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212章 墨尔本的礼物(4)
  第212章墨尔本的礼物

  “利益联姻又如何?豪门中的婚姻,本就是与利益挂钩的!好歹他没有幸福的婚姻生活,还有家业啊!可是现在呢?他有什么?一无所有!……而这,都是因为你林墨歌!!!”

  一句一无所有,深深的震撼着她。

  是啊,守着一份不爱的感情,坐拥家财。

  总比一无所有,流落街头的好吧?

  虽然吴玉洁的想法偏执了一些,可是,她是做为羽晨的奶奶才说出的这番话,所以,也是为了羽晨好吧?

  她也知道,如果羽晨一直这么下去,他就再也没有出头的时日了……

  “夫人,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跟羽晨联络,他该有他自己的人生。可是,求求你,不要让我离开羽寒。我不会打扰他,只想这么远远的看着他,陪着他……羽寒从婴儿长到五岁,我都没有在他身边,以后的日子里,我想一直守护着他……”

  “不行!”吴玉洁拒绝的干脆,她要彻底的打消林墨歌接近羽寒的心思才行!“你必须离开,以后再也不能出现在羽寒面前……”

  “妈妈不要走!我不让妈妈走……”

  吴玉洁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道稚嫩的嗓音打断了。

  羽寒从目送着妈妈进了客厅以后,便一直都站在那里。只不过没有人发现他罢了。

  现在,他一听到奶奶要妈妈离开,再也忍受不住,这才跑了出来。

  紧紧的扑在妈妈怀里,哭的涕泪俱下,“羽寒不要离开妈妈……呜呜,不要……”

  “宝贝儿乖!妈妈不是要离开,妈妈会一直都看着羽寒的。”林墨歌心疼的抱着儿子,泪眼婆娑。

  “难道你们早就……”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摇摇头,或许,羽寒是刚才听到了她的话,所以才知道真相的吧?

  可是,看着羽寒哭成这个样子,又觉得不像。

  看来,他们一早,便已经知道彼此的身份了……

  吴玉洁也被这母子相拥而泣的场面震慑到了。

  她也是个母亲,自然明白,林墨歌此时的心痛。

  可是,为了孙子,为了权家,她必须狠心。

  “就算羽寒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也不可能改变。你必须离开!我不能再让你把权家搞得乌烟瘴气!先是叔侄不合,现在,连羽寒也被你蛊惑了!……”

  “奶奶,我讨厌你!……”

  羽寒突然就说了一句,黑亮的眸子里,满是愤怒。

  吴玉洁一个愣怔,那个一向乖巧懂事的孙子,竟然说讨厌她?

  林墨歌的心里,也是一惊。温柔的擦着儿子的眼泪,“羽寒乖,不可以跟奶奶这么说话,知道么?奶奶没错,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擅自作主,来打扰你的生活。奶奶是因为爱羽寒,所以才生妈妈的气的,是妈妈不对……”

  “呜呜……我不管,我不让妈妈走……”

  一向冷静的如同小大人一般的羽寒,从未在别人面前,如此失态。

  可是现在,他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子,一个将要失去妈妈的,不懂事的孩子。

  吴玉洁眼神一闪,她根本没料到,林墨歌竟然会帮她说话!而且,还承认了错。

  看着哭得不成声的母子二人,她心底,也不好过……

  虽然有羽寒的苦苦哀求,可是,也无力改变任何决定……

  就像偷来的幸福,终究要还回去。

  不属于她的,她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得到……

  斗转星移,时间飞逝。

  又是眨眼间,便已入了深秋。

  自从来到这个陌生又美丽的异国,时间,便过得飞快。

  这一日,林墨歌一如往常般,躺在摇椅上晒太阳。

  这里的深秋,天气却依旧温暖。

  怪不得被称作是最好的疗养圣地了。

  月儿正拿着花洒,给院子里那些花花草草浇水,不过,她哪里是喜欢浇水,只不过是跟隔壁的孩子打赌罢了。

  听说是谁的花长的又好又快,圣诞节的时候,就会得到一份惊喜礼物呢。

  素来对礼物情有独钟的月儿,这次当然变得勤奋了起来。

  自从搬到这个安静的小镇,已经快两个月了吧?

  月儿依旧活泼好动,很快就和邻居家的小孩子们打成一片。

  而她,也渐渐习惯了这里慢节奏的生活。

  若是一辈子都能这样安静平淡的过下去,倒也是最大的幸福。

  只是……

  她时常会思念羽寒,因为吴玉洁没收了羽寒的手机,所以,彻底断了联系。

  “妈妈,月儿种的花开了!”小妮子放下花洒,兴奋的跑来邀功。

  “那是月儿辛勤照顾它的结果啊。”

  “恩,等花儿再开的大一点漂亮一点,月儿要摘下来送给妹妹!”月儿小大人似的抚摸着妈妈的小腹,格外温柔。

  母女二人正在温情脉脉时,忽然传来一阵车子的轰隆声。

  然后一辆煞是拉风的蓝色跑车,停在了院子外。

  林墨歌微微一怔,一看这风骚的跑车,便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月儿张着小手就冲了出去,“干爹!你怎么又换车了?”

