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87章 神奇的龙凤胎(1)
  第187章神奇的龙凤胎

  可她,也绝对不会替人背这个黑锅!

  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一字一句道,“警官,首先,我并不是林家的私生女,我与林家并无瓜葛。所以就不存在因为怀恨在心而杀人这一点。其次,凶器上的指纹,真的是林若瑜将我推倒后,抓着我的手按上去的。至于她为什么这么做,想必不用我说,您也应该明白。”

  “胡说!你是想说她是要将罪行转嫁在你身上?”警官眸底暗沉,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可是林墨歌,林若瑜可是江夜青的女儿!她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弑母之事!”

  “那如果,她不是江夜青的女儿呢?”

  林墨歌沉声道,“这件事想必林家的人在刻意隐瞒,其实林若瑜是王云的女儿,而身为林夫人的江夜青,被骗了整整二十五年,所以,她得知真相之后,才会怒火中烧,与林家人发生了争执。只不过最后却反被林家人所杀,而林家人,却把这个罪转嫁到我身上,警官,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她虽然尽力克制着自己,一字一句吐露清晰,可心里,仍是紧张到发抖,连嗓音,也在发颤。

  两位警官的脸色越发铁青,相视一眼,没有吭声。

  林墨歌瑟瑟发抖,那种冷,是从脚底透出来的冷。

  本以为,昨天晚上所经历的,已经是最绝望的了。

  却不想,林家竟又给她送上了如此一份“大礼!”

  一个杀人的罪名,足够毁了她一生!

  可她竟然眼瞎,整整被那样一家畜生不如的人利用了二十五年!

  心,如死灰,荒芜一片。

  都不知道这样反复的审讯过了多长时间,只是心里,越发焦躁。

  她若是一直被关在这里,月儿要怎么办?

  就在警官们正要出去的时候,忽然问道,“请问我可以先回家么?”

  警官看了她一眼,声音冷漠的没有一丝温度,“不行,你是以谋杀案嫌疑人的身份被捕的,不能保释。在事情还未查清之前,先进行拘留!”

  说罢,转身离开。

  林墨歌无力的跌坐在冰凉的椅子上,连哭,都没有了力气……

  半个小时后,她被转移到了看守所内。

  冰冷的地板,坚硬的铁栏,还有,压抑到窒息的静谧。

  哐当一声,是铁门上锁的声音。

  也将她,彻底的与希望隔绝,与外面的世界隔绝,打入绝望的深渊……

  她会不会,就这样一辈子被关在里面了?

  以林广堂的手段,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把罪名坐实的吧?

  那么,她真的会被当成杀人犯判刑么?

  这下子,吴玉洁就再也不用担心,她会出现在她眼前了吧?

  可是,月儿怎么办?

  羽寒好歹还有权家的人照顾,可月儿却是孤身一人啊!

  如果她真的坐牢的话,还是把月儿的身份告诉权简璃的好吧?至少,月儿不会流落街头……那样的话,就算她在牢狱之中,也能安心了……

  眼泪一滴一滴,顺着眼角滑落。

  她从未想过,她林墨歌的结局,竟会是如此。

  当初还信誓旦旦,说什么会想办法,带着羽寒和月儿一起离开,母子三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现在才明白,一切,都只不过是她的幻想罢了。

  身份卑微如她,又怎么可能逃得过林家的魔掌?

  只是,她真的不甘心,明明已经被他们利用了二十几年,为何直到最后,都要被陷害……

  难道她的一生,就真的凄惨至此?……

  日光西斜,月儿背着小书包,乐颠颠的从幼稚园出来,刚走到楼下,便看到一抹小小的身影。

  正蹲在树下,认真的看着什么。

  小妮子眼珠一转,有了坏主意。

  蹑手蹑脚的绕到了树后,然后,抬脚,砰!

  用最大的力气,踹到了树干上。

  却不知道自己被夕阳拉长的影子,早已经被羽寒发觉……

  哗啦啦……

  树叶上积攒的雨滴,瞬间往下落,如下了一场暴雨般。

  而一直蹲着的羽寒,却猛然起身冲出了树荫的范围,漂亮的小脸上,带着得逞的笑,看着被淋成落汤鸡,还傻呵呵笑着的月儿。

  “权羽寒!你竟然发现了!好过份!”月儿气的龇牙咧嘴,像小狗一样,抖落着身上的水珠。

  羽寒默默看了她一眼,“是你太笨!”

  然后却不动声色的掏出一条手帕,细心的帮着月儿擦干头发。

  月儿小嘴撅的老高,“哼,耍小聪明,一点也不好玩!”

