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90章 魔鬼的眼泪
  第190章魔鬼的眼泪

  可是她却说,如果万一发生了地震呢。到时候被救出来时,难道要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身上只穿着一件大妈牌碎花睡衣?

  虽说是个有些悲凉的笑话,可此时于她来说,却再合适不过了。

  谁能想到,她也会有被抓进看守所的一天。

  而且,还是穿成这副德行。

  想了一天月儿和羽寒,还有她黑暗的未来,现在,早已昏昏沉沉了。

  真的是连哭,都没了眼泪。

  忽然,厚重的铁门被打开了,一位看守的警官走了进来,“林墨歌!有人来看你!”

  说话间,便看到一个身影跟在警官后面走了进来。

  林墨歌心陡然一沉,别过脸去。

  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那张脸。

  “墨歌啊……”王云一开口,便是泪流满面。

  隔着铁栏,她只能站在外面,身子颤颤巍巍的,似乎马上就会跌坐在地上一般。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

  林墨歌冷冷嗤笑一声,“我还没死呢,不用这么早就来哭丧。”

  王云脸色一僵,“墨歌,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来看看我有没有认罪?有没有好好替你们背上黑锅?我不是老鼠,你更不是猫,而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所以,不用来这里假装慈悲了,不需要。”

  林墨歌绝对没有好气。

  她现在早已经认清了一切,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傻乎乎的被人耍了。

  只是,她倒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狠心程度,竟然要将她利用到这个份上。

  “墨歌啊,我知道你怨恨我……可是我也没有办法……”王云擦了把眼泪,目光躲闪的不敢去看她。

  “呵呵,我真是太小看你了啊。”林墨歌讥笑道,“我这条命是你养大的,所以,就要再把这条命收了是么?果真是要把我利用到死的那一刻啊!呵呵,王云,你会得到报应的!!你会遭天谴的!”

  让她丢了清白,丢了尊严,赔了身子还不够,现在,终于来要她的命了。

  就算是吸血鬼,也不过如此吧?

  而她面前的这个女人,却比吸血鬼还要狠毒!比魔鬼还要残忍!

  可偏偏,她竟然眼瞎的,叫了她整整二十五年的妈!

  哈哈,真是可笑!

  真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最最狗血的剧情!

  王云被她骂,却没有反驳。

  因为她也知道,她该骂。

  “墨歌啊,这些年来你对我的好,我是知道的,有时候啊,我就想着,就这么跟你一起平平安安的过下去,也好。可是,当回到林家的那一刻,看到江夜青那个女人在我面前趾高气昂的时候,我就咽不下这口气!我可以忍受她对我刻薄,但是我没办法忍受,我的亲生女儿叫别的女人妈妈!”

  说着,她再次哽咽起来,“我知道对不起你,可是,若瑜毕竟是我亲生的孩子,我没办法啊……对不起墨歌,对不起……”

  “呵呵,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让我原谅?我告诉你,不可能!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林墨歌泪流满面,“当初若不是我卖了自己的身子给你治病,五年前你就已经死了!根本就不会跟林若瑜相认!王云,你到底有没有心?!亲生二字就这么重要?!我拼上性命救你的时候,你的亲生女儿在哪?我没日没夜照顾你的时候,她又在哪?那个时候,她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享受着荣华富贵!恨不得你早些死了她眼前清静!”

  这些,其实她早就已经不在乎了,她只是气愤罢了。

  气愤王云,不知好歹,连是非黑白都不分。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而她却傻乎乎的,为了这种可恨的人买单!

  “我知道,我都知道啊墨歌……我的命是你救的,你对我的好,我也全都看在眼里……我也是有心的人,不是那么冷血无情啊!……”

  王云泣不成声。

  林墨歌却越发觉得可笑,“是么?那你去跟警察说实话啊,说是你们杀了江夜青啊。既然你不冷血无情,为什么还要让我替你们背这个黑锅?你既然知道是我救了你的命,就该报恩啊,怎么能恩将仇报呢?莫非对你来说,让我去死,成全你们一家,就是报恩了?……”

  王云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下来,然后才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关于你亲生母亲的事。当初她把你丢下的时候,我曾见过她一面。她虽然戴了眼镜遮挡,可是我总觉得,她并不是普通人。这么多年来,你越发出落得楚楚动人,就越是让我想起你亲生母亲的样子来,你跟她,真的很像。只可惜,这么多年,我再也没有见过她……若是你想要找她的话,或许这些,可以帮上你……”

  “找她?你不是已经让我背了黑锅,准备要我的命了么?对一个将死之人说这些话,有意义么?”林墨歌嗤笑。

  亲生母亲是谁又如何?

