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95章 你爱我么
  第195章你爱我么

  阳光洒落在身上,将她冰冷了一天一夜的身体,渐渐晒的温暖了起来。

  只不过,她身天蓝色的比基尼,着实扎眼。

  马路对面,停着一辆黑色高级私家车。

  她却并没有注意到,而是焦急的低头,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想要知道,羽寒跟她说了什么。

  “妈妈,因为等不到你,所以我把月儿带回权家老宅了。妈妈放心,我会照顾好月儿的,不过,妈妈,爸爸不久就要送我出国了,我想让月儿多陪我几天可以么?妈妈,如果你看到信息,可不可以来权家?我真的好想再见妈妈一面……”

  “林墨歌!”

  刚看完信息,一声冰冷微带着愠怒的嗓音,震的她指尖一颤,手机径直摔落在地面上。

  慌乱间弯腰去捡,一件还带着体温的外套,已经落在她身上。

  抬头,高大挺拔的身影,将她头顶的阳光遮挡,是权简璃那张冰冷的面容。

  “权……”

  下一秒,她身子一轻,已经被他紧紧搂在了怀里。

  紧紧的,似乎要将她融入骨血一般。

  紧的她透不过气来。

  他身上的气息,瞬间将她淹没,淡淡的,辛辣的烟草气息,还有,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冰冷气息。

  此时,却让她那么熟悉,那么心安。

  “不是说过不让你穿这种暴露的衣服么?都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他眉头紧皱着,穿比基尼来看守所的女人,恐怕她是第一个了吧?

  只不过,一想到这女人以这么性感的模样被警官们带来带去,看来看去的,他就觉得很不爽!

  “我又不是愿意才穿这样的……”林墨歌瘪瘪嘴,要不是被白若雪设计,又被李阳利用,她用得着穿这种泳衣么?

  不过这件事,她并不打算告诉权简璃。

  若是他知道了,一定会去收拾李阳的,那样的话,说不定吴玉洁逼着她相亲的事,他就会知道。所以,她打算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

  “该死,你还有理了?”他脸色一沉。

  林墨歌鼻子一酸,眼泪,汹涌而下。

  “哇……”

  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似乎要把这一天以来所受到的屈辱全都发泄出来一般。

  眼泪鼻涕全都蹭到了他的衬衫上,权简璃紧皱着眉头,却是难得的,没有再开口凶她。

  反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好了,不哭了,没事了……”

  “呜呜……为什么又是你来救我……呜呜……这样下去我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在希腊的时候,他如天神一般,将险些淹死的她救了出来。

  下暴雨那天,也是他,从绝望的悬崖边,将她拉回。

  而现在,是他从冰冷绝望的牢狱中,将她救出。

  这个男人,一次次的,出现在她最孤独最无助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他,就是她的天神了吧?

  可偏偏这个男人,又是将她打入地狱的罪魁祸首,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坦诚面对的那个人。

  权简璃的心情似乎因她这一句话,而变得明朗了不少,“离不开就一直留在我身边好了。反正你是我的女人,我也不会轻易放你走的……”

  一句话,让她的眼泪越发澎湃了。

  “呜呜……”

  她想起那天夜里,在情侣酒店,就是他的那句,你是我的女人。

  让她甘愿沉沦。

  而现在,她还可以继续沉沦下去么?

  “傻瓜,怎么不告诉我,你不是林广堂的女儿?”他柔声在她耳边问道。

  “你都知道了?”她抽噎着,依旧伏在他怀里。

  “恩,为了找证据,调查过才知道的。”他淡淡道。“没想到林家的关系竟然会如此复杂!”

  林墨歌抽噎着,这才缓缓道来,“若不是那天,江夜青拿着一段录音让我听,我根本就不会知道,原来王云一直都在利用我,一直都在骗我!她当初竟然跟林广堂一起,设计出被绑架的场面来骗我!我是不是很蠢?为了那么一个没有人性的女人,竟然一次次的出卖自己……呜呜……我就是个傻子!”

  深吸一口气,嗓音却越发沙哑,“我去找她当面对质,可是江夜青也去了,然后才知道,原来林若瑜竟然才是王云的亲生女儿!她们扭打在一起,跟疯子一样……然后我就离开了,可是却没想到,她们竟然把江夜青杀了!还把罪名嫁祸到我身上!呵呵……被人利用了整整二十五年,现在真相暴露了,他们就想把我逼入死地!……”

  心底的伤疤,再次被揭开,却发现,痛是次要的。

  真正让她难过的,是那伤口,太过黑暗。

  或许,是时候,在阳光下暴晒一番了……

  听着她断断续续的叙述,权简璃脸色越来越暗。

  原来,当初她宁愿输了赌约,也要让林氏入选的原因,竟是王云设计了被绑架之事!

