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00章 他的残忍(1)(璃爷在饭桌上演戏)
  第200章他的残忍

  她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感情洁癖!”

  林墨歌是真的怒了,她好不容易才下的决心,他却要一遍又一遍的问。

  “不清不楚?肮脏不堪?”

  权简璃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不清不楚肮脏不堪,跟你那个初恋情人在一起就是浪漫又单纯的爱是吧?好,很好!很好……哼……”

  话音刚落,愤然离去。

  连着两个很好,让林墨歌不寒而栗。

  他越是这样把话说一半,她就越是惊慌,总觉得,他会做出什么对羽晨不好的事来。

  可是又知道,这种时候,根本就不能再问下去,那样只会越发激怒他。

  无奈看一眼他离开的方向,再看看身后,早已经不见了两个小家伙的踪影……

  这一边,月儿已经被羽寒生拉硬拽的拖回了房间。

  砰!

  大门一关,羽寒的小脸彻底阴沉了下来,这模样,跟权简璃真是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闷不吭声的摘下口罩眼镜,扔到床上。

  伸手,又把头上戴着的假发也取了下来,然后开始脱裙子。

  月儿一咕噜爬到了床上,眼巴巴的看着他,一脸茫然,“权羽寒,你干嘛现在就急着脱裙子呢?等下还要出去吃饭的啊……”

  “月儿!你还敢出去吃饭?没看到爸爸的脸色有多阴沉么?难道你还想再让他当着全家人的面揍你一顿才甘心?”

  羽寒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妮子平时捣蛋也就算了,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竟然还故意跟爸爸作对!

  要是被爸爸抓住吊打一顿,那她的女儿身不就曝光了?

  “人家只是想帮你跟妈妈出气嘛,便宜老爸那么讨厌,还要让你出国,我就是气不过!……”

  月儿趴在床上,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托着下巴,“喂喂权羽寒,那个羽晨哥哥还不错啦,要不然就让他做我们的新爸爸好了,他那么喜欢妈妈,一定会对我们好的是吧?”

  羽寒恶狠狠瞪了她一眼,“林月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矮油,别这么凶嘛,月儿当然知道在说什么啦……又没有人规定只能有一个爸爸,这都什么时代了,你不要那么老气横秋行不行啊……”

  “你知道老气横秋是什么意思么?”

  月儿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哎,反正就是很厉害的意思了吧……”

  羽寒彻底无语了,跟这个小妮子,根本就讲不通道理的。

  把小碎花公主裙脱下来扔在一边,然后也坐到了床上,看着月儿,认真道,“月儿,今天晚上你不能再闯祸了知道么?妈妈是来看我们的,可是羽晨哥哥是来看妈妈的。只要羽晨哥哥在,爸爸的心情就不好,他心情不好了,就会拿妈妈撒气,难道你要害了妈妈么?”

  月儿嘟着小嘴不吭声,虽然她讨厌爸爸,可是,也不想给妈妈惹麻烦。

  羽寒又道,“现在我们不能让权家的人知道我们的身份,更不能让他们知道妈妈的身份,所以,在别人面前,你千万不能表现出一点淘气的样子来,知道么?”

  “可是人家现在可是扮成你哎,难道也不能淘气嘛?”月儿不解的问道。

  “当然!淘气的那个是你,不是我。我在这个家里,从来都是安安静静的,你今天要是表现的太过反常,如果引起别人怀疑怎么办?到时候,你的身份一暴露,爷爷奶奶就会让你永远留在这里,然后把妈妈赶出去。那样我们就永远都见不到妈妈了,你也觉得无所谓么?”

  羽寒的循循善诱,对这小妮子终于有了作用。

  月儿扁着小嘴直摇头,“那可不行,让月儿一直在这里,月儿会闷坏的!月儿还是喜欢和妈妈在一起……”

  羽寒终于松了口气,“那你以后还淘不淘气了?”

  “不淘气了……可是权羽寒,月儿好饿喔,我们可不可以出去吃饭了啊?月儿今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呢,好饿的喔……”

  看着月儿可怜巴巴的样子,羽寒越发无奈。

  小大人似的摸摸她的头,“月儿乖,再等等喔,我刚才看到那个市长千金也来了,说不定今天晚上,会有大事发生喔,我们还是不要出去添乱的好。”

  “市长千金?那是什么啊?好多金子么?”月儿一脸天真。

  羽寒长叹,“市长千金就是市长家的女儿,也就是可能做我们未来妈妈的女人……”

  “啊咧?羽晨哥哥可能做我们的爸爸,怎么还有个女人会做我们未来的妈妈?天拉鲁,好乱喔……权羽寒,咱们两个离家出走好不好,月儿不想要两个爸爸两个妈妈……”

  羽寒小脸也萎靡了下来,他也不喜欢那个市长千金。

  可是,大人们的事,他们两个小孩子,又哪能参与呢?

