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96章 主动上权家(1)
  第196章主动上权家

  是啊,他都讨厌。

  如若不然,也不会将白若雪和安佳倩都狠心的赶走了吧?

  对他来说,白若雪便是涉及到爱与不爱,而安佳倩,则是逼着他成婚。

  气氛突然沉闷下来,她微微坐直了身子,他搂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收了回去。

  前面开着车的岳勇,也跟着替林小姐捏了一把汗。

  璃爷最烦女人问爱不爱的问题,最烦被人逼婚。

  如同当年的白小姐一般,跟了璃爷十年,最后却没忍住,要跟璃爷要名分。

  结果,却是激怒了璃爷,直接分手。

  现在璃爷跟林小姐间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没想到,一不小心,又发展到了这一步。看来全世界的女人都一样啊,总是想要知道男人的心意……

  可偏偏,男人的心意,如深藏在水下的冰山,从不显露……

  许久,他忽然开口,“为什么一定要问这种问题?我们就像现在这样不好么?你是我的女人,想要任何东西,我都可以给你,甚至可以任何女人都羡慕的独宠!”

  林墨歌凄然一笑,“全世界女人都羡慕的独宠,我却唯独不想要……”

  “那你想要什么!?”璃爷的语气已经不耐烦了,还有微微的震怒。

  林墨歌扬眸,迎上了那双漆黑却闪烁着火焰的眸子,笑的无力,“我想要的,是一个家,一个平平淡淡却又温暖的家,一个永远都不会离开不会背叛,更不用担心被人抢走的家。”

  权简璃的脸色渐渐阴沉。

  她继续道,“如果我也能如你一般洒脱,可以不要婚姻,不要承诺,只随着性子玩乐,两人意气相投了便在一起,厌烦了,潇洒的挥手再见。可惜我做不到……”

  因为,她还有一双儿女,她没办法只顾自己一个人而不为孩子们打算。

  气氛,再次沉默。

  她真的,只想要一个答案而已。

  一个让她留下来,或者离开的答案。

  忽然间,她似乎明白了五年前,羽晨的心情。

  那个时候,他也是如她现在这般,只想听一句答案,一句让他可以放弃一切,只留在她身边的答案吧?

  可是,那个时候,她却不懂,一如现在的权简璃一般。

  不懂,或许,就注定着错过……

  他不作声,上一次她把项链还给他时,便说过这样的话。

  明明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可是,他却给不了。

  却又执意的,不肯放她走。

  深吸一口气,强挤出一个笑来,林墨歌仰头问道,“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也是最后一次想知道答案,你,爱我么?”

  不知为何,她这一句最后一次,总让人有种不好的感觉。

  却说不上来,哪里不好。

  就连岳勇,都屏息凝神,因为他也想知道,璃爷怎么回答。

  当初璃爷的一个回答,让白小姐十年情断。

  如今,也要与林小姐分道扬镳么?

  好不容易,璃爷才遇到一个能让他展现自我的女人啊……

  许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等到她心都要枯竭了,他终于缓缓开口,“爱不爱你我不知道,可是,我爱你的身体。如果你觉得想要占有一个女人的身子就是爱的话,那或许就是吧。”

  静。

  令人窒息般的静。

  林墨歌似乎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心跳。

  我爱你的身体。

  这,恐怕是最最伤人的一句话了吧?

  说到底,他爱她,只不过,是在床上。

  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这个答案,不是早就该知道的么?

  像他这样的男人,又怎么会爱上她?

  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玩物,一个床伴罢了。哪里,还会有灵魂的交合?是她自己太奢望太贪心了。

  而她还傻乎乎的,想要拼尽一切,跟他组建一个家,想要告诉他,月儿的事……

  呵呵,原来最傻的那个,是她啊……

  岳勇也是一愣,没想到璃爷竟然能说出这种……恩……谬论。

  爱一个女人的身子和爱一个女人的心,能一样么?

  璃爷这摆明了就是在逃避问题啊。

  可是不管怎么样,倒是比当初给白小姐的答案更加“用心”了一些,不过想来,林小姐对这个答案,是不会满意的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我懂了……”

  说罢,别过脸去,再不愿意看他。

  他微微松了一口气,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种问题。现在,总算是度过一个难关了吧。只是,她的表情,让他琢磨不透。

  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林墨歌终于下定了决心,既然如此,那她,便不再奢望了。

  只要能跟两个孩子在一起,就是她最大的满足。

  所以,她一定,要带着孩子离开,远远的离开,从此,再不见这个男人……

  转头,望了他一眼,眼底,却没有了方才的炙热,只剩下一片寂寥。“能带我回家么?”

