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03章 密谋离开(1)
  第203章密谋离开

  而且还当着他的面吃狗粮!这让他的脸往哪搁!!

  林墨歌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把月儿抱进了怀里,满是心疼,“够了!你又凶孩子!孩子饿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

  “呜呜……姐姐最好了,爸爸讨厌……”月儿小嘴一瘪,光出声没眼泪。

  一句话,气的权简璃脸色又暗了几分,似乎要滴出墨来一般。

  “小混蛋!这么小就开始学人泡妞了?”低沉的话语,却是咬牙切齿。

  他看不惯任何男人在她的身边,就算是他的亲儿子也不行!

  月儿根本就不理他,径直将他当成了空气,反而亲亲热热的看着妈妈道,“姐姐,晚上陪羽寒一起睡好不好……”

  林墨歌心里一亮,她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见一对宝贝儿的,好不容易月儿提出来,她无论如何也要借着竿子往上爬的。

  “权……”

  “不行!”

  她的话还没开口,便被权简璃沉声打断。

  开玩笑,他的女人,凭什么要被这小家伙抢了去?

  “凭什么不行?便宜老爸就是个暴君!暴君!……”月儿气乎乎的吼着。

  “权羽寒!你过几天就给老子滚到国外去!”权简璃彻底的怒了。

  这小子今天没少跟他怄气,简直就是在妞面前让他下不来台。

  原本计划让他年底再出国的,可是一怒之下,直接把出国日期提前了半年!

  嘶……

  林墨歌倒吸一口冷气,果然,这厮就是个活生生的暴君啊,别人的生死,全在他一句话间!

  而且,还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月儿也傻眼了,她哪里能想到,她的捣蛋,竟然惹便宜老爸生了这么大的气。

  现在好了,马上就要出国了,她要怎么跟权羽寒交代啊?

  “别这么小的孩子赶到国外去,你就真狠的下心?”林墨歌实在看不下去了,数落了一句。

  “要不然呢?你来照顾?”权简璃的嘴角忽然上扬,笑的暧昧之至,“如果你来给我……们父子两个当保姆的话,我倒是可以让他留下……”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若是以前,这是她巴不得的事。

  可是现在,她做不到。

  既然已经认清了这个男人的本性,她就不可能再让自己堕落下去。

  况且,吴玉洁也绝对不会让她再次接近这父子二人。

  所以,“算了,伺候小的还行,大的,我没那个本事……”

  权简璃俊朗的脸瞬间垮了下来,“你这是在嫌弃我?”

  林墨歌扯扯嘴角,“哪敢啊,我这么卑贱的身份,怎么可能嫌弃您呢?”

  说罢,看一眼月儿,焦急道,“今天晚上我可不可以陪你儿子一晚?毕竟之前也有了感情了,若你真的要送他出国,可能以后就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

  “不行,我说过了,以后你只能陪我睡!别忘了,他也是男性!”

  权简璃决绝的越发干脆。

  月儿紧紧的搂着林墨歌的脖子,那叫一个可怜兮兮,“可是人家只是个小孩子啊……”

  林墨歌也瞬间眼泪汪汪的,“是啊,国外那么冷清,人生地不熟的,这么小一个孩子,太可怜了……羽寒,以后你就是一个人了,孤孤单单的,跟姐姐一样……”

  说话间,一大一小皆是泪眼婆娑的望的他,那叫一个惹人垂怜。

  不知为何,权简璃心里忽然就软了一下,想起暴雨那天夜里,她躲在他怀里,哭的撕心裂肺的模样,下意识的,便应允了。

  “呦呵!姐姐陪羽寒睡觉觉喽!……”

  月儿兴奋的叫了出来,刚才还泪眼婆娑的模样,瞬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林墨歌也笑的越发灿烂,只有站在一边的权简璃,有种上了当的感觉……

  而趴在地上的贝尔不住的呜咽,“呜呜……”

  那意思是,你们也带上我啊……

  可是,根本就没有人顾得上理它……

  因为有了权简璃的应允,也没有哪个佣人再敢阻止林墨歌在老宅里“横行”,母女二人就那样亲亲密密的回了房间。

  只留下权简璃拉着一张长脸,恶狠狠的站在院子里,冲着贝尔撒气……

  啪嗒。

  仔细的将门锁好,月儿眼睛咕噜噜直转,却没有看到权羽寒的人影。

  “权羽寒,你躲到哪里去了?妈妈来了喔,快出来……”

  吱呀……

  衣柜的门缓缓打开,露出小碎花公主裙的一角,然后,是羽寒小心翼翼的眼睛。

  “妈妈?”当看清楚妈妈真的就站在他面前时,五年来练就的冷静自持,瞬间灰飞烟灭。

  “呜呜……妈妈,你真的来了……呜呜……”

