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83章 她又多了个儿子
  第183章她又多了个儿子

  月儿听到妈妈的声音,一咕噜从林初白胸口爬了起来,还顺势在他睡衣上狠狠蹭了蹭口水。迷蒙着眼睛便喊,“妈妈,你回来了?”

  “恩,怎么不回床上去睡?在这里等了一夜!?”林墨歌心疼的把月儿抱进怀里,这小妮子真让她没辙。

  “矮油,你们也不说管管我……嘶……我的腰好像断了!……”

  林初白龇牙咧嘴,用手扶着腰,慢悠悠的坐直了身子,冲着林墨歌直咋呼。

  “断了正好,不是有那么多美人儿扑着过来伺候么?正好称了你的心意。”林墨歌瞥了他一眼,心疼的摸着月儿的头发,“以后就算妈妈晚上不回来,也不能再在沙发上睡觉了知道么?月儿是个女孩子,不能跟这种猥琐大叔一起睡的,记住了么?女孩子要矜持。”

  月儿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真的道,“可是初白哥哥不是猥琐大叔喔……”

  “就是!看你都教了月儿点什么!我这么英俊貌美,帅气非凡,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子,怎么能用猥琐这个词来形容呢?况且,我可是心思纯良的好青年,哪像权二少那种花花肠子?玩过女人还不想负责的……”

  林初白说着,还扯了扯林墨歌身上穿着的白衬衫,跟狗似的扑过去嗅了嗅。

  “哟呵,连权二少的衬衫都穿上了,看来昨天……嘿嘿……”说着贼嘻嘻的笑了起来。

  “滚!……”

  林墨歌狠狠踹了他一脚,疼的嗷嗷直叫。

  月儿想起昨晚的事,这才突然问道,“妈妈,昨天便宜老爸找到你了么?”

  “你怎么知道爸爸会去找妈妈?难道是你说的?”林墨歌惊讶道。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脑子里太乱了,很多问题她都没有想过。

  比如权简璃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刚好就救了她。

  现在听月儿这么一说才意识到,原来那根本就不是偶然。

  月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这才嘟囔着,“对不起妈妈,初白哥哥说妈妈跑进雨里了,而且还在哭,所以月儿好担心妈妈的。可是又不敢给便宜老爸打电话,所以就叫初白哥哥帮月儿打的电话……”

  林墨歌一头黑线。

  “所以,你就把妈妈的名字和爸爸的名字都告诉他了?所以这家伙就赖在咱家不走了是么?”

  月儿嘟着小嘴,偷偷瞥了她一眼,“月儿真的好担心妈妈嘛……”

  “喂喂,小歌歌,人家可是好心陪了月儿整整一夜哎,什么叫赖着不走!人家我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啦……”林初白不满的嚷嚷。

  只可惜母女两个理都不理他。

  气得林初白坐在沙发上直翻白眼。

  林墨歌微微叹了口气,这件事也不能怪月儿,况且,若不是月儿通知权简璃的话,恐怕,她真的会出什么事……

  只是让林初白知道了她的底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妈妈,你是不是生月儿的气了?”小妮子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那双晶亮晶亮的眸子,看的人心都要化了。

  “没有,妈妈怎么会生月儿的气呢?月儿也是在为妈妈着想……”

  林墨歌轻轻的摩挲着月儿细软的头发,心底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明明就是权简璃的女儿,却连个电话,都不敢给他打。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她。

  看着这母女二人萎靡了下来,林初白眸光一闪,“其实这事说来说去啊,都要怪权二少那个登徒子!谁让他占了便宜还想溜?都把人吃干抹净了还不想负责任。要我说啊,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你们娘俩做什么都对!”

  “吃干抹净是什么意思啊?便宜老爸吃人了么?”月儿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句话好怕怕喔。

  “额……这个……”

  林初白紧皱着眉头,该怎么解释呢?

  眼底精光一闪,拍着大腿道,“这个啊,等月儿长大了就知道了。其实就跟吃了东西不给钱一个道理。反正你那个便宜老爸呢,不是什么正经人啦。”

  月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喔,月儿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林墨歌郁闷道。

  月儿冲她甜甜一笑,那叫一个纯真无害。

  “爸爸不是什么正经人啊,要不然上次也不会光着屁股趴在妈妈身上了……权羽寒说那就是不正经!……”

  “月儿!”林墨歌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小妮子的嘴。

  这小妮子的嘴上还真是没个把门的,这一激动,就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果然,机灵的林初白,最善于抓这些话里的重点。

  妖孽的一笑,眼里的精光闪的那叫一个耀眼,“光着屁股趴在妈妈身上?啧啧,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们竟然会当着小孩子的面做那种羞羞的事?真是太……刺激了!……”

  “……”

  她突然想起月儿所说的场面,那天权简璃腿上受着重伤,竟然还想对她下手!

