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04章 密谋离开(2)
  第204章密谋离开

  只是羽寒的心思越沉稳,林墨歌就越难过。

  不过好歹算是说服了月儿,终于乖乖不闹了。

  然后,趁着天还未亮,老宅里的佣人们都还未起床之时,将母女二人送出了大门……

  母女二人打了出租车匆匆回了家,她也没有告诉权简璃离开的事。

  反正过不了几个小时,他就会知道了。

  不说也无妨。

  回到家时,天色才大亮。

  月儿躺在床上睡回笼觉,如何也不愿意起来去幼稚园了。

  林墨歌也只能由着她,反正过几天就要出国了,幼稚园也不会再去了。

  倒是应该找个时间去跟老师打个招呼的。

  因为这次一走,不知道要走多久。

  要收拾行李,还要退房,还要订机票。

  想想事情还多的很,她便没有心思再睡了。

  等月儿睡着以后,她便开始整理要带走的东西。

  因为是出国,有很多都是不能带的,还需要取舍衡量……

  砰砰砰!

  有人敲门,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

  能到这里找她的,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除了那个闲到发慌的林初白,就没有别人。

  不想去管他,继续整理东西。

  却听门外已经在喊了,“小墨墨,小歌歌,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啊!我知道你们在家……”

  林墨歌脸色一沉,再这么喊下去,都能唱成歌了。

  而且,还扰民!

  气冲冲的去开了门,恶狠狠瞪他一眼,“一大早的发什么疯!”

  林初白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嘻嘻提着手里的早点,“嗨小墨墨,我是担心你饿着,所以才专程买了早点过来哟。而且,特意买了很多很多,足够那两个小吃货吃个饱!”

  听到他说两个小吃货,林墨歌身子一僵,正要关门的手,滞了一下。

  林初白趁机便厚着脸皮挤了进来,“那天我无意间见到了羽寒,才知道月儿原来还有个龙凤胎的哥哥啊,小墨墨,你不厚道喔,这么大的事怎么都不告诉我呢?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又不是分家产,孩子怎么还能一人一个呢?而且还是龙凤胎?”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买来的早点放在了桌子上,一屁股大剌剌的坐到了沙发,“最最让我好奇的是,为什么一个跟着你,一个跟着权简璃?既然是龙凤胎,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月儿的存在?我整整想了三天三夜啊,愣是没想明白,你帮我解释一下好不好……”

  林墨歌没好气道,“滚!我没时间理你。”

  “小墨墨,小歌歌……你不告诉人家的话,人家会一直睡不着的。你看嘛,人家的黑眼圈都长到这里来了,实在影响人家的美色,所以你就行行好说说嘛……”

  “把舌头捋直了说话!”

  林墨歌怒吼一声,这厮说话怎么比月儿还要缠人?

  “小墨墨~”

  林初白才不吃她那一套,继续扭捏。

  气的林墨歌牙痒痒,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干脆转身继续整理东西,直接把他凉在一边当空气。

  林初白坐在沙发上,紧拧着眉头,想了很久很久,终于,得出一个结论来,“我知道了!一定是小墨墨你隐藏的太好!说,月儿是不是会隐身?”

  噗……

  林墨歌一个没忍住,险些笑出声。

  “你以为是葫芦娃呢?还隐身!林初白,你就那么闲么?要是有这闲功夫出去勾搭几个小妞多好,继续过你的逍遥日子去……这里啊,不适合你!”

  林墨歌说的也没错啊,之前见到他的时候,他可是比权幻还要花的花花公子啊。

  怎么现在反倒变得本分起来了。

  林初白撇撇嘴,“小墨墨,你太不了解我了。以前时常流连于花丛,那只不过是本少爷展现在人前的表象罢了。实际上,本少爷可是最专一的那种,一旦爱上,便至死不渝!”

  “喔?是么,那你快抓紧时间却找你那至死不渝的爱去,别在这里打扰我,明白?我很忙,没时间跟你耗!”

  “你该不会要逃走了吧?带着孩子一起?”

  冷不丁的,林初白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吓的林墨歌一个愣怔,手里刚叠好的衣服,不小心掉到了地板上,再次散落开来。

  林初白长叹一声,“完,还真让我给猜对了。你们要去哪啊?你只带月儿走还是……嘶……该不会要把羽寒也带走吧?那可是权简璃的儿子!你觉得他会让你这么做?”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

  “咦?初白哥哥,你怎么来了啊!”

