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02章 他的残忍(3)
  第202章他的残忍

  “你……你在威胁我?”安市长脸上的横肉不住的颤抖。

  “没有啊,我怎么敢威胁安市长您呢?”权简璃此时的表情,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要不是安市长打不过他,恐怕早就冲上去了!

  安市长气的全身都在哆嗦,可是人家手里有证据,他根本就奈何不得。

  末了,啪!

  重重的将文件合上,咬牙切齿道,“好,好!我们佳倩的婚事,我……答应你……”

  最后几个字,格外无力。

  “爸!……”

  安佳倩泪流满面。

  现在,连她的父亲也将她往绝路上逼啊,她哪里还有生还的余地。

  “佳倩,是爸对不住你……”安市长颤颤巍巍,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可是,在自己的前途和女儿的幸福之间,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哎,老安呐,是我对不起你们安家……”权老爷子也无力叹息,现在连当事人的父母都没有了意见,他还能再说什么?

  只是没想到,竟然让自己这个二儿子,将了一军。

  这只气,实在是咽不下去啊。

  “羽晨呐,爷爷对不起你啊,你放心,爷爷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弥补你的……”

  这句话,是权老爷子对羽晨说的。

  对于这个孙子,他亏欠的太多了。现在,竟然连他的幸福都要赔上,着实于心不忍啊……

  羽晨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眼底的怒火,似乎要将权简璃燃烧殆尽!

  可是,他又能如何呢?

  他现在该怪的人,是自己吧?

  若是他有足够的能力与二叔抗衡,又如何会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不仅决定不了自己的婚姻,甚至,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林墨歌只是担心一对儿女,才提出要到权家老宅来。

  却不想,这场晚宴,却变成了权简璃单向的发泄。

  也从而草草决定了羽晨和安佳倩的婚事。

  如果一早就知道这些,她是绝对不会来的。

  就算她不能跟羽晨在一起,也不想就这样,断送了他的幸福和未来啊……

  可是,就算所有人都心如死灰,权简璃却格外痛快。

  把羽晨解决了以后,好像心里的一块石头便落了地。

  似乎从此以后,这个女人,就会永远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另一边,羽寒的卧室里。

  门被反锁着,两个小家伙,一个坐着一个打着,喔不,是滚着。

  滚来滚去,就是滚不到地上。

  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没人性啊,都不给月儿饭吃,这样下去会饿死的饿死的饿死的……”

  被她念叨的实在心烦,一向冷静的羽寒,也忍不住怒火攻心,“月儿!你就不能乖乖待一会儿么?等客人走了以后,我到厨房去给你找吃的!”

  “可是现在好无聊喔,权羽寒,你陪月儿玩嘛玩嘛……”

  “不玩!”

  两个字,拒绝的干脆利落。

  也伤透了月儿的小心脏。

  “哼,你不陪我玩我去找小明!”月儿眼睛突然一亮,“对了!小明那儿有好吃的香肠!”

  羽寒脸色一沉,“那是贝尔的狗粮!”

  “狗狗吃的就是狗粮,人吃的就是人粮了呗……有香肠吃就不错了,总比饿死要强啊……呦呵,小明明,月儿来喽……”

  说罢,小妮子一咕噜滚到了地上,穿着小鞋就踢踢踏踏向外跑。

  “你注意点,别被人发现了!……”

  羽寒嘱咐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重重的关门声回绝了……

  院子里,灯光熠熠。

  却照不亮人们阴翳的脸。

  离开时,安佳倩早已经哭的梨花带雨,惹人心疼。

  安市长恶狠狠的瞪了权简璃一眼,却什么也没有说,带着女儿离开,似有种仓皇出逃的感觉。

  羽晨站在院子里,目光在林墨歌身上,久久留恋。

  那双满是悲凉的眸子里,似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末了,只淡淡一笑,强装出一副笑脸,“墨墨,我先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好,你也是……”林墨歌扯扯嘴角,才发现根本笑不出来。

  五年前,因为她的一个选择,彻底的错过了羽晨,也毁了他五年。

  今天,又是她的一个决定,生生,毁了羽晨的一生!

  这个罪孽,她此生,该如何偿还?

  羽晨默默的笑着,哪怕是最后一面,哪怕,以后永远不再相见,也想留给她一个,温暖的笑。

  可是,那背影,却出卖了他。

  那仓皇,悲凉的背影……

  权老爷子因为受了不小的气,早已经回书房去了。

  吴玉洁自然是去安慰他。

  至于权幻,一吃过饭,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此刻,偌大的院子,便只剩下林墨歌一人。

  她呆呆的看着羽晨离开的方向,早已看不到他的背影了,可她却无法转身离开。

  她到底,该怎么弥补?

