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94章 璃爷就是证据
  第194章璃爷就是证据

  另一边,刑警队大楼前。

  一辆黑色高级私家车,缓缓驶入。

  权简璃坐在车子里,面色阴沉。

  翻看着手中的资料,这些都是岳勇调查的结果,也是等一下,要交给刑侦队队长白永的证据。

  而此时白永正接着一通上上上级打来的电话。

  挂了电话,微微叹一口气。

  没想到昨天发生的那件凶杀案,竟然还惊动了上头。不过那个嫌疑人林墨歌,还真是来头不小啊,竟然让领导特意打电话照顾一二。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还不等他应答,便推门而入。

  走在前面的,面色阴沉,高大冷峻,一张万年的冰山脸,一看便知是谁。要知道权简璃这张脸在s市,可是比那些明星的曝光率还要高啊。

  而后面的,身材魁梧,目露凶光,以白永的看人能力,自然知道这是最职业的保镖。

  “想必您就是权家二少权简璃了吧?我是刑侦队队长白永!”白永笑着自我介绍。

  权简璃闷着脸坐到了沙发上,然后,才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既然知道我是谁,就知道了我来的目的,不知白队长打算什么时候放人?”

  “放人?”白永愣怔一下,讪讪笑道,“抱歉权二少,就算是您亲自来,恐怕也要让您失望了。林墨歌现在是以凶杀案的嫌疑人被逮捕的,就算是保释都不可能做到,又怎么能放人呢?”

  权简璃脸色一沉,“现在警方手里的证据,就是那把凶器上的指纹了吧?可是白队长,不知你想过没有,那天夜里的暴雨,可是多年难得一见。就连道路都被冲垮了,难道连一把水果刀上的指纹都冲不掉么?”

  白永眉头一皱,这些内容都是警方的证据,他怎么会知道?

  他到底动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把这么机密的文件都弄到了手?

  权简璃看他一眼,继续说道,“尸体是在河道发现的,而凶器,却是在几公里外的反方向找到,白队长不觉得这太过刻意了么?且不说她一个女人哪来那么大力气将一具尸体带到河道去,从罪犯的心理来说,就算是要处理凶器,也会选择跟尸体一起处理,而不是特意将凶器放在更容易找到的路边花坛里!”

  “权二少这话的意思,是想说凶器上的指纹是伪造的?”白永问道。

  因为同样的话,之前林墨歌在被审问时也说过。

  “当然,这些话,我想白队长早就从林墨歌那里听说过了吧?明知道这起案子疑点重重,证据也极有可能是伪造的,却一口咬定,她就是杀人凶手,白队长未免太过武断了吧?”

  权简璃的脸色并不怎么好,嗓音也是冰冷刺骨。

  一想到那个女人现在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心里就恨不得把这个刑警队夷为平地!

  白永被他的眼神冻得脊背发寒,却依旧提高音量,“权二少都说了,这个案子疑点重重,那就说明林墨歌可能被陷害,也有可能,是她故布疑阵,想要混淆视听!这种狡猾的罪犯我早的多了,所以权二少,恕我不能听从您的指示办事了。”

  权简璃深吸一口气,看了岳勇一眼。

  岳勇心领神会,将一份文件放在了白永面前的桌子上,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u盘。

  “白队长,我说过,她不是凶手,所以请白队长说话的时候注意你的言辞。事发当天晚上,林墨歌根本就没有作案的时间,因为她整晚都跟我在一起!”

  白永愣住了。

  看一眼权简璃,再看一眼放在桌子上的u盘,然后插进了电脑里。

  上面,是几段视屏。

  “这是……”

  “这是事发当天晚上,林家附近的监控视频,虽然雨下的很大,可是依旧能看清楚璃爷的车牌号,当时,璃爷就是在这里,救了从林家出来的林小姐,而且,当时林小姐是孤身一人。”

  岳勇指着屏幕上的一处解说着。

  屏幕上,车子确实停了一会儿,然后,能模糊的看到,璃爷抱着一个人上了车。

  而那里白永知道,是离林家不远的便利店前。

  “还有,这段视频,是璃爷和林小姐在市区的情侣酒店开房时,酒店内的监控拍摄下来的。而璃爷和林小姐在酒店内待了整整一夜,早上才分头离开。而警方调查的死者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林小姐从林家出来,凌晨一点这段时间,而不管这段时间前,还是这段时间后,林小姐都有很好的不在场证明!这一点,足以证明林小姐的清白!”