  林墨歌的话说到一半,月儿便穿着小拖鞋,踢踢踏踏的跑了出来。

  “月儿,你怎么醒了?不是在睡觉么?”林墨歌柔声问道,跟刚才对着林初白的,完全不是同一副脸色。

  月儿吸吸鼻子,然后转身便坐到了林初白身边的沙发上,嘿嘿一笑,“月儿在梦里闻到了好香的味道,然后就饿醒了……”

  林墨歌额头直冒黑线,这小妮子还真是个实打实的吃货啊。

  反倒林初白得意洋洋,麻溜的把早餐打开,“还是初白哥哥好吧?初白哥哥买的都是月儿最爱吃的!快多吃点!”

  “谢谢初白哥哥……”月儿笑眯眯的咬上一口,那叫一个幸福满足。

  林初白趁机道,“月儿,你要跟妈妈去哪啊?”

  “出国啊,还有权羽寒一起……”月儿想也不想便回答。

  “月儿!”林墨歌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瞪着林初白,竟然拿吃的诱惑!实在是卑鄙!

  林初白迎上了她的杀人目光,笑的那叫一个天真无辜,“还真是让人担心呢,要不然我陪你们一起去好了……”

  “好哎!”

  “不用!”

  月儿跟林墨歌同时道。

  不过月儿是开心的,林墨歌却气个半死。

  这家伙简直就是牛皮糖!甩都甩不掉。

  林初白舒服的往沙发里一窝,那得意的小眼神,仿佛在说,反正我现在已经知道你们的秘密了,快来求我啊。幸灾乐祸的模样,着实欠揍。

  林墨歌无奈叹了口气,自认倒霉,“说吧,什么条件。”

  她问的,自然是答应帮她保密的条件。毕竟这件事不能让权简璃知道,否则的话,她的一切计划就都泡汤了。

  “果然爽快!”林初白一脸得逞的笑,“三个条件!第一,我要当月儿和羽寒的干爹!所以呢,以后在国外有什么需要,必须随时跟我保持联络。第二,这里的房子不能退,万一,我是说万一啊,你们要回来,好歹还在我眼皮子底下。至于这第三嘛……那个……恩……你必须当我女朋友……”

  “滚!”

  林墨歌的回答,就一个字。

  虽然她知道,林初白想做孩子们的干爹,只是想要照顾他们,至于把这里的房子留着,也想给她留条后路,留个窝。

  可是第三,她根本没办法答应。

  她的心,早已经给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哪里,还能再容得下其他人?

  就连羽晨,都被她辜负了不是么?

  林初白的脸瞬间垮了下来,苦兮兮的看着月儿。

  月儿吃的跟吃小仓鼠一般,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啊偶,初白哥哥变干爹了,这跳跃的是不是有点大啊?”

  林初白眨巴着眼睛,说的也是,竟然从哥哥直接跳到爸爸辈的,这辈份算是越级了吧?

  不过现在重要的根本不是这个啊,重要的是,他被林墨歌赤裸裸的拒绝了啊!长到这么大,敢这么直截了当拒绝他的,林墨歌可是第一个!

  不过,好吧,自从认识了她之后,他被拒绝的次数,正在循序递增……

  可他就是没脾气……

  “小墨墨,再好好考虑考虑?”

  说这话的时候,他竟然忘了,现在该苦苦哀求的人,是她,而不是他啊。

  林墨歌一声不吭的继续整理衣服,许久,微微叹息一声,“前两个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最后一条,请你收回。而且以后,也不要再提起。那样的话,我们还能做朋友。”

  林初白愣了一下,一拍大腿,“成交!”

  这事,就这么愉快的定了下来……

  然后,月儿和羽寒,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多了个干爹……

  而且还是极其~不靠谱的那种……

  等待的日子,原本是最最煎熬的。

  可是,幸福的等待,却如转瞬烟云。

  这几日,林墨歌除了整理,便是带着月儿出去玩,再置办一些在国外可能用的到的东西。

  权简璃难得的,从来没有找过她。

  就连那日她天未亮便着急离开,他也没有打来电话询问。

  安静的,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可是转念一想,说到底,她也只是他的床伴而已,他自然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找她了。

  只是这么一想,她的心里就会痛的厉害。

  两天前,得知了林氏破产的消息。

  一点也不出乎意料。

  只是有些担心羽晨,不知道他会不会因此而受了打击,更加阴翳。

  至于江夜青被杀的事,却再没有线索。

  不知最后到底是如何解决的。

  反正权简璃说他会解决好,便一定会解决的吧。

  连她都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便这么相信他了。

  而这几天,林初白也一刻不闲的继续来骚扰她,有了他的闹腾,等待的日子,倒也变得更充实了一些,虽然有些吵闹……

  日子,仿佛会一直这样平静下去。

  直到……

  离开的前一日夜里。

  傍晚,做了最后一餐晚饭,与月儿一起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