  她现在,还有机会去寻找么?

  连她的生死都成问题。

  更何况,既然当年把她丢弃,她又何苦,再去寻找?

  她倒是有些恨那个所谓的亲生母亲,当初为何,不把她掐死。而要让她活着,遇到了王云呢?她这悲哀的一生,全都是拜那个亲生母亲所赐!

  王云被质问的无话可说,深深看了她一眼,“对不起墨歌,我能说的,只有这些了,希望你好好保重……”

  “呸!你给我滚!别让我再看到你!恶心!……”

  林墨歌从未想到过,有一天,她会跟自己的母亲这么说话。

  当然,是曾经她以为的母亲。

  “墨……”

  “滚!!!”

  林墨歌怒吼,一双满含着眼泪的眼睛里,是嗜血而愤怒的火焰。

  吓的王云身子一颤,畏畏缩缩的离开了……

  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吧。

  她的亲生母亲也好,王云也罢。

  可是,她又有什么错?

  为什么偏偏,所有的一切,都要由她来承受?!

  夜色渐浓。

  月上中空。

  客厅里,两个小家伙还在痴痴的等着,都快等成望夫石了~

  电视里的动物世界已经播放到了最后,羽寒安安静静的看着,不时焦虑的看下表。

  月儿靠在沙发另一边,眼皮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沉重……

  滴滴……

  是羽寒手机的闹铃响了起来。

  吓的月儿一咕噜,险些从沙发上掉下去。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妈妈回来了?”小妮子眼睛还没睁开就问道。

  “不是,是我该回去了。”羽寒默默说道。

  他今天来这里是要见妈妈的,可是一直到现在,妈妈还没有回来。

  而且,手机还是在关机状态。

  月儿一听急了,“可是妈妈还没有回来,权羽寒,你留下来陪月儿好不好,月儿不想一个人待着嘛……而且今天晚上初白哥哥都不在……人家最怕寂寞了嘛……”

  羽寒漂亮的眉头微微一皱,留月儿一个人在家,他也不放心。

  可是,他又不可能留下来。

  “如果我今天晚上不回去,奶奶又会派人四处找我了。到时候,爸爸肯定又会生气,说不定,马上就会送我出国的。”

  月儿小嘴一撅,这一点,她是深有体会的。

  上次她擅自离开权家老宅,等再被抓回去的时候,便宜老爸就大发雷霆,竟然把她关在狗笼子里!

  所以这次如果再激怒便宜老爸的话,那倒霉的,可就是权羽寒了。

  “你不回去不行,可是,月儿也不想自己一个人待着喔。妈妈到底去哪里了嘛,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权羽寒,你说妈妈会不会不要月儿了呀?”

  羽寒无奈叹了口气,小大人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放心好了,妈妈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想妈妈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是么?那是什么事呢?比月儿还要重要?”

  月儿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天真的问道。

  羽寒眉心紧蹙,他倒是更担心,妈妈会出事。

  如果妈妈没事的话,不可能不准时回来的。

  她不会丢下月儿一个人在家的。

  突然,月儿惊呼一声,“对了,你说今天妈妈会不会也跟爸爸在一起?就像昨天那样?”

  昨天晚上的事,刚才月儿已经告诉过羽寒了。

  妈妈突然失踪,是月儿拜托初白哥哥,给爸爸打电话去找妈妈的,后来妈妈一夜未归,结果是一整夜都跟爸爸在一起。

  羽寒心里暗自思忖,若是跟爸爸在一起,倒是很有可能没办法回来。

  因为妈妈不敢说出月儿独自一人在家的事,而爸爸就向来霸道,很有可能不放妈妈回来。

  一想到这里,便暗自起了心思,“很有可能,那我现在就去找爸爸!”

  “我也去!”月儿跟着跳下了沙发。

  “不行,你乖乖在家等着,我一找到妈妈,马上就让妈妈回来!”

  “不要嘛,月儿也好想快点见到妈妈……而且月儿……真的不想一个人在家里嘛!”

  小妮子虽然不肯承认,可羽寒也知道,她自己会害怕。

  许久,才一脸认真道,“我可以带你去找爸爸,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必须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不能随便开口说话,更不能在别人面前露出你本来的样子!这样的话,我就带你去,怎么样?”

  月儿小脸瞬间耸拉下来,“才不要!这样好麻烦喔,月儿记不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