  这个女人,竟然从未告诉过她!

  可是,若她当时就告诉了他,他就会帮她么?

  会么?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好了,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人不是你杀的,我会找到他们杀人的罪证,让他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温柔的嗓音,给了她最大的力量。

  “谢谢你,权简璃!我是真心的……”她仰头,一张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他心底一软,抬手帮她擦干,薄唇一挑,“既然是真心的,倒不如切实行动来得更好……”

  “什么行动?”她迷茫的眨着眼睛问道。

  “林墨歌,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他的语气突然暧昧起来,搂着她的一双大手,缓缓游移到了腰间……

  林墨歌身子一僵,顿时明了。

  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不分时间场合的兽性大发!

  眼珠一转,轻声道,“我都两天没洗过澡了,身上会不会发臭了啊?”

  果然,权简璃邪魅的笑容,立刻僵在了嘴角。

  下意识的松开了搂着她的手。

  眉头皱的紧紧的,“那就等你洗了澡再用实际行动感谢我!”

  说罢,便拉着她向车子走去。

  林墨歌这才松了口气,看来这一招果然有效!

  一手被他拉着,另一手迅速的删掉了羽寒发的那条信息,万万不能被他发现了。然后,才又将手机放回了包里。

  “林小姐!”岳勇帮她打开了车门,笑着道。

  “谢谢!”林墨歌小脸一红,低头钻了上去。

  她的狼狈样子,在被权简璃看到了的同时,也全都被岳勇看过了吧?

  可偏偏,她还无可奈何。

  权简璃依旧紧紧的搂着她,好像丝毫都不介意她没洗澡身上还发臭,这倒是挺新鲜的。

  就连岳勇,也觉得璃爷的变化有点大,不过根本不敢吱声。

  缓缓的发动了车子,向前开去。

  靠在他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林墨歌那颗冰冷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仰头,望着他俊美的侧颜,心里,却思绪万千。

  他要送羽寒出国了,那她是不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带着月儿也一起离开呢?

  现在没有了王云这个牵绊,她倒是可以走的更洒脱一些。

  到了国外,她自然有机会,跟羽寒有更多的见面机会,说不定,还能每天都守在一起。

  而她出国,还能躲开吴玉洁的监视。

  毕竟当初吴玉洁早就想让她远远的离开s市不是么?

  她此举,倒正合了吴玉洁的意。

  只是,她真的,舍得离开么?

  这个如天神一般,将她一次次从灾难中拯救出来的男人,这个曾经说过,她是他唯一的女人的男人,她真的,能放的下么?

  如果,她把月儿的事告诉他,也告诉他,她就是五年前那个代孕的女人,那他,会不会还她一个完整的家庭?

  紧皱着黛眉,眼底,渐渐黯淡。

  连吴玉洁都不肯接受他,那么权老爷子,就更加不会了吧?

  所以最后的结果,便是权家把月儿抢走,而她,一无所有……

  这个结果,她根本无力承担。

  所以,在不清楚他真实的心意之前,她不会冒这个险。

  必须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权简璃……”她鼓起勇气,轻声问道,“那天你在酒店说的话,还算话么?”

  “恩?什么话?”他垂眸,迎上了她漆黑的瞳孔,不知为何,那原本清亮不染一比尘埃的眸子里,竟溢满了悲伤。

  “就是……你说我是你的……”林墨歌嚅噎着,女人两个字,她实在说不出口。

  “恩,当然,你是我的女人,只是我一个人的。”权简璃开口,轻声吐露。“怎么,难道你反悔了?还是说,想要再趁机勾引其他男人?”

  林墨歌黛眉微皱,“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他追问。

  迟疑了许久,她才又开口,“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话?你……爱我么?”

  那么霸道的话,那么急切的,想要将她禁锢在他身边,难道,不是因为爱么?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还不到爱的程度,或许,他应该是喜欢她的吧?

  所以,才会说出那句话来。

  不是他的情人,也不是床伴,而是,女人。

  只属于他的女人。

  权简璃脸色一僵,眉头不自觉的皱起。

  “你知道我最讨厌这个问题!”

  林墨歌默然,她当然知道。

  “我有时候真的很好奇,在爱不爱,和结不结婚这两个问题中,哪一个,才是你真正厌恶的?”她轻声嗤笑。

  他眉头紧锁,“这两个我都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