  “回家?好,你想回哪?竹雪园?还是其他哪里……”权简璃微微惊喜,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想来,她对那个答案,应该是满意的中?否则,也不会主动跟他回家。

  “权家老宅。”她轻吐出四个字来。

  权简璃脸色一僵,“到那里做什么?”

  上次她跟着羽晨回去,把家里弄的乌烟瘴气,尤其,是她站在羽晨身边口口声声的叫他二叔,那场面至今想起来,还让人不寒而栗。

  他可不要再经历一次。

  林墨歌早就猜到他会拒绝,轻声道,“上次我太慌张了,给权老爷子和夫人也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所以想借着这次机会,向他们道个歉,也让他们知道,我不会影响你们家人间的感情……”

  说什么道歉,她一点都不觉得有需要道歉的地方。

  她只是,急着想要见到月儿和羽寒罢了。

  “你自然影响不了……”权简璃正要拒绝,突然灵光一闪,这倒是个好机会。

  他要趁着这一次,让羽晨彻底的打消对这个女人的想法。让他明白自己的身份!

  当下声音一沉,“回老宅!”

  岳勇微微一愣,“是璃爷!”

  虽然不知道璃爷是怎么想的,可是岳勇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又会是一场大灾难啊……

  车子缓缓驶入老宅。

  这是林墨歌第二次到这里来了。

  第一次是跟着羽晨,而这一次,却是权简璃。

  佣人们会议论什么,不用想都知道。

  她裹紧了身上的外套,深吸一口气,跟在权简璃身后走了进去。

  而此时佣人们皆是忙的热火朝天。

  不仅是因为二少爷回来,更是因为二少爷通知了大少爷一家,今天晚上要家族聚会,所以整座宅子里的人,都忙着准备晚宴。

  “二少爷!……”佣人们已经迎了上来,他声音冷漠,看一眼跟在他身后的狼狈女人,“带她去洗漱一下,换件衣服!”

  “是!小姐,请跟我来……”佣人恭敬道。

  林墨歌垂眸,跟着佣人进了另一间客房。

  心里却微微松了口气,还好,现在佣人们都在忙着,没几个注意到她。否则的话,光是流言,都能杀死她了。

  毕竟上次跟着侄子回来,今天又穿成这个模样跟着二叔一起回来,实在不是什么聪明的做法。

  甚至,她已经想到了,吴玉洁看到她后,还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

  可是,也是时候跟吴玉洁摊牌了。

  她根本就不可能嫁给吴玉洁帮她选的那些人。

  甚至,那些人还是为了吴玉洁给的钱。

  胡思乱想间,佣人已经送来一套新衣服。

  她冲了个澡,将自己整理了一番,这才将衣服换上。

  看着镜子里那个面色憔悴的人儿,心里,一阵苦涩。

  真是没想到,短短几天,她是把什么都经历了一遍啊。

  母亲的背叛,一场恶毒的阴谋,甚至,连看守所都去过了,还是以最不堪最狼狈的模样去的……

  现在,竟然又跟着权简璃到了权家,要在那个视她如眼里沙子的吴玉洁眼皮子底下,跟一双儿女偷偷见面。

  她这一生,真是堪比电影里的间谍了吧?

  甚至比间谍还要精彩。

  可是,谁又知道她的无奈呢。

  深呼吸几下,将这些纷繁的思绪赶走。

  她所经历的,都会被视作为成长。这些苦楚,以后,都会让陷害她的人加倍奉还!

  至于权简璃,是时候,该结束这段没有未来的关系了。

  她从来,都不要做任何人的玩物。

  她是一个人,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从此以后,她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哪怕任性一些,也要按照自己的心来过……

  从客房出来时,外面安安静静的。

  佣人们都在厨房那边忙碌吧?

  而权简璃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正好,让她有机会,去偷偷看望羽寒和月儿。

  可是,偌大的老宅里,房间众多。

  她根本就不知道羽寒的房间在哪。

  一边躲着佣人,一边挨个的找过去。

  每个房间都装修的格外华丽,就连客房,也各有不同的风格。

  不知不觉,竟离得厨房越来越近了,甚至都能听到佣人们的笑闹声。

  “哎你们听说了没,今天二少爷带回来的女人,就是上次羽晨少爷带回来的那个女朋友!”

  “什么?那岂不是叔侄抢了同一个女人?”

  “谁说不是呢,看来这女人果然有几把刷子,竟然能让咱们二少爷也看上,啧啧……我刚才见了,她身上啊,还穿着二少爷的外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