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81章 情侣酒店(3)
  第181章情侣酒店

  温柔的话语,却带着小小的计较。

  林墨歌眼眶一热,胸口似是堵了一团棉花般,闷闷的。

  难道,他还在计较她那天说过的话?

  他在气她把那条项链还给他?

  璃爷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她永远不会知道,那天她把项链还给他时,他的心,瞬间跌入冰谷。似是停止了跳动一般。

  那一刻,他真的以为,会永远失去这个女人……

  她不也细想,他为何会计较这些。

  他也不敢,听她的回答。

  两人似乎着着足够的默契一般,唇瓣,就那样再次贴合……

  心底,有一万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不能沉沦在他的柔情之下!

  可是,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似是早已期待已久般,迎合着……柔若无骨的手臂,竟然就那样,攀附上他的脖颈。

  她的攀附,便是对他最大的鼓舞。

  一双大掌,已经娴熟的游移到了更深的所在……

  温柔的水流,与他掌心带来的酥麻电流,让她身子一颤,发出细弱的低吟。也将璃爷心底的炙热火焰,彻底激发。

  “小妖精,你在勾引我你知道么?”

  轻佻至极的嗓音,在她唇边喷吐。她小脸一红,下意识的便要逃开,却被他大掌紧紧握住腰肢,“现在才知道害羞,不觉得晚了么?”

  “呀!”

  一声低呼间,他滚烫的唇,已覆盖于那两片淡粉的桃花之上,激的她身子不住颤抖。唯一残存的意识,还在告诫着她,不能就这样沉沦下去。

  这个男人是只披着羊皮的狼,而她,只会被他吞噬!

  干哑的嗓音,带着抑制不住的轻颤,“权简璃,我已经……不是你的床伴了,你不可以……”

  他今天是救了她没错,可她也没有那个义务,再去迎合他!

  璃爷的动作微微一滞,没有了林氏的牵绊,她自然可以在他面前昂首挺胸,拍拍屁股走人。她也说的没错,她早已不是他的床伴了。

  可是,美人在怀,这么个黏人的妖精在他面前,他如何能说放就放?

  这可是他期待了整整一个月的时刻啊……

  下腹传来的炙热火焰,似要将他炙烤一般,某处肿胀的痛感,快要让他疯狂!可这女人却偏偏要在这种时候丢给他个如此重大的问题,该让璃爷如何回答?

  “你……”

  林墨歌还想再说什么,却径直被他的吻吞没。他才不会给她赶他走的机会!

  好不容易清醒的理智,再次被他这天昏地暗的一吻淹没,头脑越加昏沉。

  下一秒,不待她反应过来,修长的美腿便被他轻易分开,然后,长驱直入……

  “嘶……痛……”

  突然的闯入,痛的她直掉眼泪。

  他俯身温柔的将她的泪珠吻掉,动作,轻柔了些许。他承认,是他心急。他害怕这个女人再一次挣扎,再一次,将他赶走。

  而脑海里,依旧在想着那个问题,她现在不是他的床伴了,他还有什么名义,什么借口,与她缠绵?

  璃爷是个绅士,从来不会强迫别人,尤其,是女人。

  虽然现在,有那么一丁点的性急,可璃爷在保证了先机之后,仍要想出一个足以让她听话,也让自己满意的答案才行。

  一般情况下,男人和女人的关系。

  在经历了情人和床伴之后,还能有什么?

  恋人么?还是爱人?

  可是,璃爷爱她么?

  怎么可能!?

  璃爷的心是冰做的,他根本就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他爱的,只是她的身子罢了。这让他欲罢不能,放弃了三十年来所有冷静与素养的身子……

  甚至,除了她之外,其余的女人,根本就吸引不起他的兴致来!无论如何挑逗,璃爷都不为所动。

  只有这个女人,只是看她一眼,璃爷便会失控,便会失守,便会癫狂!

  猛然间,想起之前莫易云说过的那套爱情理论来。

  说什么爱一个女人,不仅想睡她,而且还想睡她一辈子!

  虽然明知道云二少那厮根本就是随口胡说,可璃爷却不得不承认,这套歪理对璃爷来说,形容的太特么贴切!

  他就是该死的想永远占有着这个小女人,甚至恨不得,将她关在笼子里!

  一步也不想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但是另一方面,璃爷又十分清晰的认识到,这并不是爱,只是另一种微妙的情感罢了。一种微妙到,连他也解释不清楚的情感。

  握紧她纤细的腰肢,狠狠向怀里一带。顺势,一冲到底,狠狠的,冲到那最柔软最中心的位置,那直抵她灵魂深处的所在……

  “女人,以后,你是我的女人!”

  如海浪般悠扬的嗓音,轻易地划过她心头,将那受了重伤,支离破碎的心,瞬间复原。

  “女人?”

