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08章 他的女人私奔了
  第208章他的女人私奔了

  饶是如此,他也要如实向璃爷禀告才行。毕竟事关逃婚的羽晨少爷,更事关权家的名声……

  “璃爷!不好了璃爷!……”

  一向谨慎的岳勇,此时也有些民族的乱了。

  毕竟羽晨少爷逃婚的事,影响太大,甚至,有可能影响到璃爷的地位和名声。

  一口气冲进了空荡荡的别墅,当看到璃爷的时候,却被震惊了。

  因为一向有严重洁癖的璃爷,此时却任由自己身上沾了不少的油彩,甚至手上脸上,都被油彩染了色!

  而璃爷正专心致志地坐在架子上,一手拿着画笔,一手拿着颜料盘,如画家一般,缓缓勾勒。

  而在他面前的墙上,是一幅巨大的画卷。

  充满异域风格的雪白房子,天蓝色屋顶,红色小花。

  还有,一望无际,碧蓝色的大海。

  不过此时,蓝色的大海却被染成了金红。

  而在海平面之上,夕阳下缓缓落下。

  余晖,将整个画面,都染成了一片金红。

  而在整幅画的正中心,是一个身着白衣,飘飘如仙的女子。

  她的侧颜,在夕阳下,熠熠生辉,如从天而降的仙子一般,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可岳勇还是一眼便认出来了,这个女人,正是林小姐。

  而这幅画,他不清楚。

  因为这是当初权简璃和林墨歌去希腊时,所经历的。

  那一日,他办事回来,找到她时,便看到了如此惊艳的场景。

  那个女人,如同纯净的神一般,就那样,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内心。

  以至于时隔许久再次拿起画笔,依旧能将那日的一切,原原本本的画出来。就连她的表情,也如出一辙!

  岳勇吞了口口水,以璃爷现在的状况,那件事,真的能说么?

  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自己说的话,将会带来多大的灾难。

  “不是不让你来打扰么?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权简璃依旧专心的勾勒着最后几笔线条。

  幸好,能赶在晚饭前结束。

  他要带着林墨歌到这里,相信她看到这幅画,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因为在希腊的时候,她说过很喜欢那天的落日。

  所以,他便耐心的,将这落日,永远的留在了这面墙壁上,也留在,她与他的家中。

  岳勇额头直冒冷汗,可是一想起老爷子的怒气,犹豫了许久,还是开了口。

  “璃爷,羽晨少爷逃婚了……所以,老爷子放话,若是明天还找不到人,就让您去……收拾烂摊子。”

  权简璃眉头一凛,“我又不是新郎官,我去能收拾什么?”

  “老爷子说这门婚事是您给张罗的,现在把羽晨少爷逼急了,自然也应该是您替补上位……而且,虽然我们这边极力封锁消息,可还是让安市长知道了,他说明天的婚礼若不能照常举行,就……就跟我们权家势不两立!”

  岳勇说着,抬手擦了把冷汗,璃爷本就存了对付安家的心思,只不过一直看在老爷子的份上,放过安家罢了。

  没想到这次安市长竟然说出这种语来,恐怕璃爷,不会轻饶了他的。

  权简璃微微一愣,拿着画笔的手停了一瞬,然后又继续画了下去。

  表情依旧如刚才一样,云淡风轻,“替补上位?老爷子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又不是踢球,何来替补之说?至于姓安的……”

  他的话音拖的很长,然后话锋一转,“所以,羽晨的下落查到了么?”

  岳勇咕咚,又吞了口口水,“查……查到了。羽晨少爷早上竟然跟羽寒少爷搭乘了同一班飞机,逃……逃出国了……”

  “哼!”权简璃冷哼一声,削薄的唇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来,“没想到羽晨倒是有点胆量,竟然敢逃婚!这么看来,到是比他那个窝囊废父亲,要好上不少……”

  可是另一方面,却也证明了,羽晨对林墨歌的真心。

  当日他就说过,非林墨歌不娶。

  原本想借着联姻之事,让他死心。

  却没想到,他竟然会逃婚!

  岳勇慌不迭的擦了把冷汗,颤颤巍巍,偷偷看一眼璃爷,实在是不敢说出来啊。

  可是若不说的话,恐怕以后璃爷知道了,他还是没有好果子吃。

  而且,这事太过荒诞,他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权简璃已经画完了最后一笔余晖,整面墙壁上,赫然浮现出一幅旷世巨作来。

  细腻的笔触,大胆的用色,优美的结构,说是出自名家之手,也毫无差别。

  可是,这幅图可要比出自名家之手还要珍贵,因为这是璃爷亲手,为了林墨歌所画。

  是真心只为了她一人的。

  他拍拍手,从架子上下来,然后拿着颜料盘,正琢磨着要不要再修饰一番。

  岳勇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来,“那个……璃爷!我在调查航班信息的时候,发现……发现……”

  说着,偷偷看一眼璃爷,又支吾道,“那趟航班上,除了有羽寒小少爷和羽晨少爷外,还有……林小姐的名字……”

  啪嗒!