  岳勇的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他只是担心璃爷会心生不悦。

  毕竟这次帮林小姐做了不在场证明,就等于是把璃爷和林小姐的关系公之于众。

  璃爷一向喜欢低调,没想到这次,却是主动站了出来。

  白永一遍一遍的看着视频里的内容,确实,画面不是很清楚。

  可是依旧能分析出来,岳勇说的是实话。

  而且,这样的视频也不可能造假。

  如果真如他们所说,那么林墨歌,确实没有时间去杀人再抛尸,更别说是再处理凶器了。

  见他盯着视频不说话,岳勇又道,“如果白队长持有怀疑的话,自可派人去调查。酒店的服务人员,应该也还记得当晚的事。”

  “好,这件事我会再派人调查的。”白永点头,他向来都是身体力行,就算权简璃的这份视频不一定是做假,可他依旧还是要自己去查个清楚。

  不过他到是没有想到,那个一样绯闻缠身的权二少,竟然会跟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有瓜葛,还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既然白队长要亲自去调查,那还请白队长提高办事效率!像白队长这么正直的人,我相信,自然是不会让无辜者蒙冤的。”

  冰冷的嗓音,却带着浓浓的威胁。

  权简璃优雅起身,森然的目光,轻轻从白永脸上扫过,有时候太正直了,便是是非不分了,反而让人反感。

  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岳勇轻皱眉头道,“白队长,若是你真要调查,要尽快,我们璃爷可没多少耐心。若是他一个怒火,恐怕你这小小的刑侦队,都可能被撤掉!”

  一句话,让白永瞳孔一缩。

  若是权简璃,这种事,根本不在话下。

  “白队长,我再提醒您一句,凡事不能光看表面,弑母之事或许听起来有些耸人听闻,可实际上,却并不是没发生过。况且,对于一个母亲死了,还整日流连在风月场所的女人来说,恐怕就更加容易了吧?”

  “你是说……林若瑜?”

  岳勇眉头一挑,“看来白队长已经调查过林家人的底细了,可是恐怕有些林家刻意隐瞒的事,白队长却并不知情吧?江夜青死了,最大的收益人是王云没错,可同时,还有一个收益人,林若瑜!而据我所知,王云,才是林若瑜的生母……”

  嘶……

  白永倒吸一口冷气。

  当日林墨歌说出这些话来,他只当成是林墨歌信口雌黄,却不料今日岳勇又重提此事!

  “那么,一切就拜托白队长了……”

  岳勇说罢,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这才离开。

  白永看着桌子上的文件,还有电脑上的视频,脸色越发苍白……

  看守所内。

  冰冷静谧的氛围,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林墨歌就像是没有了生命的空壳一般,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不哭不闹,没有生机。

  许是一天了吧?还是两天?

  她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看守的警官送来的饭菜,早已经冰凉。

  她却连看都没看一眼。

  心如死灰的时候,她还如何能吃的下东西?

  她不知道,林家人会再想什么办法来给她的罪名落实,可是却知道,林广堂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

  看来她,是真的没有希望出去了吧?

  哐当!

  铁门打开了。

  有脚步声越来越近,林墨歌却不为所动。

  如果,又是林家的人来看她,来幸灾乐祸,她说不定,真的会动手杀了他们!

  “林墨歌!你可以出去了!”

  身后传来看守警官的声音,她身子微微一僵,没有动。

  或许,这只是她的一个梦吧?一个想要逃离的梦。

  “林墨歌!你被无罪释放了!起来!”

  警官见她不动,再次提高了音量道。

  她这才缓缓坐起身子来,却不料胳膊早已被压麻,一股酸痛感侵袭而来,也让她终于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梦。

  “真的?我可以走了?”一开口,才发现嗓子早已沙哑。

  “恩,可以了。有人出面,给你做了不在场证明,所以你被释放了。”警官难得的好耐心说了一句。

  她起身,跟在警官后面向外走去,又把被没收的包包手机都拿了回来。

  有人给她做了不在场证明么?是谁呢?

  脑袋里面在想的时候,手已经先一步,将手机打开。

  瞬间一阵震动声响起,竟然都是两个孩子打来的电话!还有羽寒发来的几条短信!

  还来不及看的时候,哐当。

  门被打开,“你可以走了,以后好好做人,不要再来这种地方了!”警官又嘱咐了一句。

  她微微颔首,抬步,迈了出去。

  一天一夜没有睡觉,滴水未进,重新又看到明媚的阳光,这种感觉,如获新生一般。

  她从未觉得,阳光竟然会这么温暖,自由,原来如此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