  他原本带着月儿回家来,只是想给爸爸和妈妈制造一些相见的机会罢了。

  谁曾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现在这一步。

  接下来的场面,他根本就不敢想啊……

  夜色渐浓。

  权家老宅,却是热闹非凡。

  正如羽寒所说,今夜回来的,不光只有老大一家,就连安市长和安佳倩,也一同前来了。并且,都是受到了权简璃的邀约。

  权老爷子笑脸盈盈,拉着安市长的手寒暄,“老安哪,今天你能亲自前来,真是让我们蓬荜生辉啊……”

  “说的哪里话,以后啊,咱们可就是亲家了,说这些太见外了……我倒是有些意见,简璃那孩子总算是想通了啊……”

  安市长笑的红光满面,接到权简璃电话的那一刻开始,心情就非常不错。

  他就知道,权简璃,早晚也要向他低头的。

  他的宝贝儿女儿,一定,会嫁到权家。

  “哈哈,能娶上佳倩这么好的儿媳妇,是那小子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权老爷子脸上虽然笑着,可心底,总有些不踏实。

  他才不相信,老二会那么听话的跟安家联姻。

  可是今天突然来这么一出,他一时也实在摸不准老二的意图……

  餐厅里,大家依次落座。

  跟上次权家家庭聚会的座次相同,只不过,这次林墨歌,却被拉着坐在了权简璃的身边。

  而安佳倩身边,则是坐着她的父亲,安市长。

  两个女人目光相对,皆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一抹震惊。

  不过,二人都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羽晨孤单的坐在最后,形单影只,与上次比起来,要落寞的多。

  吴玉洁的目光,从始至终都落在林墨歌身上,恨不得,将她看出个洞来。

  至于权希凡和妻子苏梅,则是安静的低头吃饭。

  今天这场晚宴到底如何,他们根本就插不上嘴。

  整个餐厅里静谧的诡异,只能听到杯盏碰撞的声音,就连喘息声,仿佛都被大家刻意压制了一般。

  岳勇站在门外,听着璃爷沙哑暧昧的嗓音,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璃爷今天这场戏,演得可有点过了啊……

  “墨儿,多吃点,看你这些天瘦成什么样子了……”

  说话间,又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她碗里,还细心的帮她去了鱼刺,“你脸色不太好,要吃些有营养的东西,要不然我会心疼的知道么?”

  林墨歌低头,他夹给她什么,她便吃什么。

  根本就没有勇气抬头。

  饶是如此,也能感觉到那一道道阴狠毒辣的目光,似要将她穿刺一般。

  在看到安佳倩的那一刻,她心底,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恐怕接下来,权简璃会做出一件“大”事来。

  “来墨儿,不能挑食的喔……”

  权简璃的嗓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却让林墨歌毛骨悚然。

  她忽然,就有些后悔来这里了,如果不来的话,说定还能找到其他的机会见到孩子们。可是现在……

  整个餐厅里,就只有权简璃一个人自说自话,还一脸满足的模样。

  让别人看来,还以为他多心疼这个女人呢。

  权幻也是难得的回来一趟,没想到就遇到了这种难得的场面,一边大快朵颐的吃着,一边看着那一对的“恩爱”模样直咂嘴,“啧啧,权二少啊,真没想到你这只残忍的黑豹,也有这么温柔这么人性的时候?啧啧,实在是难得。幸亏我今天推了通告回来吃饭,要不然,这么好的场面可就要错过了啊……”

  “幻儿!好好吃你的饭!”吴玉洁赶紧瞪他一眼,想要堵住他的嘴。

  现场的气氛明明已经这么压抑了,幻儿偏偏还要火上浇油……

  安市长的脸色越来越暗。

  安佳倩的眼底溢满水雾,简璃明明已经叫她过来了,难道不是要说结婚的事么?可是为什么,还要当着她的面,和那个女人如此亲昵?

  羽晨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林墨歌脸上,却又一句话没说。

  他害怕自己说出什么来,又会连累了她……

  就在这气氛将要变得更加诡异之时。

  啪!

  权老爷子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桌子上的杯子都抖了几抖,吹胡子瞪眼。

  “孽障!你是非想要气死老子不成么?你带着这个女人回来干什么?想要跟我示威是不是?”

  权简璃眉眼微挑,“老爷子说的哪里话,我只是带着自己的女人回家吃个饭而已,犯得着生这么大气么?年纪大了,就不要顿不顿的闹脾气,气死了也是你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