  权简璃手中的画笔掉在了地板上。

  “再说一遍!”

  岳勇只觉喉咙发紧,璃爷眼底的怒火,已经是爆发的边缘了,“林小姐的名字,也在那趟航班的乘客单上……”

  啪!!!

  他的话音还未落,权简璃手中的颜料盘,便已经脱手而出!

  重重的摔在了那幅刚刚画好的画作上!

  瞬间,正中间的那位如天仙般的女子,便被各色颜料击中,模糊不堪。

  权简璃双眼爆红,像是要吃人的野兽,愤怒的盯着他,“你看清楚了?他们两个人都坐了那趟航班?”

  “是的璃爷,看清楚了。我也不敢相信,所以特别的确认过了……”

  “呵呵……好!真好!”权简璃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岳勇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

  他知道,璃爷现在已经彻底的怒了。

  璃爷最讨厌背叛,可是算上偷图纸的那次,已经是第二次了。

  如果这一次,林小姐真的是跟着羽晨少爷一起离开的,那么对璃爷来说,绝对是不可原谅的过错。

  权简璃只觉得心在滴血,一寸一寸被撕裂。

  那个该死的女人!

  昨天晚上,还跟他在一起卿卿我我,在他身下缠绵温存!

  才一转眼!真的只是一转眼!

  就跟着初恋远走高飞了!?

  真是好狠心的女人!她的心,比他的还要恶毒上千倍万倍!

  他以为让羽晨跟安家联姻,便能让她死了心!却不料,竟然是给了他们两个勇气,让他们私奔!

  砰!!!

  重重的一拳打在墙壁上,璃爷的指节,溢出殷红的鲜血。

  他却丝毫感觉不到一般,嘴角,带着嗜血的笑。

  “老子特么的就是个傻子!傻子!竟然还想着买别墅送给她!竟然还跟个蠢货一般给她画画!”

  低声的咆哮,如同愤怒的猎豹一般,带着心痛的残忍。

  因为她说不喜欢竹雪园,所以,他便新买了别墅来送她。

  因为她喜欢希腊的风景,所以,他便在客厅最大的墙壁上,亲手为她作了一幅画。

  甚至像个孩子一般,想着一会儿,就向她邀功,看着她喜极而泣的模样!

  可是现在呢?

  他就是个被玩弄了的傻子!

  那个女人竟然敢背着他,跟初恋偷偷离开!

  既然如此,那她昨晚,又何必要在他面前演那一场戏!?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么?

  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全都是假的么?

  那句生日快乐,也是假的么?

  心,寸寸成灰。

  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心痛过了。

  岳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原本那么好的一幅画,却在倾刻间,毁了。

  那璃爷跟林小姐之间的感情,是不是也如同这画一般,毁了呢?

  连他也没有想到,一向温顺的林小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毕竟璃爷对她,是不同的。

  跟以前的那些女人,都不同。

  能为了林小姐购置新的别墅,尤其,愿意为她亲手作画,甚至连洁癖都可以忍耐,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看来这次,林小姐真是伤透了璃爷的心啊。

  “璃爷,说不定只是巧合……”

  “呵呵,巧合?她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出国?为什么偏偏要跟羽晨一起?你告诉我这是巧合,你信么?岳勇,你说,你信么?”

  岳勇沉默,他也不信。

  可是,他真的不觉得,林小姐是这种会耍心机的女人。

  转念一想,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

  连璃爷都看不透的女人,他又如何能猜得透呢?

  “璃爷,用不用我派人去把他们找回来……”

  “既然人家想要远走高飞,又何必再找回来?”权简璃眸子一沉,冷哼一声,“好啊,你不是想走么?我就让你们走个痛快!冻结权羽晨手中的一切账户!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让老大马上签字转让!既然连自己的儿子都看不住,就没资格拿我的东西!”

  岳勇陡然心惊,“那雪城项目……”

  “雪城……”权简璃眉心紧拧,“交给公司项目部负责,另外!让白若雪作雪城项目的代言人,向媒体放出风口,就说雪城项目是我送白若雪的礼物!是我们十年爱情的象征!”

  岳勇继续心惊。

  看一眼已经处在暴风雨中心的璃爷,不敢吱声。

  璃爷看起来是在惩罚羽晨少爷,可是白小姐的事,却是直接针对着林小姐了。

  他是在用白小姐气林小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