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88章 神奇的龙凤胎(2)
  第188章神奇的龙凤胎

  简直就是个话唠!

  说起放来怎么比三叔还要不靠谱呢?

  不过,他也因此更确定了一件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能跟月儿处的来的,肯定都是三叔那种货色。

  羽寒被他摸的浑身不自在,一个劲的向后躲。

  林初白便趁机溜了进来,顺手关上了门。

  大喇喇的一屁股坐到了客厅沙发上道,“看来我们月儿今天真是心情不好啊,没关系,等下吃了初白哥哥买来的好吃的,马上满血复活!”

  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袋子,里面顿时散发出一阵香喷喷的味道来。

  羽寒胆战心惊的看一眼厨房那边,没见到月儿的影子。

  看来她已经藏起来了吧。

  他怎么就忘了,妈妈可是有钥匙的啊,根本就不可能敲门。

  不过,闻着这些香喷喷的味道,小家伙确实也饿了呢。

  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小脸一阵通红。

  林初白看小家伙害羞的模样着实新鲜,“呦呵,月儿,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呢?怎么看到初白哥哥还脸红了?难道连月儿你也被初白哥哥这闭月羞花的英俊面孔给折服了?”

  羽寒扬起小脸蛋来,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撇撇嘴,“你想多了。”

  又是这么简短的语句!

  林初白睁大眼睛,仔细的把小家伙看了一遍,没问题啊!

  难道是月儿今天身体不舒服,所以惜字如金?

  想着便伸手去摸月儿的头,却被羽寒下意识的躲开了。

  这下林初白更加确定了,这小家伙非常不对劲!

  但是为什么,他又想不出来。

  羽寒看也不看他一眼,打开了他买来的吃的。

  然后,汤圆似的脸蛋上,满满的郁闷。

  “怎么了月儿,这些可都是你最爱吃的啊,我还特意让他们多放了一些辣椒呢……怎么样,初白哥哥贴不贴心啊?”林初白炫耀道。

  羽寒无奈点点头,这些还真是月儿最爱吃的。

  可是他吃不了啊。

  而此时厨房的抽屉里,月儿窝在里面,小肚子咕噜噜直叫。

  艾玛,香味都飘到里面来了好不好。

  可是她却偏偏要躲在这里吃不到,摆明了是欺负人嘛。

  初白哥哥,你就行行好,赶紧先离开一下下好不好啊?再这么下去,月儿可就要被馋死了啦。

  可是她心心念念的初白哥哥,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反正在林墨歌回来以前,他就打算彻底的赖在这里了。

  “啊!糟了,我忘要筷子回来了。等一下喔……”

  林初白说着,便进了厨房。

  “不用……”羽寒想要阻止,林初白却已经一步冲了进去,然后开始在厨房里翻找,“哎,筷子在哪呢?”

  羽寒小跑着跟了进去,按照以前妈妈的习惯,轻易的找到了放筷子的抽屉。

  然后便要拉着林初白出去。

  却不料。

  啪嗒!

  最下面的柜子里,传来东西倒地的声音。

  两人同时一愣,羽寒马上反应过来,想要转移话题,“哇,好饿啊,我们快点出去吧!”

  “等下!”林初白疑神疑鬼道,还作出个防御的动作,“月儿,你家该不会有老鼠吧?”

  羽寒一脸黑线,这种问题连五岁小孩子都不会考虑的好么。

  偏偏林初白不是五岁的小孩子,他是二十几岁玩兴大起的大孩子。伸手拿过放在一边的拖布,虚张声势道,“哪里来的小老鼠,赶紧出来投降!玉树临风的本大爷可以饶你不死!要是再冥顽不灵,小心本大爷要了你的小命!”

  羽寒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远远站到了一边。

  幸好这是在家里,没有别人看到,要不然,还真以为这人不正常呢。不过,呵呵,他玩的开心就好。

  但是羽寒也有些担心,他已经猜到了,应该是月儿躲在里面。

  正想着怎么能把他带到客厅去呢,却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砰!一脚把柜子给踹开了。

  然后,月儿窝着的小身子,咕噜噜,从里面滚了出来。

  还长长吁了口气,“艾玛,憋死我了。”

  她是很想好好装下去的,可是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瓶瓶罐罐的,稍稍活动了下酸麻的小腿,就咕噜噜倒了好几个。这可怨不得她嘛。

  “啊!?”

  林初白看着倒在地上可怜巴巴的月儿,再看一眼双手抱胸,站在身后,紧抿着小嘴的羽寒,感觉自己的脑袋都不够用了。

  这什么情况?

  他怎么同时看到两个月儿?

  揉揉眼,再看,没错啊,真是俩!

  不由得吞了口口水,眨巴着一双茫然的桃花眼,“那个……月儿,你什么时候学的分身术?”