  羽寒撇撇嘴,继续帮她擦干,不跟她一般见识。

  妈妈说过,男生要让着女生!而且,他是哥哥,要照顾妹妹的,尤其是月儿这个不懂事的妹妹。

  月儿淘气劲却又犯了,紧紧抓着羽寒的胳膊,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还不住的嘟囔着,“哼,给你沾点水,让你耍我……”

  “脏死了!”羽寒鄙夷的瞪了她一眼,却并没有推开。

  “咦,权羽寒,你不要总是跟便宜老爸一样好不好,整天绷着脸累不累啊……人家好不容易才见到你一面,你就不能笑得可爱一点嘛?”

  羽寒撇撇嘴,他可笑不出来。

  “走吧,先回家换衣服,你衣服湿了会感冒的。而且我也只有几个小时时间,要在被三叔发现以前回去才行。”

  一听说三叔,月儿又欢脱起来,“哇,好久没见三叔了呢,好想他喔。权羽寒,三叔现在还是那么花心大萝卜么?”

  羽寒不吭声,径直向前走去。

  虽然每次出来,都是借着三叔的光。

  可是,他对三叔并不感冒,也没办法像月儿一样,跟三叔臭味相投。

  对三叔的那些所作所为也不怎么在意。

  月儿不死心,小跑两步追了上去,“快说说嘛,三叔是不是又去酒吧找漂亮大姐姐了?对了权羽寒,难道三叔就没有怀疑过你嘛?毕竟我这么可爱活泼,你却跟便宜老爸一样是个闷蛋!”

  羽寒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小妮子一眼,“第一,我才不是闷蛋,这叫有素养!第二,三叔发现过,不过被我骗过去了。”

  “呦呦,小孩子骗人是不对的喔,不过骗三叔不算!……”

  月儿咧嘴一笑,拉着他的小手向家里走去。

  到了家门口,蹲在地上,在楼道的花盆里摸索着,然后嘿嘿一笑,摸出一把钥匙来,“权羽寒,记住了吧?以后你来的早了就自己进来等喔。”

  羽寒额头闪过几道黑线,这还真像是妈妈跟月儿的做风。

  咔嚓。

  月儿开门进了屋里,将小鞋子一脱,便飞奔起来,扯着嗓子,“妈妈,月儿回来了!猜猜月儿把谁带回来了?……”

  羽寒跟在她后面走了进去,认真的换了拖鞋,然后又把自己的鞋子跟月儿的一起摆好,这才进了客厅。

  他已经好久没见到妈妈了,心里真的好开心好激动。

  好想马上就扑进妈妈怀里。

  可是,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依旧和往常一样绷着脸。

  月儿踢踢踏踏的把屋子找了个遍,也没有看到妈妈的影子。

  不由的嘟起了小嘴,“看来妈妈还没有回来!”

  羽寒安静的把房间看了一遍,这就是妈妈和妹妹生活的地方。

  就算是简单了一些,可是,却好温馨。

  这里每一处,都有妈妈的味道。

  最后乖巧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月儿拿着手机打电话。

  不过表情并不怎么明朗,“妈妈的手机关机了哎,可能是没电了吧。权羽寒,你饿不饿啊?”

  羽寒摸了摸小肚子,点点头。

  “等着喔,月儿去找吃的!”月儿话音刚落,就踢踢踏踏跑进了厨房。

  羽寒漂亮的眉头微微皱起,想起之前爸爸跟他说过的话,心里,便阴云密布。他该怎么开口跟妈妈说呢?妈妈一定会很伤心的吧?

  砰砰砰!

  突然有人敲门。

  羽寒一骨碌跳到了地板上,向着门口冲去,一双晶亮的大眼睛里,冒着璀璨的光。

  “妈妈!……”

  话音刚落,待看清楚门外站着的高大俊朗男子时,愣住了。

  大眼睛里的火光,也瞬间熄灭了下来。

  “呦呵!月儿,你想吃的,初白哥哥都买来了喔!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很兴奋?是不是更爱初白哥哥了呢?”

  林初白提着手里的美食,笑的天花乱坠。

  羽寒撇撇嘴,看来这个人应该认识月儿吧。

  “你找错了。”

  冷冷的说完,便要关门。

  林初白把门一挡,一脸诧异,“月儿,怎么看到初白哥哥一点都不开心呢?看到吃的也不开心?跟初白哥哥说说,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人欺负我们小月儿了,初白哥哥帮你报仇!”

  “没有!你可以走了。”羽寒依旧酷酷的,他现在只想见妈妈,才不想听这个长得跟妖孽一样,比三叔还要漂亮的男人说废话呢。

  林初白眨巴着一双桃花眼,突然发现了个超级大的秘密,嗷嗷直叫。

  “哇,月儿,我没看错吧?你今天好帅啊!等等,你身上穿的该不会是新上市是限量版套装吧?啧啧……奢侈,太奢侈了!哎?可这是男装啊……月儿,你什么时候变品味了?咱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变成粉粉的桃花精么?你可不能抛弃我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在羽寒衣服上摸来摸去,想验验真伪。

  总觉得今天的月儿,跟平时太不一样了。

  羽寒却只觉得头大,月儿到底认识的什么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