  身后,一道颀长身影缓缓靠近,她却没有发现。

  “舍不得?”冰冷的语气,震的她指尖一颤,瞬间回过神来。

  “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不就想要告诉我,若我执意下去,你只会惩罚的更狠么?”她凄然笑道。

  “没错,若是你再想他,再放不下,我会亲手毁了他。”权简璃毫不伪装。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大可不必。我与羽晨,早已经不可能了。就算你不做的这么绝,我也不会回到他身边的。”

  “是么?不过我从来只相信自己。”

  他笑的轻松,今天的事,把他一直以来压在心里的不适全都清除了,此时可是无比的畅快。

  林墨歌转头,没有作声。

  再说什么,也是枉然。

  事情已经发展到她无力回天的地步了,她若是再轻易插手,只会越发弄巧成拙。

  长臂一勾,将她揽进了怀里。

  灯光,将两人的影子拉长,渐渐,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墨儿,你该知道,我眼里从来容不下他人,我说过,你是我的女人,只属于我,别的人,休想染指。从此以后,只要你乖乖的待在我身边,我会倾尽所有,给你想要的一切……”

  温柔至极的语气,让人心动。

  或许对于任何女人来说,这都是最美最动听的情话。

  可是听在林墨歌耳中,却是一种讽刺。

  他的倾尽所有,指的只是物质。

  他可以给的一切里,却并不包括爱和婚姻。

  而这,正是她需要的。

  物质什么的,她从来就不在乎。

  她想要的,只是一个温暖安定,没有背叛的家……

  可是这些,这个男人,永远都给不了她……

  扬眸,望着他妖孽般的侧颜,林墨歌心底,泪流一片。

  明明是这般狠心薄凉的男人,为何,她却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

  明知道,爱上他,便是万劫不复,便是永无宁日。可是,她依旧管不住自己的心啊……

  她的悲伤看在他眼里,却误以为,是为了羽晨。

  眸子越发漆黑,终是大方一笑,“今晚,最后纵容你一次。过了今晚,我不希望你再为他伤心难过,以后,你的哭和笑,悲伤和忧郁,都只能为我,懂么?”

  林墨歌凄然,从一开始,就是只为了他啊。

  只可惜,他不懂,她也不会说。

  俯身,温柔的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从此以后,这个女人,就只属于他一个人。她的心也好,身子也罢,就都是他一人的了……

  心情,忽然便雀跃起来,像是长了翅膀一般,翩翩起舞……

  “呜呜……汪汪!……”

  忽然,一声狗狗的呜咽声传入耳中,下一秒,便看到一个小黑团子从后院冲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向后看着,然后,慌不择路间,噗通,撞到了权简璃腿上。

  小黑团子从地上爬起来,不满的冲着挡了它路的两条腿叫了几声,似在抱怨一般。

  权简璃的脸瞬间便沉了下来。

  正欲发作,便听见一声稚嫩的嗓音,“小明你给我站住!再不听话小心我剪了你的狗毛!”

  然后,一个小小的身影便跌跌撞撞的追了过来,手里,似乎还拿了把明晃晃的剪刀。

  林墨歌心里一惊,月儿!

  月儿也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妈妈,还有妈妈身边,那个眼神吓人的男人。

  脚下一顿,便急急刹住了车。

  “权羽寒!你竟然连狗都威胁!”权简璃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这小子整天尽学了点没用的!

  话刚说完,看向那个小家伙时,眼神一寒,脸色又黑了几个度。

  因为他明明确确的看到,小家伙手里,竟然还抓着半根香肠!

  没错,就是半根!

  而那半根,此时正在贝尔的嘴里!

  “混账!你竟然跟狗抢吃的?!”

  月儿小嘴一瘪,又拿出了刚才对羽寒说的那一套理论来,“狗狗吃就是狗粮,那人吃就是人粮了嘛,为什么我不能吃?你们这是歧视,歧视!”

  “嗷呜……”贝尔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一般,叫了一声表示抗议。

  然后嘴巴一张,香喷喷的把那半根香肠吃进了肚子里,意思是,这是它的狗食,才不是人吃的东西!

  吃完后,舔舔嘴巴,摇着尾巴站到了林墨歌身后。

  因为它知道,这个女人跟小主人身上的味道很像。

  月儿眼巴巴的看着贝尔吃了那半根香肠,肚子饿的咕噜噜直叫。

  拿起手里的半根,张嘴就要吃下去。

  “权羽寒!!!”

  某人是真的怒了,“你敢吃试试!我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他权简璃的儿子,竟然跟一条狗抢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