  然后,顺带着连昨天晚上那厮的疯狂也想了一下,小脸,瞬间通红。

  “艾玛,脸怎么红了……”林初白还不忘记添乱。

  林墨歌气的又踹了他一脚,恶狠狠的丢过去一记眼刀,“你给我闭嘴!那只是个误会!”

  “是么?我又没说什么……”

  林初白撇撇嘴,“哎对了,权羽寒是谁啊?”

  嘶……

  林墨歌吓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险些晕眩!

  要不是捂着月儿的嘴,恐怕这小妮子就全给说出来了!

  “你听错了,好了,谢谢你照顾了月儿一晚上,你可以滚回去了。”林墨歌脸色一变,就要赶人。

  林初白见她不肯说,自然也不会再多问。

  但是赶他走,他可就不乐意了。

  妖孽般的俊朗面容瞬间耸拉下来,“人家我可是饿了一夜哎,好歹也让人家吃个早饭什么的嘛……这才是待客之道!”

  “好好说话!”

  “咳……我饿……”

  林墨歌瞪了那厮一眼,怪不得爱穿桃花精的衣服,看来他是投错胎了,真应该变成个女人才对。

  不过,他说的也对,反正她要给月儿做早餐。

  “那就吃了早餐再滚,必须滚,知道么?”

  她狠狠的瞪着,以示警告。

  “遵命!”

  林初白咧嘴一笑,那笑容,险些晃瞎她的眼。

  本来被权简璃折腾了一夜,疲惫不堪。

  可是,在一看到月儿那一刻,感觉身上涌现出了无限的力量。

  这大概,就是母亲了吧。

  用着冰箱的食材,简单的做了早餐。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家伙吃的香,她便心满意足了。

  不过这两人的审美怎么这么……雷同呢?

  这模样倒像是她养了两个孩子!

  真是造孽。

  等到两人吃完了,林墨歌连踢带踹,才把林初白给赶出去。

  又赶紧帮着月儿洗漱。

  月儿撅着小嘴一脸不情愿,“妈妈,月儿可不可以不去学校啊?”

  “为什么啊?月儿不是很喜欢幼稚园的么?”

  其实,主要是放月儿一个人在家,她不放心。

  所以,才会在搬家以后,又给月儿换了家幼稚园。

  一来是离家近,二来,也怕林家人或者王云,再打月儿的主意。

  “可是幼稚园里一点都不好玩!班上的小朋友都太幼稚了,月儿还是喜欢跟初白哥哥一起玩!”

  额……

  林墨歌冷汗直冒,又不好发作。

  只得耐着性子,“月儿去幼稚园是要上学,学知识的,可不是去玩的喔?”

  “月儿才不要学知识!学的知识多了就会变成权羽寒那样的,闷都快要闷死了!”

  看着这小妮子伶牙俐齿的模样,她还真是没了反驳的话。

  羽寒的性子确实像他爸爸,有些太闷了。

  可那也不是羽寒愿意的啊。

  是被权简璃那个混蛋给逼的!

  千错万错,都是那个混蛋的错!

  “可是妈妈也说过了,不能总跟初白哥哥混在一起的,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是么?”月儿眨巴着晶亮的大眼睛,虽然她很喜欢初白哥哥啦,可是妈妈的话,她也不敢不听。

  所以只能低头,不吭声了。

  好话说了半天,小妮子这才乖乖去了幼稚园。

  送月儿回来的路上,接到了李阳的电话。

  她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本来还有拍摄的。

  “墨歌,你出门了么?我们已经准备出发了……”李阳的声音,依旧那么明朗。

  或许是明朗的有些过头了,或者,是殷勤过头了。

  “喔,我马上出门。”林墨歌讪讪道。

  “好,那我等你喔!”

  “恩。”

  挂了电话,她长吁一口气。

  李阳虽然不错,也是相亲这些人里,跟她最合拍的一个。

  可是,她终究是没办法说服自己,跟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结婚。

  而且,经历了昨天晚上之后,她的心,早已经沉沦在那个男人身上了。

  原本被吴玉洁扑灭的火苗,再次扑腾了起来。

  哪怕是为了月儿跟羽寒,她也想要再努力试试看。

  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奢望一下,贪心一下。

  因为,她真的想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

  拍摄的事,是答应要帮李阳的忙的,所以她不想半途而废,再给李阳扔下个烂摊子。

  一切,还是等到拍摄结束后再说吧。

  只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

  若是跟李阳挑明了,那吴玉洁那边,又会怎么对付她呢?

  会不会真的如先前所说,强行送她离开?

  或者,她又勇气与吴玉洁或者是整个权家对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