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09章 墨尔本的礼物(1)
  第209章墨尔本的礼物

  就像小孩子们赌气一样,你不喜欢什么,我就偏偏喜欢什么!

  可是这么做,林小姐真的会知道么?就算她知道了,会在乎么?

  权简璃说话间,狠狠的扯开了衬衫领口,大口的呼吸着。

  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闷的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然后,将身上弄脏了的外套脱下,狠狠的,摔到了墙上。

  看着上面的斑驳颜料,眼底满是讽刺。

  他还真是愚蠢,竟然会为了那个女人,而做出这种不符合他性子的蠢事!

  怎么,难道他想要让她感动么?

  一个连心都在别的男人身上的女人,就算他把命给她,她也不会感动!

  反而,只会嗤之以鼻!

  他竟然还像傻子一样,说她是他的女人?

  还许了可笑的生日愿望,让她一生都留在他的身边?

  呵呵……

  想必那种时候,她的心里,全都是鄙夷和厌弃吧?

  再看一眼墙壁上被污染的一片肮脏的画,他眼底越发薄凉。

  什么希腊,什么爱琴海!全都是笑话!

  厌弃的看一眼,扭头,向外走去。

  “璃爷!安市长那边……该怎么办?恐怕以后,安家要处处针对我们了……”岳勇不远不近的跟着说道。

  “针对?哼,他也得有那个本事!”

  权简璃嗤笑一声,“把以前准备好的资料都准备好!下个月的选举,我要让他输的一败涂地!……”

  “是璃爷!”

  岳勇松了口气,这一点,他倒是早就料到了。

  璃爷绝对不可能,被别人威胁的。

  这次,也算是安市长不长眼吧,谁让他触怒了璃爷的逆鳞呢?

  刚走到门口,突然想起自己手里还拿着那份文件,急吼吼道,“璃爷!这是之前调查的,林小姐在过去五年所有的资料,是刚从加州那边传过来的……”

  权简璃脚步一滞,转头,森寒的目光,落在他手里的文件上。

  微微眯眼,然后,接过来,刺啦……

  狠狠撕碎……

  哗……

  变成了雪花的纸张,漫天飞舞。

  缓缓的,落在地板上,四散零落,满地荒芜。

  “璃爷,这……您还没看……”

  岳勇心疼道,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查到的啊。之前璃爷要的那么急,却没想到,现在好不容易查到了,竟然就这么给撕了。

  “以后,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我都不想听到!她有着怎样的过去,都与我无关!既然她想跟初恋情人远走高飞,那好,我成全她!……”

  璃爷的嗓音越发低沉,却如同潜伏着的猎豹,是最最危险的信号。

  脸色,比平日里最阴翳的时候,还要再冷上几十倍!

  眉眼间,似乎有一层化不开的冰霜,将他的神情,连同那颗受了伤的心,一并冻结……

  然后,再不看那些碎片一眼,转身离开。

  岳勇无奈叹息一声,这里可是璃爷千挑万选才选中的别墅,没想到还没有搬进来,便要作废了。

  而璃爷那颗重新冰封的心,也一同,封印在了这里吧?

  听着外面传来车子发动的声音,岳勇赶紧跟了出去。

  “璃爷,还是我来开吧!”

  以璃爷的这种状态,根本就不适合开车。

  权简璃紧盯着前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降下的车窗里,是另一方天地。

  阴寒刺骨,寸草不生。

  “收购回来的林氏,暂时让林若瑜带领!”

  冰冷的嗓音传出,混杂着发动机的轰鸣,震的岳勇一个愣怔。

  “可是璃爷,林若瑜现在嫌疑人的身份还没有摆脱,再加上林广堂还在被羁押,若是此时让她上位,恐怕会给公司带来不好的影响……甚至会让公司人心浮动啊……”

  “是么?”权简璃扭头,冷冷瞥他一眼,冻的他透心凉,“那又如何?我就要让人们都知道,我看上的女人,就算是个杀人凶手,老子也一样能扶她上位!”

  说罢,轰……

  限量版跑车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驰而去。

  岳勇重重叹了口气,赶紧上车,发动,然后紧紧跟在了璃爷身后。

  璃爷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他对林若瑜有意。

  可是谁又不知道呢,璃爷只不过是想要让林小姐气愤罢了!

  当初是林小姐求璃爷,取消了林氏得到雪城项目的资格,也就等于,是林小姐亲手毁了林氏的。

  再加上林家人杀了江夜青,却把罪名栽赃到了林小姐身上。

  所以她恨林家人入骨。

  而璃爷此举,就是摆明了要跟林小姐做对。

  可是现在林小姐已经远在他国了,璃爷这样,气的只是他自己啊……

  没想到,璃爷跟林小姐之间,兜兜转转,竟然又回到了原点。

  不,是比原来,还要更恶劣啊……

  星辰变幻。

  昼夜飞逝。

  转眼间,便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想必在s市,已经入了秋吧?