  两个小家伙同时鄙夷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羽寒上前,把月儿拉了起来。

  月儿麻溜的拍拍小屁股,跟着羽寒进了客厅。

  一看到桌子上的吃的,眼睛都亮了,“哇偶!都是我最爱吃的哎,初白哥哥果然够义气!”

  刚才躲着的时候,她就馋到不行了,现在总算可以吃上一口了。

  伸出小手来,就抓了个鸡腿,啃的那叫一个香。

  羽寒撇撇嘴,拿着纸巾帮她擦手,“月儿,你可是女孩子,要注意形象!”

  “才不要呢!形象有什么好的,初白哥哥说了,这是本性流露!”月儿一边说着,一边又大大咬了一口鸡腿。

  两个小脸颊鼓鼓得,像只可爱的小松鼠一般。

  听着两个小家伙的对白,再看看两个小家伙一动一静的表现,林初白总算是反应过来了,“你们该不会是……双胞胎吧?啊不对,应该叫龙凤胎!你应该是个男孩子吧?”

  他指着羽寒问道。

  羽寒依旧面无表情,这么明显的事情,一看就知道了,还问什么。

  月儿吃的香香的,还忍不住含糊了一句,“初白哥哥,龙凤胎是什么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额……这个怎么说呢?……”林初白紧皱着眉头在想,怎么解释五岁的小孩子才能听懂。

  “龙凤胎就是性别不同的双胞胎,像我们这样,一个男生一个女生的,才叫龙凤胎,如果都是男生或者都是女生的,就不叫龙凤胎而只叫双胞胎!”

  羽寒不动声色的说完,拿起一块沾辣椒粉最少的鸡腿,小口小口的啃着,优雅至极。

  “喔,原来是这样啊!”月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继续香香的吃着。

  林初白却彻底傻了,这……这确实是五岁的小孩子没错么?

  再看看羽寒的优雅动作,再想想从刚才一进门到现在,羽寒对他的态度,不由啧啧称奇。

  明明就是同一个妈,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不过,看着长相一模一样的两个小萌物,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啊。他的整颗心都快要被融化了呢!

  “那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以前都没见过你啊?”林初白又开始套近乎。

  “权羽寒。”羽寒淡淡的说了一句。

  至于其他的问题,他就不方便告诉了。

  权羽寒?

  林初白默念着这个名字,突然想起来,今天一大早,月儿说漏嘴的时候,就说过这个名字!当时他追问,林墨歌却没告诉他。

  原来,竟然是这个小家伙的名字啊。

  “可是,你们两个明明是双胞胎,为什么你姓权,你却姓林?羽寒,你爸爸真的是权简璃权二少?”

  羽寒默默的点头,继续小口的啃着手里的鸡腿。

  一边还不忘记帮月儿擦掉嘴边的油渍。

  那模样,活脱脱一个尽职尽责的大哥哥。

  “哎?也不对啊,哪有双胞胎同时姓父母的姓的?等等,月儿,你不是告诉我说,你是你妈妈私自生下来的么?怎么可能生了一下还有一个?难道你是被私藏起来的?这么高难度的事,真的能做到么?”

  林初白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以他的高智商,竟然都快要被搞晕了。

  可是两个小萌物自顾自吃的香,哪里有时间管他。

  他就像个傻子一样坐在一边,眼睁睁看着两个小家伙的同步动作,可是一个却是优雅得像个小绅士,而另一个,却狼吞虎咽,丝毫没有一点形象。

  这真的是同一个父母生的孩子么?

  这差异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不过,若是仔细看的话,羽寒确实跟权简璃很像,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上来说,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而月儿,则是随了母亲林墨歌的没心没肺和欢脱。

  啧啧,这一对活宝,还真是两个极端啊。

  可是不知为何,竟有些羡慕起权简璃来。

  若这一对宝贝儿是他的,那该多幸福啊。

  正打算再追问一下两个小家伙的事,手机却响了起来。

  接起来,是母亲焦急的声音,他眉头一皱,急急挂了电话。

  “月儿,羽寒,初白哥哥有些急事要去处理,你们乖乖在这里等着妈妈回来,不要乱跑知道么?”

  羽寒微微点头,不作声。

  月儿不耐烦的冲他摆摆手,“你好啰嗦……”

  “没良心的小东西!”

  林初白撇撇嘴,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心里的问题,恐怕只能等到以后再问了……

  他的恋恋不舍,丝毫没有影响到两个小家伙。

  月儿吃了个肚子滚圆,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直哼哼。

  羽寒小大人一样的帮她擦着沾满油渍的手,“月儿,先去洗洗手,这样脏死了!”

  “矮油,等一下再去啦,月儿现在不想动。”

  羽寒默然,也不再管她。

  许久,月儿无聊到快要昏昏欲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