  林初白从车上下来,难得的穿了一套浅白色休闲服,可头上,却戴了一顶极其风骚的粉色鸭舌帽。

  一把便将小妮子抱了起来,“怎么,月儿的第一句话难道不是想干爹了么?”

  “啊偶,那就重新说好了,干爹,月儿好想你喔!……有没有礼物?”

  林初白撇撇嘴,“你个小人精!真是没良心!再多叫几声干爹的话,可能会有喔!”

  月儿顿时兴奋起来,小嘴跟开了挂似的,“干爹最帅气了,干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干爹我爱你,干爹……”

  “停!”林墨歌实在听不下去了,这一声声的,她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

  “你怎么来了?”

  听着这没好气的问候,林初白彻底受伤了。

  妖孽般的脸一垮,“喂,你们母女两个要不要这样啊?人家可是飞越千山万水,跨过太平洋来找的你们好不好,你们至少也要表现出点欢迎的样子来吧?怎么一个凶巴巴的,一个开口就是要礼物?这也太伤人家的心了……喔,我这颗玻璃做的小心脏啊,都快要碎了……”

  林墨歌白了他一眼,“那你就碎一个给我看看!”

  林初白一跺脚,“小墨墨,你好无情喔……来,快让干爹看看,咱们的小宝宝怎么样了啊……这都好几个月了,怎么一点形都没显出来啊?小墨墨,你是不是饿着我们家宝宝了……”

  说着,便径直把月儿抛到了脑后,脸向着林墨歌小腹贴了过去。

  咚!

  被林墨歌狠狠的敲了一记爆栗。

  “你再没个正形可别怪我不客气!……而且,这是我家宝宝,不是你家的!”

  她的肚子是一直没有显出来,那也因为她太瘦了而已。

  她已经尽力每天多吃一些,好好保养了。

  林初白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人家我可是带了羽寒的消息来呢,你们不欢迎我也就算了,竟然还这么欺负我,呜呜……”

  一听羽寒两个字,林墨歌顿时神经一紧,“羽寒怎么了?”

  “哼,不说点好听的我才不要告诉你!”林初白跟个小孩子一样,又开始撒娇。

  林墨歌无奈,只得昧着良心哄了几句,“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么?全世界就你最好了,我们母女两个无处藏身,是你像天神一样解救我们于危难之中,你就是我们的大英雄……”

  林初白听的一脸受用,“恩,大英雄就不用了,什么时候把干爹的干字取了就成。”

  “滚!”林墨歌又踹了他一脚。

  “连孕妇都不放过,简直就是禽兽啊禽兽!……”

  “禽兽是什么兽啊?鸟么?还是鳄鱼?”月儿从车里翻出两个大袋子来,费力的提了进来,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林初白无语,面对这母女二人,他实在是只有被欺负的份。

  “月儿,想不想去找羽寒玩啊?干爹带你去好不好?”

  “真的?”月儿激动的问道,可是看一眼妈妈,又不敢表现的太过兴奋,因为怕妈妈伤心。

  “初白,这是什么意思?”林墨歌听他话里有话,焦急问道。

  “其实是羽寒得了一个儿童设计大赛的大奖,明天就是颁奖典礼,他想趁着这个机会,见你们一面。所以就找到灵儿说了这事,而我,你们的大英雄,就马不停蹄的赶来喽!……”

  “马不停蹄?干爹,你是马么?”月儿冷不丁又问了一句,问的林初白直翻白眼。

  林墨歌顿时激动起来,眼眶已经泛了红,“真的?羽寒真的得奖了?天哪!”

  她一直都知道羽寒是个小天才,可是,却是个低调的小天才。

  以前在幼稚园的时候,老师就说羽寒有画画的才能,想要推举他去参加比赛的。

  可是那个时候,却因为羽寒的身份不能暴露,所以拒绝了。

  没想到现在,羽寒终于有实现他才能的机会了。

  做为一个母亲,没有比这种时候,更开心的了吧?

  尤其能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变得那么棒,她真的是太开心了……

  “是啊,羽寒本来就是个天才,得这种奖,简直就是手到擒来好不好……”林初白也是一脸自豪,虽然他只是个干爹啦,可是依旧为小家伙开心。

  月儿这时才反应过来,紧紧抱着林初白的大腿,“干爹干爹,我们真的可以去找权羽寒么?那是不是就可以吃到好吃的了?……”