的眸子,“为什么?当初你不是宁愿输了赌局,也要让林氏入选的么?你为了林氏能得到这个项目,付出了那么多。现在好不容易成功了,应该高兴才是啊……”

  他当然,不明白她是被逼迫。

  她的眼泪再次汹涌而下,如拨浪鼓一般摇头,“不,我根本就不是为了林氏,我从来都不想让林氏入选的啊……那个项目那么重要,是你要送给白小姐的礼物,却被我反复利用,对不起,一直以来,是我的错。现在,就让我一人背负吧,不要再错下去了……”

  看着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女人,权简璃心如刀割。

  笨拙的帮她擦着眼泪,心痛到无以复加。

  “傻瓜,怎么会是你的错?雪城和竹雪园,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将她拥得更紧了一些,他又该如何解释,他从未说过,这些是送给白若雪的礼物,一切,都只是媒体间的传言罢了。

  而他,只是没有回应,然后借着这个势头炒作了一番。

  毕竟,他是个商人,只要能牟利,便会不惜一切代价。

  “两个项目,也只是借了她的名号而已……”

  他眸底一沉,昭告于天下的,并不代表他在乎。真正疼爱的那个女人,是要放在心底的。根本就舍不得,也不愿意,让她暴露在世人眼前。

  林墨歌微微一怔,他这是在向她解释么?

  那一次,他亲口告诉她,白若雪,不是他心口的那抹朱砂痣。

  现在,又告诉她,连竹雪园和雪城项目,都与白若雪无关?他是急在在她面前,想与其他的女人撇清关系么?还是,急于想向她证明他的清白?

  “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曾经付出一切想要帮的林氏,现在却要亲手毁了?”

  权简璃隐隐猜到,她做出这个决定,一定与今晚的事有关。

  心头,再次被撕扯,痛的她险些昏厥。

  泪,尽数落下,将那张苍白的小脸打湿,一层又一层。

  “帮林氏,是为救我母亲的命……为了救她,我可以放弃一切……可原来……”

  话一出口,便泣不成声。

  “原来我只是一颗棋子啊……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儿啊……”

  咯噔。

  权简璃心底一沉,她说她不是母亲的女儿?她说的母亲,是谁?

  林夫人?可是为什么帮林氏,就能救了她母亲?

  “到底怎么回事?说了我才能帮你!”

  他有些焦急了。

  若是知道林家的人伤害了她,他一定出手毁了林氏!

  她却哽咽不成声,双眼红肿,如兔子一般。纤弱的身子在他怀里抽噎,颤抖不停。

  “是我太傻……是我的错……”

  她该如何告诉他,她根本就不是林家的人?只是个被包养的孩子?

  如果告诉他,五年前为了救得了绝症的母亲,出卖了自己的身子?而那个雇主,便是他?

  不,她不能说!

  若是说出王云的名字,以权简璃的脾性,一定会去问个清楚!

  到时候,说不定王云便会交代出月儿的事!

  她不能让权简璃知道月儿的存在!

  一想到此,便紧紧的咬住了下唇,余下的话,她真的无法再说出口。

  看着痛苦的样子,他便以为她是受了惊吓,不愿意再说。温热的大手,轻抚着她颤抖的脊背,嗓音越发温存,“好了,现在不想说就不要说了。我可以答应你,换掉林氏。”

  “真的?”林墨歌惊讶。

  她真的没料到,他还会依了她。

  说入选的是她,说换下的还是她。如此反复,依着他的性子,早该发怒了不是么?

  可今天,许是被她可怜巴巴的模样击中了内心最柔软的所在,又许是,被她的眼泪打败,他竟然连一丝怒火也提不起来。

  只想着,能尽他所有,让她收住眼泪。

  “恩,不过,你以后也不能再跟我赌气,不能再随便说什么再无瓜葛的话,更不能把我送你的东西还回来,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