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07章 逃到海角天涯(2)
  第207章逃到海角天涯

  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把人往死了气,“璃爷说今天明天他都有要事要忙,所以羽晨少爷的婚礼就不去了。不过他会送一份大礼过去的……那老爷,我先走了……”

  说罢,头也不回的抱着羽寒上了车。

  “孽障!那个孽障是想活活气死我不成!?”

  权老爷子气的直跳脚,这场婚礼明明就是老二一手促成的,现在倒好,他把烂摊子一扔,拍拍屁股不管了!

  “老爷,别气坏了身子……”吴玉洁赶紧安抚着。

  权幻却站在门外,冲着离去的车子直摆手,“羽寒再见!三叔很快就会去找你的哟……”

  机场外,一辆拉风到极致的红色跑车,不时引来几道路人的目光。

  林墨歌想死的心都有了,早就说不用林初白来送,可他一直絮絮叨叨,说什么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而且现在已经是月儿的干爹了,就一定要做个尽职尽责的好干爹……

  林墨歌实在受不了他碎碎念,所以才答应让他送到机场的。

  可是谁能想到,这厮竟然开着这么一辆拉风又扎眼的红色跑车!

  这是嫌她不够惹眼么?

  可是用林初白的话来说,这么妖艳的跑车,才能配得上他的妖娆气质!

  “月儿,干脆干爹陪你们一起去好了,干爹实在是不放心啊……”

  林初白抱着月儿,差点就眼泪直流了。

  林墨歌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打住!别一口一个干爹的,让人听了怪误会的。你赶紧回去吧,我们走了!”

  “小墨墨,你就真的忍心抛弃我么?喔,不要啊……”

  “滚!”

  林墨歌冷冷回了他一个字,拉着月儿便向机场大厅走去。

  留下林初白可怜巴巴的蹲在机场外的地上,像只被人遗弃的小狗一般……

  头等舱里。

  羽寒孤零零的坐着,整个头等舱里空空荡荡,只有他跟两个佣人而已。

  佣人们知道他的习性,不敢离他太近。

  岳勇安排好一切之后,便先行离开了。

  羽寒看着窗外,暗自想着,不知道妈妈月儿上了飞机没有。千万不要被人发现啊……

  “妈妈,我们跟权羽寒坐同一架飞机么?那我们能不能去找他?”月儿拉着妈妈的手,仰头问道。

  林墨歌一边四下张望着,一边回应,“这可不行,羽寒肯定是在头等舱啦,咱们进不去的。等下了飞机,羽寒自然会跟我们联络的!”

  “喔,这样啊……”

  “嘘!”

  月儿话说到一半,忽然被妈妈捂住了嘴巴,抱着她藏到了柱子后面。

  林墨歌偷偷看向出口的方向,就见岳勇的背影,渐行渐远。

  一直看着他离开,她才松了一口气。

  险些就被撞上了……

  母女二人艰难的上了飞机,这才松了一口气。

  把月儿安置好,她自己也坐了下来。

  “妈妈,权羽寒真的也在这架飞机上么?我们不能去找他的话,那他能不能来找我们啊?月儿自己好无聊喔……”

  林墨歌无奈叹了口气,“可是羽寒在这里,你也一样无聊啊。”

  月儿小嘴一瘪,额,好像还真是。

  反正权羽寒又不会跟她玩。

  嘟着嘴,不说话了。

  林墨歌噗嗤一笑,想要帮月儿把外套脱下来,却不经意的,与斜对面的一双忧虑的眸眼相撞。

  心尖,骤然一缩。

  “羽晨?!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羽晨将外套上的帽子摘了下来,冲她一笑,“墨墨……”

  “羽晨哥哥?你是跟着我们一起来的嘛?难道说你跟妈妈偷偷约好了要一起私奔?”月儿大剌剌的说道。

  一句妈妈,让羽晨脸色煞白。

  目光紧紧的盯着月儿的脸,嘶……

  倒吸一口冷气。

  “墨墨!她……她……”

  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来。

  因为,太过震惊。

  明明就跟权羽寒长的一模一样,性子却完全不同。而且,身上穿着的,还是裙子!

  “她什么啊她,我叫月儿!羽晨哥哥,问你话呢,是不是要跟我妈妈一起私奔啊?月儿无条件支持你们喔……”

  月儿没心没肺的说道。

  轰……

  羽晨只觉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记忆,瞬间涌现。

  怪不得,第一次见羽寒时,跟第二次的感觉不同!

  而且,那天在老宅里,羽寒竟然说不认识他!

  原来,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林墨歌恶狠狠的瞪了月儿一眼,“不许胡说!”