  小家伙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早把什么绅士形象抛到了脑后。

  林墨歌心疼的抱起儿子,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在那张满是泪痕,湿漉漉的小脸上亲了好几口,“宝贝儿乖,不哭了喔,妈妈这不是来了么……乖……”

  “妈妈,羽寒好想你,好想好想……”

  小家伙抽噎着,紧紧搂着妈妈的脖子。

  月儿仰头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好生惊讶,原来那个又闷又无趣的权羽寒,竟然也会哭啊。

  似乎是知道了她在想什么一样,羽寒竟然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躲进妈妈怀里哭。

  “妈妈也好想你,这些日子过的好不好?对不起,是妈妈来晚了。可是以后,妈妈不会再离开你了好不好……”

  对于羽寒,林墨歌心里除了愧疚还是愧疚。

  她恨自己的无力,因为她,而让羽寒在这个家里,受了多少的苦。

  这五年来,她一直后悔,当初遇到权简璃。

  可是,却从未后悔过,生下这一对宝贝儿。

  有了他们,她的生命,才更加完整。

  “可是妈妈,爸爸马上就要送我出国了……以后,呜呜……”羽寒一说起这件事来,就哭的更厉害了,“以后羽寒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不是马上喔,是过几天!便宜老爸刚才把时间提前了。”月儿坐在床上,一脸天真道。

  早就忘记了,之所以提前,是因为她惹怒了便宜老爸。所以她,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羽寒愣了一下,低头看一眼月儿,然后,“哇……”

  哭的更欢了,“呜呜,月儿,你害死我了……”

  月儿撇撇嘴,刚想反驳,突然回忆起来,好像还真是她害的。

  顿时萎靡了,无话可说。

  看着哭的凄然的儿子,林墨歌心里不住唏嘘。

  权简璃那个混蛋,竟然能忍心把这么小的孩子送到国外,简直太没人性了!

  跟那种人在一起,她根本就不会有好结果!

  所以,她必须尽快,立刻,马上就带着孩子们远走高飞!

  温柔的摩挲着小家伙的头发,柔声道,“放心吧宝贝儿,妈妈会带着月儿陪你一起出国的。在国外,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了!”

  话说完,羽寒忽然愣住了。

  许久,才从她怀里抬起头来,一双漆黑的瞳孔里,射出一道兴奋的光来,“真的么妈妈?妈妈真的要跟月儿一起出国?”

  “是啊,只要到了国外,就再也没有人能管得了我们了,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所以啊,不要再哭了,应该高兴才是啊。”

  “真的么妈妈?我不是在做梦吧?”羽寒又问了一遍。

  林墨歌耐心道,“是真的,你不是在做梦。”

  连月儿也不敢相信,眨巴着大眼睛,“妈妈,你是说我们要跟权羽寒一起出国?那是不是有好多帅气的外国大哥哥,还有好多了多外国的好吃的?”

  因为以前在加州生活过五年,所以月儿对于国外的映象还算不错。

  林墨歌无奈笑道,“你呀,就知道吃!趁这个机会,多学习一门语言才是!”

  月儿吐吐舌头,她才不管呢。

  只要能跟妈妈和权羽寒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啊。

  “呦呵,妈妈好棒!那月儿就可以永远跟权羽寒在一起了喔……”

  月儿开心的在床上直打滚儿,吓的林墨歌赶紧捂住小妮子的嘴巴,生怕被人听了去。

  羽寒也破涕为笑。

  他真的没想到,妈妈竟然要跟他一起出国。

  可是,只要有妈妈在,不管在哪,都是家。

  原本还提着的心,忽然就放下了。

  那个陌生的国度,他一点都不害怕了。反而,有了很大的期待。

  因为那将是他和妈妈还有妹妹,开始新生活的地方……

  夜,越来越深。

  卧室里,母子三人,紧紧的拥在一起,睡的正熟……

  天色微微泛白时。

  林墨歌便已经起了床。

  给还未睡醒的月儿洗漱了一番,然后,又将那套小公主的装扮,重新给月儿穿好。

  羽寒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他是极其不舍得让妈妈离开的,可是一想到,几天以后,就可以在国外再见到了,瞬间便悲愤转为力量了。

  月儿打了个呵欠,不满的撇撇嘴,“妈妈,反正只有几天,就带权羽寒回家好了,让我留在这里嘛,月儿还想跟三叔告别呢!”

  “不行!谁不知道你要留在这里鬼混!”林墨歌干脆的拒绝。

  羽寒也劝道,“月儿乖乖跟妈妈回去,让你留在这里,我跟妈妈都不放心。”

  短短两天时间,月儿就已经闯了好几次祸了,再让她留下,还不知道会把这里搅合成什么样子呢。

  所以,为了保证平安的离开,绝对不可能把月儿留在这里。

  这一点,羽寒倒是跟妈妈想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