  她的身子,在他的冲刺下,战栗成团。

  心底,却早已被这两个字,融化成了一滩泉水。

  明知道,他所说的女人,根本不代表任何含义。只不过是与情人和床伴一样,是一个让他继续纠缠她的借口罢了。

  可是,心底,却依旧欢呼雀跃。

  原来,他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

  原来,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在认真对待!

  一双大掌钳制着她的双腿,再一次,深入……

  “恩,你是我的女人,是只属于老子一个人的女人!”

  粗鲁,却又极其霸道的嗓音,宣示了对她的占有。

  也让她,彻底沦陷……

  沦陷的心甘情愿,连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声细语……

  似乎,璃爷也对自己给出的答案非常满溢,薄冷的唇角,肆意张扬。炙烈的呼吸,喷吐在她细腻的脖颈,手上力道,渐渐加大……

  哗哗……

  是水浪的翻飞。

  林墨歌强忍着身体传来的愉快感觉,强自抑制着自己,不喊出声。

  可精神却渐渐昏迷,细细碎碎的嗓音,低低传出……

  身子像要被他撞飞一般,指甲早已嵌入进他脊背的肉里,小脸,越发绯红……

  终于,她放下了一切,羞愧也好,倔强也罢。

  她都顾不得了。

  如果他是她的地狱,那她,甘愿被他卷入,从此,暗无天日。

  也不知是她今夜太过于脆弱,而他刚好,陪她疗了伤,亦或是,分享了她的绝望和痛苦。

  又或者,是这浴缸太大,水温太舒适,玫瑰花瓣的香气,又太迷人。

  再或者,窗外的雨太冷,冷到她没有勇气再冲入雨中……

  她只想沉浸在这里,沉溺在他温柔滚烫的爱抚之下,沉溺在他过口不过心的甜言蜜语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她早已经承受不住他的闯入,渐渐昏迷。

  无骨的身子在他的冲击下,如一片娇艳粉嫩的桃花一般,飘摇,荡漾……

  而他的额头亦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终于,低吼一声,将那最深沉最迫切的炙热释放……

  她半昏半醒的靠在他胸口,就那样静静听着他的心跳声,强壮,有力。

  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他舒适的吐出一口气息,拥着怀里的人儿,靠在了浴缸边缘。

  将那按摩的按钮打开,瞬间,冲出的水浪,缓缓疏解着她的紧张……

  林墨歌想要起身,却是累到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连指尖,也不想再动了。

  就连他的某处,依旧停留在她身体,也没有精力去在意了……

  权简璃伸手,拿起了扔在一边的手机,拨通岳勇的号码。

  “璃爷!”

  就算是半夜,岳勇也会在电话铃响两声之内,快速接起电话。

  “马上通知项目部,雪城项目交给寰宇来做。将林氏的资格剥夺!”低沉沙哑的嗓音,却暗自散发着王者的威严。

  他的一句话,便能定人生死。

  本来昏昏欲睡的林墨歌,在听到他的话后,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他真的,听了她的话?

  也是,他的执行力,一向如此。

  而且,总是说到做到。

  那么这次,林氏终于出局了是么?再也没有机会了么?

  这几个月来,为了一个雪城竞标会,她付出了多少!

  现在,终于尘埃落定了。

  心口的一块石头,瞬间消失。她终于,可以不用顾忌任何人,只为了自己而活了。

  精神放松的一刹那,身体,也松垮下去,顺着他的胸口,便向下滑落。却不想,她这轻微的一动,竟牵扯到了他那依旧肿胀的某处……

  嘶……

  璃爷倒吸一口冷气。

  “璃爷?您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岳勇吓了一跳,以为璃爷出了什么状况。

  璃爷大半夜给他打这个电话,取消林氏的资格,本来就够诡异的了,现在又发出这种痛苦的声音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他的第一反应便是,璃爷难不成是被人威胁?

  可是,马上又推翻了自己的论断,这世上敢威胁璃爷的人,还没出生!

  璃爷恶狠狠盯着怀里的罪魁祸首,惩罚性的重重在她那浑圆上揉捏。

  林墨歌吃痛却不敢出声,扭捏着身子便想逃离,却不料越发引起了某处的肿胀……

  “恩……”

  惹的璃爷一声闷哼,眉心越发紧拧,额头青筋爆露,极尽隐忍。

  岳勇更加担心了,生怕璃爷出个好歹,“璃爷,是不是有什么事?”

  权简璃尽力压制着那处酸胀,语气依旧冷漠,“没事,你明天送两套衣服过来,城东情侣酒店606号房。”

  “两套?”岳勇诧异道。

  “恩,墨儿也在。”他就那样淡然的将她的名字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