  然后转头,苦涩一笑,“对不起羽晨,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我还以为,能瞒一辈子的……”

  “墨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月儿她跟羽寒……”

  月儿跟羽寒长的一模一样,而羽寒是权简璃的孩子,那月儿……

  瞬间,将所有零落的碎片,拼凑完全了。

  “怪不得,你一直在拒绝我,原来……”他的嗓音忽然沙哑了起来,“墨墨,我一直以为,我回来的晚了,没有赶在爷爷和二叔那个赌约前回来。可是,原来我晚的,根本就不是那一次啊……”

  林墨歌凄然,她也从未想过,这个秘密,会被羽晨发现。

  虽然知道他绝对不会告诉权家的人,可是,却在无形成,伤了他啊。

  “墨墨,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一直都不告诉我……难道那个时候,你就与二叔认识了么?”羽晨缓缓问道,嗓音却越发无力。

  林墨歌摇头,“不,那个时候,并不相识……羽晨,若你想听,改日,我全都告诉你……”

  现在,她和羽晨,应该算是朋友了吧?

  那么,她会把一切说明。

  可是,要如何说,她还要再好好想想。

  现在,心里太乱。

  羽晨默默点头,原来他这些年来的执念,真的都是一厢情愿啊……

  他与二叔的这场战争,从一开始,便已经败了。

  生意上,他输了多年来的积蓄,也输了最好的机会。

  感情上,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却早已为二叔生了一对可爱的儿女。

  他真的是输了个彻底啊……

  “可是墨墨,你为何要带着月儿离开?”

  “说来话长……”林墨歌苦笑,“想必你已经猜到了吧……”

  “月儿她……二叔不知道?”羽晨惊讶。

  林墨歌微微点头,看一眼月儿,心底悲伤蔓延。

  月儿却丝毫不在意,“别管那个便宜老爸了,羽晨哥哥,你来当月儿的新爸爸好了……”

  羽晨眸底一沉,他?

  他还有机会么?

  以墨墨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有违伦理之事的吧?

  所以,一直以来墨墨之所以拒绝他,或许,根本就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她跨不过那道坎啊……

  林墨歌又给了月儿一记白眼,让她老实待着,忽而问道,“这几日不是你的婚礼了么?你怎么……”

  “恩,明天!”羽晨苦笑着,“所以我今天逃了啊。原本就不是我喜欢的女人,我又为什么要逼迫自己牺牲?我爸想要股份,那就让他去娶好了……墨墨,就这一次,我也想自私一回。别的,我都可以让步,唯独婚姻,不行……我没办法娶别的女人……”

  林墨歌指尖一颤,想起那日晚宴时羽晨说过的,我此生非墨墨不娶!

  顿时,红了眼眶。

  “对不起羽晨……”

  此生,她恐怕是再无法回应他了。

  “没关系的墨墨,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

  因为他知道,墨墨一定有她的难处。

  否则,又怎么会偷偷带着月儿离开?

  飞机,缓缓起飞,升入云端。

  等待着她们的,应该,是全新的人生吧?……

  傍晚时分。

  权老爷子正坐在客厅喝茶,却接到了老大打来的电话。

  “爸,羽晨不见了!下午佣人送了礼服进他房间,才发现房间里空空如也,羽晨那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

  “找了么?电话呢?”权老爷焦急道。

  “没有,电话关机,他在国内也没有什么朋友,根本没有能去的地方啊……”权希凡的声音更加急切。

  儿子若是逃婚,那他将要得到的百分之十五股份,还有雪城项目,便都泡了汤!

  而且,还会因此而得罪安市长!

  这哪一条,他都承受不起啊!

  他现在只是后悔,没有早早派人看住羽晨,才闯出如此大祸!

  “行了,我马上派人去找!你交待下去,别让消息透露出去……”

  权老爷子不愧是老狐狸,如此焦急的时候,还能沉得住气。

  挂了电话,立刻吩咐了手下人,全城搜捕羽晨。

  只可惜,险些把s市翻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人。

  “老二呢?让他派人去找!”权老爷子冲着佣人怒吼。

  “二少爷还是没消息……”

  佣人胆战心惊,却只能说实话。

  “孽障!没一个省心的!明天要是再找不到人,该怎么跟安市长交代!?”

  权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却无济于事。

  因为,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他如此大动干戈的找人,早就被人察觉到了……

  这下权家和安家,可算是势不两立了。

  原本要喜结良缘,现在倒好,闹成了全城的大笑话……

  夕阳渐沉。

  平淡却又波折的一天,终究还是将要落幕。

  岳勇开着车,匆匆向着某处赶去,副驾驶上,放着一份文件,正是他之前派人调查的,有关于林小姐五年在加州的事。

  因为太过匆忙,他还没有来得及看……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玄乎的事,若是让璃爷知道了,恐怕又会大发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