  可是在墨尔本,气温却依旧火热。

  尤其,是烈日炎炎的正午。

  沙滩上,清一色的比基尼美女,金发碧眼的大有人在,可是来自各地的游客,也为数不少。

  林墨歌依旧是简单的牛仔短裤,白体恤在腰间高高系起,显得青春洋溢。

  而与她同一遮阳伞下的美人儿,却比她要开放得多。

  一套黑色比基尼,性感撩人。

  细长的带子系成了蝴蝶结,正在空气中,荡啊荡。

  “看吧,我就说月儿穿这件最漂亮了!”漂亮女子道。

  她便是林墨歌在墨尔本的新房东,也是她的好朋友,更是孩子们的干爹林初白的表妹,黄灵儿。

  林墨歌和黄灵儿的初次见面,便是她下飞机那一日。

  原来,林初白一早便通知了自己的表妹,去机场接她们母女。

  也正是托了黄灵儿的福,那日下飞机后,才能成功的一路尾随着羽寒,然后,顺利的得知了他们给羽寒安排的住处。

  原来是富人区,她根本不能接近的。

  可偏偏,黄灵儿在同一小区内,有套别墅。

  她平时很少住的,可是现在因为喜欢两个小家伙,又因为受了林初白的委托,便一同搬了过去。

  两个女孩儿相处久了,关系也越来越融洽,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而每天晚上,羽寒结束了一天的学习之后,便会借着学习的借口,让自己成功远离佣人们的视线。

  然后,再偷偷的从后门溜出去,跑到妈妈那里。

  两个女人两个孩子,倒也过的幸福美满……

  林墨歌笑的灿烂,目光温柔的,看向正在跑着的那个小小身影上。

  月儿身穿着一套浅粉色带荷叶花边的儿童泳衣,正趴在游泳圈上,在海浪里扑腾,活脱脱一只小鸭子。

  还不住的冲着两个大美儿挥手,“妈妈!灵儿阿姨!看月儿在冲浪!……”

  不过小人儿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急着转向,向着另一侧的几位金发碧眼的青年男子扑腾过去。

  林墨歌又好气又好笑,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反正月儿只要不给她闯祸,她便由着小妮子尽情玩闹了。

  黄灵儿笑嘻嘻喝了一口果汁,然后才道,“墨歌啊,你好歹也是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不如月儿玩的开呢?这片沙滩上,有多少帅哥啊,各种类型的应有尽有,以后人家跟你搭讪,你也回应几句啊。总这么绷着脸,都快把这一片的气温拉低了!”

  林墨歌看她一眼,“既然有这么多类型的帅哥,那你到是去啊!咱俩之间该着急的那个应该是你吧?”

  黄灵儿撇撇嘴,“切,我对这些稚嫩小青年们没什么兴趣。我啊,喜欢有风度的大叔~……”

  噗……

  林墨歌刚喝下去的一口果汁喷了出来,“就像你师傅那样的?”

  黄灵儿难得的脸红了起来,“咳咳,当然!我师傅那样的可是世上绝无仅有!”

  她喜欢师傅,是林墨歌知道的。

  自从知道的那天开始,就一直很好奇。

  而那份好奇,持续到了现在。

  “不过羽寒今天怎么这么晚啊?难道今天又有补习?”

  林墨歌微微一笑,“是啊,羽寒最近又多学了一门外语。我是想让他多休息的,可是羽寒却说趁着现在多学一些,以后,才能成为更有用的人……”

  黄灵儿接过话茬,“那孩子啊,是一心想要快点长大,然后保护你跟月儿!”

  一说到儿子,林墨歌便是一脸的宠溺。

  羽寒的懂事,让她心底越发心疼。

  她不想强加给儿子那些压力,可是羽寒却要强加给自己。

  “哎,要是我再晚生上几年,说不定就能嫁给羽寒了。要不然,我就等羽寒长大好了,等他长大了再嫁给他!能有一个这么懂事又懂得心疼人的小男友,简直不要太幸福喔!”

  黄灵儿一脸花痴道。

  林墨歌恶狠狠瞪了她一眼,“休想!我才不会让羽寒落入你的魔爪呢!”

  “哼,什么叫魔爪,人家才不是巫婆,我啊,是传说里妖魅的狐狸精……”

  林墨歌一个没忍住,又笑了起来。

  还是第一次听一个女孩子,希望自己变成狐狸精的。

  “你就不能矜持一点么?”

  “借用一句月儿的话,矜持是什么,能吃么?”黄灵儿反驳。

  然后话锋一转,“不过你也太过矜持了吧?喔不对,你这根本就不是矜持好吧,你这是没脾气!换句话,就是窝囊!我要是看着自己男人整天跟别的女人风流快活,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

  自然知道,黄灵儿说的,是权简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